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非柏柏爾人盛大慶祝 2969 新年背後,那些不為人知的阿拉伯征服血淚史

北非柏柏爾人盛大慶祝 2969 新年背後,那些不為人知的阿拉伯征服血淚史

2019 年 1 月 14 日中午,大批民眾湧進位在摩洛哥首都拉巴特(Rabat)的「皇家柏柏爾文化研究中心」(Royal Institute of the Amazigh Culture,簡稱 IRCAM),準備歡慶專屬於柏柏爾人(編按:Berbers,如今正名為 Amazighs;主要居住在北非一帶的原住民)的 2969 新年。

來自不同區域的柏柏爾人身穿各部族專屬的服飾,從遙遠的阿特拉斯山脈(Atlas Mountains)、北方里夫(Rif)山區或是中部蘇斯(Souss)等地趕來首都拉巴特共襄盛舉。

柏柏爾新年慶典,載歌載舞、美食一道接一道

慶典上,來自不同地方的柏柏爾人圍坐在餐桌上,興奮地彼此交談著。隨處可聽到不同的柏柏爾方言在慶典上交織著,大家笑鬧著彼此招呼。期間,不時有各部族的柏柏爾人上台為眾人高歌來自部落的曲子,台上台下唱成一片熱鬧和歡愉。

來自阿特拉斯山的傳統柏柏爾樂團帶領大家一首又一首地唱唱跳跳,不分部落、不分國籍,肩並肩地一起隨著節奏擺動肩膀、前後搖擺,熱鬧的氣氛連我這舞痴都不得不加入他們扭動的行列。

傳統柏柏爾樂團帶領與會者載歌載舞,場面好不熱鬧。圖/蕭潔蓮 提供

載歌載舞過後,一道又一道專屬於柏柏爾人的年夜飯開始一一送上,而摩洛哥最道地也最傳統的國民料理 Couscous 果不其然「一馬當先」的率先出場。Couscous 雖然是摩洛哥最著名的料理,但它最早的起源其實是柏柏爾的平民料理,因此在柏柏爾人的新年中也扮演重要的角色。新年的 Couscous 料理通常伴隨著大量的蔬菜和肉,因為對於大多居住在高山或是沙漠的柏柏爾人來說,大量的蔬菜和肉仍然是新年才能品嚐到的奢侈品。

新年的 Couscous 料理通常伴隨著大量的蔬菜和肉。圖/蕭潔蓮 提供

緊接在 Couscous 之後的,是專屬於柏柏爾人的甜點 Asida(柏柏爾語:Tagola),像稀飯一樣的黃色麥粒經過烹煮後淋上由杏仁、阿甘(Argan)堅果油和蜂蜜熬煮成的甜醬,象徵著今年人人都能過個甜甜的好年。

柏柏爾甜點 Tagola,象徵甜甜的好年。圖/蕭潔蓮 提供

「醉翁之意不在酒」:在慶祝之外⋯⋯

這場由皇家柏柏爾文化研究中心舉辦的開放式慶典,讓許多柏柏爾人和非柏柏爾人湧入,歡慶柏柏爾民族於西曆 1 月 12 日的新年。除了歡慶之外,這場慶典其實也有柏柏爾人向政府宣示柏柏爾民族在摩洛哥的地位和主權之意。

幾天前,我就曾在新聞上聽聞,許多柏柏爾文化復興人士在各處積極地向摩洛哥皇室表達他們將柏柏爾人新年列入國家節慶的決心──一個和柏柏爾民族緊緊相扣的國家,怎能夠只歡慶伊斯蘭節慶,而將柏柏爾新年置於一旁呢?

慶典上,許多年輕人特別告訴我,他們呼朋引伴地來參加,就是要用行動告訴政府,柏柏爾人的新年也是摩洛哥的文化之一。連隔壁的阿姨都興奮地告訴我,她特地從摩洛哥北部的非斯(Fez)趕來,就是不想錯過這專屬於柏柏爾人的慶典,要讓大家看到柏柏爾人的團結和力量。

摩洛哥 Souss 地區的傳統服飾。圖/蕭潔蓮 提供

摩洛哥雖然名列北非伊斯蘭國家之中,但柏柏爾人的存在讓它的文化各加多元,也讓摩洛哥社會的發展迥異於其他中東國家。在來摩洛哥讀書之前,我早已聽聞摩洛哥以及其他馬格里布(Maghreb,指摩洛哥、阿爾及利亞、突尼西亞和利比亞、茅利塔尼亞等 5 國的西北非地區)地區國家,和中東阿拉伯國家在人口組成、歷史文化上極為不同。

馬格里布地區過去原是柏柏爾人的居住地,但自 7 世紀開始,阿拉伯人從阿拉伯半島開始擴張到北非馬格里布地區,伊斯蘭化了整個北非地區並開始統治柏柏爾人。從黎凡特(編按:泛指東地中海地區)、阿拉伯半島地區來的阿拉伯人,替原本多為傳統宗教或是基督教的柏柏爾人帶來了伊斯蘭教,以及全然不同的文化習俗。

原為北非地區主人的柏柏爾人淪為次等公民,臣服於阿拉伯人的統治之下。柏柏爾人的語言、文化習俗逐漸被邊緣化,甚至被視為野蠻、落後的象徵。而這兩族群錯綜複雜的歷史淵源,也導致現今摩洛哥的阿拉伯人以及柏柏爾人關係緊張,經常為了柏柏爾人的文化、語言以及在摩洛哥的地位較勁。

柏柏爾人的旗幟與傳統裝扮。圖/蕭潔蓮 提供

柏柏爾人主權問題的衝突,已歷經多個世代,直到 2001 年,摩洛哥王室才終於決定在首都拉巴特成立第一個官方認可並資助的皇家柏柏爾文化研究中心,協助推廣被邊緣化已久的柏柏爾文化,並且正式成立柏柏爾語電台以及電視節目,同時也開始在學校教授柏柏爾語(Tamazight,ⵜⴰⵎⴰⵣⵉⵖⵜ)。

在摩洛哥讀書期間,我常常聽在皇家柏柏爾文化研究中心工作的朋友說,他們出版一本又一本柏柏爾語的詩集、雜誌,甚至致力於編纂柏柏爾語字典和教學書籍,為的就是拯救過去被邊緣化而瀕臨失喪的柏柏爾語。

而這次他們在皇家柏柏爾文化研究中心所舉辦的新年活動,是他們在摩洛哥政府能夠接受的尺度下的表態;他們凝聚不同部落的柏柏爾人齊聚一堂,向政府、也向其他摩洛哥民眾呼籲,將這個對柏柏爾人極為重要的日子列入國家節慶之一,然後一點一點地恢復柏柏爾人在摩洛哥的地位和重要性。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趙安平

Photo Credit:蕭潔蓮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