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見到那些「傳說中」揮金如土的中國人,我卻深深慶幸自己不是他們

終於見到那些「傳說中」揮金如土的中國人,我卻深深慶幸自己不是他們

幾年前日本喊出「觀光立國」的政策,放寬陸客自由行的觀光簽證,這個政策大大改變了東京的觀光生態,甚至連街景都變得不一樣了。

當時載著陸客的遊覽車一輛一輛開往銀座,陸客無論是精品還是電器都一箱一箱買,看似促進買氣,但在路邊大吼大叫、席地而坐,或是各種「不文明行為」,卻讓當地民眾觀感不佳,也引發了日本媒體的報導熱潮:不僅做專題研究陸客的爆買行徑,更指出陸客的爆買雖然促進了觀光產業的收入,但許多不符合日本社會期待的行徑,也造成麻煩。

過去在職場上跟在日本留學的時候,都接觸過許多中國人,但大多是小康家庭的人,「陸客消費力驚人」、「中國富豪在世界各地爆買」,對我來說一直都是新聞標題,不是日常經驗;唯獨這次寒假,我終於在洛杉磯親眼見識到中國富裕階層驚人的購買能力,更領悟到「窮得只剩下錢」,絕對不是我想追求的目標。

新聞報導誇大其辭?

在進一步說明此次經驗前,先申明:我過去對中國人的印象,並未受新聞影響而帶有偏見,甚至我自己就有不少中國朋友。

比如在日本慶應大學留學的時候,我最好的朋友就是北京人。她的家庭富裕,但比起揮霍無度,反而是個把日文的「遠慮」文化發揮得淋漓盡致的人──任何事情都以他人為優先,工作後也自給自足,買個包包都會考慮再三,不會浪費任何一分錢。

而來到紐約,我最好的同學也來自中國,家境非常好,但是還是跟大多留學生一樣,與人分租公寓,並且擠在客廳房。她曾告訴我:「我不想要畢業後靠我爸的關係幫我找工作。」

因為她們的知書達禮,讓我對中國人的印象一向不差,甚至認為中國人應該沒有像新聞報導得那麼誇張,事實證明,我看得不夠多。

圖/翁琬柔 提供

「活生生」的貧富差距

放寒假前,在中國經商的朋友緊急求救,說他談到了幾筆大生意,要帶著大客戶跟兩位業務到洛杉磯簽約,但這一行人全都不會英文,問我能不能從紐約飛到洛杉磯,幫忙他們處理一些叫車點餐的事宜。我剛好結束課程,心想到西岸避寒也不錯,於是答應幫忙。

這位大客戶 Mandy,來自中國北方,30 歲的她,年輕時跟老公白手起家,成功創業賺了好幾桶金,在上海買了好幾棟房;於是夫妻倆把事業都移到上海。她的個性其實相當爽朗,不難相處,不過這一星期接待她的經歷,實在讓我大開眼界。

住在上海多年的她,看著地廣人稀的洛杉磯,不停說著:「這美國怎麼都沒啥人呀?都沒有城裡的感覺呢。」陪她到購物商場,先到 LV 看看新款圍巾,她問:「800 美金(約 24,000 台幣)?人民幣是多少呀?怎麼這麼便宜!」

一晃眼的時間,她買了一個行李箱,還有無數大品牌的衣服,一小時之內就花了將近 10,000 美金,相當於我 4 個月的生活費,讓我在自己身上看到了「活生生」、「血淋淋」的貧富差距。

圖/翁琬柔 提供

把名牌店當菜市場

不過雖然財力天差地遠,在文化素養這局,身為台灣代表的我可是贏得漂亮。

帶著這位大客戶,提議要逛博物館、去海灘,她都興致缺缺,要看洛杉磯知名景點,也嫌人多,全程擺臭臉。只有當搭著耗時一個半小時的觀光巴士,經過滿是精品的比佛利大街時,她的眼睛才亮了起來,硬是要我幫她翻譯問導遊能不能脫隊在這裡下車,她後面的行程都不想看了(結論當然是不行)。

