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轉系生的化工之路:「絕命毒師」、「出路超廣」?背後其實藏著更多慌茫

一位轉系生的化工之路:「絕命毒師」、「出路超廣」?背後其實藏著更多慌茫

撰文:西西恩/讀者投書

「你是化工系?所以你會像《絕命毒師》一樣⋯⋯」
「不,那是違法的。」

拜知名影集所賜,這是讀化工系最常聽到的問題,估計頻率不亞於「你們畢業出路很廣吧?」等「美麗的誤會」;身邊長輩對「化工系」的想像,也多半是穿著實驗衣、拿著裝有五顏六色溶劑的試管,旁邊有個骷髏頭危險標誌。

是的,這些都是化工系的一隅,精確地說,是單單屬於實驗課的回憶。

《絕命毒師》劇照。圖/IMDB

你知道水怎麼「流」嗎? ──以「管」窺天的學問

想起那段時間,科目有種「詐欺」感,化工系上多數課程(單元操作、輸送現象、化工動力學、熱力學),鮮少有複雜化學結構,卻有更多偏向物理的內容,比如:計算蒸餾塔高度、產物萃取效率、推導流體控制方程式、反應器串並聯、熱傳質傳等。

至於「化工系」和「化學系」的差別,用國中理化教的皂化反應(酯類+強鹼→肥皂)比喻:化學系著重肥皂的反應機制、微觀分子世界的變化(如物理化學、分析化學等科目);化工系則像是要蓋一座「肥皂工廠」:反應槽種類、流體管線安排、優化肥皂產率、控制生產成本。

開頭提到的科目,就是教導(或說摧殘)學生,讓學生了解「化工廠」的運作,大到管線設計、小到管內物料控制。甚至有位學長曾開玩笑地對我說:「化工就是以『管』為生的科系!」

除必修科目,不少學校另有特定領域的課程,以我母校的「中央化材」為例,還有偏向材料領域的科目(材料化學、固態物理),加上限定口味的「特餐」:生醫材料、電子與陶瓷材料、觸媒化學、高分子材料等,滿足客官多樣口味需求。然而,單單修過一、兩門課,並不足以掌握一個領域的全貌;大多的情況是,讀得越深,才驚覺知曉的範圍不過像是「瞎子摸象」,只抓到象尾,卻不見首!

It’s just a tool box──所以,你需要什麼工具?

而化工科系「出路廣」的迷思,不只是因補習班和媒體宣傳的推波助瀾、以訛傳訛;確實工程涵蓋領域確實廣,只要喊得出口,舉凡:半導體、食品、石化、紡織、綠色能源⋯⋯似乎都與所學相關,前景一片看好。(?)

但如同前段討論的,知識是一環扣著一環,想要觸及上述所有領域,在學校能夠累積的不過只是基石,還得再往上承接梁柱。這讓我想起,系主任在第一堂課上,對底下稚嫩的我們說的一席話:

「化工系交(教)給你們的,就像一個工具箱,裡面有很多工具讓你使用。」
「但是首先,必須知道有這個工具存在!接著才是學習如何使用它。」

將科系比喻成「工具箱」,與其說是要我們只會使用「一種」工具、鑽研特定科目,不如說得逆向思考:思考最終目的是什麼、完成目標要哪些方法、這些方法又需要哪種「工具」。

最早準備轉系時,我對未來感到迷惘不安,一邊摸索、一邊思考現有資源能給我什麼、有什麼可行工具。「既然煩惱科系的選擇,就先了解不同科系吧?」於是,我到學校的網站,查每年新生必修科目,甚至「不要臉地」問系所辦公室、學長姊。

比起一無所知、胡亂瞎猜,不如實際地付出行動;而若是猶豫不決的朋友,我建議先「誠實」問自己想要什麼、是不是在逃避,再用「最小可行方案」嘗試:比如先旁聽其他系的課程、翻相關文獻。這些做法比起茫然四年,更能確實地摸索出自己的路。

進入化工科系後,發現這裡的資源的確像是「工具箱」,除了標準配備(必修科目),每個人想要的都不同,不彷趁機打造自己專用的工具箱,放入幾把「特製」工具。

Life = $+work+passion+time+vision+???   ──找到屬於自己的參數

最後,分享一些畢業後的故事,我沒有碩士學位、也沒有爆肝輪班救台灣。

退伍後那段「自由期」,碰巧受某 App 開發團隊青睞,一進去就負責策展、和合作商談規格(殺價)、尋找國外代理商⋯⋯這 181 天,每天充滿挑戰、必須時刻提升自我、邊挖洞邊填坑。

當一切穩定時,一封朋友的信,像攔截導彈一樣,將我從創業的火箭上拽下,回歸化工人熟悉的領域。目前準備到某車廠在名古屋的子公司,成為貢獻日本 GDP 分子的「新卒」。

跳躍的經歷,是我在「人生選擇」中,不斷實踐的「工具箱思維」:工科訓練出的邏輯分析能力,像扳手一樣,讓天馬行空的新創氛圍中,拴緊每一個細節;選修課則開闊視野、擴充工具箱容量,讓我能不斷放入零件,最終機會出現時,箱子內剛好有把適合的工具。

生命的選擇,背後充滿複雜要素,比如一份工作,不光是和所學相關與否,還有收入、熱情、視野、時間⋯⋯這些參數都影響我們判斷。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選擇」,而選擇的背後,藏著「人生參數」,有些為理想、有些為熱情、有些為家庭。我想只要清楚自己的目標,無論哪種都是正確的選擇。

打造好自己的「工具箱」後,面對人生選擇、針對不同人生參數所用,如同剪刀可以剪開紙張,做成摺紙、同時也可以裁切布料,做成衣服,根據目標(參數)不同,同一件工具可以發揮的價值和功用也不同。

借用同屆校友──知識型網紅 Youtuber 啾啾鞋的例子收尾。他是中央化學系畢業,但並非從事社會既定印象的研發工作,可他依舊用化學系培養的思考能力、配合剪輯手法、文案安排,成功地將生硬的科學知識,傳達給大眾。(相關連結:化學系在學什麼?

結尾的結尾:在台灣的教育體制下,很多事情短時間內無法改變太多,但希望你能稍微喘口氣,找回自己的步調,找到自己的目標參數與適合工具。

中央大學操場一景。圖/西西恩 攝影

《關於作者》

他是西西恩,從沒去過日本半次,一去卻成了「新卒」。身為工科宅,卻常陷在感性中;試圖找到人生參數,完成自己的「控制方程式」。

不雞湯、也不狗血,只是一個青年,和自己不妥協的紀錄,願能給同在現實掙扎、寂寞的你,一點溫暖、一點催化。

臉書專頁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圖非當事人)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