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奇人異事】2017:「輸了面子,贏了世界又如何?」考驗 EQ 的極端服務

【菲律賓奇人異事】2017:「輸了面子,贏了世界又如何?」考驗 EQ 的極端服務

作者前言:這是身在菲律賓的我,每年都會撰寫的一系列文章,主要描寫菲律賓在地人比較「特別」的習性。但因為筆調可能比較輕浮,不知道合不合《換日線》讀者朋友們的胃口,還請多多指教。以下是 2017 年時,我撰寫的年度觀察:

時光飛逝,一轉眼又到了一年一度,自封文化觀察員「微服出巡」的日子。轉身看向身後堆疊的饅頭,已有 3 年的高度,內心忍不住暗自咒罵:時間真是一把殺豬刀。

 3 年真的挺久,導致我現在看見菲律賓當地人,就像看見家裡的三舅媽一樣,一點驚奇感都沒了。而經歷這 3 年,我更發現自己已被嚴重同化:最實際的例子就是,當猶豫不決晚餐要吃什麼的時刻,已經會下意識地走進 Jolibee ,跟著賓賓們一起排隊——對於來自美味雞排王國的我來說,這改變真的菲常恐怖。

生活習慣上,也因為對賓式生活越來越熟悉,便不再常出現:「哇!當地的文化好特別啊!」這樣天真浪漫的想法。

不過,我有把馬克吐溫的話聽進去:「永遠保持好奇心。」所以儘管沒有太多驚人的發現,我還是整理出了幾項賓賓們的特殊行徑,於這篇文章中做分享。

“Mark Twain Tom”不知道一句話是誰說的,就可以推給馬特吐溫。圖/flickr@minnemom CC BY 2.0

例以下聲明與提要:

再次聲明,文章內的觀察,都由我親身經歷與發掘,樣本數並不算高,若有「以偏概全」的情形,實屬正常現象,無需大驚小怪。

此文分為以下四大重點:

.街上好多「女漢子」
.考驗你 EQ 的服務態度
.「輸了面子,贏了世界又如何?」
.超高產量的「增產報國」

街上好多「女漢子」

不要以為只有泰國才有「人妖」(這是政治不正確的稱呼,但我不知道有什麼更清楚的稱謂,若有的話歡迎提供),菲律賓也很盛產。

要先聲明:我絕對舉雙手雙腳、贊成同志婚姻合法化,也完全尊重每個人在性別認同上的自由。但是在菲律賓的許多跨性別人士,老實說,實在讓我看得有點「毛骨悚然、頭皮發麻」。

舉例來說,泰國的「跨性別人士」(剛剛 google 找到這個詞),大致上是屬於「雌雄莫辨」的。若不仔細斟酌,你還會覺得他 / 她挺美的;但是在菲律賓,我所看到的,幾乎全是「純爺們」的長相,只是硬妝扮成女人。大體來看,他們都有不錯的身材和嬌媚的姿態,但要是你再看仔細一點,就會發現他臉上殘留著鬍子──不對,根本不用太仔細,其實只要一看到臉,就會知道他完完全全是一位生理男性。

對於這個現象,其實我是憂喜參半的:

「憂」的是他們在視覺上,(對我個人來說)太具威脅性;而且他們很外向,絕不會羞於表現他們對男人高昂的興趣──根據個人經驗,要是在街上不小心與其對上眼,九成九以上會被「強迫調情」;如果本身恰巧患有恐同症的讀者朋友們,可以來菲律賓參加試膽大會,肯定收穫滿滿。

「喜」的方面,則是菲律賓整體的社會氛圍,是如此地接納他們:雖然賓賓的同志婚姻尚未合法,但不論是同志族群、或是跨性別族群的人,都自在地用這樣(我個人覺得十分)「奇異」的裝扮,過著正常生活、做著正職的工作。我自己就很常在快餐店或是超市,見到他們的身影。那結帳後的回眸一笑,嬌媚橫生,連郭雪芙都自嘆弗如。

