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aktach 吹哨運動:解讀摩洛哥人「熱情招呼」背後潛藏的性騷擾問題

#Masaktach 吹哨運動:解讀摩洛哥人「熱情招呼」背後潛藏的性騷擾問題

大部分人對於中東的印象,仍停留在伊斯蘭教、聖戰士等媒體塑造的形象。我在約旦讀了一年的書之後,發現藏在這些既定印象底下的,是熱情好客、單純率真的阿拉伯。阿拉伯人沒有西方國家早已畫好的人際界線,而他們熱情好客的特性,也讓來訪的外國人或是留學生都能輕而易舉地被接納、歡迎,受邀一窺中東的神秘色彩。

但正是因為這樣的「熱情率真」,在中東世界發生「被騷擾」的比率也居高不下。走在街上,阿拉伯人對外國人的好奇從不掩飾,雙眼常常直直地盯著你瞧,更「熱情」一點的就直接和你打招呼,用各種語言問候你。

摩洛哥版#Metoo 運動

這些「過度熱情」的招呼和搭訕,對在約旦留學一年、遊歷多處中東國家的我早就處變不驚,老神在在地穿梭在他們其中而不受叨擾。但是來到摩洛哥後,卻發現路上的「熱情問候」和我以前習慣的有點不一樣,甚至有時快要超越我能忍受的界線。

我常常在外面奔波一天回到宿舍後,便開始和摩洛哥室友開玩笑地抱怨整天遇到的熱情招呼還有被問候了多少次的「你好」,一起取笑路上摩洛哥男生的幼稚。摩洛哥根深蒂固的言語騷擾文化對從小在摩洛哥長大的當地人早已是家常便飯,即便她們打從心裡討厭,卻也無可奈何。


摩洛哥版#Metoo,Masaktach 的意思是「我不再安靜」(I will not be silent)。圖/取自 Masaktach 臉書專頁

對於這樣熱情招呼的文化,我本不以為意,只將這一切視為阿拉伯「熱情民族特性」下的另一種產物罷了──即便不習慣,也多裝作沒聽到,直接忽略這些問候。但近來走在摩洛哥首都拉巴特(Rabat)街頭,時不時看到一些頭綁領巾的年輕人提著一袋袋「哨子」在街上發放,手持寫著"Masaktach"標語的看板到處走動。在前去瞭解這些行動背後真正的意涵後,我對於摩洛哥的騷擾文化才真正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

Masaktach 字面上的意思是「我不再安靜」(I will not be silent),是摩洛哥女性對於摩洛哥長久以來騷擾文化的公開反擊。這項社會運動於 2018 年 9 月被一名名為 Khadija 的摩洛哥女性點燃,她在社群媒體上透過影片勇敢說出她在村落中如何被一群村民綁架、強暴長達兩個月的遭遇。

她的坦率讓摩洛哥社會被憤怒席捲,摩洛哥的#MeToo 運動因而開始在社群媒體盛行,進而演變至如今街上發放哨子的行動,鼓勵女性在遭受任何型式騷擾時,能夠為自己以及其他女性挺身而出。


摩洛哥 17 歲少女 Khadija 透過影片訴說自己被強暴的經歷,為其他相同遭遇的女性挺身而出。圖/取自 Masaktach 臉書專頁

那些摩洛哥女性說不出口的故事

看著這項運動如火如荼地進行,我為摩洛哥即將改善的女性地位雀躍不已。但在為不斷進步的摩洛哥女性地位開心的同時,我不禁也開始揣測:一部影片就能讓社會如此忿忿不平甚至走上街頭,這背後到底累積了多少血淚和辛酸?果不其然,我在與一些摩洛哥朋友就這個議題聊天之後,聽到的故事讓我極度震驚。

