階級可以翻轉,努力可以兌現:一個被哈佛、史丹佛和哥倫比亞,以全額獎學金錄取的中國男孩

階級可以翻轉,努力可以兌現:一個被哈佛、史丹佛和哥倫比亞,以全額獎學金錄取的中國男孩

一位來自中國成都工薪階級的男孩,如何在兩年間從中國普通高中躍升成被世界名校哈佛、史丹佛和哥倫比亞等大學,以每年至少 7 萬美金價值的助學金所錄取的一等高材生?答案或許是他這兩年在世界聯合學院波士尼亞分校(United World College in Mostar,以下簡稱 UWC),做出的各種「壯舉」。

成都走向世界:從 UWC 說起

出生成都的黃瑞杰,在 2015 年年底,還只是一位在中國成都外國語學校成績一般的學生。在 2016 年的年初,他收到了改變他人生方向的 UWC 錄取通知。

「當初這個出乎意料的機會,改變了我人生的軌跡,」瑞杰說。

 對這位沒有甚麼國際經驗的中國男孩來說,在波士尼亞跟一群來自世界各地的國際學生生活,無疑是認識這個世界最快的方法。與大部分亞洲學生不同,生性好奇且不怕與陌生人交談的他,很快地就用對談的方式認識了全校的學生。

「他是我見過最有熱情的好奇寶寶,」這是瑞杰在 UWC 多數同學對他的描述。然而,要錄取名校,僅有好奇心當然是不夠的,瑞杰認為,在波斯尼亚世界聯合学院的這三件事情,一步步的带領着他看到一個更大的世界,并为了更美好的明天而付出努力:「建造難民營」、「論文撰寫」以及「單車環亞」。

難民計畫:改變世界,時不我待

有鑑於敘利亞內戰所導致的難民潮,瑞杰在來到 UWC 第一年下學期的時候,和分別來自義大利和巴西的同學,發起了 Refugee X Serbia 的企劃,籌募了 5,000 歐元並聯繫貝爾格勒(Belgrade)當地的 NGO,規劃學校團隊前往幫忙。

(詳細內容可以參考瑞杰撰寫的文章:〈救助難民·貝爾格萊德冬〉和〈救助難民·貝爾格萊德春〉)

事實上,整個計畫的流程並不是特別困難,從構思計畫內容、籌措經費、聯繫當地 NGO 到實際組隊前往貝爾格勒,看似是很多人都可以執行的。但是知易行難,這個過程中所需要投入的時間、精力與毅力,並非一般人可以想像。

當你 17 歲的時候,你認為你對世界可以有甚麼貢獻呢?對瑞杰而言,他在與來自世界不同的學生對話時,發現到這個世界不完美的地方。他想的不是他「未來該怎麼做」,而是他「現在我能做什麼」。

在 UWC 沉重的課業壓力之餘,當我們其他同學選擇躺在草地和同學閒聊、窩在宿舍看書,或是在健身房運動的時候,瑞杰想的是他可以如何用自己的力量,具體改變這個世界。

像瑞杰這樣透過親身參與、付諸實踐的精神,或許就是世界名校在他身上所看到的價值。即便這個難民計畫並不能改變很多難民的生活,但是在實際發起計畫的這個過程中,瑞杰不只是認識了現實世界運作的模式,也在自己心中種下了一顆希望的種子,期盼這顆種子能隨著他的能力發芽、成長成關懷世界的大樹。

右二為黃瑞杰。圖/黃瑞杰 提供

親臨難民營:用人性化的視角,撰寫學術論文

而真正令筆者開始對這位中國同學刮目相看的地方,是當瑞杰在難民計畫暫告一個段落後,選擇撰寫一篇有關難民處境的 4,000 字英文論文,主軸圍繞在探討政府組織和無政府組織在處理難民危機過程中的正當性。

為了完成他這篇論文,瑞杰不僅 3 次來到塞爾维亚貝爾格莱德的難民营,還在 UWC 第一年結束的時候,從波斯尼亞騎單車,最後來到希臘邊境,在當地的難民營服務了兩個星期,用比較的方式更深入地了解歐洲難民危機的問題。聆聽來自不同國家難民的心聲,令他感觸良多;同时採訪NGO管理者和政府人員,看到難民事件背后的不同視角。

「有些故事,我想得到結尾,卻猜不到開頭。因為我們所處的社會環境實在太過不同,以至於連最根本的價值判斷我們都可能相左,對生命、對愛情、對自由、對使命(都是如此)。」

一次次和歷經風吹雨打的難民們交談,是促使瑞杰成為有「溫度」的國際公民的過程。原本以學術為切角走入難民的世界,卻意外地能以更「人性化」的角度看待議題。

我在他身上看到了別人所沒有的熱忱。對於他感到好奇的事情,他就像是沒有時間成本的 3 歲小孩一樣,願意付出比別人多兩倍的精神和時間,就是為了身體力行地找出答案。這樣子的好奇心和行動力,在社會化的過程中,還有多少人能保持呢?

