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奇人異事】2015:初來乍到的「瞎子摸象毛」,警衛滿天下的文化衝擊

【菲律賓奇人異事】2015:初來乍到的「瞎子摸象毛」,警衛滿天下的文化衝擊

作者前言:這是身在菲律賓的我,每年都會撰寫的一系列文章,主要描寫菲律賓在地人比較「特別」的習性。但因為筆調可能比較輕浮,不知道合不合《換日線》讀者朋友們的胃口,還請多多指教。以下是 2015 年時,我撰寫的第一篇:

2015 年 6 月 16 號過後,我在菲律賓就正式待滿一年了。

人在異鄉,除了發揚台灣文化之外,另一個重要使命便是觀察他國文化。這樣「假以時日,台灣人民若要佔領或殖民此蠻夷領土,方可提早抵消此文化差異上的阻力,盡早馴服這頭東南亞覺醒的猛獸⋯⋯」(這段純粹開玩笑的)

然而,觀察他國文化的工作,絕對需要時間而且距離得夠近──就跟認識朋友一樣,絕不可能第一次見面,聊個天,摸個手相,就得以推斷他的為人。若將短時間所觀察到的文化隨意總結是很危險的,就如盲人摸象,只摸到條長象鼻,就以為大象像條蛇,囉哩八嗦一大堆,只是為了建立「資深文化觀察家」的權威⋯⋯。

開頭寫得這麼正經(?!),害我有點下不了台。其實過去一年,我在菲律賓大概有八成的時間都待在同一間工廠裡,有機會接觸到外頭世界的時間,比郝邵文還要少。
 
正因如此,目前為止我所觀察到的,都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與其說是「文化」,倒不如說是「奇人異事」。但每當觀察到賓賓視(我覺得)奇怪之事為理所當然時,也就是文化衝擊力道最強的時候,心中更會湧出一種「世界好大好豐盛」的感嘆。接下來的文章裡,我將一一列舉,(我覺得)有點奇怪的菲律賓人事物。

以下為本文總覽:
 
.用手吃飯
.視危險於無物
.警衛滿天下
.毛巾不離身
 

用手吃飯  
 
整人專家》裡的胡貞說過:「頭髮亂糟糟,梳頭用手抓」。菲律賓人則是「飯菜香噴噴,吃飯用手抓。」

菲律賓人不是每一餐都用手,他們最常使用的還是湯匙與叉子,手對於他們來說,比較像是「餐具的另一種選擇」。

有一次我跟賓賓吃一家烤雞配飯的速食店(Mang Inasal食記),他們就說用手來吃會更添風味──唯有手的巧勁,才能讓烤雞的醬汁跟白飯柔情似水地融合在一起,但會流手汗的朋友們,就要小心吃太鹹會高血壓。
 
另外,與吃飯有關也值得一提的是,多數菲律賓人的飯量都超大──在台灣,我們通常是「五菜配一飯」,他們則是「一菜配五飯」。初步推測是因為人民收入普遍比較低,飯便宜又有飽足感,自然忍不住就跟著有為一起多吃兩碗。
 

 
不要以為用手吃飯很簡單。

視危險於無物     

艱難的環境,使人有更強的生存技能,這點在菲律賓人身上體現得恰如其分──要是末日降臨,大夥要憑藉自己原始的求生技能,我們這些腦滿腸肥的都市人,一定會被他們徹底擊潰。

賓賓們常會怡然自得地做一些相當危險的事情。例如:徒手爬到三、四層樓高的地方,身上卻完全沒有任何安全防護措施;或是在水超淺的泳池裡,表演啦啦隊般的特技──我親眼見證好幾位賓賓在淺水池裡,踩在別人肩膀上後空翻入水,也見過一堆人「站著滑」滑水道。

怒騎水上腳踏車。圖/南漂作家 提供

但這些都還是只是小兒科──菲律賓最危險的地方,就在他們的馬路上。俗話說:馬路如虎口,我想他們的馬路應該是「暴龍口」,還是基因改造過後的暴龍;但儘管路上飛車縱橫,總是會有數不盡的賓賓,悠哉淡定地直接穿越馬路。
再更危險一點的舉例,是會有一群賓賓聚集在安全島上聊天,然後突然像走進家中後院般,悠哉回到大馬路上,彷彿隨時做好重新投胎的準備。

