布達佩斯「變天」記:獨攬大權多年的執政黨在首都「意外慘敗」,是否揭開改變的序幕?

布達佩斯「變天」記:獨攬大權多年的執政黨在首都「意外慘敗」,是否揭開改變的序幕?

“Ez a győzelem nem az ellenzéki pártok közös győzelme, hanem a budapestiek győzelme, amit azért vívtak, hogy visszaszerezzék a városukat a hatalomtól.”

「這場歷史性的勝利不是屬於反對黨,而是屬於布達佩斯全體市民,從當權者手中贏回這座城市。」

──Gergely Karácsony,布達佩斯市長當選人

2019 年匈牙利地方政府選舉,於 10 月 13 日星期日舉行。本次選舉包含首都布達佩斯市長、各行政區首長和議員,由全體選民直接選舉。匈牙利國家選舉辦公室是日即公布結果,反對黨取得包含布達佩斯市長、議員和許多地方首長席次。

結果顯示,選民明確表達了對當前執政者歐爾班(Orbán Viktor)政府的不滿與反彈,也將削弱匈牙利執政黨 FIDESZ 對匈牙利「近乎全面掌控的權力」。 

出乎意料的地方大選

本次選舉最具象徵意義的,是首都布達佩斯「變天」:由匈牙利各反對黨聯合推出的自由派候選人寇拉瓊尼(Gergely Karacsony),擊敗了執政近 10 年的現任市長塔洛斯( István Tarlós),以 50.86% 比44.10% 的得票率,確定當選市長。

布達佩斯的 23 個行政區首長,選後執政黨 FIDESZ 的席位也從 17 席跌落到只剩 7 席; 2 席由獨立參選人當選,反對黨聯盟則取得了 14 席,可謂在首都大獲全勝。首都圈外,反對聯盟雖也略有斬獲,但州級城市首長,大部分仍然由 FIDESZ 繼續執政。

匈牙利的地方政府選舉每 5 年舉行一次,依照匈牙利行政區劃,全國共有 19 個州和首都布達佩斯;19 個州當中,有 23 個城市被列為「州級市」──州級市並非獨立或平行於州的行政區,但享有較多的自治權力,並且為地方選舉的獨立選區。

自 2006 年起,FIDESZ 在地方選舉就一直佔有優勢;自 2010 年國會議員選舉後,該黨得票過半取得政權,配合地方勢力延續影響力,一黨獨大左右著匈牙利全國政局至今。

近十年來「難以撼動」的執政黨

FIDESZ 立場偏右,保守、疑歐和親俄的總理歐爾班上台後,積極串聯東歐、尤其是波蘭的右派勢力。他一方面收緊國內的新聞和學術自由,二方面也挑戰歐盟由西歐國家主導的開放政策。

2014 年國會大選,仍是由該黨過半、歐爾班繼續執政後,更開始削減教育支出,將預算轉為興建「諸多」(包括「蚊子足球場」在內)的基礎建設,甚至有意加徵網路稅等政策,開始引發選民質疑。

但隨著 2015 年歐洲爆發難民危機,該黨趁機將潛在的治安、以及面對申根區邊境管控等問題拉到檯面上,進行大規模政治宣傳,藉此取得首都圈外選民的認同。這種種做法雖然在國內和歐盟均引發爭議,但 FIDESZ 仍於 2018 年國會大選中取得多數、繼續執政。

因此近 10 年來,許多匈牙利人都認為, FIDESZ 一黨獨大的情形已經不可逆:主要原因是該黨上台前的執政黨—匈牙利社會黨當年執政弱勢、政策無法貫徹,使人民對它失去信心。加上如今的反對派又分裂成許多不同立場的小黨,難以與執政黨抗衡。2011 年, FIDESZ 強勢主導通過新憲法,更改選區、選制,使國內的選舉更加有利大黨、不利小黨,讓已經過半的執政黨有著相對優勢,反對派的小黨更不易取得國會或地方政府的席位。

近年來每到選舉前,在官方收編媒體鋪天蓋地的宣傳、及對反對黨的種種抹黑指控下, FIDESZ 在匈牙利鄉村的支持率每每居高不下。即便在自由派和親歐盟立場較強烈的首都布達佩斯,選民組成的教育程度相對較高、行業背景平均,反對黨仍然無法在先前的選舉中取得優勢。

更有媒體指出自 2006 年之後,匈牙利除了 FIDESZ 之外的政黨,從來沒有真的贏過任何選舉。

一場選舉,改變的開端?

