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月 23 日,匈牙利人永難忘記的一天:鐵幕後的起義,1956 年匈牙利革命

10 月 23 日,匈牙利人永難忘記的一天:鐵幕後的起義,1956 年匈牙利革命

那一天,人們俯瞰布達佩斯的史達林銅像被拉倒,銅像身首異處。
那一天,建築物上的紅星紛紛被破壞,殞落大街。
那一天,學生和群眾自發地聚集,要求自由決定國家的未來。
那一天,祕密警察對手無寸鐵的人民開槍,槍聲響遍整個共產世界。
那一天,匈牙利軍人發現槍口對準的「法西斯主義叛國者」其實是手足同胞,轉而一同對抗蘇聯軍隊⋯⋯。

那一天,是 1956 年 10 月 23 日,史稱匈牙利革命。

1956年的象徵是中間挖空的匈牙利國旗,在共產黨統治期間,匈牙利人民共和國國旗中央有共產黨黨徽,1956革命期間,民眾把黨徽剪下,代表對共產黨的摒棄。圖/Rian Chen 提供

「匈牙利革命」的導火線:從聲援波蘭的學運開始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各國勢力的重新分配,迅速把全球帶入東西對立的冷戰時代。以蘇聯為首的東方集團,把中歐、東歐諸國變成以共產主義極權政體主導的附庸,匈牙利是其中之一。當年,西方陣營多半以「鐵幕國家」稱之。

但強人史達林於 1953 年死後,繼任的赫魯雪夫進行「去史達林化」政策,一方面致力清除共產世界裡對這位獨裁者的個人崇拜,並陸續撤換奉行史達林主義的領導人。

同時,人們開始質疑高壓的政治環境,與停滯甚至凋敝的經濟。「鐵幕國家」之一的波蘭在 1956 年發生「波茲南事件」(Poznański Czerwiec,又稱波蘭起義),要求改善勞動條件的工人抗議以政府鎮壓告終;消息傳到匈牙利,在大學生之間開始醞釀一股支持的聲音——同樣飽受壓抑的環境,讓匈牙利人民對波蘭產生強烈同情。

時間來到 1956 年 10 月 23 日早上:學生們自發聚集在布達佩斯科技經濟大學前,和熱情響應的民眾共同遊行,從多瑙河的布達(布達佩斯以多瑙河分割為布達和佩斯)一側往北,隊伍停在瑪格莉特橋畔的 Bem Józef 廣場—— Bem Józef 是十九世紀時的波蘭將軍,他曾經協助 1848 年匈牙利反抗哈布斯堡王朝的革命——在這個紀念匈牙利與波蘭共同對抗暴政的廣場前抗議,再合適不過了。許多支持改革的政治人物和知識分子陸續發表演說,隨著下班時間到來,更多勞工和民眾加入群眾,最後人們決定到河對岸的國會大樓前,要求政府回應訴求。

甫上任的溫和改革派領導人納吉.伊姆雷(Nagy Imre)接下陳情。信奉共產主義的他,也是愛國主義者,曾經於一戰的奧匈帝國服役,後來在蘇俄加入共產黨並研究農業經濟;他第一次在政府任職時,提出廢除農業合作社、恢復部分私有等政策,因而被匈牙利共產黨開除黨籍。在「去史達林化」的行動中,卻也因此得到蘇聯授意、擔任總理(部長會議主席)。他打算推動匈牙利退出華沙公約組織、加入聯合國、廢除部分計畫經濟等措施。

2015年,國會大樓前掛起匈牙利國旗,紀念1956年革命。圖/Rian Chen 提供

行動擴散:兵分二路的計畫

然而,這場抗議活動並沒有就此結束——儘管國會大樓前的部分溫和群眾,在伊姆雷出面接受陳情後逐漸散去,同時間卻仍有許多人群情激憤。他們兵分二路,分別轉往「英雄廣場」的史達林銅像和匈牙利廣播電台:前者打算拆毀銅像、表達對蘇聯的不滿;後者希望把革命的聲音向全國廣播,迎接匈牙利的改變。 1956 年 10 月 23 日晚上 8 點左右,兩邊的群眾各自開始行動。

