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藥師」之路──大學 6 年轉了兩次系,從考場上的逃兵到創業家

「非典型藥師」之路──大學 6 年轉了兩次系,從考場上的逃兵到創業家

我畢業於臺北醫學大學藥學系,畢業後經歷了醫科重考的輪迴、同時間當家醫科藥師、醫療部落客、重考醫科、接著決定轉念接觸商業體系,因此進入外商擔任醫藥代表,也就是俗稱的藥廠業務。最後因為自己皮膚過敏發炎關係,離開藥廠成立保養品品牌,針對敏弱肌膚和皮膚炎病患開發洗劑和保養品。

而創業到現在,我依然熱愛擔任一位藥師,只是我除了調劑以外,我以各種不同的途徑陪伴病人一起找尋健康的方式。

與很多人比起來,我不需要煩惱經濟和生活,已經幸福很多了,出社會以後也很佩服半工半讀畢業的同事,他們非常珍惜可以學習和讀書的機會。

除了跟國高中生討論以外,這篇文章是我第一次以文字的方式分享我曲折的求學歷程,也坦承我在學習上曾經有的軟弱之處,希望可以幫上一些對現階段迷惘的朋友。

我以各種不同的途徑陪伴病人一起找尋健康的方式。圖/楊家瑋 提供

6 年念了 3 個系,卻無法對自以為的方向肯定

國一時老師問大家未來的志願,我舉手回答:「老師、警察、醫師」。老師很滿意點頭讓我坐下,除了提供師長如此喜歡的答案以外,我只差沒有接著跑去後山裡面看鮭魚(還是鯉魚?總之不可能是鮪魚)逆流而上、砥礪自己光輝的年輕歲月。

高二進入第三類組以後,我對自己說,如果沒有當上醫生,我一輩子的價值跟人生志向都沒辦法完成,因為我想要感受那種醫生在第一線照護病人跟做出醫學決策的感受。

另一方面,我也很著迷於醫師在社會上的地位跟價值,以及備受尊重的專業感。

不過,論學力測驗我不是最會唸書的;論專注力我也一樣輸給其他厲害的狀元們,我更沒有豁出去的那種意志力讓我可以坐在書桌前 12 個小時,迎接聯考的挑戰。

大學時期,我曾兩次轉系,念過 3 個不同學系(心理、營養、藥學)。我先考上了中正大學的心理系,一年後發現還是比較喜歡醫學和藥物,因此休學考回北醫營養,再接著校內轉系到北醫藥學系,在北醫度過了豐富的 5 年大學生活(我也是沒閒著玩得很開心,參加了社團跟學生會,還當總召主辦了兩年校園演唱會)。加上頭一年的心理系,我的大學生活總共過了 6 年。

6 年念了 3 個系,連我外公每次遇到我就會問,「你最近有要再轉系嗎」。我相信,那時候父母也是承受了不少外界、親朋好友的壓力。但每個人的人生的速度和歷程都不一樣,也是我現在常常跟年輕朋友分享的一點。

畢業以後,我還是很想要當醫生,所以沒有選擇讀碩士班,而是直接擔任全職藥師,一邊準備重考。

面對大考時我很害怕,想重考醫科,卻每次在報名後不敢去考試。時時刻刻認為自己準備不足,等到考試前替自己找藉口不參加。可以說是不戰而敗,現在回想當初的自己,真是軟弱又迷惘。

在這樣的壓力下,我的皮膚炎也嚴重地爆發,頭皮曾發炎流血 6 個月,大量落髮,也為日後創業埋下一枚種子。

另一方面,當藥師的時候,我喜歡所有的藥物、標籤貼紙、衛教資料都整整齊齊,東西使用後物歸原位,早起到診所開門,我會先清洗調劑室裡面的洗手槽。看著水流進下水道時候,我常常思考自己到底要成為什麼樣的人,不上不下不知道該往哪裡去。即使我心裡想要離開當上醫師,卻又沒有毅力付出一切,認真上場挑戰自己的能耐;想要留下來當藥師卻又覺得好像少一味(做菜嗎你),總覺得心裡癢癢的。

感覺就像是被困在洗手槽裡面,不斷地累積,不斷地清洗,但是還是站著沒有前進。

一趟海外會議,進入商業的世界

2016 年曼谷的亞洲藥學會之行後,讓我的人生急轉彎。在亞洲藥學會中,各國藥師分享他們擅長的領域經驗,每一位藥師都有自己的特色跟專長,有藥廠、保健食品、美妝、甚至還有癌症病患的專門照護藥局。

這個時候距離我畢業已經 9 年了,封閉自己非常久,而在短短幾天內看到 1500 位各國藥師的成果和參與,讓我有探求更多的慾望,想見識更多不一樣的世界。

這個時候我開始聽到,我心中那一個小小的聲音,講著我一直很想做的事情,卻一直被我自己以為想要的「醫師地位」蒙蔽了。那把聲音叫我快點理解看看什麼是業務,他們到底在做些什麼。

上飛機離開曼谷前,我開始發訊息請大家幫我介紹藥廠工作,同時準備新的履歷跟簡報。在貴人們的協助下,歷經 3 個月的艱苦面試和等待後,我這個中年藥師在 33 歲時,轉業到外商開始一場新的挑戰。

藥廠醫藥代表是什麼?

