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C Insider】撰寫企劃、群募資源、跨國組隊、為難民興建衛浴與廚房⋯⋯這群高中生全部自己來

【UWC Insider】撰寫企劃、群募資源、跨國組隊、為難民興建衛浴與廚房⋯⋯這群高中生全部自己來

9 月初,均一教育平台的劉政暉老師,撰寫了一篇介紹世界聯合學院(UWC)的文章《「全世界最國際化的高中」來了:貴族學校?哈佛直升班? UWC 給臺灣教育的啟示》。內容也呈現了許多「局外人」,是怎麼看待 UWC 的。

然而,身為 UWC 畢業的校友,筆者希望能夠透過此篇文章、和接下來的【UWC Insider】系列,──介紹這所學校不同分校的真實人物、故事和經驗。藉此勾勒出筆者眼中世界聯合學院最大的價值所在,以及這裡的高中生們,是如何身體力行地對世界創造正面的影響力。

在本篇文章中,筆者將分享親身接觸、別具意義的 UWC 波士尼亞分校(UWC in Mostar)學生自發性計畫:

UWC 波士尼亞分校 x 塞爾維亞難民計畫

對於來自中東戰亂地區的無數難民而言,徒步前往西歐國家,已成為追求生命延續的必要手段。在這條邁向新生活的路途中,難民們的必經國家,不只包含土耳其和希臘,塞爾維亞(Serbia)亦是其中之一。

但礙於國情以及資源缺乏,塞爾維亞政府無法提供這些庇護尋求者協助。因此,在 2016 年末,就讀 UWC 波士尼亞分校的黃瑞杰(中國籍)、 Paolo Cassina(義大利籍)和Clara Coutinho (巴西籍)三位學生,在學校的支持下,自主發起了「 UWCiM x Refugees in Serbia 」計畫,希望能在困難的環境中,提供難民們需要的幫助。

在 2017 年 2 月 5 日,由 UWC 波士尼亞分校學生組成的團隊,在網路上發起了群眾募資,並同時開始規劃實際派學生前往當地幫忙。

位於波士尼亞的UWC分校,學生們為援助難民而在網路發起群眾募資計畫。圖/陳孝彥 提供

經過協調後,學生團隊選擇和塞爾維亞當地非政府組織 Hot Food Idomenij 合作,在 3 月和 4 月學校放假時,分別派了兩組學生,到塞爾維亞首都貝爾格勒(Belgrade)的城郊實地協助。

從募資、規劃、選擇夥伴到興建浴室廚房,全部自己動手

在 2017 年 3 月初,第一批共 10 名來自不同國家的 UWC 波士尼亞分校學生,利用自己放假休息的時間前往貝爾格勒,以自己的雙手,幫助滯留在貝爾格勒周圍的難民,改善他們的生活條件。

除了帶來從波士尼亞募集的物資(包含生活用品、運動鞋和禦寒衣物)外,在接下來一週的時間內, UWC 的學生和當地志工們,不只準備了新鮮的餐食給當地受飢餓所苦的難民,還幫忙清理了滿目瘡痍的廢棄房屋;並運用在物理課上所學的知識,興建基本的浴室、照明以及簡單的廚房。

來自英國的 Theadora Shearing 表示:「每當我和與我對話的難民,表示自己來自英格蘭時,我都會感到不舒服、甚至愧疚。我知道出生的地方無法選擇,更不是任何人的過錯;但這個小小的細節,卻使我和他們的生活,有如完全不同的兩個世界。」

2017 年 3 月起,來自至少 10 個不同國家的 UWC 波士尼亞分校學生,前來塞爾維亞為難民提供生活援助。圖/陳孝彥 提供

UWC 學生們盤點著自各地湧入的物資。圖/陳孝彥 提供
學生們協助難民領餐。圖/陳孝彥 提供

塞爾維亞首都貝爾格勒的城郊,難民排著長長隊伍,等待領取援助物資。圖/陳孝彥 提供

學生們協力清掃著廢棄的房屋。圖/陳孝彥 提供
UWC 學生們在當地建立起水龍頭等設施。圖/陳孝彥 提供

3 月的服務工作結束後,第二批 7 位學生在 4 月復活節假期時,再度前往了貝爾格勒,繼續先前的計畫。

這一次,除了延續上一次的服務之外,許多選修視覺藝術課程的 UWC 學生,更在難民們的同意與期待下,將原本不起眼的廢棄建築,一起漆上了不同的顏色與繪製壁畫。雖然稱不上「曠世巨作」,卻也替難民們原本灰暗的生活,添加了一些鮮明的色彩。

