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超誇張室友」後,每當有人問起出國必備技能,我的回答只有「尊重」

遇見「超誇張室友」後,每當有人問起出國必備技能,我的回答只有「尊重」

出發到紐約念研究所的時間,是開學前一個星期,因為時程太匆忙,已經沒有時間慢慢挑室友、選房子。當時,我在網路上正好看到一位台灣女生,因為有急事要回台灣,需要找人轉租她的臥室。我確認了地點、價格,也再三確認另外兩位中國室友作息正常、不會時常在家開趴、生活習慣良好,甚至為求謹慎,用視訊確認房子狀況沒問題後就付了訂金──誰知道,抵達紐約的第一天,就為我揭開了未來一年的「垃圾屋生活」。

圖/翁琬柔 提供

謹慎選擇住宿,依舊不慎踩雷

我選擇的房子,是位在曼哈頓中城的 Luxury Building,大樓內設施完善,每一層樓都有丟垃圾跟資源回收的地方。而且為了回家舒適一點,雖然在紐約很多人為了省房租,會把客廳打牆分租,我還是選擇了客廳沒有住人的房子。

但是,當我第一天打開我家大門時,卻見到客廳早就被堆滿了雜物、公共空間都是空紙箱、桌上放了沒吃完的飯菜、流理台上也是沒洗的髒碗。本來以為我到達的時間是晚上,應該隔天就會清理好了吧?沒想到過了兩天,紙箱堆積如山,髒碗盤也依舊在水槽裡面。

我並非一個有潔癖的人,在台北的家裡,只要我一忙起來,衣服也是會堆滿半個床,讓家人看了都頻搖頭。儘管如此,我很怕打擾別人,如果自己的生活習慣會影響到別人,就一定會留心避免。我覺得分租房子的公共空間既然屬於大家,就不應該堆放私人物品,東西用完應該歸位,更別說用過的廚具應該清洗、垃圾應該按時丟棄。

於是,接下來的生活,演變成我總是跟在這兩位中國室友身後,將他們堆在餐桌上的髒碗放進水槽、清理滿了的垃圾、撿拾浴室地上的頭髮⋯⋯。這樣的生活過了兩個星期,我實在受不了,傳了訊息問當初把房間轉手給我的人,她看到房子變成這樣也很訝異,表示她還在紐約的時候會頻繁維持家裡清潔,不知道自己搬走後家裡變成這樣,也對我表達歉意。

但道歉實在於事無補,於是我跟兩個室友說,希望大家可以尊重公共空間、垃圾不要堆在家裡,但沒想到這樣的狀況不僅沒有改善,反而是越演越烈。有一次我發現廚房水槽堵住了,打開過濾的孔蓋一看,水管裡塞滿了薑片、辣椒、以及哈密瓜籽跟果皮。

還有一次我到洛杉磯玩,隔了一周回到紐約的家,看到客廳裡堆了四包垃圾,都已經發出臭酸的味道,兩位室友依然事不關己。於是我終於受不了,敲了她們的房門,要她們立刻把垃圾拿去倒,也說了重話:「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難道要人家這樣一講再講嗎?!尊重一下別人吧。」

有離譜行徑的室友不分國籍、來自世界各地,碰上了只能考驗自己的忍耐以及溝通的能力。圖/Shutterstock

高學歷室友,為何缺乏生活自理能力?

我一直想不透的是,我的兩位室友,大學、研究所都在美國的名校就讀,離開家少說也有將近 10 年的時間了,這幾年在美國的時間,難道都是這麼過的嗎?

我心中的疑問,在前陣子得到了解答。第一位目前在美國知名企業工作的室友,家境富裕、在家都有阿姨幫忙打掃,出國前從來沒有自己做過家事,念書的時候也都跟中國室友一起住,由閨蜜照顧著生活起居。

另一位室友,則是把自己的房間弄得乾淨整齊,但只要有房間堆不下的雜物跟垃圾,就會拿出來堆放在走道。煮菜的時候會把廚房搞得像戰爭一樣,吃飯吃到一半,飯菜都堆在公用的餐桌上,就出門逛街,絲毫不在乎別人可能也要使用廚房跟餐桌。

前陣子她的父母來紐約探望她,全都住在我們家,我才知道她為什麼會這樣。她的爸媽跟她一模一樣,一來就把四個大行李箱全堆在客廳,剩飯剩菜堆在桌上,毫不收拾就全家出門觀光,對於被他們自己弄得髒亂的環境視而不見,且從未表示過任何一點不好意思。

圖/翁琬柔 提供

圖/翁琬柔 提供

誇張室友不分國籍,提醒我「尊重」的重要

我相信我遇到的狀況,絕對不算是最誇張的,因為我在抱怨室友不愛乾淨的時候,每每都會有其他朋友搶著分享:「我室友才誇張!」而有離譜行徑的室友不分國籍、來自世界各地,碰上了只能考驗自己的忍耐以及溝通的能力。

許多到國外工作留學的人,都會有跟室友合租房子的經驗,從找房子的討論、入住後的生活習慣磨合、意見不合的溝通,都是一個很好的鍛鍊機會,這也是為什麼每當有人問我出國前應該要培養甚麼技能時,我都會回答:「學會尊重別人是最重要的事情。」

畢竟出國念書,無論是住宿舍還是租房,難免會碰上跟室友共處的經驗,這時候就不比在家,可以隨心所欲,只有最基本的「尊重」,才能換來美好的合住經驗。

圖/翁琬柔 提供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