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化粧品科學系」學到了什麼?

我從「化粧品科學系」學到了什麼?

撰文:李慶宜/讀者投書

從小在一個傳統又單純的家庭長大,爸爸是工程師,媽媽是家庭主婦,小時候家人給的觀念就是:你要好好讀書,考一個好學校,才會有好的未來。

過去,對於這樣的話並沒有太多想法,也因為這樣的教養觀念,使我從小便是一位乖巧的女孩,儘管成績表現並不是特別優異,但不反抗,聽話,便是朋友親戚從小對我的稱讚。甚至,就是因為這樣的一席話,而在無形間限制了自己對於未來的想像。

在考大學選擇科系時,因為生活簡單,也沒有太多的興趣,我的科系選項便是從我學科中可能較有興趣的科目下手。我物理很差,於是少填了很多二類的系;我生物較好,所以選擇許多三類的系;因為家人說北部的生活費相對高,我填選的學校大部分位在中南部。

最後,我的成績就剛好來到了靜宜大學的化粧品科學系。放榜的那天下午,我告訴午覺中的母親,我即將前往台中讀書時,她只說「好啦這樣也好,女生的錢最好賺。」

當時 18 歲的我並不知道,這個離鄉背井的過程,將會帶給我偌大的轉變。

大學生活:化粧品科學系,與那些課堂沒教的事

每當一般人聽到這個科系時,最常見的反應不外乎提出「哇!你們是不是都很會化妝?畢業之後去當櫃姐嗎?」或是「你可以推薦保養品給我嗎?」等問題,卻很少人知道該科系具體在學什麼。

化粧品科學系,顧名思義,學習的是有關化粧品的一切知識。舉凡從最一開始產品的研發、內外包裝的設計、行銷的手法、通路的銷售等等。大一、大二修習的是基礎學科,包括了生物和化學的範疇,甚至是經濟學、管理學等都是在課程範圍內,以便之後能夠學習進階的相關課程。大三、大四便是化妝品科學系的主要內容。

在原料課上,我們了解各種原料,它們的質地、特性、觸感。
在調製課上,我們根據配方,將各式各樣的原料按照步驟添加,需要在什麼樣的狀態下混合,又需要確認各添加物會在幾度時能發揮他最好的效用。
在法規課上,我們背誦各式的化粧品法,以便在進口化妝品時能夠確認是否符合法規。
在檢驗課上,我們根據不同的檢驗方式,分析產品是否安全可使用。
在生理學上,我們了解皮膚組成,了解成分應用於皮膚的有效性。
另外當然還包括了,色彩學、彩妝、整體造型、行銷管理、市場開發等等。

除此之外,系上每個年級每年都有商品設計比賽以及調製比賽,不外乎是希望我們能夠利用課堂所學,親自設計出整個品牌,使我們對整個化粧品產出的流程更加了解;也讓我們在團隊合作中,發現自己擅長與不擅長的事情。
 
課業之外,對我來說,18 歲是人生的一個轉捩點,離開高雄至台中讀書,開始了自己的生活。這些話聽起來很老套,但卻很真實。我像隻井底之蛙,學習著新鮮事物,參加社團,和不一樣的人相處,小時候的我過著封閉的生活,從沒發現知識該是從生活而來。舉凡第一次打工在賣場發送試吃品、叫賣,我接觸到人群,學習被拒絕,這些是課本沒教我的事。

畢業後的 3 份工作,讓我看見所學之外的風景

剛畢業時,我還是有著自己應該走在所謂「主流道路」上的想法──學什麼,就做什麼,因為除此之外,我也沒有別的想法了。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進入生技公司的研發部門,負責原料檢驗的部分;將所學應用在工作上令我感到充實。

第二份工作擔任生技代理商的業務人員,更是符合我希望能夠與人接觸,又能運用到我的所學的工作。

第三份工作反而轉換了原有的產業,我來到台灣高鐵成為第一線站務人員。不僅要熟習票務規章,更需要隨時維護旅客到離站的安全狀況,在高壓的環境下仍能提供最優質且快速的服務,並將自己的情緒管理做到最好。儘管已經離職,但這兩年的站務員經驗,實在讓我對於運輸服務業改觀,也在這段時間內更是了解自己。
 
後來的我,在這 3 份工作轉換的過程中,漸漸發現,大學時期培養的,不僅僅是學科上的知識,更是團體合作、交際、心境、甚至是個性上的改變。從不同的職業以及職位,運用自己有的能力,將自己的本領發揮至最大。

儘管還在摸索人生方向,但我相信這幾年的成長,都是灌溉未來最好的養分。
我也必須推翻當初自己一直覺得,除了大學念的東西之外,我就沒有別的了。

我很感謝理學院的培養,使我有獨立思考的能力,更感謝在諸多份工作中,看見自己有不同於別人的特質。
 
《關於作者》
我是李慶宜,高雄人,大學四年生活在台中,畢業後在高雄工作一年、台北工作兩年。喜歡運動、旅行,和大多數年輕人一樣還在找尋人生志業,因為不甘於現況,不甘心自己只能為了養活自己而工作,儘管知道誰都不愛上班,但還是希望未來能夠真心說出 I love my job,目前拿著打工度假簽證在韓國生活中。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