藥廠醫藥代表是一門很獨特的領域,和一般的業務工作型態不同,不是直接賣藥物給病人,而是以醫學專業和產品資訊協助醫師,在適合的病人上使用利弊適當的藥物,務求考量病人權益後做出當下最佳的醫療策略。

當醫藥產業進步飛快,藥品資訊和種類多如牛毛時,在醫師繁忙的公務中,提供他們適當且精簡的藥品和臨床試驗資訊,就是醫療代表的主要工作。

業務生活也需要學會區域規劃和資源分配,以及預估業績和預期市場衝擊等等的工作,只做過藥師的我,在藥廠這一年歷經了新手學習成果良好的蜜月期第一季、工作文化和創意與同袍不同的磨合期第二季、對工作本體的疑惑和對自己的懷疑的撞牆期第三季,以及找到真正的業務方向的最後一季。

如我的前主管所說的,不管哪一種類型的人都可以擔任藥廠業務一職,但最重要的是要找到自己的定位和特長,再去發揮,建立出藥廠業務的個人形象,讓醫師信賴你這個人。自己再進一步去探查出客戶方真正的需求,而不是只是硬塞給對方你自己的想法,成為客戶的工作(商業)夥伴,才能證明自己的價值。

創業是一台你還沒找到鑰匙孔就得開的車(更別說安全帶了)

同時身為部落客撰寫專訪的過程中,我也接觸到化妝品和代工廠的資訊。

當年重考醫科爆發的「脂漏性皮膚炎」一直困擾著我,吃藥、擦藥、打針都沒辦法治好我,後來我轉念一想改為研究洗髮精,當我改為使用單純的肥皂洗頭時馬上獲得好轉,因此我確定我對洗髮精的成份非常敏感,也開始注意身邊所有的洗劑跟保養品。

不過除了使用肥皂非常乾澀以外,我只要天氣變化皮膚炎就又會發作,因此在一個保養品牌的創辦人的介紹下,我開始研究代工廠,也開始研究化妝品學。

中間撞牆很多次,也研究很多次,我需要以最單純和預防刺激的醫療邏輯來設計,因為我的體質太敏感了,天氣變化、項鍊、戒指、耳環、服飾的材質都有可能讓我過敏。

歷經一年的研發後,2017 年產品潔髮蜜粉(洗髮粉)終於上市,而我也離開藥廠,結束為期一年的業務人生,開始大家所說的創業人生。

當時創業這台車我還沒找到鑰匙孔,它就已經載著我出發了,到現在歷經 16 個月我還無法寫出一個所謂的創業策略,但是現在的我已經不會遺憾沒有成為醫師了。

我找到我真正的方向,而我每一天都很期待起床工作,做出更好的品牌跟產品,幫助更多如我一樣受皮膚疾患所苦的人。

找到真正的方向,以翻譯和橋樑的身份為大家的健康努力

藥師是醫師、藥物和病患之間的橋樑,在醫師的策略下,協助病人理解藥物的資訊;而藥廠業務則是藥品資訊跟醫師之間的橋樑,協助醫師在繁忙的工作中,有效率地找出病人所需要的。

而我持續擔任的醫療部落客,可以用衛教文章介紹資訊給更多我觸不到的病人,也是一種橋樑。這個時候我開始理解我人生的方向跟目標。

我現在設計無毒不刺激的保養產品,和醫療團隊一起撰寫健康和衛教的文章,除了醫療、保養,我們也傳遞動物保護、環保和循環經濟、化妝品和化工安全的資訊,與其他品牌合作,呼籲大家選擇安全適合的食衣住行產品。

曾經有一位醫師學長跟我說:「羅西啊你適合溝通啊,你可以幫我們的忙喔,當我們專心在醫院的各個地方幫助病人的時候,你應該要花時間告訴病人怎麼樣照顧自己,避免生病。」後來,我聽進去了他的建議。

現在的我沒有成為一個專職的角色,而我也不適合擔任專精某一科的醫師,我更適合擔任一個翻譯和溝通的人,協助這些以無比毅力研究醫學專業和藥品開發的人,傳遞健康和醫學的資訊給普羅大眾。

後記:不知道往哪,就多看看別人的人生

第一次寫出軟弱的過去,寫出自己沒有毅力的一面,是希望可以跟還在迷惘的學生們分享,即使你現在沒有達到你最期待的狀態,或者你真的不知道該往哪裡走,那麼就到處多看看參考別人的人生。

我會建議 3 個月內,每個月找 3 種不同領域的前輩,分為老中青三個不同階段的對象深談,問問他們的人生經驗,他們當初做決定的原因,後來的成果以及想要修正的策略。

問問看他們關於生活中除了工作以外,自己最在意的面向,他們與戰友、前輩、後輩的交流故事。

如同以下的圖片,找到自己喜歡的生活和領域,看看自己適合擔任其中哪一個的角色,接著定義自己的長處和優勢點,設定目標和方向,如果不足的話就想辦法補足這些元素。

職涯的選擇沒有絕對,也沒有永遠不變,每個人的人生階段也不會是一樣的順序,不管多少人質疑你或者輕蔑你,永遠相信自己沒有什麼事做不到。

圖/楊家瑋 提供

《關於作者》

楊家瑋藥師
臺北醫學大學畢業,現任保養洗劑品牌 Decent Rossi 創辦人,同時也身兼醫療部落客:藥師小羅西。

化妝品高階工程師證照通過,接著準備回鍋北醫醫學工程研究所當研究生,研究醫療器材和化妝品的協同開發。

希望可以在醫學和民眾中擔任翻譯橋樑的角色,與醫學團隊一起以淺顯易懂的方式傳遞健康資訊,同時除了醫學外,也加入各國認證介紹、動物保護概念、環保循環經濟、化工安全、地球森林保護等元素。

除了品牌 Decent Rossi 以外,開啟 Decent Beauty 的科普計畫,與其他保養、飲食、生活品牌創辦者、醫療團隊一起努力,協助民眾了解並選擇有機、無毒、抗敏的生活產品和認證。

▎藥師小羅西粉絲頁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楊家瑋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