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社會學者的決心,探索菲律賓人為何「超愛吃飯」之謎

用社會學者的決心,探索菲律賓人為何「超愛吃飯」之謎

如果要提一項被我「消費」最多次的菲律賓人特色,肯定是他們「超愛吃飯」這件事了;我已經三番兩次地在文章中提到,菲律賓人霹靂無敵愛吃米飯的飲食習慣。

記得去年(2018)到馬尼拉世貿中心,為建築與設計博覽會(WorldBex)佈展時,曾多次在附近的菲式小吃攤用餐。當時因為身旁隨時隨地擠滿了菲律賓人,所以每一餐都讓我有機會,近距離見識到他們狂傲的食飯量。

其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一個人,他只點了一小盤豬肉(裏頭大概只有 6 、 7 個肉塊),便坐在我身旁──沒多久後,我見他從兜裡掏出大約半個 Nike 鞋盒大小的收納盒,一翻開蓋子,裡面全是白花花的米飯,那份量大概比我三天九餐綜合起來的飯都還要多。

這麼多怎麼可能吃得完?是不是要分好幾餐吃的?

不要懷疑,他在我離開之前就全嗑光了,而且你可以從他咀嚼米飯的神情發覺,他沒有絲毫的勉強──那種發自內心的喜歡,是隱藏不住的。

然而,身為一個有點科學風骨的作家,怎麼能只單單寫些觀察,而不研究事情的全貌,和背後的原因呢?(握拳)

於是,我有了寫作這篇文章的靈感:試著拿出社會學者的研究精神,透過「認真爬梳統計數據、研讀相關事件,佐以勤跑田野,以量化研究和質性研究並行的方式」,去釐清到底為什麼菲律賓人這麼愛吃飯,吃到義無反顧、吃到天荒地老?

請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我身邊的賓賓,一餐都差不多是長這樣。圖/flickr@DSC05505a CC BY 2.0

菲律賓人到底有多愛吃飯?

在探究原因之前,我們要先來看看,菲律賓人究竟有多「愛吃飯」,又吃掉了多少飯?

根據 PSA (Philippine Statistics Authority)2015 年的統計,菲律賓人平均一個人一年消耗的米飯量,是 117 公斤。

「一年還吃不到一個壯漢的體重,看來也還好嘛?」不,數據還是要經過比較才有感覺。所以,讓我們接著看看台灣農委會 2015 年的統計:在台灣,平均一個人一年消耗的米飯量是 44.8 公斤,而同樣也將米飯視為飲食大宗的日本,數據則是每人一年平均 68 公斤。

看到差距了吧?菲律賓的人均食飯量,是台灣人的將近 2.6 倍之多。

假設你平常一餐配一碗白飯,那麼用這個碗再多添一碗半之後,就是菲律賓人的食飯量──而且別忘了,是每一餐都硬比你多上一碗半──這簡直就是壓倒性的勝利。俗話說「不怕別人比你優秀,怕的是優秀的人比你還努力」,這真是一輩子都追不上的差距啊。

這樣誇張的食飯量,讓菲律賓本身已經是全世界第九大的稻米生產國,卻同時也是世界上第三大的稻米進口國──所謂「入不敷出」就是這個意思,賓賓們把農民的「粒粒皆辛苦」,通通牢記在心底。

「窮人才愛吃飯」的嚴重誤判:有錢人吃得更多

我曾經以為,菲律賓會大量吃飯的人,大多屬於貧困的基層勞動階級,可能不是真心愛吃,而是沒有太多選擇,但是統計數據再次顯示我的嚴重誤判:

根據 PSA 的統計,菲律賓多數的米飯,都是由 Class A&B 所消耗的──

這裡先補充一下,菲律賓從國家統計到產業界的商業統計中,均有將人由富到貧,以 A-E (部分為 A-D )分類的習慣。分類標準或有不同,不過 Class A 通常指的是收入在全國前 5% 的富裕階級,Class B 則是前 15% 的中上階級。

總之,菲律賓最有錢的中上階級們,平均每人一年消耗 122.87 公斤的米飯,比整體平均每人一年消耗 117 公斤還要高──也就是說,菲律賓有錢人連吃飯都吃得更兇更猛,可說全方位展現出 M 型社會的豪氣。

賓賓們到底多愛「吃飯」?我發現他們不只正餐愛吃飯,連點心都常是米製品。像是 Kakanin、Palitaw、Kalamay 等等。(之後有空再介紹)

另外還有世銀的統計佐證:根據媒體引用世界銀行(World Bank Data)的調查資料,有 80% 的菲律賓人,表示自己一天當中「有三餐或更多餐」都會食用米飯; 16 % 的民眾,則說自己每天有兩餐會吃米飯;僅有 1% 的菲律賓人,一天只有一餐會吃米飯。

米蛋糕。圖/南漂作家 提供

所以在菲律賓,不僅是當地餐廳提供大量米飯,連國外進來的麥當勞、肯德基等跨國速食連鎖店,也都得向這飲食文化低頭,乖乖在炸雞漢堡旁提供米飯。(請見:菲律賓奇人異事《第二集》

在菲律賓,有句話是這樣說的: “Rice is a staple in the Filipino food.” 米,就是菲律賓的棟樑;米,就是真理。

所以,到底為什麼這麼愛吃飯?