英雄廣場旁的史達林銅像高 25 公尺,是 1951 年匈牙利人民共和國建來送給史達林的 70 歲壽禮,由東向西俯瞰布達佩斯,底座則是匈牙利人民「崇拜、喜迎領袖」的浮雕。遊行群眾高喊口號,甚至在經過的牆壁或門窗上留下「蘇聯人滾回家」的字樣;抵達銅像的人們開始進行破壞,甚至找來纜繩套在史達林脖子上,群眾齊力試圖拽倒銅像。

另一邊的行動相對嚴峻許多,匈牙利廣播電台早已被得知風聲的祕密警察駐守——他們首先要求電台工作人員關閉機器、中止廣播,然後開始部屬武器,決心「不讓暴民越雷池一步」。電台位於市中心匈牙利國家博物館後方,路本來就不寬,群眾抵達之後迅速包圍了電台建築,雙方互相喊話,祕密警察警告人們:「快點離開,不然將受到制裁。」

2016年,國會大樓前1956紀念活動的舞台,背景的主視覺是當年革命參與者的肖像。圖/Rian Chen 提供
 

衝突劇烈升級:銅像倒下、槍聲響起

銅像倒下的那一刻,必然在各種意義上都充滿象徵性:史達林早已去世於 1953 年,當時的赫魯雪夫並不打算繼續他的路線。但莫斯科與東歐國家的人民早就漸行漸遠,共產主義也沒有給人民帶來更好的生活。

偶像崇拜的弔詭之處是,被崇拜者以為透過有形之物,自己的思想與精神將獲得永生。我不確定史達林本人是否曾親眼看到這座銅像、看到時有何想法——但或許他萬萬想不到,此刻自己「精神永生」的象徵,會被憤怒的匈牙利人用焊槍截肢、只剩兩隻腳站著;甚至身首異處。群眾把史達林銅像的頭直接鋸下,從英雄廣場搬到市中心大環路上,供人圍觀。

同時,槍聲響起。銅像垮台的成功沒有在另一處發生——匈牙利廣播電台前對峙數小時後,祕密警察對沒有武裝的群眾開槍。後來的史學家仍不確定,當時第一槍是上層指示開槍?還是誤判情勢不小心擊發?但根據後來的調查報告,可確知的是有許多民眾當場死亡。

匈牙利電台前的人群沒有因此散去,反而更激烈地衝撞門窗試圖佔領電台,群眾與警力對峙、破壞警車、搶奪武器並開始集結。

警察殺人的消息很快傳遍布達佩斯,引發市民強烈的反彈,許多人開始自發動員。時間是 24 日深夜,衝突已經劇烈升級。

2016年,重現1956年群眾遊行的活動,參與民眾從布達佩斯科技經濟大學出發。圖/Rian Chen 提供
 

 蘇聯軍隊介入:坦克開進布達佩斯

起義爆發後,匈牙利勞動人民黨書記聯繫蘇聯要求協助,蘇聯迅速派遣軍隊干涉。短短數小時,蘇軍的坦克已經開入布達佩斯——但這一路並不順暢,民眾在城市裡進行游擊戰,用他們所能拿到的任何東西充當武器,螳臂擋車。政府也調動軍隊試圖維持秩序,當時給匈牙利軍隊的指令,是「法西斯主義份子煽動顛覆國家、格殺勿論」;但是當軍隊發現「敵人」是自己的同胞,是毫無防衛的大學生、平民百姓時,指揮官馬上知道這不是事實。

看到無辜民眾被殺害,雖然相對優勢蘇軍人數不多,匈牙利駐守布達佩斯的部隊,遂轉而站在人民一邊,協助反擊蘇軍坦克、制訂戰略、配分軍火,並帶著熱血的青年男女們在首都作戰。

