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奇人異事】2016:「男人應有的覺悟」&「欠錢不還,也是一種很潮的風格」

【菲律賓奇人異事】2016:「男人應有的覺悟」&「欠錢不還,也是一種很潮的風格」

作者前言:這是身在菲律賓的我,每年都會撰寫的一系列文章,主要描寫菲律賓在地人比較「特別」的習性。但因為筆調可能比較輕浮,不知道合不合《換日線》讀者朋友們的胃口,還請多多指教。以下是 2016 年,來到菲律賓兩年後的一些觀察:

各位親愛的讀者朋友們,久違了。

隨著 6 月 16 日即將到來,此日一過,便代表我在菲律賓又多待了一年,算來已是整整兩年過去──自封「文化觀察家」經過一整年的潛伏期後,再度整裝出席,發佈週年觀察結果。

這兩年下來,儘管我「謹守婦道」,儘量不讓賓式文化侵犯到我大台灣文明,但文化觸角還是恣意地踏入了我的生活。

我開始體會到賓賓們的思維模式,開始習慣賓賓們的生活方式,就連剛來時不屑一顧的 Jolibee(快樂蜂,菲律賓知名的國際連鎖餐飲集團),現在居然也躍居我心中炸雞排行榜選秀狀元。為了避免未來「賓化」太嚴重,導致分不出文化差異,我得趁現在趕緊把這文章寫完。

以下聲明與提要:

一如以往,文章中的論點,都是出自本人與賓賓們朝夕相處所觀察或推論出的結果,樣本數不高,研究結果僅供參考,如有冒犯到菲律賓人的地方⋯⋯恩,我想他們也看不懂,不用太過擔心。

以下,筆者會在此文內介紹菲律賓人的三大特色:

●菲律賓男人的自覺
●欠著也是一種風格
●世界霹靂無敵愛吃飯

菲律賓「男人的自覺」

在菲律賓生活了兩年,我出現了一個越來越大的疑惑:怎麼男賓賓們,好像都很怕女賓賓的樣子?

不知道是因為菲律賓為母系社會(有待考究),性別平等指數傲視亞洲;還是因為菲律賓男人太沒責任感。總之,我認識的男賓賓們,都有個控制欲特別強大的女友或是老婆。

怎麼說呢?像是三餐飯後的電話問候,就是身為菲律賓男友的基本自覺。

我曾親眼目睹,一位男性的賓賓朋友不小心漏接了老婆的來電。他神情中那股風雨欲來的慌張,實在讓人難忘──我問他:「不覺得照三餐『安全回報』很麻煩嗎?」他說:「這是一個好男人該做的事。」

我實在無法接受這麼虛偽的答案。

而男女交往的時候,「週月慶」(monthsary)更是件非常重要的事:也就是每個月都要慶祝一次「我們正持續交往中」。在慶典當天,男方送女方禮物是基本儀式,而女方是否回送就因人而異。

據說,這個不成文的周月慶規定,會在雙方結婚後自動解除。

該交每月保護費囉。“Hey !” (CC BY 2.0) byBrian Evans

但是,你以為結婚後就可以放鬆了?真是入世未深,太單純了。
根據我同事轉述,「週月慶」雖然會被「週年慶」取代,但你必須把原本週月慶的預算,全部集中成一筆,在菲律賓人「很潮的Life style」(等下就會提到)之下,送禮難度大大提升。

另位值得一提的是,近日跟兩位賓賓同事出差到廣州,一路上便看他們倆汲汲營營地在尋找送老婆的紀念品──送禮這件事,彷彿是他們心口上的硃砂痣,每半小時就要問我一次:「何時可以逛街?」好像沒買到禮物,一進菲律賓海關就會給閹了。這情況一直到兩人各買了一個包包之後才有所好轉,我明顯感受到那陣烏雲,終於從他倆的心頭散去。

我又再次「白目」問他們:「不覺得老要送禮,很麻煩嗎?」他們說,菲律賓女孩總是期待著伴侶能有許多浪漫的作為──所以不這麼做的男人,都會自動被歸類到「壞男人」區。

我想這點倒是普世皆通,只不過世界各地執行的程度不一而已。

菲律賓最愛這種小情小愛了。圖/南漂作家 提供

「欠著也是一種風格」 

幼稚的小情小愛談完後,接下來要談一些嚴肅的經濟層面問題。(?!)