黃瑞杰在希臘。圖/黃瑞杰 提供

從波士尼亞回中國:一趟連面試官都感動的「單車環亞之旅」

圖/黃瑞杰 提供

最積極的人,是你往往不知道他下一步會是甚麼的人。

 二年級上學期,當所有人忙於學校課業以及大學申請的時候,瑞杰突然有了一個瘋狂的點子:他想要在畢業後騎腳踏車,從波士尼亞回中國。或許是想效仿鄭和的事蹟、或許是想探索世界的熱情,瑞杰希望透過這躺單車之旅,提倡永續發展以及文化認知的觀念。

一開始,聽到這個想法的同學都只是笑笑地說「這是瑞杰」,沒想到,在他夜以繼日的做功課後,他竟然真的規畫出一條全長 4033 公里,土耳其出發、橫跨喬治亞、亞塞拜然、伊朗、土庫曼思坦、烏茲別克、哈薩克和吉爾吉斯,最後回到中國的單車路線。從那時候開始,大力宣傳這項計畫、籌措計畫經費,查找資料便成為了他上課以外最重要的活動。

即使很多人質疑他為此募款的正當性,意志堅定的瑞杰,會用最熱情的口吻和別人解釋他為甚麼要做這件事情,藉以改變對方的看法。最令筆者印象深刻的是,他在和連明德大學(Middleburry College,全美前六大文理學院之一)面試的過程中,面試官被他的積極所感動,之後竟掏出 50 元美金支持這項計畫。

或許就是這樣的執著與熱情,讓他在同年 3 月底的時候,收到了哈佛、史丹佛和哥倫比亞的錄取通知。其中哈佛和哥倫比亞更是提供了全額助學金,讓瑞杰不用負擔半毛學費,就能在萬眾矚目的世界名校就讀。也因為如此亮眼的大學申請成績,黃瑞杰這三個字在中國各家媒體上名聲大噪。他的單車計畫,後來也由數家中國企業全額買單。

歷經騎車中途的心靈打擊、困在荒郊野外的窘境,以及無法成功入境的難題,終於在 8 月 17 日,瑞杰完成了為期兩個半月的單車環亞之旅。現在的他,已經隻身前往美國,在哈佛大學就讀一年級。(欲了解環亞過程,可參考計畫粉專。)

圖/黃瑞杰 提供

外表光鮮亮麗,內心仍有遺憾

再完美的故事背後,也會有不完美的過程:瑞杰光鮮亮麗的故事背後,他也反思自己失去的東西:為了兼顧學校課業以及多項校外計畫,瑞杰鮮少花時間和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生聚會,同學們也不曾在每周五的派對上看到瑞杰的身影。

當所有朋友在公園野餐時,瑞杰常常在自己的房間準備課業。久而久之,瑞杰和很多同學開始有了距離感。他回想起過去兩年的生活,在同儕之間,他本可以和更多的同學聊天,知道同學背後的故事,和他們成為知心朋友。即便他的種種事蹟為他贏得了許多人的尊重,但是當他心裡很掙扎的時候,卻不知道有多少同學可以真正了解他的心聲。這是大家所不知道的、他內心深處的遺憾。

「其實我覺得朋友不在於多,在於真,最知心的朋友有幾個就夠了。只不過比較遺憾的是,我到現在都還沒有交過女朋友。有時候,我也希望能像電影《那些年》中的劇情一樣,在青春年華有一個人可以相互傾訴,相互成長,只不過,可惜没如果啦。」瑞杰半開玩笑的說。

對瑞杰來說,被哈佛等世界名校錄取的代價是,捨棄可以和一群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生談天說地,暢聊人生的機會。就像一瓶美酒需要時間的醞釀,深刻的友誼也需要時間的培養。忙於人生的挑戰,瑞杰在 UWC 兩年的時間,錯過的是許多可能成為一輩子的友情以及青春期羞澀的愛情。

階級可以翻轉,努力可以兌現

在完成過去兩年中各式各樣的挑戰後,瑞杰現在在哈佛大學本科一年級就讀。在瑞杰眼中,他的這些努力,是希望可以兌現更好的世界。UWC 開放式的教育,讓他成為了飽富使命感的國際青年;與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生接觸,希望的種子在瑞杰心中萌芽。

即便擁有了世界名校的光環,他並沒有因此停滯。現在的他,為了能在將來透過經濟政策改善開發中國家困境,正在學習發展經濟(Development Economics)相關的課程,渴望持續透過自身的實踐,改變世界。

「如果有一件事對我的成長有最大的影響,我想是 UWC 開放包容的環境,它讓我能夠打從心底用我的好奇心去認識這個世界。因為這個機會,我現在正在前往我理想的路程上。」

在一個多元包容的學習環境中,來自普通中國家庭的黃瑞杰,得以解放自己的好奇心,用熱情往自己的理想一點一滴的邁進。身為瑞杰的同學,筆者看到的是世界進步的希望。即使我們還尚未看見他為世界做了甚麼可以量化的改變,但是在現今這個階級複製以及貧富差距問題嚴重的時代,瑞杰的故事彰顯了階級可以翻轉,以及努力可以兌現的實例。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陳孝彥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