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劇掀「復古風」,那些關於古樂的誤會與傳說:誰的「羊腸弦」,讓莎翁也為之沉醉?

歷史劇掀「復古風」,那些關於古樂的誤會與傳說:誰的「羊腸弦」,讓莎翁也為之沉醉?

去年《延禧攻略》裡,出現西洋樂器的「時光穿梭」烏龍後,古裝劇的歷史正確性開始被大眾所討論,而西洋古樂器也開始在台灣被重視。尤其近年來,音樂與樂器的「復古風」席捲台灣,市面上更多了不少「古樂器」,為台灣喜愛音樂的玩家們提供了樂器的新選擇。

甚麼是古樂器?

其實,古樂器可以說是大有來頭。在西方近代音樂史的路上,它獨立又叛逆的從「正規傳統的古典音樂領域」岔了出來,堅持走自己非主流又不受古典音樂侷限的路,而古樂器與古樂早已在歐洲發展了超過一甲子了!

在西方 19 世紀的工業革命時期,效率快速取代了一切,大眾口味也隨之改變,樂器的構造與聲響,更為了配合越來越巨大的音樂廳而越來越大聲。現代化的樂器和演出方式統一了樂壇,成為了我們常聽到的「當代古典音樂」。

但到了 21 世紀的今天,全球化和各領域知識的急速傳播,讓這個世紀成為了資訊爆炸的時代。而人在有限的精力與時間之下,面對排山倒海的物質資訊,開始養成了「重質不重量」的精神。

一方面,科技持續發展到巔峰,但另一方面,人們卻開始緬懷以前或古時候那個注重自然和手工的年代,一個回歸人本初衷的年代。漸漸的,現代人對於質地的要求也不再追求快速或加工,而是真樸。

在味覺上,古法釀造的手工醬油,經過多種廢時的程序並選擇合適的老缸甕來靜置,更具風味底蘊;在觸覺上,手拉坯的陶壺,比起灌漿的化工壺來得更有人性的質感;而在聽覺上,不經現代化加工的古樂器,更能體現音樂聲響最自然原汁原味的美。

其實這種精神跟現在的文青精神很相似:拒絕跟隨主流,標誌自己與眾不同的志向和品味。就是這種對於音樂和聲音裡真、善、美,與樸實的美感,讓近代西方音樂學者、音樂家和樂器師傅們開始研究古文獻,考究古樂器,並重新用古法打造,讓這些失傳已久的古樂器原音重現,再度重見天日。古樂器的復興,如今已在歐美國家已經如火如荼的發展了百年。

圖/Martin Chiang 提供

古樂器「進化未完成」?

在古樂器開始盛行的地方,總會出現許多不同的聲音,比如說有些人會認為古樂器相較於現代樂器是還沒發展完全的樂器。

事實上從中世紀、文義復興、巴洛克,甚至到古典或浪漫時期,每一個古樂器都有屬於自己的年代,因為每個年代的音樂都有自己獨特的聲響。作曲家在為譜曲時,腦袋裡的所臨摹的聲音也是那時代古樂器的聲音,每一個時代的音樂,便是為那一個時代的樂器聲響所創作的,所以以偏概全的說樂器發展到現代是越來越健全,這種說法是極為錯誤的觀念,因為樂器並不是科技。 

同時精通古樂器也是和現代樂器一樣,需要很長時間在音樂學院的培養、學習、練習,和演出經驗,甚至需要閱讀非常多的古籍來奠定歷史的基礎知識,是一門「正經」的學問。

許多外行人對古樂器的印象是發展不健全的樂器,很多時候的原因其實是因為演奏者本人並沒有在古樂器上下足功夫,就用古樂演奏家或古樂團體的名義演出。也因此,當現代樂器演奏者接觸到古樂器時,需要以同等的精神和精力看待古樂器,才是尊重這門藝術的表現。

圖/Martin Chiang 提供

小提琴的歷史:令莎翁也為之著迷的「羊腸音色」

為了讓讀者們更認識古樂器,以下就用從眾所皆知的「小提琴」為例,介紹古今樂器的差異。

歐亞許多的樂器都有個共通點,就是從古代中亞阿拉伯國家傳到世界各地,比如說拜占庭帝國的傳統樂器 Lira(里拉琴)或古代伊斯蘭國家盛行一種叫的 Rebab 的弓弦樂器,半球形的共鳴箱以羊或驢皮蒙蓋著,與二胡及為相似;它的傳播範圍的極廣,但這個中亞的民族樂器,是如何成為歐洲弓弦樂器的祖先呢?

一切樂器的歷史必定要提到慘烈的十字軍東征,歐洲教廷與諸國領主為了奪回聖地耶路撒冷,而揮軍南下攻打穆斯林,但因為軍紀散亂和燒殺擄的臭名而最後失敗了,可是最後即使損失慘重,卻無意間造成了史上最重要的文化交流之一

許多阿拉伯的樂器便因此跨海,通過了伊比利半島,傳到了西歐國家,弦樂器上歐陸後,也演變為兩種不同方式拉奏的弓弦樂器,例如:lira da braccio 為手臂中的弦樂,而 lira da gamba 即夾在兩腿中拉奏的弦樂器(為之後文藝復興時期出現,像大提琴一樣夾在腿間拉奏的古大提琴)。

弓弦樂器在中世紀的傳入歐洲後直到文藝復興晚期,和巴洛克時期,才開始真正的進入一個小提琴唯我獨尊的時代。許多作曲家開始專門為小提琴寫出優美和超高技巧的音樂,直到今日的古樂復興,這些古代不可思議的絕美音樂才再度出現在世人面前。

古代的小提琴雖然外表與現代小提琴看起來相似,但其實有很多不一樣的地方:比如說古小提琴的琴橋也有很多不同的樣式,但大多比諸現代小提琴,琴橋上方高度較低,厚度也較厚;巴洛克小提琴的琴頸較平行於琴身,現代的琴頸則是向下傾斜;巴洛克的指板也比現代小提琴更短,巴洛克琴弓比現代的更短更輕,大概是現代弓 3/4 的長度,弓毛較少,這樣更有利於把音拉奏的更清脆,並且讓弓有更高的靈活度。

更重要的是,因為巴洛克小提琴沒有腮託,所以拉奏的方式必須是極為自然的,讓琴身坐立在鎖骨上,這樣其實更為舒適,姿勢也不緊繃,

而最大的不同點就是古小提琴的弦是使用羊腸弦而非現代小提琴的鋼弦,聲音自然甜美,如同天使的羽絨般輕柔敏感但溫暖柔潤的音色,莎士比亞曾經寫道:「羊的內臟,能使人類靈魂出竅。」這種使人靈魂出竅的臟器,就是古小提琴上的羊腸弦!可見巴洛克小提琴的音色的美,曾經讓莎翁極為入迷。

總而言之,因為許多在細節的不同,造就了一個近乎全然不同的音色和拉奏方式,搭配復古的拉奏技法,所呈現出來的音樂和用現代小提琴拉奏的版本,有非常大的差異! 畢竟誰說西方古典音樂就一定要像「傳統古典音樂」的那個樣子呢? 音樂是有非常多種可能性的。

古樂演奏家應該像文史工作者一樣,演奏並搭配閱讀 300 多年前的古籍,學習由古歐洲音樂家親自紀錄的拉奏技法。像是他們跨世紀親自教授我們一樣,如此我們才從中了解百年前巴洛克音樂的真正樣貌,最後注入個人的體會和情感,用古法但新的精神重現古樂,這就是一門藝術的復興與再造。

圖/Martin Chiang 提供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Martin Chiang 提供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