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女交洋男真是『喪權辱國』!」、「外國人都愛醜女?」針對 CCR 的網民之見,來自媒體形塑的偏見

「台女交洋男真是『喪權辱國』!」、「外國人都愛醜女?」針對 CCR 的網民之見,來自媒體形塑的偏見

在 21 世紀,資訊傳遞的速度無遠弗屆,增加了跨文化交流的可能性,透過網路與社群媒體,我們能輕易與來自世界各地的人交流,進而發展出更深層的關係。

此外,跨國行動力的提升,也增加了不少實體接觸的機會。學校裡出現了不同語系的同學,離鄉背井的各國留學生擠滿了學院的餐廳,來自世界的萬國母語響徹餐廳禮堂。

因為時代的進步為地球上分隔兩端的人類搭建了橋梁,讓不同文化、膚色、飲食習慣、想法和社會結構的人們得以跨國跨種族的交流,成為臉友、互加 IG;成為合作夥伴、好友,甚至成為了交往或婚姻家庭的對象。

對於跨文化戀情的看法,我認為絕對是因人而異,畢竟就算在不同的國家和文化裡,每個人又擁有不同的家庭背景和個性,實在不能以偏概全。但當然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文化習慣、獨特的學校教育,和截然不同的成長背景,一定會有許多需要和另一半磨合的地方。就連來自台灣不同縣市或家庭的人,都會有生活差異了,更何況是另一個的國家呢?

說得更直接一點,觀念的差異是一定存在,幸運的話能互相尊重體諒,不幸的話則是遲早以分手結束這回合,耗損雙方的生命值。在這裡,我想分享自己對於「跨文化戀情」的「主觀」看法。

如果今天這則新聞是以外國女性為題,大多數的標題便會圍繞著「外國正妹」打轉,標準令人費解,彷彿「外國白人男性」就等於「洋腸」、「外國白人女性」等於「正妹」,而台灣女性只要交往的對象是外國人,就說明她很 Easy 。圖/Shutterstock

關於 CCR:媒體誘導下產生的偏見

近年在台灣,人們對於 CCR(Cross Cultural Romance,戲稱ㄈㄈ尺)的跨文化戀情看法,總是以負面的形象居多。而主流媒體也非常樂於煽風點火,三不五時就弄出一個以洋男台女為標題的報導,引導台灣網民的關注和辱罵。

但是,這些現象大多標準不一的僅針對「台灣女性」。如果今天這則新聞是以外國女性為題,大多數的標題便會圍繞著「外國正妹」打轉,標準令人費解,彷彿「外國白人男性」就等於「洋腸」、「外國白人女性」等於「正妹」,而台灣女性只要交往的對象是外國人,就說明她很 Easy 。

當然媒體有意帶風向外,可能多少也反映了一些問題和事實:的確,媒體所謂「崇洋媚外,非白男不愛」的女性必然存在,而玩弄感情、專挑亞洲女生下手的「外國渣男」也隨處可見,絕不僅限於台灣。

許多歐美渣男把亞洲女生當成是獵場裡獵物在狩獵,很多時候是因為他們開放大膽,臉皮又像水泥般的厚,花招百出的攻勢讓一些較為靦腆不善拒絕的亞洲女性招架不住。但其實渣男這種生物到處都有,把女性當掌上玩物的渣男在亞洲也為數不少,對於外國男性與台灣女性的汙名化,可能是媒體有意無意的混淆,把兩種不同態度和性質的跨文化感情歸為一類,然後設一個標靶來引導群眾抨擊。

因為文化差異,所以一切的包容、尊重跟理解都是雙向的,一個成功的跨文化戀情需要更多的耐心和傾聽,我們會發現其實跨國戀情與本土戀情的態度根本無異。圖/Shutterstock

上述偏見,可能來自於某些人的「種族歧視」

在我看來,所謂的異國戀有兩種:

第一種和普天下的戀情無異,只不過對象剛好是外國人,女方不是非白男不愛,男方也不是所謂的「亞女獵人」,兩人從認識,邂逅,到在一起經營一段感情,都是因為互相看對眼而相愛。