陪著她們逛街是相當累人的事情,首先我們逛的服飾都是中高價位的品牌,一件針織衫定價在 300 美金(約 9,000 台幣)左右。這些人總是會挑個 10 來件,進更衣間後,也不管還有其他客人在排隊要試衣服,不僅一件件慢條斯理的試穿,還搭配著吆喝聲,要同伴們幫忙看看合不合適,並不斷要店員換尺寸。此外,試穿完的衣服一概揉成一團丟地上,更誇張的是,無論是要買還是不要買的,都要求店員一件件摺好後再讓她們做一次最終決定。

到知名鞋子店的時候,場面就更加驚人了:Mandy 雖然大手筆,一次就打包 4 雙上萬台幣的靴子,但試穿過程中,各式各樣都穿過一輪,試穿完的就扔在地上,滿地都是她是穿過的靴子,她也毫不在意的踩在靴子上吆喝店員拿尺寸;頓時高級的鞋店變得活像菜市場,負責幫忙翻譯的我真的是尷尬到不行。

圖/翁琬柔 提供

米其林餐廳的送客「高招」

行程中,老闆安排了一間米其林二星的法國餐廳,一行人都為此精心打扮。進到餐廳後,燈光美、氣氛佳,但我能感受到隔壁桌的客人白眼不斷,因為這四位中國人的嗓門實在非常大!

老闆開了一瓶要價 10,000 台幣的白酒,Mandy 喝了一口後,發出滿足的「哈~」聲,再配上開胃菜,她更大聲說:「他奶奶的實在太好吃啦!」

起士火腿盤上來的時候,Mandy 說:「這是黃油吧?!」便拿著奶油刀去抹起士,幾杯葡萄酒下肚,Mandy 更要我問服務生能不能賣她一包煙。我說這是高級餐廳,沒有這樣的服務,她還得我在她面前用英文跟服務生求證一番才肯罷休。

另一位業務面對精緻的法國料理,則是一定得先聞一聞,再翻啊攪的,才肯放入口中,整頓飯刀叉跟瓷盤碰撞的「框啷框啷」的響,再加上四位陸客的高分貝聊天音量,讓我們這桌在整間餐廳裡顯得非常突兀。

Mandy 相當以身為中國人自豪,到哪裡想要跟店員或是司機道謝的時候,她都會用中文跟對方說謝謝,因為「說中文可驕傲了」!談論到美國近年對中國人簽證緊縮的事情,她更大放厥詞:「就是不懂美國有什麼好的,等我們內地興盛起來了,分分鐘滅死他們!

確實,在這樣的世道裡,有錢的就是大爺,無論她們把高級服飾店搞得多像菜市場,畢竟她們卡一刷,大包小包走出店外,店員就算覺得她們行徑誇張也得陪笑送客。

不過我們在米其林餐廳的時候,服務生就處理得很高招:法國餐明明以慢食聞名,但我們每道菜刀叉才放下,服務生馬上就會上前幫我們整理桌子,端上下道菜,餐點跟餐點之間毫無空隙,比我們早就座的隔壁桌還在吃生魚片開胃菜的時候,服務生就來把我們的主菜收走,並且急著詢問我們要喝什麼餐後飲料,送客之意之明顯。

圖/翁琬柔 提供

慶幸自己素養滿分

在台北步調停滯的同時,上海可能還處在遍地是機會的狀態,但當人們快速致富的同時,素養卻不見得追得上賺錢的腳步。這趟跟大陸富人貼身相處的經驗,除了讓我深深感嘆台灣跟大陸市場差距如此大之外,也很慶幸自己身邊的同溫層,雖然不是富可敵國,也從來沒有能力揮金如土,可是至少我們在代表台灣人站到國際舞台的時候,儀態表現可圈可點。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翁琬柔 提供

世代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