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業正值高峰卻決心「離家出走」:即使飽受質疑,我也要親自摸索「熱情與麵包」的人生課題

事業正值高峰卻決心「離家出走」:即使飽受質疑,我也要親自摸索「熱情與麵包」的人生課題

坐上飛機,才回過神來,我這就在前往紐約的路上了。

「你都幾歲了?!」:當事業正值高峰,卻決心回學校讀書

「妳確定要辭職?在都熬到開始播新聞的時候?」(作者離職前為國際新聞記者,欲知其記者生涯,請參考〈「誰說台灣沒有國際新聞?」一個電視記者的告白:當我站上前線,就會完全忘記疲倦〉)
「還要念書?幾歲了?」

這是我決定前往紐約,攻讀我人生中第二個碩士的時候,大多數人的反應。

對於記者這份工作的愛,濃烈到旁人難以理解。災難現場說走就走、颱風天刮風下雨,每每完成一個任務,心中的成就感難以言喻。不過在工作 6 年之後,我一面察覺到自己能力的不足,一面發現自己對生活漸漸失去了好奇心。工作上的進步越來越少,生活中也沒有什麼事情能引起我的興趣,我知道我自己開始停滯,在一個應該持續往前衝的年齡。

曾經跟一家公司執行長聊天,他跟我說打算幾年後把公司賣了,想回美國工作,理由是「台灣的步調真的太慢了,」我可以理解。請千萬別誤會我認為台灣的環境比較差──事實是,我很熱愛台灣,我最討厭的就是喝過洋墨水的人,回到台灣以後成天「哭東哭西」;更別提我的家人、最了解我的姊妹都在台灣、我家下樓就有好吃的滷肉飯跟手搖杯──因此,離開家絕對不是一個簡單的決定。

我知道台灣一定有一群人很努力的在自己的領域衝刺,但現在的我想要全新的環境,讓自己的成長幅度拉到最大。

「台灣沒學校可以念嗎?」──為什麼非出國不可?

「台灣沒有學校可以念嗎?一定得出國?」這也是我常聽到的問題。

如果經濟環境許可,我建議台灣的孩子要出國唸書,前提是要能考上一定水準的學校,學店之類的野雞學校就別去了。國外的頂尖學校光是教學資源就差很多,我在日本念研究所的時候,指導教授曾經在日本政府擔任官職、同時擔任幾家企業的顧問,他籌組的 project 裡面,參加的是 SONY、JR 東日本等大企業,產學密切結合,利於尋找人脈跟工作機會。

在生活方面,可以看到更多更廣的世界,當你的眼界開了,台灣盛行的「小確幸」就再也不能滿足你;此外,你必須讓自己隨時處於上緊發條的狀態,因為你一慢,就看不到別人的車尾燈。

我這次要念的是 Fordham University 的媒體管理專業。我想在世界中心做的事情很多,最想做的是透過我的文字或是影像,找出在紐約一個又一個值得讓台灣人看到與聽到的故事。

台灣的經濟環境很糟糕,從我回台灣的第一天,到再次離開台灣的這一天,我從來沒有對自己的薪資滿意過。每當我跟研究所同學提到自己薪水的時候,大家總是睜大眼睛,不敢相信台灣的低薪──我認為這是讓年輕人失去努力工作動力的主因,拼死拼活才拿這一點薪水,我何不做到 60 分就好?

熱情絕對不能一輩子當飯吃,可是沒有了熱情,就什麼也做不下去了。我想分享自己在紐約看到聽到的一切,換一種方式讓台灣的年輕人感受到來自世界級都市的刺激,哪怕是一點點也好,希望可以幫助大家找到以向前跑的動力。

在家裡,我是投資報酬率最低的孩子,在慶應留學的錢都還沒賺回來,工作正開始穩定的時候,就又嚷嚷著要去美國。我從心裡感恩家人願意包容我的任性,說真的,我到現在都不知道自己在現在這個時間點辭職出國的決定正不正確,但是我會努力,在人生新的篇章寫下最美麗的故事。