我問過一些賓賓,他們說社會普遍都很樂見這些人,能快樂的做自己。

我其實也很支持大家快樂地做自己。但我有一個誠懇的呼籲:稍微參考一下真正女人的長相,「麻煩把鬍子刮乾淨,好嗎?」

挑了一張「殺傷力」非常、非常低的。圖/flickr@Hot Model Transgender Philippine CC BY 2.0

考驗EQ的服務態度

我向來自認是個彬彬有禮、充滿耐心的都市人。但在菲律賓,無論在餐廳、超市或是申辦網路的門市等等⋯⋯

我常常都會有著:「你他X的是白癡嗎?」的腦中獨白。

我當然也不喜歡自己這樣,但是賓賓們從事服務業時的詭異態度,真的很容易讓人惱火。

例如:在麥當勞排隊點餐時,你就能深刻體驗他們「絕不優化」的點餐流程——明明 30 秒可以搞定的事情,他們就是硬要拖到 3 分鐘以上。所以只要你看到快餐店外大排長龍,99.999999%不是因為這是「排隊美食」,而是因為他們的點餐速度,實在太慢了。

在超市結帳時,更加容易撞見這種情況:有時排隊的人龍,已經超越人型蜈蚣第三集的長度了,賓賓結帳員還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用奇慢的速度將商品過條碼、裝袋,三不五時還會看他放空一下,思索人生。

如果這時又剛好有別的賓賓店員經過,他們絕對會閒話家常、有說有笑。說真的,當你排在隊伍底端,看到這種情形時,一下就硬了,完全不用什麼別的輔助。(是拳頭)

一櫃檯,三個人,七手八腳慢吞吞。圖/南漂作家 提供

當然,把全部責任怪罪到店員頭上也有失公允,賓賓消費者們自己點餐時的優柔寡斷──如餐點來了之後,又東要一張衛生紙、西要一包番茄醬、然後再多點一份薯圈圈,也著實讓人白眼翻無數個迴圈。

有時不禁想,「慢活」不是也很浪漫嗎?生活何必如此匆匆忙忙呢?但太多時候,老實說,賓賓們的「慢活」,是無關生活品質的,純粹就是他們無心把工作做好。

另外,我遇過更嚴重的服務問題,是完全不負責任:

半年前,我決定在住處申裝網路,選定供應商之後,就等著服務人員來裝天線。等了兩、三天,他都沒有出現,我便主動打電話給服務人員,他答應隔天下午會過來。

因為整個下午都不見人影,我便再次打電話確認,他說:「人已經在路上了。」再苦等兩小時後,我又打給他,居然說:「我在路上迷路了。」我只好跟他說:「那請你隔天再來吧!」

隔天,他還是沒出現。我忍不住再打給他,他說:「我人正在忙,不過保證當天一定會到」,結果⋯⋯就這樣直到一個禮拜過去。我今生還沒看過電話那頭的那個人長什麼樣子,因為那天過後,他就再也沒接過我電話了。打去供應商之後,客服人員也是一問三不知,又隔了一週後才終於有別人裝機。

我無法確定這是不是菲律賓服務業的常態,但那家供應商,是全菲律賓第二大的網路公司,居然會容許這麼誇張的事情發生。

菲律賓著實是一個適合修身養性的好國家。

一進商場看到這種狀況,我都帥氣閃人,改天再來。圖/南漂作家 提供

「輸了面子,贏了世界又如何?」

中國有句俗語:「打腫臉充胖子。」我想,賓賓們大概就是用面目全非腳踢成的那種胖子。

其實這有點衝突:因為他們打籃球時是如此厚臉皮;但在其他日常生活層面上,卻又非常愛面子。

舉例來說,菲律賓的同事在生日當天,一定要請大家吃東西,而且不只是吃吃雞排、喝個珍奶,而是準備非常「正餐型」的食物:像炒麵、炒米粉或義大利麵,且幾乎都是 20 人份起跳的份量。