總理 Nagy Imre 對全國發表演說,要求人民冷靜並試圖和蘇聯斡旋。人們再次聚集國會廣場前抗議,但此時蘇聯軍隊已經包圍布達佩斯,毫不客氣對匈牙利人開火,至少數十人在國會大樓前廣場倒下,更多人加入反抗者的行列。

同時,革命之火很快傳遍匈牙利各大城市:大學裡的年輕人反應尤其熱烈,紛紛集會聲援;在布達佩斯,群眾佔領了布達一側的 Moszkva 廣場、 Móricz Zsigmond 廣場;佩斯一側的Corvin-negyed 廣場和 Keleti 火車站。蘇軍人數此時已經來到 14,000 人,但是未能攻下任何據點。

10月29日,反抗民眾和蘇聯雙方同意停火,在總理 Nagy Imre 斡旋下,蘇聯答應撤出布達佩斯,但未來必須繼續聽命莫斯科;同時他也向民眾保證,將籌畫新的政府,迅速啟動改革計畫,也希望不要再有匈牙利人傷亡——此時已有約 1,000 多名匈牙利人死亡,而蘇軍折損的人數亦有一半。

看似和平的一線曙光中,蘇軍開始撤退。

2016年,重現1956年群眾遊行的活動,穿著當年服裝的大學生舉著象徵革命的火炬,跟匈牙利國旗。圖/Rian Chen 提供

和平曙光轉瞬即逝:蘇軍預計「 3 天攻下布達佩斯」,血腥總清算

此時,部分民眾聽說有匈牙利革命份子被關押在靠近 Keleti 火車站的共和國廣場、祕密警察總部大樓裡。民眾知道匈牙利的秘密警察,實際上直接聽命莫斯科,於是要求祕密警察釋放這些人,並且對殺害匈牙利人負責。

此時支援的匈牙利軍隊來到現場,坦克對準祕密警察總部大樓開火——雖然已經有大樓內的僱員舉起白旗,但場面瞬間失控。民眾闖入辦公室,把各種檔案、文件丟到大街上燒毀;祕密警察、情治人員被憤怒的民眾抓出來毆打、洩憤,甚至私刑處決。

事件至此急轉直下,和平曙光轉瞬即逝。

10 月 30 日,莫斯科接獲消息,擔心匈牙利新政府無法保證局勢穩定,而鄰近國家如波蘭、羅馬尼亞也開始出現支持匈牙利的雜音。蘇聯決定再次軍事介入,此次更決定將一舉平息所有反對聲浪,預計3天內攻下布達佩斯。

 11 月初,匈牙利政府得知蘇軍集結在匈牙利東北邊境,對之前的停火協議感到擔憂。於是緊急召開內閣會議,並要求蘇聯代表與會給個交代,「難道說好的不算數了嗎?」

其實蘇聯早就打算全面接手,派代表只是拖延時間的兩面手法。總理 Nagy Imre 在遲遲等不到蘇聯正面回應後, 11 月 3 日宣布退出華沙公約組織,並且向國際社會請求協助;反抗民兵預見戰事不可避免,集結在一周前取得的據點備戰,誓死捍衛匈牙利的自由。

 4 日,蘇聯軍隊攻入布達佩斯。在坦克、軍隊和制空優勢的夾擊下,匈牙利人戰到最後一刻、打破蘇聯「3日平亂」的計畫,直到 11 日才完全控制布達佩斯。

戰後,蘇聯扶植親共的 Kádár János 出任總理,並迅速清算參與起義的的匈牙利人。包含Nagy Imre 在內的政府官員、知識分子、一般民眾紛紛被捕入獄,並且於兩年內陸續被秘密審判後直接處決。

