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巴黎高等商學院(HEC Paris)交換:傳說中的法國第一「驕傲學府」,商院菁英們的排外與友善

我在巴黎高等商學院(HEC Paris)交換:傳說中的法國第一「驕傲學府」,商院菁英們的排外與友善

HEC 校區內,屬於校方的「城堡」,主要提供給 MBA 的學生使用

剛上大一的時候就對自己說,一定要在大學選個第二外語。當時非常想學日文,但在選課時因為不小心只填一個志願,沒抽到後只能加簽,於是誤打誤撞地簽到法語課。誰知道生命就是如此奇妙,我對法文學出了興趣,不但一路學到最後、還決定前往法國當交換學生。

在選擇交換學校時,我的考量是:位在法國的大學,或位在歐美法語區的學校;師資要強,然後國際化程度要高──交換結果出來後,得知我幸運地申請到心目中的第一志願:巴黎高等商業研究學院(HEC Paris),實在開心到不行。

當然,心中也有些忐忑:雖然大一就開始學法文,檢定也考過 B1 ,但大三時忙課業和實習。停了一年沒碰,自己認為聽和說的程度還是在 A2 :日常購物、點餐和交通勉強可以,但要跟法國人聊天可能會有很大的障礙。

但值得慶幸的是,HEC Paris 不僅長年來在各項指標性大學排名中,在全歐洲、甚至全球排名數一數二( 2018 年的 QS 排名中,在 Masters in Management 類別中排名全球第一);國際化程度也非常高,整所學校包含碩士、MBA,共有超過六成都是國際學生。

總之,帶著這樣不上不下的法文程度,與期待又緊張的心情,我一頭栽進了這「聽說不會法文就無法生存」的國度、探索這間超過 130 多年歷史的菁英學府:

法國第一商學院,傳說中的「驕傲」學府 

HEC Paris 長年來在各項指標性大學排名中。圖/Léa Huang 提供

在來到 HEC 之前,身邊許多有過在該校唸書經驗、甚至來自法國的朋友,都苦笑著對我說:「你幹嘛去那個『每個人都用鼻孔看人』的地方?」

這些話,反應了 HEC 「非常難進」的現實情況;當然,也有「唸 HEC 的菁英都很驕傲」的刻板印象:

首先,談談 HEC 在法國本地,有多難進──在法國,高中學生在畢業考(bac général)後,成績前 8% 並有志選擇「大學校」(Grand école)體系的人,會先進入預備校(préparatoire)就讀。經過兩年沒日沒夜的讀書、完全犧牲自己的社交生活後,才去報考每所學校自己的入學考試(concours)。當中有志念商的人,大概得排名到大學校系統考生的前 300 名,才有機會被 HEC Paris 錄取。(另有 Specialized Master 系統,入學標準較「大學校」系統略為寬鬆一點點)

因此,據說連對法國人而言,一聽到你念「 HEC 」,大多數人也馬上會有著「你是菁英」的刻板印象。之前就有就讀 HEC 的朋友們在巴黎夜店被搭訕,法國男生們一聽到她們來自 HEC ,竟直接說: “Oh, you are too smart for us.” 接著轉身就走,留我朋友們在原地笑到不行。

接著,經歷重重篩選後進入 HEC 就讀的人,不僅往往是從小到大的人生勝利組,家中也還得要有能力負擔 3 年共至少 4 萬 2 千歐元(約新台幣 151 萬元)的學費,和每月至少 300 起跳至 900 多歐元(約新台幣 1.1 萬至 3.5 萬)的住宿費用。

因此必須承認,在歐洲的私立名校 HEC Paris 中(尤其大學校系統),所謂的官二代和富二代不在少數,背著名牌包在校園閒晃的大有人在──這也難怪它會給人「驕傲」的印象。

而說到「驕傲」,更不能不提 HEC 學生之間,有個「跩到讓人詬病」的傳統:當法國人在申請學校時,最後一關面試完,通常都會拿到一件該校的 T-shirt  。而如果在 HEC 新生入學的第一場派對上,你穿著其他學校的 T—shirt 入場,排名越差的學校、入場費越低;然後在派對上,其他人會把你的 T–shirt 撕爛,象徵「你已經在法國第一商學院了,不屑去其他學校」。

所以在 HEC 新生派對上,常能看到一堆衣服被撕破的半裸男子、在現場跑來跑去。事後聽到這「傳統」的由來,很多國際學生都會翻翻白眼、然後回一句:“ so stupid ”。