簡單來說,許多匈牙利選民們對當前執政黨不滿、卻也對反對黨沒有信心,加上官媒對言論的掌控和激情的訴求,造就了 FIDESZ 長年一黨獨大的局面。也因為在野政黨之間一直沒有良好的整合,造成雖然大家都想將執政黨「拉下台」,但因各黨立場、關注的政策面向不同,各自為政的結果,以及選舉策略的鬆散和失誤,在選戰時面對執政黨,總是無以為繼。

然而在剛結束的這次大選中,反對聯盟在首都圈的獲勝,卻給厭倦歐爾班政府者眼中「黯淡的匈牙利政壇」,帶來了一絲曙光──綜觀各「非匈牙利官媒」分析,此次選舉在野聯盟的勝利,一方面來自人民對匈牙利當前政局的厭倦,一方面則歸功於反對黨整合成功、眾志成城。

事實上,早在 2018 年國會選舉時,雖然多數民調預計執政黨仍會取得過半優勢,但選舉期間濫用官方媒體宣傳、加上開票時部分投開票所傳出數字灌水、電腦故障藉以作票的消息,導致部分民調接近的區域最後由執政黨險勝,引發公民團體跟反對黨的強烈不滿──選舉後將近一個月的時間,每個周末在布達佩斯,都有要求驗票的集會抗議活動。

當時,執政黨以拖待變,沒有正面回應訴求,選後也挾著國會優勢繼續推舉歐爾班擔任總理、重組政府。

反對陣營於是痛定思痛,把目標放在今年的歐洲議會選舉和匈牙利地方選舉上。包含匈牙利社會黨 MSZP(https://mszp.hu/)、為匈牙利對話 Párbeszéd(https://parbeszedmagyarorszagert.hu/hu)、政治可以不一樣 LMP(https://lehetmas.hu/)、民主聯盟 DK(https://dkp.hu),以及近幾年迅速獲得年輕人支持的 Momentum Movement(https://momentum.hu),甚至連被視為極右派民族主義的 Jobbik(https://www.jobbik.com/)等等在野政黨也加入,開始組織對話平台,準備投入今年的地方選戰。

由這些在野政黨組成的反對派聯盟,更針對各選區的選民結構、原本就在地方經營的政治人物進行分析,經過討論和整合之後,決定這次選舉各個選區,採用民調推派候選人,所有反對黨聯合推薦一位候選人,「一打一」集中力量對抗執政黨。

事實證明,這樣的選戰策略十分有效:選前在各選區的文宣和競選廣告上,只會看到一名(在野聯盟推出的)首長候選人;民意代表的部分則依當地席次,在野聯盟共推派一至數名不等,並讓跨黨派的候選人出現在同張海報上。

而依照匈牙利選舉法規定,候選人必須取得足夠的連署書才可以登記,因此通常在地鐵站、商場也會有黨工或志工設立攤位請民眾連署。在野聯盟同步整合資源,在連署攤位向各黨支持者說明候選人整合的策略、提醒選民投票給不同黨的在野候選人,進而順利完成提名等程序,並一路合作走到今天,才出現了這場難得的勝利。

選舉日當天在地鐵站出口的宣傳攤位,提醒民眾記得投票給支持的候選人。圖/Rian Chen 提供

激情過後,匈牙利的未來?

這次匈牙利地方選舉備受國際關注:適逢許多國家今年都辦理選舉,例如同樣受到右派民族主義影響的鄰國奧地利和波蘭,前者 9 月底國會改選、後者與匈牙利同日選舉,讓許多國際媒體紛紛關注東歐情勢的變化

奧地利的選舉結果,是保守派繼續執政、同樣周日開票的波蘭,保守派甚至取得了更多席次──但在匈牙利,選民做出了改變。因此也有部分分析指出,「民粹並不是當前政治唯一的出口」。 

選舉當晚,新任布達佩斯市長 Gergely Karácsony 的談話,簡單得體地宣示要將布達佩斯變成「綠色而自由的城市」。他並不是政治新手,過去曾擔任國會議員、布達佩斯 14 區長等職。但放眼未來 5 年的時間,他是否能翻轉首都、甚至整個匈牙利的政治?值得進一步觀察。

另一方面,FIDESZ 仍然是國會最大黨。該黨內部針對首都圈的敗選檢討,沒有關注民心思變、以及選前各種抹黑奧步引來的反感,反而歸咎於未取得「關鍵少數」的選票──這是否代表未來,執政黨會更加重力道進行政治宣傳、輿論控管?或者進一步透過改變選制、打壓反對黨的生存空間?也同樣值得關注。

關於這次選舉,還有個有趣的插曲:在此次匈牙利的地方選舉中,竟然把「復仇者聯盟」也給扯了進來。首先是選前,前任市長 István Tarlós 的競選文宣移花接木,號稱「黑寡婦」史嘉蕾喬韓森也支持他連任,之後被爆出是假消息;選後,則有貨真價實的「綠巨人浩克」馬克魯法洛,在推特發言支持匈牙利大選變天,這次消息為真。

這或許是美國好萊塢與竭力發展電影產業的匈牙利布達佩斯,意料之外的「另類連結」吧。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筆者家裡收到的競選文宣,左邊是在野黨聯盟的市長和區長候選人,右邊是執政黨的市長和市議員候選人。)Rian Chen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