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這家餐廳,我想再去台灣一次!」──淺談法國的飲食文化精神

「為了這家餐廳,我想再去台灣一次!」──淺談法國的飲食文化精神

時間晚上 7 點,作為整天窩在家的自由工作者,這時才精神抖擻地出門,前往語言交換聚會的場地。一到了咖啡廳看見 H ,只見被工作轟炸 8、 9 個小時後的她,顯得一臉疲憊,我略微緊張地打聲招呼:「妳好。」

這個在法國當地的語言交換聚會,每次搭配到的人都不太一樣,我心裡每次都得重新揣想,該和對方聊些什麼話題才好──不過通常,跟法國人聊「美食」,就像跟英國人聊「天氣」一樣,是個妥當不會出錯的破冰話題。

於是,簡單地交代一下我的來歷後,就開始分享起上週末在家用 Netflix 看的法國版《主廚餐桌》(Chef's Table : France)──這一個吃飯常吃上兩三個小時的民族,飲食相關的文化真是深似海,米其林大廚們的菜餚,更簡直就是場能吃的表演!

就在我自顧自地講得興致盎然時,終於, H 本來略顯黯淡疲累的眼神,瞬間亮了,她說:「你們台灣有一間很有名的餐廳 Le Moût (樂沐),為了它,我想再去次台灣!」

「妳看看她做的湯品,靈感應該是來自莫內(Oscar-Claude Monet),多美!」我伸手接過她的手機,想起這個作品也有人說像林玉山的《蓮池》。

陳嵐舒(樂沐主廚)經典菜,故事中提到的湯品。圖/樂沐法式餐廳 Le Moût Restaurant 臉書專頁

無論如何,樂沐的盛名如此遠播,讓身為台中孩子的我默默覺得驕傲起來;但瞬間又想起去年底樂沐就因種種緣故,宣布今年要畫下休止符,只能對 H 說聲可惜了。

妳是「愛吃的人」,還是「美食家」呢?

「我在台灣和其他(法國以外的)地方,常聽到很多人抱怨,米其林餐廳或是高級的法餐份量很少,吃不飽,」她接著說道:「這就是 gourmand 跟 gourmet 的差別!妳是 gourmande 還是一個 gourmet 呢? 」

在法文中,gourmand(e)是形容詞,指的是「愛吃的」、「貪吃的」; gourmet 是名詞,指的是「美食鑑賞家」。簡單來說,這兩個常常被混用的詞,彼此之間最大的區別,就是上餐廳時,是為了滿足 la gourmandise (愛吃東西的渴望);還是為了 la dégustation (品嚐美食)?

想起以前有次帶著法國朋友,在台灣一間火鍋店用餐,對方若有所思地問我:「吃飯在你們國家代表著什麼?怎麼旁邊幾桌的人沒坐多久就走了?」吃飯皇帝大嗎?補充能量、跟朋友聚會放鬆的時刻?一時之間想不到好答案,囫圇地答道:「通常去高價餐廳的話,是為了特別的聚會、應酬或慶祝;去平價餐廳的話,就只是平常快快填飽肚子啊⋯⋯」

現在被 H 這麼一問,我才意識到,台灣有很多美食,但食物對許多人來說,好像一直都是生活中的配角,有一種「務實性」的功能在:不管是在高級餐廳裡妝點喜悅,或是在平價餐廳裡撫慰飢餓的腸胃;從拍攝美麗有創意的擺盤,到打卡知名的餐廳上傳,美食好像永遠都不是目的本身。

懂得欣賞食材的「完美婚姻」,創造更多的樂趣

在法國則不太一樣,這裡的人上餐廳,多像是揣著早早買好的票根踏入歌劇院那樣──我要來看洋蔥表演、看豬肉怎麼跟芝麻醬衍生出感情,嚐嚐火腿跟香瓜交融的滋味⋯⋯那般慎重其事,他們對主廚的表演充滿期待,也有自己的品味懂得鑑賞好壞。

這也難怪,法國會有一餐飯吃上兩三小時的「傳統」;講究的餐廳、專注的料理人就算「開價不菲、『 CP 值』低、份量少吃不飽」在這邊一樣能在激烈競爭下立足;甚至發展出米其林指南等專業美食評鑑。

一直記得婆婆上餐館時,常對服務生說:「 ils se sont très bien mariés! 」(他們的結合太棒了!)用的動詞正是 se marier — 結婚。我們兩個人結婚,火腿跟香瓜結婚,豬肉跟芝麻醬結婚⋯⋯多麽美的形容!

食物成為主角,餐盤成為舞台,我們鄭重其事地將他們放入嘴中,讓味道在小小的嘴巴表演艙裡跳舞,一場和食材共同的演出,簡單的聚餐就此昇華。我也找到一種在法國飲食文化中,不可取代的精神。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樂沐法式餐廳 Le Moût Restaurant 臉書專頁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