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簽證低就,連薪水都可以不要?──當美夢變調,這樣的生活值得嗎?

為了簽證低就,連薪水都可以不要?──當美夢變調,這樣的生活值得嗎?

過去曾經聽過許多強者成功在美國找到工作、公司也願意幫他們抽 H-1B 工作簽證的勵志故事,但是身為純文科生的我,來到紐約之後,才漸漸發現:現實是,即使自己在台灣的工作經驗豐富、畢業於日本頂尖大學、精通中英日文及廣東話,在美國的求職之路,還是不見得能走得平穩。

國際學生的就業路:沒簽證別想找工作?

許多留學生在找工作的時候,首先要面對的就是簽證問題,在美國持有 F-1 簽證學生,可以在畢業之後有 1 年的 Optional Practical Training 時間,稱之為 OPT,是美國提供給留學生的福利──在持有 OPT 簽證期間將獲得工作許可,可以為任何公司服務;而如果所學專業領域屬於STEM(科學 Science、科技 Technology、工程 Engineering、數理 Math),則可以獲得延長至 3 年的資格。

OPT 的持有時間結束後,如果還想留在美國工作,就得有合法的身分。沒有綠卡的留學生通常得依靠公司幫忙申請 H-1B 簽證,也就是美國簽發給從事「專業技術類」工作者的簽證,屬於非移民簽證,是美國最主要的工作簽證類別。

公司幫雇員申請 H-1B 簽證,依照公司規模大小及員工聘請狀況,要付 1,700 到 5,700 美金(約新台幣 52,556-176,219 元)不等的申請費用,而且還不是送件就保證申請得上。近年申請人數眾多,必須要透過抽籤選出可以留在美國工作的人。問題是這幾年川普上任後,移民法規一改再改,核發簽證手續繁雜,已經抽中 H-1B 的人在審核過程中被拒簽的例子屢見不鮮。

在我抵達紐約的 2018 年,許多留學生都表示:「國際學生的就業之路真的非常嚴峻」,幾乎所有公司在招聘網頁上都會問:「你未來是否需要公司幫忙辦理工作簽證?」坊間傳言,如果在這題答是,人資連看都不會看你的履歷。

圖/Resul Muslu@Shutterstock

為爭取簽證,誇張的屈就案例不勝枚舉

我在 2018 年 9 月剛開學的時候,就應徵上了聯合國新聞中心的實習工作,但是在跟學校還有聯合國來回的信件往來中得知,即使這份實習不支薪,依照我的簽證 F1 學生身分,就是沒辦法在聯合國工作。唯一的解套辦法,是等到兩個學期過後,才能正式申請 CPT簽證(Curricular Practical Training,允許學生校外實習的簽證),合法以學生身分在企業裡面實習,這讓剛抵達紐約的我,就嚐到了美國工作簽證的震撼教育。

在留學生的圈子中,更是常常聽聞要找到公司願意幫忙申請 H1B 工作簽證有多難。身邊真的遇過中國留學生,為了獲取工作簽證,願意在研究所畢業之後「無薪工作」;只因為公司願意幫他申請 H-1B 簽證。

上述例子確實比較極端,但大多數我聽到的例子,仍有很多人願意為了 H-1B 簽證而屈就低薪工作。比如一位台灣的男生朋友,在紐約獲得行銷碩士學位後,投了不下 400 封的履歷,找到了一份行銷工作,順利留在美國;然而他未扣稅的月薪卻只有不到 3,000 美金(約新台幣 92,747 元)。

而在曼哈頓生存,一間跟人分租的雅房,最少都要 1,500 美金(約新台幣 46373 元)了,以他這樣的薪水,確實很難生活。於是他在紐澤西租了一間客廳房,房租 1,000 美金,每天通勤到曼哈頓上班,平常除了上班,不太敢吃喝玩樂,因為這樣的薪水只夠生存下來而已,生活毫無品質可言。

願意為了簽證而屈就低薪工作、甚至無薪工作的人,想要的無非是在美國的工作經驗、或是想在美國多留幾年。但是這樣,真的值得嗎?

留學生趨之若鶩,企業變相壓榨

圖/Shutterstock

每年的年初到 4 月,是所有研究所學生找暑期實習的高峰期,我因為 5 月開始就確定能到聯合國實習,肩上的壓力算是少了許多。然而看著同時期來美國的朋友們,因沒有「對的」簽證,光是找個實習機會就不斷碰壁,不禁感嘆在美國找工作,真的沒那麼簡單。

就讀 MBA 的朋友 Annie 前幾天興奮地告訴我,她找到暑期實習了,雖然沒有支薪,但公司承諾畢業後會幫她申請 H1-B 簽證。當大家正在計畫要幫她慶祝的時候,她卻哭喪著臉出現:「公司老闆說還要再考慮一下要不要錄用我。」

至於具體還要考慮些什麼,對方並沒有詳細交代;同時,對方還是要求 Annie 必須先到辦公室「了解狀況」,更在一個週六早上傳訊息告訴知:「人資今晚 9 點會打給你,跟你討論一下到底要不要錄取。」狀況之混亂,令人摸不著頭緒。

星期六晚上耶?哪家公司會在星期六晚上 9 點打電話給暑期實習生,討論工作職缺的問題啊?我忍不住告訴 Annie:「這家公司實在太奇怪了,哪有人錄取後反反覆覆不打緊,還在這麼奇怪的時間點要討論職缺?不只工作挑你,都念了 MBA 了,也要挑工作啊!更何況這實習還不給薪水!」

面對我的提醒,Annie 只回了一句:「我怕我不抓住這次機會,之後就找不到工作了。」當事人既認為值得,旁觀者也不便再多說。

我自己就不願意為簽證屈就於低薪或是不理想的工作,我認為,如果物價高昂的紐約,只能領著入不敷出的月薪、做著與能力不相符的入門工作,而沒有任何生活品質可言,那麼還不如回亞洲來得舒服自在。

但是跟我持相同想法的人似乎不多,願意為了 H1-B 而屈就的人更是多到數不清,也難怪美國的許多企業,打著「可以幫忙申請簽證」的名義,如此壓榨員工──國際學生的就業環境陷入惡性循環,究竟是確實「不得已」,抑或只是人們習以為常,反而變相放棄了改變的可能?值得深思。

執行、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t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