早在#Masaktach 運動發起之前,摩洛哥就曾發生許多不僅令外界震驚、連摩洛哥社會都不敢置信的強暴事件。2017 年 8 月 19 日,一名智能不足的 24 歲少女在摩洛哥第一大城卡薩布蘭卡(Casablanca)的公共巴士上,被 6 名年僅 15~17 歲的青少年公然性侵,更令人悲痛的是,司機及其他乘客對於發生在身旁的事卻充耳不聞、置之不理,任憑該名少女被公然侮辱。

我原以為這只是社會上突發的單一事件,但 7 個月之後,摩洛哥北部濱海大城丹吉爾(Tangier)也發生一名少女在街上被一群年輕男子追逐、試圖性侵的駭聞。這些駭人聽聞的事件只是因為夠聳動而被爆出來,事實上,埋藏在摩洛哥社會底下還有成千上萬則說不出口的故事。

但也正是因為這些夠聳動的事件,讓社會開始意識到這些愈來愈普遍的「騷擾、強暴文化」,更迫使長久以來對女性權益漠不關心的政府著手修訂相關法規來懲處,也促使許多如#Masaktach 的社會運動開始發起。

父權社會底下根深柢固的「男尊女卑」觀念

在探討摩洛哥層出不窮的騷擾事件之前,首先得提到深植在阿拉伯社會裡的父權主義──這種以男性為主、為頭的態度,讓阿拉伯社會不論在公共或私人領域,大多僅有男性的聲音和舞台;女性則多被視為附屬品一樣地依附著男性,在未出嫁前被父親、叔叔或哥哥等家族成年男性管轄著,出嫁後理所當然地成為丈夫獨管的財產,動彈不得。

我原以為這樣的社會文化在經歷法國 44 年殖民的摩洛哥身上應所剩無幾,畢竟在摩洛哥首都拉巴特(Rabat),放眼望去多是沒包頭巾的女性,穿著緊身、裸露衣服的女性更不在少數。這裡大家多操著一口流利的法語,男女界線不似其他阿拉伯國家一樣壁壘分明,交往男女朋友也已成為稀鬆平常的事。這樣的摩洛哥,任誰乍看之下都會以為是個阿拉伯人為主的歐洲國家。

然而,揭開摩洛哥歐洲化的表面,骨子裡的它終究還是個男尊女卑的阿拉伯國家。走在路上,被路上陌生男性視為商品般地品頭論足,是女性應該接受的讚美;平白無故被騷擾或是強暴,是女性不守婦德、出來拋頭露面的代價。這份深植在摩洛哥社會的女性原罪,從來就沒有在法國殖民或和歐洲頻繁的往來中被抹去。

社會失能,男性透過騷擾女性建立威嚴

除了深植在社會的男尊女卑態度,失能的摩洛哥社會也是導致居高不下的騷擾和強暴事件出現的另一原因。摩洛哥過剩的年輕人口,加上高達 10% 的失業率,讓太多摩洛哥青年毫無人生目標和方向,整天無所事事在街上閒晃。

而社會加諸在男性身上的期待,卻讓無所事事的他們認為自己該做些什麼來 Be a real man,以符合社會對他們男性角色的期待。正因為如此,當有角色相對較為柔弱的女性出現時,他們便毫不猶豫地一展雄風,以他們認為「正確」的方式來展現自己的男性霸權,導致層出不窮的騷擾以及強暴事件一再發生。

「老實說,我不覺得區區一個哨子能阻止多少騷擾發生,」我的摩洛哥朋友坦白地告訴我,「但至少這是一個開始,社會大眾需要開始正視多少女生被騷擾。」是啊,看著自己拿到的哨子,其實我不覺得這對於我日常碰到的「問候」,或是其他在路上被騷擾甚至強暴的女性會有多大的改變和幫助。但至少這次的行動,是許多人願意開始挑戰摩洛哥社會錯誤文化的開始,也是人們開始願意正視被社會文化壓得喘不過氣女性的發聲。

執行編輯:莊承憲
核稿編輯:趙安平

Photo Credit:Masaktach 臉書專頁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