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奇人異事】2018:「整條馬路都是我的菜市場」,甩開狂新聞 50 條街的三寶奇觀

【菲律賓奇人異事】2018:「整條馬路都是我的菜市場」,甩開狂新聞 50 條街的三寶奇觀

作者前言:這是身在菲律賓的我,每年都會撰寫的一系列文章,主要描寫菲律賓在地人比較「特別」的習性。但因為筆調可能比較輕浮,不知道合不合《換日線》讀者朋友們的胃口,還請多多指教。以下是今年(2018)最新的一篇:

每年的六月,我都會來發表這一年一度的「年度報告」,料我自己也沒想到這系列菲律賓「優質廢文」,一寫就寫了 4 年,還被中國莫名其妙的網站抄襲。

斗膽地說,經過 4 年在菲律賓的「臥底」,對該國生活文化,已有一定程度的熟悉。

如何判定對他國文化「已熟悉」呢?

我的想法是:當你發現自己在大多數時候,都能準確預測他國人民的行動與回應時,便表示你已與該文化大範圍性地水乳交融了

這當然有好有壞,就像受知識詛咒一般,我無法返回「未知」的狀態,也無法再用觀光客的眼睛去「體驗他國文化」,但我還是盡力記錄任何我認為會讓人驚奇的差異。

這也是我能持續創作這類型文章的原因:畢竟發掘這些差異的本身,對我來說就是一項很有趣的事情。

以下聲明與提要:

儘管每年都說一次,還是要再次聲明:我的觀察,僅限於自身接觸過的菲律賓人事物。就算我秉持科學精神,再三向賓賓們求證是否為「大規模的社會現象」,但有時候受訪對象說話顛三倒四,肯定有些描述會與事實有點出入;或是,一不小心被我以「報導文學」之名加添油醋⋯⋯反正這並不是政府勘察報告,我想讀者應該會對我若描述得不夠精準之處,保持一定程度的寬容與體諒。

我將在本文提出三點菲律賓人的特色,以下為本文總覽:

.馬路菜市場
.百善孝為先
.鹹濕重口味

馬路菜市場

菲律賓的馬路,充滿了「狂新聞」的素材。

想當年,桂綸鎂說出經典廣告詞:「整個城市,都是我的咖啡館。」至今依然是挺具指標性的文案,但鏡頭一跳轉到菲律賓,事情就不一樣了。

對他們來說:「整條馬路,都是我的菜市場。

我會這麼描述,是因為他們在車水馬龍的道路上悠然自得的模樣,就如同大媽們在菜市場挑蔥選蒜的身影。

我猶記得前陣子(可能一年了),台灣有條新聞連播了一兩天,是關於一個媽媽在車道旁推著嬰兒車行走——畫面中,疾駛的車輛從她身旁呼嘯而過,感覺一不小心與之擦撞,就要形成人倫悲劇。新聞中還訪問了許多毫不相關的路人,每個人都替這對母子的安危捏把冷汗。

我當時邊看新聞,邊詢問身邊的同事:「這在菲律賓,不是天天看到嗎?」

他笑著稱是。

這個危險的畫面在菲律賓,簡直就像周星馳電影之於《龍祥電影台》,不知道一天可以重播多少次──只要你開車上路,肯定會遇見幾個把馬路當遊樂園閑晃的賓賓,有時候他們還不是一個人在晃,而是一群人一起晃,相當囂張。

 

 

 

 

他們可能是正要穿越馬路,也可能是要在馬路中間上車(吉普林),當然也有可能,就只是單純算過命,此生不會死於車禍,才能如此悠哉地穿梭在車潮裡。

被軟禁的豬。圖/南漂作家 提供

另外,過去也提過數次,在車陣中,總有些討生活的小販子作為點綴──這是藉著菲律賓大城市中永遠「長期塞車」之便,所發展出的新興產業:「正常」一點的就賣水、賣花生、賣零食;想經營「藍海策略」的,則可能賣些雞毛毯子、盆栽、充電器等等,至於我完全無法理解的,就是連籃球都拿到馬路上賣⋯⋯這我已經看過不下數次了。

美國汽車大王亨利福特(Henry Ford)曾說過這句名言:「如果當年我問顧客他們想要什麼,他們肯定會告訴我:『一匹更快的馬』。」這個比消費者更了解消費者自己的洞察力,賓賓們做到了!相信總會有人塞車塞到受不了,忍不住想買顆藍球增加一點歡愉的氣氛。

經過多年的鍛鍊,現在看到狂新聞中的「馬路三寶」,常覺得是野人獻曝、少見多怪,開過幾次菲律賓的馬路,才知道「三寶」真正的潛值——當菲律賓三寶在完全發揮之下的狀態,台灣三寶不要說車尾燈都看不到了,根本早被甩過九霄雲外。

快速道路擋路大隊二連發。圖/南漂作家 提供
快速道路擋路大隊二連發。圖/南漂作家 提供

百善孝為先

菲律賓人也是要繳孝親費的。

古語說:「百善孝為先。」在華人世界裡,孝順一直都是很被看重的美德,甚至有點被過度重視之嫌——西方國家的語言系統裡,根本沒有貼近華語「孝順」的單詞,這大概就是不同文化下的語言產物。

