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求學生涯中,唯一會向學生說「對不起」的老師──她不只教我國數社自英,更教會我誠實面對人生

我的求學生涯中,唯一會向學生說「對不起」的老師──她不只教我國數社自英,更教會我誠實面對人生

從幼稚園一路到大學,我們遇過的師長少說也有好幾十位。大部分的老師教我們課業、教我們應付台灣升學制度下的大小考試。但我想在教師節這天,特別感念的這位老師,她教給我的不只是課業,而是人生。我遇過這麼多老師,唯有她,令我一生感念、一生尊敬。

梁老師是我小學五六年級的班導師。第一次見到梁老師時,我覺得她有點嚴肅,不笑時看起來像是在生氣,讓人有點距離感,但真正認識她後,我覺得她擁有一個有趣又豐富的靈魂。

梁銀娟老師(前排中)。圖 /謝茵安 提供

師生之間的「談話簿」,老師有時寫得比學生還多

梁老師班上有很多耐人尋味的傳統,比如每週一次的「談話簿」。「談話簿」是我們每周末的作業,簡單來說就是週記。但梁老師喜歡把它叫做談話簿,因為它代表著師長和學生間的聯繫,只是簡單的談話,不像週記那麼嚴肅,大小事都能分享在上面。即使有的同學只有寫三行,老師也接受,甚至老師回應的,有時還比同學寫得要多。

當時很多人都不喜歡寫談話簿,甚至都只是三言兩語敷衍了事。但在所有作業中,我卻最喜歡寫談話簿。談話簿是全班和老師之間的秘密,有同學會在談話簿上針對班上情況和老師交流,而我則愛寫生活中的小事。

記得我小學五六年級時正好盛行選秀節目,有一次,我在談話簿裡分享了我喜歡的某個明星,當時梁老師給我的回應是:「希望能多學習台上選手追逐夢想的精神。」;我也曾經在高中裡的週記寫過類似的內容,得到的回應卻是:「希望你能多把心思放在課業上。」

梁老師的回應總是很溫柔,讓我能從談話簿上短短的幾行回應,感受到老師的用心傾聽、真誠關懷。

圖 /謝茵安 提供

不考選擇題,練習基本功

小學不像國高中,有那麼沉重的考試和課業壓力。但五六年級卻是銜接國中課程的關鍵,梁老師為了讓我們能順利銜接國中課業,下了不少工夫。

讓我印象最深的是社會科的隨堂考。每次考試前,梁老師一宣布要大家拿出隨堂測驗紙,班上氣氛就會瞬間變得寂靜又肅殺。梁老師的習慣是替我們畫好重點,教完一兩課後,讓大家回去背書,考課文填空。但習慣寫選擇題的我們,面對填空題的考試,全都突然不會考試了。

記得第一次考試,儘管前一天有準備,我仍只有勉強過了及格分數,班上近半數連及格都沒有。當時我很沮喪,以前只要段考前稍微讀點書,就能應付過去,只有社會科的隨堂考總是差強人意。每次考試前一天我都覺得很痛苦,老師畫的重點很多,我很想偷懶不讀書,但又不敢真的腦袋放空去考試。

在經歷了幾次的低分後,我決定調整我的讀書方式。每次考試前,我都會靜下心來把社會課本所有章節,連同補充內容全都背下來,我幾乎背完了一整本社會課本。認真努力後成績果然有所提升。

當時我沒有意識到這樣的讀書方式,其實無形中加強了我的基本功。後來升上國中,我發現我的社會科讀的很輕鬆,幾乎不用怎麼去背誦,就能夠理解其中涵義,我才發現是梁老師當時的磨練起了作用。

會對學生說「謝謝」、「對不起」的好老師

但比起學科教育,我從梁老師那得到更珍貴的,還是對自己、對父母、對人生負責的態度。這並不是透過一兩次冠冕堂皇的說教就能達成的,而是得透過日復一日的潛移默化,才能慢慢養成。

不同於東方教育、總習慣用權威和教條來壓迫學生,梁老師會將我們放在平等的位置上相處。舉例來說,梁老師時常將「謝謝」掛在嘴邊,感謝每一個幫她做事的同學。說謝謝很容易,更可貴的是,梁老師還會向學生說「對不起」──好幾次處理班上事務時,老師認為自己有沒有做好的地方,我見到她認真的向班上同學道歉。

這是我求學生涯中,第一次看見有一位老師會向同學道歉,也是唯一一次。

同學犯錯時,老師會嚴厲的指正,但同時也會給予改過自新的機會。有一次,我的數學考了 16 分──我從未考過這麼慘不忍睹的成績,更不想讓媽媽看見這樣的分數,但在我們班上,所有考試卷都要讓家長看過、簽名,梁老師希望我們對自己的成績負責。

謝謝老師,讓我學會誠實對自己負責

當時,我一時動了歹念,自己模仿媽媽簽名。我戰戰兢兢了一整天,害怕被老師發現。第二天,老師挑了全班都不在教室的時間找我過去,問我這個簽名是誰簽的,我一開始還不願意承認,說是媽媽簽的。老師不相信,又問了我一次,她希望我能坦承,並表示如果現在承認,這件事她可以當作從來沒有發生過。當下我權衡了利弊,決定坦白地告訴她這是我模仿媽媽的簽名自己簽的。

我原以為她會責罰我,沒想到她下一句話是:「好,我很欣賞你現在誠實承認的態度。那,你現在想怎麼做?」我沒有搞懂她的意思,試著提議:「再叫媽媽簽一次名?」梁老師:「可以。可是我怎麼知道,這不是你又模仿媽媽簽名的?」我想了一下,最後提出讓媽媽在考試卷上簽名,並在聯絡簿上註明數學考卷已簽名。

老師:「好。我很欣賞你的做事方式。那我們就這麼做,明天如果我看到簽名還有媽媽的註明,那這件事我們就這麼過去了,OK?」我點頭答應了。當天晚上,我緊張地拿考卷給媽媽簽名,我沒有受到任何責備,這件事也就這樣圓滿解決。

當時面對老師的恐懼、害怕、緊張仍然歷歷在目,但時間過得越久,我對老師的尊敬與感謝也就越深。儘管我犯了錯,可是老師沒有讓班上任何一位同學知道這件事;當我坦然面對自己成績,也彌補犯下的過錯後,老師仍待我如一。老師讓我不害怕犯錯,並學會對自己負責。

從國小畢業十年了,至今我仍和梁老師保持聯絡。老師對人生的態度,也經常影響著我。我非常尊敬梁老師,也很感謝求學過程中有幸遇見這樣一位有趣,又令人敬重的老師。

梁銀娟 老師。圖 /謝茵安 提供

備註:
教師名稱:梁銀娟 老師
課程&學校:瑞穗國小 / 班導師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謝茵安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