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文化的慎終追遠,我在匈牙利過不一樣的「民族掃墓日」:諸聖節

跨越文化的慎終追遠,我在匈牙利過不一樣的「民族掃墓日」:諸聖節

每年十月最後一個星期日的凌晨,全歐洲的時鐘都被調慢一小時。標誌著夏令時(Daylight saving time,又稱日光節約時間)的結束──語意上,好像正式把日光跟夏天給一起關掉了。

臺灣雖然仍有四時變化,但實際感受相對差異不大;地理上屬於溫帶大陸型氣候的匈牙利,春夏秋冬倒是很明顯地「各刷存在感」。小時候學的地軸傾斜,跨越了半個地球自證為哲學裡的先驗知識;「山明水凈夜來霜,數樹深紅出淺黃」形容古代中原和現代東歐同樣適切。在臺灣,中秋節還可以穿著短袖短褲烤肉,匈牙利的九月已有寒意;十月進入深秋,每年 10 月 23 日革命紀念日前後開始明顯轉涼,也是人們準備迎接「諸聖節」的時候:

新公立墓園裡1956年匈牙利革命的紀念碑,這裡列出所有已知的犧牲者名單,有的人下落不明,或者轉葬他處。圖/Rian Chen 提供

匈牙利的諸聖節傳統

「諸聖節」是西曆的 11 月 1 日,隔天 11 月 2 日是「諸靈節」,皆為天主教節日。前者是紀念所有歷史上有名和無名的聖人及殉道者,後者是獻給所有亡者的祈禱日──隨著時間變化,兩者在教曆上雖是不同節日,但在受天主教文化影響的歐洲地區,大部分都在諸聖節當天紀念亡者,這天也是許多國家的國定假日。

在匈牙利,和許多西方國家一樣,諸聖節從宗教活動轉為文化的一部分。即便不是虔誠的信徒,也會在這一天全家扶老攜幼,前往墓園在先人的墳前打掃、獻上鮮花和蠟燭:過了一年日曬雨淋,加上蕭瑟西風帶來的落葉和藤草不留情地入侵,再堅固的碑石都需要好好整理;長輩也可以藉機跟孩子們講述故人的軼事、光榮的家族傳統;又或許安靜地在所愛之人的墳前沉思,遙想他們的面容和過去的故事⋯⋯。

初抵匈牙利時人生地不熟,經常看到新事物就想與台灣做連結,因此得知這裡諸聖節的傳統時,也直接想到了清明節。同樣的掃墓、獻花、全家出動,尤其這裡墓前也經常看到或黃或白的菊花,同樣在墓園入口必有花店,倍感親切。

不同的是,這裡沒有燒香燃紙、奉獻牲果這種直接與人世連結的儀式。或許是西方文化裡亡者若不是在天堂就是地獄,已經不屬於我們的世界;而東方文化情感重於理法,亡者較常留戀人間。

無論如何,墓園是記憶的象徵和延伸,給我們一個想像未知的空間──而時間,每年的 11 月 1 日,也提醒人們在收穫、準備過冬同時,勿忘曾經活著的摯愛、與我們共享 DNA 的血親。終有一天,你我也將踏上歸途、化為塵土。

在歐洲,掃墓追思後獻給亡者鮮花和蠟燭是一項傳統。圖/Rian Chen 提供

布達佩斯歷史最悠久的國家墓園:如今非重要人物無法「入住」

對諸聖節的概念還很片面時,我拜訪了布達佩斯歷史最悠久的 Fiumei úti 國家墓園,這裡綠樹成蔭、落葉如淺海一樣包覆每個腳步,走路時颯颯作響。Fiumei úti 始建於 1847 年,大致呈梯形的墓園以棋盤式規劃為底。幾何中心是 1848 年匈牙利革命的領導人之一、著名政治家──戴阿克.費倫茨(Deák Ferenc)的墳墓。此外每個「街區」標註號碼,方便家屬和參觀者尋找墓地。

因為是布達佩斯最早規劃的公有的墓園之一,許多匈牙利近代史上赫赫有名的作家、演員、貴族和政治人物,也都長眠於此。

東西方的墓園截然不同:台灣土葬的常見樣式是棺木入土在墓碑後方,堆起墳丘,碑上刻有亡者姓名、籍貫、生卒日期等;漢人文化還注重風水,因此要倚山勢或有活水流過才是寶地;匈牙利的墓園,則與我在花東和西部看到基督教墳墓有些類似,平民百姓多是方正的墓碑或十字架,不同的是棺木入土在墓碑前方,沒有風水考量因此種樹遮蔭反而平常。在鄉下村鎮,墓園通常緊鄰著當地教堂;在布達佩斯或其他城市,墓園位於近郊腹地較廣的地方,也有教堂或禮拜堂讓家屬進行儀式,但不一定會做為每周日彌撒使用。

在台灣,達官權貴可以買下大片土地蓋私人墓園,彰顯家世;在匈牙利,低調的貴族們有家族墓園,而名人政要則希望可以在 Fiumei úti 墓園留有一席之地:除了百年後繼續當光榮的布達佩斯市民之外,還可以與匈牙利的開國元勳、藝術家們當鄰居,同受後人瞻仰。

這是因為 19 世紀墓園初建時,Fiumei úti 墓園只要是布達佩斯的市民都可以申請;但墓園腹地有限,目前除非是有重要貢獻的人物,透過官方程序才可以「入住」。不過有部分居民是家族百年前就已經申請核准了,文件至今有效,所以還可以看到一些卒年在 2010 之後的新墳。

2015年,英雄廣場慈善南瓜燈節一隅。圖/Rian Chen 提供

「萬聖節」的追本溯源與變遷

曾經跟朋友談起,在美國十月底有萬聖節、十一月底過感恩節、十二月底聖誕節,幾乎一路 party到隔年了。過去認為萬聖節是美國傳來的節日,充滿扮裝、狂歡、被連結是「西洋鬼節」的文化入侵;後來知道加拿大的感恩節日子不一樣,而歐洲原本並不時興扮鬼或化妝舞會。直到近年來隨大城市的商業化(和美國化),才有流行起南瓜燈跟扮女巫(最近流行的是喪屍)。

追本溯源,萬聖節(Halloween)其實是諸聖節的前一夜:原本只有部分文化認為這晚是靈界重返人間的神祕之夜。過去的歐洲人吸納了「異教徒」的傳統,又把天主教/基督教文化帶到美洲,最後再由美國人傳回歐洲──文化的流動,跟沿街叫著「不給糖就搗蛋」的孩子們一樣充滿活力。

如今,雖然城市的公寓大樓不適合像美國郊區平房那樣「沿街討糖」,但布達佩斯近年還是流行起了這樣的活動,萬聖節也和其他節日一樣熱鬧。

值得一提的是,每年萬聖節的前一個周末,在布達佩斯的英雄廣場會固定舉辦「慈善南瓜燈節」:這是由匈牙利兒童營養基金會所發起的活動,沒有市集、沒有演唱會,單純讓市民把自己雕刻的南瓜燈帶來英雄廣場。與遊客們分享創意與歡樂的同時,也募集罐頭食品等物資,後續發送給匈牙利貧困弱勢家庭的孩子們,讓他們過個暖冬。

墓園裡蠟燭的星星之火或許微弱,但燃起的光總會把溫暖傳遞下去。

諸聖節的另一項傳統,規模較大的教會會演出莫札特的安魂曲開放民眾聆賞。圖為布達佩斯聖史蒂芬主座教堂的安魂曲音樂會。圖/Rian Chen 提供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Rian Chen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