而跳轉到曾被各路人馬統治過的菲律賓,情況又會是怎麼樣呢?在我看來,他們非常孝順,而且很重視「家」這個概念。

會有這發現,是某次與客戶的交談中,發現很多賓賓第一次購買瓷磚都非「自用」,而是買來裝修老家的客廳或浴室。我感到有些好奇,為了得到更確切的資訊,我進一步詢問了賓賓同事:「這是否算是改良版的賓賓『孝親費』?」他給了我肯定的答案。

他說在菲律賓,每個孩子領到的第一份薪水,大多會「全數」交出來以回饋父母多年的養育之恩——這筆錢可能用來裝修地板(瓷磚),可能用來購買新家電──總之,不管你薪水有多少,就是全部拿回家給父母,任由他們擺佈。

在菲律賓,一母帶三子只能算是低標。圖/flickr@Beegee49 CC BY 2.0

傳統的做法,是把你拿到的薪水袋,原封不動地交給父母;如果公司是用匯款支薪,有些賓賓還會為了維持傳統,特意把錢領出來,裝進像薪水袋的信封內,來完成這個「孝順」的儀式。

有趣的是,大多數的賓賓平時都沒有存錢的習慣,所以一旦把薪水全交出去,就直接進入破產模式;這時候,便得繼續仰賴父母每天給 150 - 200 peso 的零用金,作為下個月上班時的餐費。

雖然這無怨無悔的孝順有點浪漫,但才剛拿到薪水,馬上又回到「媽媽給我 5 元!」的童年生活,實在也讓人無言。

另外一點小補充是,就傳統習慣來講,若你在拿到第一份薪水時,已組成自己的家庭(在菲律賓,18 歲就當爸媽是挺正常的事。),那便可以名正言順地跳過這個孝順儀式,把金錢拿來自己的家庭花用,不過還是因人而異。

此外在菲律賓,如果你是家族裡有賺錢能力的人,可能不只要孝順父母,連兄弟姐妹都得一起「孝順」,讓他們得以不上班也能去shopping mall吹冷氣、吃冰淇淋,真是能力越強責任越重啊。

不想繳孝親費的自己舉手。圖/flickr@Beegee49 CC BY 2.0

鹹濕重口味

民以食為天,討論到文化怎能跳過食物呢。

東南亞國家,總有一些能站上國際的食物,像是泰國的酸辣湯(Tom yum)、越南的河粉(PHO),緬甸的⋯⋯,嗯請自己去 google 。

然而,菲律賓當地著名的食物,講真的,沒有半樣我想推薦給台灣朋友吃⋯⋯由此可見,賓賓料理有多不得我心。話說美食講究色香味俱全,菲律賓菜則是光看已經沒什麼胃口,一試之下,果然跟長相一樣乏味,可謂是長得醜又沒內涵。(此為個人主觀評價,喜愛賓式美食者請勿戰)

當然,硬是要講的話,還是有一些相對好吃的料理,像是牛骨湯、烤乳豬之類的。

牛骨湯呢,喝起來跟台灣的清燉牛肉湯像是同卵雙胞胎姐妹,只是來自菲律賓的妹妹,「妝」化得比較濃──這就是我標題提到的「鹹濕重口味」。賓賓料理很容易就鹹得要命,廚師撒鹽比詹姆斯賽前撒粉還澎湃,喝起來很罪惡,喝到碗底感覺血壓也會同步升到頂,常常點了湯之後、還要再多點杯熱水來自行調適湯頭。

牛骨湯真的是賓賓零星的好料理。圖/flickr@AdeMegnaye CC BY 2.0

鹽不用錢之外,賓賓的糖好像也不用錢──每次吃他們的甜點,才咬一口,就可以預見醫生拿著糖尿病報表搖頭的神情。當地著名甜點 Halo-halo ,就是其中一種甜到爆表的表率(有少數店例外),挫冰加了一堆沾滿糖漿的料,淋上煉乳,上面還要再加一顆冰淇淋,完全是以衝破雲端的速度往高血糖邁進。

而且不單單是本地的店如此重甜,連國際品牌也為了配合他們口味,甜到不要命,連螞蟻都勸我少吃一點,還好近年對甜食誘惑抵抗力上昇不少,不然多年被這種近似毒品的甜點毒害,早晚中標。

一日喪命散。圖/flickr@joey.parsons CC BY 2.0

根據 2016 年的報導統計,菲律賓罹患糖尿病的人口高達 600 萬人,他們糖尿病相關教育部門的局長更表示,實際數字可能是兩倍的 1,200 萬人,因為有太多沒有確診的案例。

這樣的數字,更顯示菲律賓的飲食文化,簡直是領著人民無怨無悔地邁向病痛——要不就鹹過頭,要不就甜在心,然後又超愛吃油炸類,簡直集各種垃圾食物精華為一身。

奉勸各位想來菲律賓嘗試「在地美食」的台灣同胞,千萬要小心。

執行編輯:莊承憲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tot Credit:GlobalTravelPro@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