而在馬路上不時出現的行動攤販,也是「最美麗的風景」之一。另有一種是你一停車就過來幫你擦玻璃的「熱心人」,只是你要給點小費,而且在他們年久失修的抹布擦拭下,玻璃通常會比被擦之前還要髒。

從小培養在馬路上晃來晃去的能力。圖/南漂作家 提供

警衛滿天下   

如果你很享受過海關時被警衛搜身的快感,那你一定要來菲律賓爽一下。

因為在這裡,你不需要買機票出國,只要進出大賣場,就會被搜身。甚至,從你開車進停車場那一刻,就開始被「高規格對待」了:有些商場還會拿像金屬探測器(其實只是鏡子)的東西掃描你的車底,以及要求你打開後車廂。所以平常有習慣帶手榴彈或開山刀逛街的朋友,可能要多多留意了,這樣的「高規格對待」會一直持續到你進賣場的門口──警衛們會要求你打開隨身包包、並且輕撫你的腰際,一方面看你有沒有挾帶槍枝,一方面檢測你的腰圍,查看是否為大腸癌的危險族群──服務,果然就是要從心做起。

據說,會有這麼多警衛,是以前發生過「共產黨」(菲律賓共產黨 Partido Komunista ng Pilipinas,簡稱菲共(CPP),為 60 年代成立至今的地下政治組織,旨在透過革命手段推翻菲律賓(歷任)政府,建立共產主義國家。菲律賓現任總統杜特蒂上台後,宣告其為恐怖組織)攜帶炸彈進入賣場,只為了宣揚自己的革命思想,炸掉了不少無辜生命。

所以為了防止憾事重演,就只好到處都設警衛保全,連麥當勞、星巴克這種看似祥和的店也都會有配槍警衛──但他們多半不會搜身,最大的功能就是當你兩手滿滿炸雞薯條的時候,他們會幫你開門並說 “Thank you, Sir.” 。

農曆年間警衛的中國風扮相。圖/南漂作家 提供

毛巾不離身

《漢書.卷六八.霍光傳》:「宣帝始立,謁見高廟,大將軍光從驂乘,上內嚴憚之,若有芒刺在背。」這段話當然是 google 來的,跟我要說的主題也沒什麼關係,只是菲律賓人真的很喜歡把一條毛巾放在背後──不是像哈林那樣潮潮地掛在屁股後面的口袋,而是放在衣服裡,擺在背上從後領口露出並服貼在脖子上。如果是穿POLO衫,倒也不是太明顯,但有一些女孩穿得挺高雅,卻還是擺一條在那,就有點來污辱她的美了。

然而為什麼非要放條毛巾不可?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天氣太熱了。所以為了「避免後背濕出一個尷尬的圖騰」,乾脆「先擺一條尷尬的毛巾」,這充分展現出自嘲的智慧。

說實在的,如果認真評估台灣跟菲律賓的氣候,真正會汗流浹背的地方其實是台灣,雖然菲律賓氣溫比較高且四季如夏,但是台灣的悶熱相比之下才是真正可怕的,那是一種站著不動也可以噴汗的狀態,一天都忍不住想洗好幾次澡。(這是剛從台灣放假回來的深刻體認)

Hidden”(突然想要玩矇眼鬼抓人也沒問題。)圖/ (CC BY-ND 2.0) by Beegee49

結語:

好像差不多沒梗了,就先這樣吧。另外由於可能會有讀者朋友,質疑我用「賓賓」稱呼菲律賓朋友,是不是「歧視他國人民」?在此也要聲明絕無此意──這絕對是我用來表達親切和喜愛的友善稱呼,正如有人喜歡稱台灣人為「灣灣」一樣。(怎麼好像越描越黑)

總之希望這個「奇人異事」主題,未來可以當成一個系列文來寫。以後每當我又發現任何有趣的菲律賓人事物,就會先記錄下來,一年之後再回顧整理出精華,也可以對照一下去年的觀察與想法,是不是太天真浪漫沒見過世面。

這是第一年的紀錄。相信各位讀者朋友看完這一篇,我自封「資深文化觀察家」的身份肯定要被質疑了,還敢說別人瞎子摸象只摸象鼻,感覺我這篇連象毛都沒摸到。

但沒關係來日方長──只要持續保持熱愛觀察、事事好奇的習慣,隨著我在菲律賓的日子越長,必然會有更多見聞,也期許自己能夠更深入地分享在地資訊給大家。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南漂作家 提供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