在正式寫文之前,我原本預計可以從「中美英日西菲」文的各式網路文獻上,找到一些「歷史典故」或「文化軌跡」,來稍微解釋菲律賓人的「超愛吃飯之謎」,但找了三天三夜,都沒有適合的資料,其中的內容不是無法回答我的問題(例如詳述稻米在菲律賓的種植史),就是根本沒邏輯可言。

舉例來說:網路有一個說法是「西班牙殖民時期,食用白米是有錢人的專利,後來殖民結束後,大家都可以吃了,所以米飯從此就變成全民食物」──這什麼邏輯零分的荒唐解釋,無法接受。

既然無法從政經視角、文化軌跡、歷史縱深⋯⋯等宏觀的角度去找到這個問題的答案,我只好再次拿出社會研究者的決心,微觀地由身邊開始,從一個個菲律賓人們口中,聽聽他們對於自己為什麼這麼愛吃飯,有些什麼樣的解釋?

以下節錄我「龐大的質化研究訪問資料」中,部分菲律賓受訪者的發言:

「因為飯,會給你滿滿的能量啊!」

「要是一餐沒吃飯的話,就像根本沒吃東西。」

「飯很棒啊!很多營養。」

「飯很棒啊,很多營養。你知道嗎?我們的拳王曼尼.帕奎奧 (Manny Pacquiao) 也天天吃飯,他一天三餐都吃飯呢!」

飯就是好吃。」(真是任性的回答)

「因為有些菲律賓人很窮啊,所以只好吃很多飯,結果肚子就變很大一個。」「你很窮嗎?」「不會啊。」(撥頭髮秀名錶)「那你怎麼也每天都吃那麼多飯?」(看向他裝滿飯的飯盒)「哈哈哈哈,因為飯很好吃啊!」

「因為他們很累啊(指的是我們工廠工人),很累的時候不吃飯就沒辦法工作了;不過⋯⋯有時候沒在幹嘛的閒人,也吃一堆就是了。」

「要是不把飯吃完的話,你的手就會整個變形,然後一輩子都沒辦法工作及享受財富了。」這是在講一個菲律賓的民間傳說。

「我想是因為我們從小就吃飯的關係,我們的胃已經定型了,變成只懂得吸收米飯營養的胃,若是吃別的東西,即便肚子已經很脹了,還是覺得沒吃飽。」(這是 2018 年最佳瞎掰獎的得主。)

國會議員為「取消白飯吃到飽」建議引發公憤

聽了這麼多如上述內容的「理(藉)由(口)」之後,我決定先暫停這田野調查的計畫。我想,特別愛吃米飯這件事,大概就是菲律賓人「天性」與「任性」綜合之下的結果──他們本來就很愛吃飯,加上根本沒打算要把飲食均衡這件事放在心上,造就出如此米飯盛世。

據說,菲律賓人煮飯都不需要量杯,手指隨便一插便知道米水量要加多少,可以達到完美的平衡。不禁讓我想起倒油翁的故事,果然是熟能生巧。

再補充一個趣聞:在 2017 年中左右,有一位名叫 Cynthia Villar 的菲律賓參議員,她「大膽」提出了一個建議(只是建議而已噢,還不到修法或是任何形式的法條補充):「菲律賓的餐廳應該取消「白飯吃到飽」(Unlimited Rice,當地常簡稱 Unli-Rice)的促銷方案。」因為她認為食用過量的米飯,對國民的健康弊大於利,同時吃到飽服務造成的浪費,也不利於菲律賓的稻米自給率。(有在當地生活,或讀過我文章(烤雞 MangInasal 食記)的朋友應該知道,菲律賓很高比例的餐廳,都有提供「加錢白飯吃到飽」的服務。)

難得菲律賓出現一個好議員,基於對國民健康的關心、對糧食儲備的警惕,提出這樣立意良善的建議──但我們都知道,在當代的政治環境中,這種「與人民興致作對」的言論,除非你善辯如柯P、當紅如韓導,不然大概就直接洗一洗,準備被網民譙爆了。

果不其然,此建議一提出後,該議員的臉書及推特,隨即被大量憤怒鄉民湧入,紛紛跳出來痛批不能讓這種昏庸無能的政客掌權。「餐廳的飯不能吃到飽,人民要怎麼打拼?怎麼生存?」「馬英九不用下台負責嗎,叭叭!蔡英文不用下台負責嗎?叭叭!」(誤)

菲律賓的網路鄉民們,更製作了許多梗圖(meme)、留言大開嘲諷,讓這「Unli-Rice之亂」在該國紅極一時。

其中最引起共鳴的說法之一是:「菲律賓有很多很多很多的問題,但米飯吃到飽,不是其中一個。」

而「愛民如己出」的參議員,也很快地在一周內做出聲明「澄清」,這不過只是個建議,我說說而已──你不喜歡聽,我就改說點別的 。

代結語:關於菲律賓米飯的主觀意見

話說身為台灣人的我,始終不太明白,菲律賓人如此愛吃飯、重視米飯,為什麼餐聽提供的飯,還是這麼難吃?先不說菲律賓麥當勞的飯,根本比狀元郎的狗飯還不如,讓我每次都心不甘情不願地咬兩口就放棄了;就算是當地正統餐廳,提供的米飯也很不講究,時常煮得黏糊糊的,沒有粒粒皆清楚的美德。

相較於台灣米、日本米、泰國米,菲律賓的米個人更認為可說毫無特色,煮起來又黏又不香,真的是讓人對此百思不解──我猜想,大概是煮到這個程度就已經讓全民為之瘋狂,當地餐館也就完全不用再多花心思去改進了。

以上,就是本次關於「菲律賓米飯文化」的一些個人「觀察研究」(再次消費),希望您喜歡。若想每週準時收看各類型「營養廢文」,還請按讚追蹤南漂作家粉絲團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rawpixel on Unsplash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