一般台灣人(少數欠稅大戶除外),要是欠別人錢,感覺就像毛毛蟲爬進衣服裡,肯定渾身不對勁;但賓賓欠別人錢,就像摳完腳後會聞一下手指,是再平凡不過的事情。

套句九把刀的名言,就是:「欠著也是一種風格。」

要知道,在菲律賓特殊的「民間金融網絡」中,有很多賓賓,長期都處在欠債的狀態裡──但他同時也很可能是別人的債權人。也就是一種你借我、我借他、他又借他,大家借來借去,達成一個恐怖平衡的概念。

你可能會猜想,是不是因為菲律賓人普遍很窮呀?我身邊很多工廠的工人,他們的待遇,的確只能達到一般生存的水平。

但是他們拿到薪水之後,絕!對!不!會!想到先還錢。

每每一遇到發薪日,就會看到百貨公司、遊樂園各個消費場所人口暴漲;再不然,就是工人們相約暢飲,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愁──什麼還錢的事,根本不用放在心上。這便是他們生活態度的縮影:賓賓們常把「及時行樂」這虛無的概念,執行得體無完膚。

但這種「全民相約一起當月光族」的惡習,也導致了只要有任何特殊事件發生,像是生病、意外、老婆生產或「家庭重大事件」──如老婆大人的生日派對、結婚的週年慶⋯⋯等等,就很有可能需要借錢。然後借了自然又不還,大家就這樣不斷惡性循環下去。

雖然聽起來有點悲傷,但身為當事人的賓賓們並不放在心上,他們還是很樂天;倒是不明就裡下借錢給他們的華人、外國人,常常幹聲連連,卻也無計可施。

世界霹靂無敵吃飯王

關於菲律賓人很愛吃米飯這件事,我在以前的文章裡著墨過,但還是忍不住再提一次。

起因是這次到中國大陸出差,吃了當地的麥當勞,賓賓同事點了個「炸雞翅套餐」──想當然耳,大陸的雞翅套餐肯定不會配飯。

但這對賓賓同事來說,簡直就是一場文化的震撼教育──他無法接受,不停地追問我:「為什麼沒有飯?為什麼沒有飯?」;「難道你們台灣人點炸雞餐的時候,就只吃炸雞嗎?」

我說:「對啊,就只吃炸雞。」(頂多配點薯條)

這個回答對他來說,卻簡直像發現外星人般地離奇。他的臉就像是在說:「天呀,這什麼奇怪的飲食文化啊,居然只單吃炸雞。」他後來又追問「那肯德基呢?」我說也是,他又再度晴天霹靂,後來還崩潰地推出一個奇怪的結論:「中國人不吃飯,所以比較瘦。」我眼看他受了這麼大的委屈,也就不忍再反駁這個荒謬的結論了。

由上述的小故事,可以深刻地感受到:米飯,在菲律賓人的飲食光譜中,占有多麼狂妄的分量:一餐飯裡要是沒有飯,就像是看豬哥會社卻沒有豬哥亮,是一種不完整又遭到欺騙的感覺。

另外我還發現,菲律賓語中連吃(kain)的語源,都是從飯(kanin)中「提煉」出來的。這也就不能責怪我的同事如此大驚小怪──畢竟在他們的飲食文化中,一餐裡就是包含了飯以及一道配菜,這配菜可以是豬牛羊魚或是一道蔬菜,但反正飯永遠都是主角,一旦沒了飯,這一餐就失去了重心;無論再多山珍海味,都無法填補缺乏米飯的空洞。

再後來,我分享了傳統民間故事中:「碗裡有剩飯,未來老婆就會是麻子臉。」的傳說給他聽,他說他們也有類似的傳說,只不過他們的版本是「會被惡魔帶走」。我想比起老掉牙的惡魔抓小孩,台灣這種充滿人文風情的傳說還是略勝一籌。

我們辦公室小姐的午餐,把飯先打好打滿再說。圖/南漂作家 提供

結語:

這一篇,差不多就先寫到這裡吧,留點靈感到等到下一篇再處理。

最近想在菲律賓申請個網路,結果等了兩週多,那技師不來就算了,還不接電話搞神隱,氣得我很想把菲律賓人寫得豬狗不如──不過我還是克制住自己的情緒,維持住「社會觀察員」的「客觀本色」。

以上紀錄與分享,純屬個人在菲律賓兩年來的實際見聞與主觀體悟,若有冒犯到賓賓們的地方,還請多多見諒。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南漂作家 提供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