我認識的許多朋友幾乎都是這一類型的人,她們的外籍男友或是先生對待她們是極為尊重和貼心的,兩人的邂逅可能在職場、學校,或是下班後和朋友相約的酒吧,兩人具有相同的價值觀,會互相尊重和學習對方的文化,而對於各自的成長環境、傳統,和各自的專業領域,都有基本的自信跟認同,不會一切以某一方的標準而活(比如說覺得自己比較 low,對方甚麼都比較好)。

因為文化差異,所以一切的包容、尊重跟理解都是雙向的,一個成功的跨文化戀情需要更多的耐心和傾聽,我們會發現其實跨國戀情與本土戀情的態度根本無異。

第二種跨文化戀情才是眾所皆知的「崇洋媚外型」,也是常常讓第一種跨文化感情時常躺著也中槍的類型。坦白說,「崇洋媚外」本身並沒有甚麼錯,在不妨礙他人的情況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權,就算對象是在夜店或街上認識的外國渣男或玩咖,雙方各取所需各自負責,誰也沒有資格說甚麼。

但這一類型會被抨擊,可能大多是因為某一方對於非白種人的態度天差地遠:對於西方人就主動攀談獻殷勤,極其溫柔體貼,而對亞洲人或自己國家的態度則是冷淡甚至鄙視;這裡指的不只是男女關係,也包括在平常的人際關係上。

這些人的價值觀是以西方人的對象為榮,好像與西方人處在一起就代表著自己比別人高尚或感覺更有國際觀一樣,這已經不是跨文化戀情的問題,而是貨真價實的種族歧視、甚至是對自己出身和文化的瞧不起。通常會有這種態度的人,反而大多是較少見過世面,或比較沒有所謂國際觀,才會對外國人和與之交往的想像抱持憧憬。

綜上所述,我想某些人對於跨文化戀情的批評,除了認為台灣女性交外國男友是「喪權辱國」、台灣男性交外國女友是「為國爭光」的封閉思想之外,大部分是針對著因人種而被不平等對待的態度。

思考的盲點:「外國人都喜歡醜的?」

最後,回到開頭談到媒體造成的影響,除了可能造成大眾的刻板印象之外,也可能決定甚至限制了我們的審美。

在電視媒體的影響下,往往得要非常特定長像和打扮的女性才會被喻為「正妹」,由其是許多亞洲國家對於女性正不正的標準,是取決於她們有沒有雙眼皮、端正立體的五官、高挺的鼻子而非蒜頭鼻等等──而那些特徵,可能是非典型亞洲人的長相,某種程度上可能更像是西方人的樣子──我們從何時開始,以西方的審美觀來看待亞洲人呢?

妙的是,有時候我會聽到有人說:「外國人都喜歡挑選在台灣不受歡迎的台灣女生。」這其實是非常不尊重對方亦充滿歧視的言論。

西方國家的人好像更喜歡這些長相較為「亞洲」的人,雖然他們在亞洲因為審美觀不受到重視,但卻在西方國家被奉為寶,甚至比在亞洲看起來光鮮亮麗的「天菜」或「正妹」還受到歡迎──為什麼呢?

我們把歐美服裝品牌的亞洲模特兒和台灣品牌的模特兒拿來做比較,便可以看出端倪:西方國家比較傾向看起來「自然亞洲味」的亞洲模特兒,而台灣則比較傾向「混血外國味」、五官立體的模特兒(可參考〈Zara 彩妝照引爆「辱中」爭議:臉上有斑錯了嗎?需要被雷射清理的,是你的偏見〉)。

這並沒有誰好誰壞,因為不同國家的審美觀本來就該不一樣,但為何當我們追求歐美人長相的美感時,反而歐美國家的審美觀能珍惜亞洲人樸素的自然美呢? 或許當我們更主動意識到大眾傳播的影響,試著跳脫出特定框架,也會開始欣賞身為亞洲人的自然美。

最後,當某些台灣的男生批評台灣女生對外國和台灣男性有雙重標準時,台灣的男生不妨問問自己:是否對於「正妹」、「普妹」也有雙重標準呢?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