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理工男的告白:人生兜了一大圈,唸了四個科系之後,我最愛的還是歷史

一名理工男的告白:人生兜了一大圈,唸了四個科系之後,我最愛的還是歷史

撰文:楊迷斯/讀者投書

「你讀歷史系能幹嘛?」升大學的那陣子,我跟老爸提到就讀歷史系的事情,他這樣問我。我反問他:「你不是打算培養我往那方向走嗎?」手裡還捧著老爸送我的第一本書──《三國演義》。「啥?我只是覺得讀歷史可以陶冶人性,再說,我只是因為當時經過二手書攤,剛好那本在特價⋯⋯所以才買的! 」

同時,我也詢問了學校的老師,答案竟跟老爸的如出一轍。頓時,我有種被逼上梁山的感覺,最後只好忍痛去當「理工男」。

從小到大,我一直以為父親是要培養我成為一名「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學者,直到那時我才發現,我似乎誤會了什麼?

誤打誤撞的人生

在我國中畢業那年,因為大考成績不上不下,最後填了一個我連在學什麼都不知道的科系。只因該科系是第一屆招生,我想第一屆的門檻應該不高,於是便在志願單上填上了「圖文傳播科」。

等到進了學校大門,只見老師手上捧著一本沉甸甸的書說:「這就是我們科系必學的科目!」我一瞧,《印刷概論》?心想,這跟圖文傳播有什麼關係啊?老師接著說:「雖然我們是圖文傳播第一屆,但我們的前身是印刷科,所以不能忘本,該學的還是要學。」

原來是新瓶裝老酒,換了包裝就顯得高大尚。但君已入甕,只能隨遇而安。

後來,我們又學了設計、繪畫、電腦排版等相關技能,尤其是美學訓練,讓我這毫無美感的人多了一分色彩。然而,一切美好假象的窗戶紙,在我升高三那年,被老師一語道破。

「楊某某,你沒有這方面的天份,你應該要趁早轉換跑道!」知我者莫若師,我心裡也知道我不愛這物,便下定決心改考歷史系。

在告知父母後,卻得到不看好的冷淡回應。那時我才知道,父親從小培養我那些歷史素養,不過是課餘之外的閒暇物,不能當作吃飯的工具。無奈之下,只得改讀材料工程這個完全背道而馳的科系,我的高中所學無一能用。

四年的理工男培訓課程,讓我對於很多事情的思考方式有了跳躍式的成長。在邏輯與實踐的基礎上,探索物理世界的奧妙,但我心裡仍然知道──這只是吃飯的工具,無法充實我的內心。

在那個失業率節節升高的年代,我選擇繼續攻讀研究所,但又再次轉換跑道、改讀機械工程。我跟著一位搞化學的教授,最後在兼任高級黑手與化學研發的角色下,完成了兩年的碩士學業,也為我的學生時代畫下句號。

作者在土耳其東部旅行時,與當地軍人合照。圖/楊迷斯 提供

從竹科出逃,踏上冒險之旅

雖然在竹科坐擁百萬年薪,其實我都在打混摸魚。別人覺得我的專業是半導體,但真正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對工作完全沒有熱忱。我並不是討厭這份工作,只是內心一直有個歷史魂,時常衝出我的身體,拉著我到圖書館、誠品書店,一待就是一下午。當然,我也曾懷疑過,我是否已經不再喜歡歷史了;因為總覺得用不上。

雨果曾經說過:「書籍是造就靈魂的工具」,而我的靈魂都是由歷史書堆砌而成的。歷史是我觀察世界的窗口,家裡若沒有歷史書,就像房間裡沒了窗一樣,密不透風,死氣沉沉。四年的科技業經歷讓我攢了一些錢,但心裡一直有個聲音告訴我:「世界那麼大,我想出去看看!」於是我決定掛冠求去。

那年,我拋下一切去流浪。走遍歐亞大陸後,我才發現我的歷史魂一直都在。正所謂「神鳥三年不飛不鳴,但一飛可沖天,一鳴能驚人」。之後我像是卸了鐐銬、脫了韁繩一般,開始研究世界各地的前世今生,浸淫在我喜歡的歷史裡面,然後再到現場──還原歷史當下。我在伊斯坦堡金角灣旁的天橋上在看穆罕默德二世當年看的風景、在埃及金字塔前回憶古夫法老當年的英姿煥發。

所學看似無用,卻成為旅途中的助力

回想這些在人生路上學到知識,讓我在流浪的旅途上增添不少色彩。高中三年的設計學,讓我可以從不同角度切入對「美」的思考;大學四年的工程學,讓我在希臘羅馬或是伊斯蘭建築面前,對於力與美的完美結構擊節讚嘆;研究所兩年的化學與機械工程學,讓我可以解釋恆河的不死不滅與聖索菲亞大教堂壁畫的抽絲剝繭。至於我從小就一直樂此不疲的歷史學,更是讓我對所到之處都能娓娓道來一段繪聲繪影的小故事。

寫到這裡,我不禁嘆息原來一路所學的並不是沒用,只是我不知道如何使用而已。我曾經以為那些工程的知識只是我在職場上生存的工具,沒想到現在卻成為我探討歷史古蹟的另一個面向。如果我當初一心一意讀了歷史系,也許我現在就只能聊聊這些古蹟的陳年往事了。

這些互不著邊的知識,最後竟也成了我流浪的助力。在越南胡志明市的街頭,我透過介紹越南近代史與歷史建築,換取飽餐一頓和一趟交通費;在土耳其的藍色清真寺前,我透過講述突厥人遷徙的歷史以及伊斯蘭建築的美學,換取景點門票和餐食。省錢固然令我開心,但更令我高興的是,我能把所學分享出去。那一刻,我覺得自己是天橋底下的說書人,很有成就感。

現在,我仍然在路上,繼續鑽研我所喜愛的歷史。也開始有朋友邀請我帶領他們踏出國門,跟著我一起探索世界的美。我把興趣玩成了職業,那是我的驕傲!

你有美酒,我有故事,咱們天橋下見。

圖/楊迷斯 提供

《關於作者》

楊迷斯

台中人,流浪之前是一名在竹科上班的工程師。很多工程師放棄百萬年薪去當農夫、賣雞排;而我,因為與奶奶的約定,毅然決然開始一段長途旅行。目前足跡已達歐、亞、非、美四大洲近 30 個國家,至今仍在繼續探險。

每一次的長途旅行,我都以不浪費、能省則省但不降低生活品質為原則,透過不同方法,讓自己的旅行可以走得更遠、更好。

2017 年 3 月,我開始環島,然後飛到越南,再一路往西到了歐洲。用 15 萬遊歷了 15 個國家,完成第一年的長途旅行。在尼泊爾與印度的兩次偶遇,促成了我與未婚妻的一段緣分。

2018 年 3 月,我與未婚妻帶著四套婚紗、一個電鍋,一同踏上旅途。為了拍出屬於我們的婚紗照,我們從泰國出發,再度往西到歐洲旅行,花費 13 萬遊歷了 13 個國家,完成半年的蜜月之旅,最後因有了美麗的意外而駐足歐洲。

執行、核稿編輯:趙安平

Photo Credit:楊迷斯 提供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