其中,時年15歲的 Mansfeld Péter 是被定罪者中最年輕的、也是最晚行刑的——因為處決未成年的他會違反國際公約,匈牙利(戰後)政府於是等到 1959 年他滿 18 歲之後,將他處以絞刑。

2016年,Blaha Lujza廣場的支持匈牙利親歐盟的民間集會,背景可以看到把俄羅斯總統普丁跟匈牙利總理歐爾班放在一起的海報。圖/Rian Chen 提供

匈牙利近代史最黑暗的一幕;革命精神卻常存民間

其實 1956 年匈牙利革命的故事,放到歷史中並不是什麼新鮮事。除了印證歷史的一再重演:「暴政,革命,清算,承平……再輪迴」外;它也是許多鐵幕國度中,人民對抗近代專制獨裁者、國際強權的槍砲坦克時,必然發生的血腥悲劇之一。

它更是匈牙利近代史上最黑暗的事件之一:不只犧牲了無數追求自由的年輕生命,還有往後數年變本加厲的高壓統治。

蘇聯為了維持鐵幕/東方集團的勢力,繼續使用祕密警察監視匈牙利人民,並把異議者關入古拉格集中營。約有數萬匈牙利人成為難民逃往西方——雖然許多國家接納了這些匈牙利人,但在 1956 年 10 月 23 日到 11 月 11 日間,當匈牙利表達願意退出華沙公約組織、向西方求援的時候,換來的卻是英美等國的冷漠以對。各國並不想冒著再次爆發戰爭的風險,與蘇聯正面衝突;只有「基於人道立場」,象徵性地送了一些物資。此外西方陣營各國接受匈牙利難民,也不完全是「大愛之舉」,而是要減輕奧地利的壓力,維持這條對抗蘇聯的前線。

來到匈牙利的第一年,我對這段歷史完全不熟悉,只知道這是個「全國博物館開放免費參觀」的國定假日。直到朋友邀請我去參觀了事發地點之一的匈牙利廣播電台,我才開始學習這段歷史——這裡現在依然是國家廣播電台的所在地,每年 10 月 23 日開放參觀,由穿著正裝的年輕軍官導覽。

大門前的紀念碑下鮮花不斷,都是人們來此緬懷時,順手帶上的。

Mansfeld Péter,1956年革命最年輕的犧牲者,被政府處決時年僅18歲。圖/Rian Chen 提供

一甲子之後的回顧:對照今日時局的爭議

2016 年是匈牙利革命 60 周年紀念日,擴大舉辦的紀念活動幾乎持續了整個十月。各種主題展覽和講座熱鬧了整個布達佩斯的大學校園、藝廊和博物館;地鐵和電車站則是革命英雄們的肖像和語錄。跨政府和民間部門的「 1956 紀念委員會」甚至創作了歌曲、舉辦演唱會等活動,試圖延續這段記憶。

整個紀念活動的「高潮」,是當前總理 Orbán Viktor 的演說——他近年來成為歐洲右傾、保守派的代表政治人物,也公開表達過對俄羅斯總統普丁的支持,同時不斷削減匈牙利的新聞、學術自由。由他來發表紀念革命的演說,在不少匈牙利人眼中,顯得格外諷刺。

2018 年初匈牙利大選後, Orbán 的執政黨再次取得國會多數。選前民調雖然反對黨有望制衡,但選後執政黨仍在計票爭議中勝出,接下來 4 年, Orbán 仍然將繼續擔任匈牙利總理——執政數年,匈牙利執政黨的貪腐傳聞不斷,但 Orbán 依然靠著控制媒體、鼓吹民族主義,獲得布達佩斯以外地區全國多數的支持。

當然,匈牙利不太可能再走回共產主義和極權政治的時代,但隨著媒體的傾斜和言論自由的收緊,千禧年世代之後的匈牙利,將面臨完全不同的挑戰。

只是,如果又來到忍無可忍的那一天,相信 1956 年革命的精神,仍將與匈牙利人同在。

執行編輯:莊承憲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Rian Chen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