(本文寫於出國之前。下文為作者出國兩個月後,為換日線讀者帶回的第一手「紐約觀察」。)

如果經濟環境許可,我建議台灣的孩子要出國唸書,前提是要能考上一定水準的學校,在生活方面,可以看到更多更廣的世界,當你的眼界開了,台灣盛行的「小確幸」就再也不能滿足你。圖/翁琬柔 攝影

如果你不願意無薪工作,後面還大排長龍

「我覺得我做太多無薪的工作,我快被燃燒殆盡了!」

今年 12 月就要畢業的 Emily 為了找到一份正職的工作,從研究所一年級開始就陸續在很多單位無薪實習,也為了增加經歷參加了各種活動,在紐約各大藝術活動,都能看到她在做義工的身影,可惜至今正式的工作 Offer 仍沒個影子。

龐大的生活壓力,讓 Emily 終於忍不住,在教授辦公室裡紅了眼眶。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是她作為學校代表參加演講比賽時,跟隊友因為目標不同而產生的摩擦。雖然我才剛入學兩個月,但也不難了解 Emily 的焦慮。

在學校裡,有個專門幫助學生找工作的職涯中心,不只定期舉辦工作博覽會,每週都有教導如何建立人脈、練習面試的 workshop,每個人都有 advisor 給你專屬的履歷修改建議,只要約時間,每天都可以找 advisor 討論找工作的策略。

無論是本地人還是留學生,每個人的目標都是畢業後找到好工作,證明自己這兩年在學校的投資是值得的,說現實一點,也為了養活自己。

我的教授是個重效率講邏輯的波蘭人,聽完 Emily 因為情緒激動而語無倫次的話語後,攤開雙手說:「如果你不無薪工作,後面有大批的人願意取代你的位置,這就是紐約!我知道這不公平,但這就是紐約。」

每個來到紐約的人都想找到自己的夢想,這份追夢的力量足以讓這些人願意無償工作,有些人
為了經驗,有些人就是單純想待在紐約,更多的人認為,只要在紐約能立足,這段無薪的日子也值得,因為在紐約有一句名言:" If You Can Make it Here, You Can Make it Anywhere. " 只要能在紐約存活下來,那這世界上就沒有能難得倒你的城市了。

找一份「沒錢也甘之如飴」的工作

前陣子我拿到聯合國新聞中心實習的 offer,週一到週五全天上班,為期 3 個月,無薪。雖然最後因為學生簽證問題無法前往工作,但是,拿到 offer 的當下我開心至極,覺得能在聯合國上班,3 個月之內就算要白天上班晚上上課,假日可能都得拿來寫作業,即使這麼辛苦,即使沒有薪水,我也願意珍惜這樣的機會。

十月初去了 Bloomberg 的紐約總部做企業參訪,一位資歷長達 25 年的員工 Monica 跟我們分享經歷的眼神閃閃發光,她說自己從紐澳良的小電視台開始,後來加入了彭博社電台,一路做電視,到現在數位平台,彭博社對她來說是一個擁有無限可能的地方,因為只要找出可能性,公司絕對有舞台讓人發揮。

問她對年輕人在找工作的時候有什麼建議,她說:「要找一個你就算無薪也做得甘之如飴的事情。當然不是要人一輩子就放棄麵包,而是當你找到自己有熱情的地方,工作才能長久。」

這也讓我想到,以前在台灣工作的時候,總是跟長官抗議自己的薪水太低,但還是做了這麼久,而且怎樣都不肯改行的原因,除了明白自己不做,後面還有大批年輕熱血的人在排隊外,支撐自己的還是那份熱情啊。

日前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在訪談中提到,他最不喜歡面試者說自己是到公司來學習的。是啊,
哪個老闆願意花錢請一個沒有即戰力的人呢?對年輕人來說,最快速累積戰力的方法就是透過藉由在自己有興趣的產業實習,培養自身的技能。特別是在紐約這樣的城市,當每個人都願意無薪工作來朝夢想前進的時候,要比拼的,就是誰的熱情能讓自己撐久一點罷了。

執行編輯:莊承憲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翁琬柔

世代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