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石油王子」系、「比較冷門的那個資工」系?──記我臥虎藏龍、出路多元的神秘科系

「遇見石油王子」系、「比較冷門的那個資工」系?──記我臥虎藏龍、出路多元的神秘科系

撰文:Euphie Chen / 天光 Cafe 

「遇見石油王子系」,每次我都以這樣的開場白,介紹自己曾經就讀的科系。

經過多年「自我人腦大數據蒐集分析」的結果,當我說出真正的系名──「資源工程系」時,其實與說出「遇見石油王子系」,接下來所引發的疑問是一模一樣的:

「蛤?你說甚麼系?」、「台灣有這個系?」、「這是做甚麼的?」、「你為什麼要唸這個系?」、「這個系畢業要做甚麼?」⋯⋯

這些問題,在距今已經N年前的放榜日,也曾經出現在我內心的小劇場裡,我甚至懷疑自己該不該去就讀。而最後還是驅動我前往學校一探究竟的唯一原因是:成大,這個「台灣史上男生佔比最高」的大學校園之一,終於可以讓我脫離從小到大被女孩兒們包圍的校園生活。

從台南的後火車站出站,我直線步行 800 步,就會到達成功大學的成功校區。資源系位於成功校區的中段,為兩層樓紅磚建築。它建造於日治時代、很有日本風情,樓前一棵大樹,樹枝已茂密地盤繞至建築的二樓。完全就是文青感十足的氛圍,也是一個適合抱著原文書漫步的網美取景地──這是我對這個系的第一眼印象。

我的「資源工程系」啟蒙書:《石油世紀》

但當年正式開學前,老師就先丟給我一本書:《石油世紀》(The Prize),叫我從這裡開始,理解這個神秘的系。

這本書從 1853 年,石油被人類發現可用作照明開始說起。書裡說著自從「石油」粉墨登場後,便成為人類爭權奪利大戲的要角,劇情更比《延禧攻略》、《如懿傳》的勾心鬥角有過之而無不及;書中的石油,是商品、是資源,更是一種武器。

而《石油世紀》這本書的前面段落,圍繞著近代最知名的石油大亨──洛克斐勒(John Davison Rockefeller)而生;後面段落,則開始進入全球石油蘊藏量最高的中東地區。

因此也可以說,我與這個系的初見面,就是「在洛克斐勒先生的引領下,一步步地走向神秘又吸引人的阿拉伯(石油)世界。」

我在暑假翻閱完整本書後,更加堅信不移:「這個系,就是為了讓我認識阿拉伯石油王子而生的啊!」於是毅然決然收起行李,前往台南。

圖/Euphie Chen 提供

「不只是石油」──各個身懷絕技的老師們

說到這裡,你以為我們是專攻石油的石油系嗎?《石油世紀》完讀後的整個暑假,我也是這麼幻想的。

但實際進來後,才發現這個與熱門的「資工系」(資訊工程)差一個字的「資源工程」系,不寫 APP 、不做程式、也不只有石油:我們在線下搞爆破、挖油井、研究地質、粉末與分析能源的效益;除了石油,煤礦、天然氣外,舉凡這個世界的資源、能源,都是系裡的研究方向。當然近幾年也包括了太陽能、風能、氫能等新能源。

總歸來說,系上有三個大方向:資源開發與保育的大地組;資源材料及再生的礦材組和資源經濟管理的經濟組。通俗的說,就是在研究資源開採、資源材質與資源經濟效益上的三個類別。

也許是因為科系特別,系上老師各個身懷絕技:例如我曾經聽學長姐說過,系上有個專長爆破的老師,是海關登記有案的,每次進出各國海關,總要被約到小房間一談──畢竟他爆破技術太強大,無需太多材料,炸開深井都不成問題,何況是一台飛機。

當年每當我在走廊上跟這位老師擦肩而過時,都會在十步之遙就大喊「老師好」,對這位老師充滿「敬畏之心」;只是老師長得一臉溫雅,徐徐微步,真的很不像電影裡面那些裝彈、拆彈的肌肉派特工。

而我的指導老師,專長資源經濟,油業、電業、綠能業,「用愛發電」、「以核養綠」,老師都曾仔細分析。他說這世界上,尚沒有百分之百讓大家喜愛、完全無副作用的能源:核能有疑慮、煤炭會汙染、天然氣價格高、綠能還使不上力⋯⋯「這世界上的能源,需要以『組合使用』的方式呈現在世人面前,端看這個社會能接受甚麼、忍受甚麼。」

10 年前,老師就曾將每種能源配比的未來可能發生情況模擬出來; 10 年過去了,現在檯面上爭吵的一切,仍舊沒有脫離老師當年的預測,堪比水逆國師還神準。

圖/Shutterstock

畢業之後,極為多元的出路

有「國師」、有「爆破特工」,老師們如此精彩,學生畢業出路也很多元:有學長到剛果挖石油、有學姊到中東賣寶石,更有同學開了太陽能公司;在科技業興盛的那幾年,很多人進了科技業。當然,中油、中鋼、台電等國營事業,也是許多同學的歸屬。

至於整個系大概最不學無術的我,則是先到了美國在芝加哥大學研究,之後卻轉行開了一家小店,回台後又碰碰電商產業、新創產業。現在跟系上的連結,大概只剩每天將車子開進加油站時,大嘆油價公式是不是算錯了。

很多人都問過我:「怎麼不走本行?」

我想,人生就像在沙漠中行走,看不見的盡頭,也沒有遵循的足跡,走著走著,我就「走歪了」,不是我的本意。但是這個系教會我的是,如果在沙漠中都能挖掘出黑金石油,人生只要不放棄,總會有屬於自己的綠洲。

至於石油王子,至今尚未捕獲野生的,我仍舊停留在,與最初引領我入門的洛克斐勒先生神交的階段。他曾經自豪地說過:「如果把我剝得一文不名丟在沙漠中央,只要一行駝隊經過,我就可以重建整個商業王朝。」

而在我的人生沙漠中,經過這個系、遇到的許多人,其實早已遠遠超過「遇見石油王子」,讓我一生受用。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