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進之前,那些台灣孩子需要知道的事──初抵深圳,我的 14 點觀察

西進之前,那些台灣孩子需要知道的事──初抵深圳,我的 14 點觀察

藍人在聖誕節前夕,拖著一個大行李箱來到這個台灣人既熟悉又陌生的「國家」中國,並且選擇落腳在深圳市。私以為深圳市是中國大陸最具有包容性的一線城市,這裡常有人說:「來了深圳你就是深圳人」。抱持著對中國夢的半信半疑,以及對深圳市未來結合港澳以及廣州等周邊地區長遠發展的期盼,藍人決定落腳於此。

以下,便是藍人西進後的幾點生活觀察,和有意西進的台灣讀者們分享:

1. 實名制 

如果您像藍人一樣,在沒拿到公司的錄取信或者外資公司的外派職位之前,就直接來到中國尋找機會,您可能還是要多帶一點現金。

藍人初抵深圳,只帶了 200 元人民幣,第一天試圖到銀行開戶,才發現困難重重。雖然每間銀行的規定略有不同,但是基本上沒有居住證和工作證等文件,都是開不了戶的;而沒有銀行戶頭,也就無法把錢轉進來生活。

此外,並不是每一家電信業者的門市,都可以用台胞卡申辦門號, 有的電信業者得去營業廳(直營門市)申辦,申辦時通常還會要求您的 360 度照片,徹底落實實名制。

2. 廁所

無論是在台北市或者波士頓市,不在室內抽煙已經是全民共識,但是在這裡卻不是這麼回事。深圳有很多又大又新的高級百貨公司,但是廁所裡卻充滿嗆鼻的煙味。

同時,這裡很多廁所不像波士頓採取坐式,而是像台北一樣採取蹲式,有的男廁甚至沒有便斗,蹲式馬桶上又時有骯髒的尿液,迫使你必須蹲踩在上面大號。

3. 物價

若是您沒有公司錄取信,又沒有親戚在這裏,隻身闖蕩的您勢必要跟藍人一樣面臨租房的問題:藍人在市區租一間四人合住的小房間,一間小小房間要價 3,000 人民幣左右(約新台幣 13,726 元),一室一廳的租金則大約落在 6,000 人民幣(約新台幣 27,452 元)。

飲食方面,以百貨公司內的普通餐廳為例,一餐飯通常最便宜約 100 人民幣(約新台幣 458 元), 路上並不像台灣有很多平價餐廳,或者說有許多平價餐廳都在地下街,叫外賣的話大約落在 20 到 38 元人民幣(約新台幣 92-174 元)之間,並不便宜。 

4. 翻牆

台灣的孩子剛到中國大陸,最不能適應的一定是網路世界──你明知道百度要取代 Google,微信要取代 Facebook,大眾點評要取代 Tripadvisor,愛奇藝要取代 Netflix 等等──但是你就是做不到!這時候,翻牆當然就是你必須要立刻解決的問題,否則你會感覺到身體很自由,靈魂卻出現毒癮戒斷時的徵兆。

5. 通勤距離

深圳市區宛若一個「長方形」:以最右邊為起點,第一個市中心是羅湖區,有點像是台北市的萬華區,屬於英文裡面時常說的老城區,即城市最早發展的地方;接著是往左邊的金融區福田區,再接著往左邊一點就是科技重鎮的南山區。福田跟南山就是深圳市的雙核心市中心,從最左邊到最右邊,搭地鐵通常要一個小時。剛到深圳的藍人為了到稀少的直營門市申辦手機,一直在東西之間跑來跑去,十分折騰。


圖/截自 維基百科

6. 貧富差距 

藍人自己到中國旅遊過很多次,早已知道中國的貧富差距問題嚴重,然而,當你真的在這座城市生活,仍會對眼前的景像感到唏噓不已:

你看到有人坐在一餐好幾百塊人民幣的高級餐廳裡,也有人在路邊吃便當;你看見不少白領每個月賺進好幾萬塊人民幣,也有農民工一個月只能賺 2,000 塊;更別提每天搭地鐵上班,看見地鐵口都還有 3 個婆婆,替路人擦鞋維生,心中的衝擊,實非文字能夠形容。

經歷凡此種種,你會更深刻地感覺到身而為人,確實存在等級;不同社會對待不同階層的態度,也是迥然不同的。

7. 假資源回收

這裡就跟美國一樣,資源回收做得很爛,大樓的垃圾也不作分類,只有公共場所跟美國一樣做了一個一般垃圾桶,跟一個資源回收的桶子做做樣子。每次看到兩大國把許多明明可以資源回收的垃圾丟進一般垃圾桶,便會對人類世界受到他們的「蹂躪」,感到相當不捨;並且在這一刻,總是讓我很驕傲自己是一個台灣人。

8. 都市設計

在這城市,你一出寶安機場就會感覺到機場又大又新,但是拖著行李走到等車大樓,卻要經過一個巨大的、沒有手扶梯的上坡,而你很難想像一個這麼新的機場,會是這樣的設計。

再說藍人家樓下的地下街更是又大又長又新,還有浮誇的水舞秀,本想優閒的坐在地下街的 85 度 C 喝一杯咖啡,但地鐵在頭上每 3 分鐘就轟隆隆呼嘯而過, 吵得藍人我只想趕快喝喝走人。 