在當地難民們的同意下,藝術科系背景的學生們為廢棄房舍漆上鮮豔色彩。圖/陳孝彥 提供
這些壁畫雖稱不上曠世巨作,卻為難民們原本的灰暗生活,添加一些鮮明色彩。圖/陳孝彥 提供

故事的延續:一屆傳一屆,讓服務扎根

經過一年多的經營,到現在 2018 年,即便當地難民潮的狀況已經較為緩解, UWC 波士尼亞分校的學生,仍在不同假期時紛紛組隊前往塞爾維亞,幫助仍滯留在貝爾格勒附近的難民,提升生活品質。現在 UWC 學生負責的,除了原本的基本物質供應與勞力協助外,更進一步準備了不同的課程和工作坊,在軟實力和文化的根本架構上,協助難民們融入當地社會。

這項完全由學生自發、學校協助的計畫,已經成為 UWC 波士尼亞分校的新文化:一年又一年地,由學長姐傳承給新進的學弟妹,同時不斷思考、深化服務內容。他們希望能夠透過不斷的投入,將短期的參與轉變為長期的計劃發展,以達到對世界實質的正面影響力。

原本由學生自發性發起的難民援助計畫,如今已成 UWC 波士尼亞分校的校園文化與傳統。圖/陳孝彥 提供

原本由學生自發性發起的難民援助計畫,如今已成 UWC 波士尼亞分校的校園文化與傳統。圖/陳孝彥 提供

UWC 的價值觀,成為「全球十大影響力教育機構」的真正原因

透過上述的故事,想必各位讀者可以開始理解 UWC 的教育模式 ── UWC 透過讓學生實際組織、參與和執行,達成對社會的具體貢獻。最重要的是,計畫的起源都是學生主動發起,而校方只是提供建議以及協助。

當然, UWC 學生們所能提供的貢獻有限,生活飽受磨難的庇護尋求者,並不會因為上述計畫就從此衣食無虞、一夕改變命運。但隨著學生們持續的投入,與和當地民眾、庇護尋求者們的持續對話,對於現狀的改善,仍起了滴水穿石的正面影響力。

同時,在從發想、計畫到執行服務的整個過程中,學生們更得以親身體驗和學習許多課本中、課堂上學不到的能力,包括:活動規劃能力、團隊組織能力、團隊溝通能力,以及在真實社會中解決問題的能力、執行專案的能力⋯⋯等等。

對我們學生而言,在 UWC 教育兩年的薰陶下,我們從不只是希望「能夠獲得漂亮的成績和履歷,然後獲得一所頂尖的大學青睞,前去就讀」;反之,我們更期望能夠自主自動地發現問題、找出方法、解決問題、促成改變,對自己所在的社會,產生實質的貢獻。

或許至今,仍有許多家長認為,「讀書」才是學生最重要的「本分」。不過,根據筆者和其他就讀國際學校友人的對談以及觀察, UWC 極度重視課外參與的性質,對學生的個人發展,反而是更具啟發性的。

筆者身邊的同學,在通過課外活動不斷地刺激後,對自己人生的發展,往往有了更清楚的規劃。這是筆者觀察身邊同學,和其他國際學校友人之間較大的不同。

整體而論, UWC 相信「經由親身參與的方式、培養學生看重公眾利益」的價值觀,是對整個世界的正面發展,具有龐大影響力的。這樣學習的過程,就像是在學生心中種下一顆希望的種子,期望學生在人生的道路上,時時刻刻地為我們的世界盡一份心力。

而這個價值觀的養成與實踐,或許才是 UWC 會被哈佛大學教育研究所,選為「全球十大有影響力教育機構」的真正原因。

備註:所有圖片均經授權、取自 UWCiM x Refugees in Serbia 臉書專頁 ;UWC 在臺灣的甄選現在正在進行中,有興趣的家長或是學生,請參考 UWC Taiwan 的官方臉書專頁

執行編輯:莊承憲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陳孝彥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