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脫口秀辱中事件」:種族歧視玩笑背後的真實訊息,你讀出來了嗎?

「瑞典脫口秀辱中事件」:種族歧視玩笑背後的真實訊息,你讀出來了嗎?

在飽受爭議地「中國遊客大鬧瑞典」事件後,隸屬於瑞典公共電視 Sveriges Television (以下簡稱 SVT)頻道下的政治脫口秀「瑞典新聞」 (Svenska Nyheter),在 9 月 21 日晚間發布了一部嘲諷中國遊客的影片。其中內容以誇張且大膽的口吻影射中國人吃狗、隨地亂排遺,以及懷有種族歧視心態等。

在影片發布的短短幾個小時內,中國駐瑞典大使館即立馬提出強烈抗議並要求道歉。然而,在這看似有些過頭的玩笑背後,瑞典新聞實際上點出的,是瑞典社會對於種族歧視的雙重邊準,以及瑞典國家傳播委員會(Swedish Broadcasting Commission,以下簡稱 SBC)的審查偏見。

瑞典傳播法規,嚴禁公媒傳播偏見

在進一步了解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以前,我們必須先認識瑞典媒體產業的相關法規:

在瑞典,負責監管瑞典傳播產業的機構,是瑞典國家傳播委員會,他們的功能和臺灣的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相似,目標在於確保電視廣播等播放內容,均符合瑞典傳播相關法規。

然而,與臺灣相比,瑞典在傳播相關法規上實為嚴格許多。舉例而言,瑞典傳播法規明文規定公共媒體(註)不得對任何有爭議之議題帶有偏見或是立場;針對所有媒體,任何商業性廣告或是宣傳都必須要知會觀眾,以避免置入性行銷。

和這次「辱中事件」有關之法條規定,則是 SBC 對「媒體影響力」的規範。其法條具體的表示:「明顯冒犯任一性別、膚色族群、國籍、宗教或是性向等內容皆不得播報」。這項法令在瑞典傳媒歷史上曾多次被用來處罰公共電視節目不當的內容,像是近期 SBC 針對 SVT 報導瑞典右派政黨「瑞典民主黨」(Sweden Democrats)前黨員 Martin Strid 聲稱「穆斯林不是完整人類」的不當言論,所做出之裁罰

脫口秀「立意良善」?用「嘲諷」點出監管機構的「雙重標準」

講解了這麼多,這究竟和瑞典新聞以極為刻版印象的負面內容嘲諷中國觀光客,有甚麼關係呢?其實,這則新聞在某種程度上是反應了 SBC 的審核偏見。

事實上,這次節目已經不是主持人 Jesper Rönndahl 第一次調侃中國觀光客。在他 9 月 14 號晚間的報導,就已經嘲笑中國遊客曾在巴黎羅浮宮外如廁、埃及古蹟上寫字,和對飛機引擎丟硬幣來求好運等內容。

節目主持人 Jesper Rönndahl 不只一次在節目中調侃中國觀光客。圖/截自 Svenska nyheter@SVTplay

但是,這些以偏概全的內容,竟然沒有被任何人檢舉到 SBC;也因此,Rönndahl 在 21 號的節目中清楚的闡明:「所有在觀看瑞典新聞的觀眾都是種族歧視者⋯⋯如果我說阿拉伯人或是非洲人一樣的壞話,你就不會看到我了。因為瑞典人痛恨種族歧視,只要不是對中國人或是俄羅斯人」。

而後,他又進一步地道出瑞典人對中國的無知,並將此問題和近期中國遊客大鬧瑞典的事件畫上連結。但是,這些解釋了此集瑞典新聞背後含意的內容,在中國政府匆忙回應的同時被忽略了,也被我們不懂瑞典文的人忽略了。

換言之,在這個被中國媒體形容「超越道德底線」的玩笑背後,瑞典新聞的兩次諷刺內容,其實是在試圖反映瑞典社會對於種族歧視的雙重標準。然而,這項參雜在玩笑中的核心訊息,卻未受到正確解讀。

瑞典新聞娛樂頻道總監 Thomas Hall 在聽聞中國駐瑞典辦事處強烈的反應後表示:「我認為中國代表完全誤會了我們所要傳遞的訊息。我們所要表達的是,(瑞典社會)對於中國或是亞洲人的玩笑容忍底線貌似是比較高的」。 

小結:瑞典社會的種族敏感度,有待提升

整體而言,瑞典新聞所開的種族歧視玩笑確實很不恰當;但是,我們也不應該被大量的媒體報導而蒙蔽了雙眼,忽略瑞典新聞實際上所要傳達的內容。

不同國家因為歷史、文化和社會發展等因素,對於種族歧視的認知觀點不一。即便是世界所公認的「人權聖地」,在平等議題上仍有缺陷。這則引發中瑞關係緊張的節目內容,以「政治不正確」的手法,呈現了瑞典社會對於種族歧視的敏感度也是有待進步的。

註:相較公共媒體在臺灣市佔率不到 5% ,瑞典公共媒體市佔率接近 40%,且公共媒體 SVT 持有最高單一媒體市佔率。

備註:特別感謝瑞典籍好友 Kristina Turner、Astrid Klaar 協助將相關資訊翻譯為英文,以利筆者在本文中引述。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VT Humor@YouTube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