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紐約時報》營運長的演講,反思台灣媒體亂象

從《紐約時報》營運長的演講,反思台灣媒體亂象

紐約每年都會舉辦 MBA MEDIA ENTERTAINMENT CONFERENCE,2019 年由哥倫比亞大學主辦,請來了 Viacom 的 CEO Robert M. Bakish,以及《紐約時報》的營運長 Meredith Kopit Levien,其中 Meredith Kopit Levien 在演講中提到了《紐約時報》數位化轉型的過程,以及政治亂象對媒體的影響,對照台灣紙本媒體在數位化浪潮中苦撐、以及「韓流」佔據媒體版面等亂象,實在有太多值得借鏡。

《紐約時報》的數位轉型

Meredith 在加入《紐約時報》之前,在《富比士雜誌》工作了 5 年時間。一開始在《紐約時報》廣告部門工作的她,4 年多前接下了營運長的工作,CEO Mark Thompson 交給她的任務是:「加速《紐約時報》數位化。」

過去 10 年之間,《紐約時報》紙本的營收,從佔了總營業額的 80%,一路下滑到只剩下目前的 30%,面對讀者閱讀新聞的習慣改變,《紐約時報》在 2013 年開始重視「紙本數位化」,加強網站的設計,改變經營模式,成功讓他們站穩腳步,股價翻漲了將近 3 倍。目前《紐約時報》數位版的付費訂戶突破 300 萬,紙本訂閱則為 100 萬,付費訂戶總計超過 400 萬。

Meredith 說:「現在的《紐約時報》,正在經歷一波新的顛峰。」但他們不因此而滿足,Meredith 說,既然這種付費模式已經穩定,《紐約時報》的目標是希望數位付費用戶增長至 1,000 萬。因為研究顯示,全球約有 1 億人願意付費閱讀新聞,而《紐約時報》有信心,能搶下 10% 的大餅。

Meredith 笑說,她沒有一場訪問,沒被問到「報紙的末日」相關問題,但是她認為,《紐約時報》已經克服了網路威脅,目前不僅營收穩定;更藉由這波數位改革,讓他們堅信讀者要的是 " Quality Journalism "(有品質的新聞),找到了記者的定位,只要有能力產製有品質的新聞,就應該以身為記者自豪。

而高質量新聞,需要好記者來寫,Meredith 說,記者需要良好的訓練、需要充分的支持,然而科技巨擘大舉進軍新聞產業,剝奪了記者被培養的機會,舉例來說,現在很多新聞媒體在社交媒體上擁有許多流量,但是廣告費全都進了 Facebook、Twitter 口袋,這筆錢沒有被用來訓練及支持記者跑新聞,因而造成了惡性循環。

這也是為什麼,這次《紐約時報》沒有加入 Apple News Plus 的行列,因為他們想要跟讀者建立直接的關係,並且堅信,只要他們持續產製高質量新聞,這些努力就值得讀者付費。

雖然科技業進軍削弱了新聞產業的營收,不過不可否認的是,在數位化浪潮之下,科技也為《紐約時報》翻開了新的篇章:《紐約時報》在 iTunes 的廣播節目 The daily 聽眾穩定增長,而且 75% 聽眾小於 40 歲,其中有一半是女性。

Meredith 自信地說,這個廣播節目的品質,絕對能跟晨間電視新聞競爭。同時,Meredith 也宣布,《紐約時報》即將進軍電視,今年 6 月跟 FX 頻道合作的節目 The weekly 即將播出。透過收聽《紐約時報》的廣播、收看電視節目,能讓讀者們在各種不同的管道,看到《紐約時報》在產製新聞上做的努力,也建立讀者的信任。

圖/Meredith Kopit Levien@Twitter

短期跟風,非長久經營之道

話峰一轉,Meredith 談到了現任總統川普的狂言,佔據媒體版面的現象,她表示,《紐約時報》的確因為川普當選美國總統,讓訂戶爆炸性的成長,第一次是在 2016 年美國總統選戰期間,第二波是 2017 年初,川普入主白宮,讓全球民眾急著想知道川普葫蘆裡到底賣的是什麼藥。

美國新聞業界稱呼這樣的現象為「川普炸彈」,然而因為政治因素的訂閱,到了 2018 年就開始減緩,也讓《紐約時報》警惕,別想靠著狂人吸引讀者。他們決定開發新的內容產品,開始了食譜頻道、還有填字遊戲網站,這兩項產品光是在 2018 年的第三季就吸引了超過 6 萬新訂閱戶,再次印證了「有內容才是王道」。

其實在聽 Meredith 說話的時候,我不禁想著,《紐約時報》的品牌大、願意投資在新聞上,什麼時候台灣也能有這樣有遠見、能找到成功經營模式的媒體呢?

我曾經在 2013 年的時候,在《蘋果日報》跑國際娛樂新聞,當時報紙同樣面對網路衝擊,紙本銷量激減,《蘋果日報》的因應之道,就是力拚即時新聞──要求記者採訪時就要就地發出最新最快的新聞,就算只有幾行字也沒關係,重點就是要搶快,會有專門的編輯來修改標題,越聳動的標題越能吸引點閱率。於是,比起強調新聞的品質,新聞的數量跟速度更為重要,這也是當時「歐陽妮妮在口袋找到 200 塊」也能上即時新聞的主因。

我在《蘋果日報》待了一年就離開,離開後的公司政策我並不清楚,但現在對照《紐約時報》的政策,還是覺得用時間跟內容來培養跟讀者之間的信任,才是比較長遠的作法。

我目前已經離開了台灣的新聞工作,最近看到鬧的沸沸揚揚的「韓流」,聽說某些新聞台,已經不分線路,全力支援跑韓國瑜的新聞,當然,贏了收視率,也換來一般民眾的罵聲,更讓那些新聞同業苦不堪言。這就很像兩年前的「川普炸彈」現象,川普隨便一句話,都能吸引讀者關注,但這樣的吸眼球大法,總有一天會失效,「有品質的新聞」才是最終願意讓讀者付費的關鍵。

圖/Meredith Kopit Levien@Twitter

做你所愛,樂在其中

整場演講當中,可以感受得到 Meredith 充滿自信,而且非常以身為新聞人為傲。在會後,我跟 Meredith 表示我曾經在台灣擔任國際新聞記者,她也坦言,國際新聞比起政治或是生活新聞,的確比較不吃香,但還是強調,只要找到對的營運模式,堅持高品質的新聞,就會贏得讀者信任。

問她對於正在找工作的年輕人有什麼職涯建議,她秒回:" Do something you love, and spend time to figure out what you love to do. "(做你熱愛的事,花時間找出你到底最愛的是什麼)

她也提到團隊合作的能力非常重要,畢竟新聞一向就不能單打獨鬥,她也勉勵志向在新聞業的年輕人,要持續思考,在這個時代中,記者應該扮演怎樣的角色,記者的職責是什麼,只要記得這樣的初衷,就能在新聞行業中找到快樂。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Campaign US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