實際情況是如何?商院菁英的「排外」與「友善」

種種「傳說」與「印象」,畢竟都是他人的經歷。我實際接觸到的 HEC Paris 學生,面貌又是如何呢?個人的觀察,其實是「非常兩極」

這裏確實有一部份的同學,和傳聞中一樣,一聽到你不大會說法文、或者知道你非來自法國的「菁英教育系統」,就直接不理不睬。

記得在社團博覽會時,我去詢問社團簡介,有個西裝筆挺的法國男生就直接對我說: “ I have to be straight, if your French is not good enough, it’ll be a waste of our time.”(我得直說,如果你法文不夠好,只會浪費我們的時間);也有一個韓國女生,發現自己明明獲得同意、填了某社團的入社表單,她的名字到後來卻和另個中國女生一起被直接刪掉。該 excel 表單上的最後一行還寫著: “ no international students ”(禁止國際學生加入)。雖然後來社團負責人解釋道,社團沒有不收國際生,只是為了讓國際學生和本地生分開來「參加不同的迎新餐會」(apéro),但該社團到最後在全體新招社員 30 人中,也只有 2 個名額開放給國際學生。

平常的校園生活中,法國學生們也多傾向聚集在一起。畢竟大多數人在預備校(préparatoire)的時候就已經互相認識。反觀國際學生不論唸的是大學課程、研究所課程或交換生,想要打入本地的交友圈,並不容易。

但若要因此説「HEC Paris的法國學生『都』很傲慢」,也絕對不是實情:同樣有一部分的法國同學,在對待各國的同學們時既熱情又友善。記得有次只是經過宿舍二樓的交誼廳,就被一群法國女生抓去喝酒開趴聊天,她們也不忘貼心地問:「不好意思,如果在旁邊抽菸,會不會讓妳不習慣?」(大多數法國人不抽菸,基本上會難受得要死);「如果說法文的話,妳大概能聽懂到什麼地步呢?」然後改用大家都很熟悉的英文來溝通。

也記得我在開學第一週,對學校地圖露出很茫然的表情時,有本地生直接過來問我要去哪間教室、帶我一起走過去,順邊教我用學校的 app 開地圖找教室;在不會用學校的叫車系統,司機對我愛理不理的時候,在一旁等車的法國同學,也直接幫我從頭設定起,順便抱怨了一句「法國的 app 都很難用」,讓我聽了直接笑出來。

傳統名校「國際化」的決心

實際來到 HEC Paris 之後,感覺氣氛「比傳聞中友善不少」。我想這可以部分歸功於 HEC 近年對於「國際化」的決心之高:

硬體上,如今的 HEC 在每棟樓、每個公共場所的標語,以及其相關網站上,都有英、法文兩個版本;軟體上,學校本身的行政人員,英文也大都非常流利,從註冊組、圖書館員到學校郵局皆然──就算仍有少數溝通不流利的校方人員,也多會想辦法幫國際學生找個英文好的同事來溝通。

至於曾經為人詬病的校方行政效率,個人經驗是和法國當地相比,已經是出奇地高:選課上有任何問題,寄一封信過去後時常都會「秒回」。課堂上教授英文程度普遍也都很好,在帶討論時,也能聽懂各國口音並給予適當的回饋;畢竟一起上課的半數都是國際學生,想不接觸都很難。

而在學生的生涯規劃上,HEC 目前的體制也非常國際化:本地學生通常在大一下學期,就會選擇去交換,回來後再讀一年大二;大三更有「強制的 GAP YEAR 」,學生要去國外實習或再交換一次都可以;最後一年則是選擇專業,學生之後可以直接進入企業實習,或是在巴黎市區的校區上專業課程。

在學校積極的影響下,許多本地學生開始希望自己能「更國際化一點」:除了本身英文大多都好到沒有任何法國口音;也常會主動用英文或第二外語,和國際學生聊天、或邀請國際學生參加他們的派對。

對我而言是:適時調整心態,去了解、但不刻意迎合某些人的生活方式;平日也願意敞開心胸和不同的人聊聊天,去理解、認識和接受不同價值觀的存在。圖/Shutterstock

結語:適應或排斥不同文化,在於自己的心胸是否敞開

歧視和文化衝突,其實在每個國家都存在。但我們也不能否認,友善、心胸開闊的人,同樣無所不在。

交換生涯中,溫暖或傷人的經歷常常並存──有可能來自本地生,也有可能來自同樣身為國際生的同學。例如我室友是個非常可愛又注重環保的德國人,看到我拿環保筷,她笑著說覺得自己找到知音,接著每周我們便一起去超市買有機食物回宿舍煮;同時間,也有印度同學帶著刻板印象,對著來念碩士的台灣人和她一旁的中國朋友說:「妳們怎麼可能有辦法當朋友?應該要吵起來啊!」

在這個校園裡,什麼人都有,一如這個關係日趨緊密的地球村。至於要如何好好在不同的文化中生活下去?對我而言是:適時調整心態,去了解、但不刻意迎合某些人的生活方式;平日也願意敞開心胸和不同的人聊聊天,去理解、認識和接受不同價值觀的存在。

畢竟,若是抱著一顆開放且善良的心,不管你來自什麼地方、在什麼環境、和什麼人相處,一定都能找到屬於自己的適應方式。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Léa Huang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