為何賓賓們的「生日趴體」,要如此大費周章呢?因為在生日當天,所能提供出來的餐點,會被當成「衡量你財富等級」的標準。

換言之,如果你想呈現的形象是個有錢人,只端出炒米粉就會很丟臉跌股,所以必須擺出飯店等級的自助餐形式,供親朋好友、鄰里街坊一同共襄盛舉。

那如果真的就只是個窮光蛋魯蛇呢?賓賓們並不會屈服於自己經濟上的弱勢,反之,為了生日趴體,他們還是會到處借錢──借錢,就是為了能在生日當天,請別人吃炒米粉。

“the young party crowd”生日聚餐乃菲律賓之重要大事。圖/flickr@originallittlehellraiser CC BY 2.0

請一併參考 2016 年的上篇文化觀察這種「欠人錢不丟臉,生日沒請吃飯才丟臉」的價值觀,真是我始終難以理解的菲式文化。

當然,必然還是有一些人,實在籌不到錢。那怎麼辦呢?在我的經驗中,他們幾乎無一例外,會選擇在生日當天裝病──只要不出現在工作場合,就不用接受明明生日卻空手而來的「道德審判」。

這樣病態的愛面子,比起某些「假貴婦團體」,無論如何非要有到手某名牌包不可的行徑,著實有過之而無不及。

當然不只是生日,舉凡村莊的聖日(fiesta)、兒女畢業,如果你是有錢人家,這些重要的日子,也都必須透過宴客,來展示你的財力依舊。

我實在不太喜歡這種「強迫式的慶祝」:當一切變成一種必然的儀式時,分享的喜悅便會頓時銳減,變成只是為了符合社會期待、所必須完成的一項任務。

但反過來說,或許在賓賓們看似愛面子的背後,其實有更深厚的社會倫理牽制著,只是我一個待了 3 年的外國人,到目前為止還無法體會太多。


村莊的聖日(fiesta)在菲律賓也是很重要的一項活動。圖/ flickr@glendale_lapastora2001 CC BY 2.0

 

超高產量的「增產報國」

現在台灣新聞都在說:「年輕人不敢生孩子、因為怕養不起⋯⋯」雖然説台灣的新聞大多是嘴砲垃圾,但台灣少子化的現象確實存在。

那麼菲律賓呢?我猜想菲律賓話(Tagalog)裡根本沒有「少子化」這個字,因為他們生孩子簡直就像種葡萄一樣──不能用個來算,得用串來算。

每當我問賓賓朋友、同事們「在家排行老幾」時,常常會得到令人吃驚的答案:像是「老七」、「老八」,然後他還有 3、4 個弟妹;這已經不是「我有 6 個姊姊一個哥哥,叫我八弟」,就能一言以蔽之的家族狀態。

且由於我工作的地方,處在比較偏僻的鄉村,跟都市(馬尼拉)比起來,這裡「多子化」的情形更是誇張──街上常會看到還像小孩的人,卻已經身為人母,牽著好幾個孩子。

我並沒有親口問過,只是以訛傳訛地聽台灣同事說過,因為宗教關係,菲律賓人不能夠避孕與墮胎,所以那些本來該在牆上或其他地方的,就全變成街上一個個活蹦亂跳的小屁孩。

擁有豐沛的年輕勞動力和消費力,對於國家整體的經濟來講,當然是好事——但不能忽略的事實是:菲律賓一般家庭中,本來就不優渥的生存條件與資源,又要分給如此多的兄弟姐妹,往往也讓這些在都市外的賓賓們,幾乎都是過著「生存以上」、「生活以下」的困頓日子。

至於上篇談到的「借貸文化」問題,在兄弟姐妹間更是頻繁地出現:例如假設你是一位有錢的三弟,可能得要同時借錢給想買機車的七弟、不小心又懷孕的八妹、跟不想工作但卻還是得吃飯的二哥。

常常會覺得,大多數的賓賓們怎麼如此樂天又認命,甚至覺得他們好傻不會替自己打算。但我想要是「太聰明」、「太精明」的話,在這樣的大環境和社會文化中,應該也會活得很痛苦吧。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憨人有憨福,兒孫自有兒孫福,羅斯自有羅斯福。(好爛的結尾)

“Family Time”這一季的葡萄挺盛產。圖/flckr@Beegee49 CC BY 2.0

 

結語:

歷經千辛萬苦終於又寫一集了!感覺素材有點快乾枯了,真奇怪,明明一年才寫一集,還這麼沒梗。希望明年情況能夠有些好轉,謝謝大家收看。

執行編輯:莊承憲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KobbyDagan@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