深圳的好多大樓都蓋得好有設計感、好大、好現代化、好漂亮,但是卻看不見一個合理的無障礙空間;甚至時常出現奇怪的階梯,完全未考量殘障朋友的權益。

很多蓋了 10 年的房子,看得到的地方還像個人走的,看不到的地方比如大樓樓梯間則恐怖至極,陳舊而不堪使用,看起來像是台北 30 年以上的老大樓。這時藍人才深深體會到,蓋新大樓很簡單,維護一座大樓卻很困難,也深深佩服那些動輒 100 年的波士頓市區建築,如今依然在正常使用中。

9. 施工品質

在台灣或者美國,施工單位總是有很多限制跟要求,包括工時,包括替代動線等等。反觀在深圳這個快速蓋樓的城市,藍人不僅看過夜間施工,也看過毫無動線替代,而直接讓路人走在大馬路上與車爭道的荒謬狀態。最可怕的就是粉塵滿天飛,整個城市塵土飛揚,施工單位不會用任何輕隔間罩住施工區域,也不會灑水來降低粉塵飄飛,對行人來說,大概只能比誰的鼻毛比較濃密而已。

10. 陌生的品牌

藍人剛到這裡的時候,剛好遇到寒流來襲,於是就想去買個小電暖爐。但放眼電器品牌,卻都是不認的牌子,後來發現不僅家電用品,有很多的品項都不容易看見外國品牌。大陸友人總是告訴你,國貨便宜好用,這跟我們總覺得中國製品質爛還會爆炸的刻板印象完全不同。

其實感覺過去這幾年,這個地方為了追求快速的發展,以及壓低價格,很多東西的品質都只符合最低標準,或許故障率相對較高,但是卻能夠在市場上取得強大的價格優勢。

圖/leungchopan@Shutterstock

11. 公車風景

在這個連地攤貨都是掃碼支付的深圳,公車不僅掃碼,部分地區竟然還保留了購票上車的公車隨車售票員,這種現代與過去並存的現象也相當有趣。

12. 路人

這個社會跟美國或台灣社會很不一樣,當你遇到突發狀況,在路上試圖向人求援的時候,通常會得到對方奇怪的眼神。

記得有一次藍人身上只剩 5 塊錢,但是公車只要 2 塊錢,因為實名制的關係,藍人的微信無法開通公車掃碼支付,公車站又不像地鐵有售票機,於是藍人心想要不跟路人換一下吧。然而,藍人問了大概 12 個人,包括路邊攤商,路人要不是不帶現金,要不就是把你當怪人,一看到你靠近說話,就飛也似的逃走了;台灣人情味在此實屬難能可貴。

13. 服務員

最後就是這裡的服務員總是很忙碌,比如你在餐廳吃飯,當你正告知服務員你需要的服務,旁邊卻有人突然插嘴要求服務員先為自己服務──藍人當下是很錯愕的,這不是「我的時間」嗎?連請服務生幫忙都「這麼競爭」,服務生常常聽你說到一半,就忽然走人,不解釋也不稍微回應一下。

儘管他之後會默默的幫你把需要的東西送上來,但相比台灣服務生的體貼,或者波士頓服務生,總是要跟你聊聊今天過得好不好,仍舊讓人不太習慣。

14. 房地產

記得元旦連續假日的前一天,我來到微信母公司騰訊總部,晚上 10 點鐘,巨大的總部裡,很多樓層都還燈火通明。加班是這個城市的常態,年輕打拼買房,更是這個城市所有人的信仰。

來自波士頓的藍人還是很不習慣這樣的生活:每天早上去上班,很晚才下班,許多公司還要求假日隔週上一天班,或者一週上六天班。如同第 4 點提到的,藍人的四房合租房裡,室友們總是早早出門,並且加班到深夜才回家,房間只是一個純粹用來洗澡和睡覺的地方,卻得付出跟薪水比例相較之下十分高昂的房租。

房貸也是一樣的,所有辛苦的勞動所得必須全部投入房地產,而對房地產的信仰,又讓這城市的許多人陷入一個死循環:年輕所努力的夢想,是為了給中年的自己繳房貸,因為房價在過去 20 年沒有跌過,很多的中國人深深相信有房子才有幸福的婚姻跟人生,可是又有多少人計算過這段奮鬥過程之中所失去的青春,與其機會成本?而勞動者,又有什麼時候能感覺真正「為自己活著」?

小結:做夢之前,認清自我

在中國製造業面臨轉型,經濟成長開始放緩的現在,中國夢未必有你想像中的那麼美好。請想清楚您是什麼樣的人才,想在這個環境得到什麼?如果您所追求的海外生活,須具備更好更穩定的生活品質,以及工作和生活間的平衡,您應該想辦法去像是波士頓這樣的地方;如果您所追求的是那些競爭跟創造的空間,則可以來這裡,看看這裡的人有多麼拚命。

在這裡,每天都有嘗試開創卻失敗的人,而城市仍舊依然故我的前進,沒有時間停下來看一眼失敗者;因為更有太多或原創或山寨的「創新」源源不絕,而得到鉅額融資的傳說,仍在發生.....。

執行、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