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古歐洲:走一趟 Napa 古堡酒莊之旅,品嘗葡萄的好滋味

穿越古歐洲:走一趟 Napa 古堡酒莊之旅,品嘗葡萄的好滋味

今年的國慶日,我們決定到 Napa(納帕郡)著名的古堡酒莊 Castello Di Amorosa 一遊。這是個充滿歐洲中世紀風情的古堡酒莊,共花了 15 年時間,從歐洲運了 8 千噸的石頭來此才建成。根據都會傳說,這間酒莊的老闆 Dairo Sattui 是個義大利人。他先在 Napa 開了一家非常知名的酒莊 V. Sattui Winery,後來把 50% 的股份賣給其中一個主管,再用這筆錢投資蓋了這座古堡。古堡興建完成後,一砲而紅,成為 Napa 的朝聖景點,他再用賺的錢把之前賣出去的股份全數買回。現在坊間謠傳他正在投資興建第三座酒莊。

這次同行的人有古堡酒莊的頂級 VIP 圓桌武士 500 人會員(Cinquecento Cavalieri Wine Club),所以我們就跟著參加了價值95 美金的 Antipasti & Wine Tour ,包含了古堡導覽,品酒和一些開胃菜,而這一切全部免費。這間古堡我來了許多次,卻也是第一次參加私人導覽,格外興奮。

古堡導覽;從宴會廳、中庭,到深入地下室

這次帶領我們的導覽是個熱情活潑的歐洲人。他首先帶著大家到古堡著名的 The Great Hall,一個氣勢非凡諾大的宴會廳,中間擺了一個非常長的桌子。桌子的盡頭擺了兩張氣勢非凡的長椅,後面是直達天花板的壁畫。一般來說是不允許進入的,所以我們趕緊趁此機會坐到長椅上拍照,體驗一把歐洲貴族的風情。

圖/Lucy Chang 提供

接下來導覽帶我們到達古堡的中庭。古堡的中庭可以清楚地看到有些石頭是整整齊齊的切割的,而有些區域的石頭則是不規則形狀的。原因令人莞爾:整齊切割的石頭來自太平盛世的 11 世紀,大家比較有閒情逸致,做的活比較細。而到了 12 和 13 世紀,歐洲陷入戰亂,自然就沒有時間做這些細活,於是就看到了不規則形狀的石頭。

除此之外,有一面牆壁上面有 5 個窗戶,但是卻有兩個窗戶被石頭封死了。我來了這麼多次,從來沒有注意到過這個細節。導覽解釋是因為當時羅馬時代,政府計算建築物的窗戶數量來決定稅負多寡,因為有錢人的建築物通常越氣派,窗戶也越多。而有些有錢人為了少繳些税,就把窗戶封起來。這樣的小細節讓我深刻感受到建築師的用心和歷史的痕跡。

圖/Lucy Chang 提供

接著導遊就帶我們到地窖參觀。越往下走,可以感覺到溫度在下降,空氣慢慢變得沁涼。我們沿著狹小的石頭走廊往古堡的深處探險。途中我們經過一個小房間,裡面擺滿了各式各樣製作蠟燭的擺設,這是當初拍電影所留下來的場景。

再往下走,來到了酒窖。這個古堡的酒桶都是用法國的橡木,法國橡木桶釀出來的酒會有香草和橡木的香味。全世界 70% 的市場都鍾情於法國橡木。而美國橡木則是帶有椰子香,在澳洲和紐西蘭較受歡迎。

有一些酒窖房間擺著古堡貴客的酒,他們可以隨時來喝。有一些是古堡主人自己珍藏的酒,還有一間房間是給超級 VIP 品酒的品酒室,目前只有一個人進去過。他一次買了 4 大桶的酒。一桶大約可以做 200 多瓶酒──4 大桶約有上千瓶,果真是超級 VIP。

這是古堡主人珍藏的酒,想必價值不斐。圖/Lucy Chang 提供

兵器室與「未來的酒」

接下來我們來到了兵器室,裡面擺滿了歐洲中世紀的盔甲,兵器,頭盔等等。其中大部分都是仿製品,除了有一個根據都市傳說是義大利來的 12 世紀的頭盔真品。當然此時我們又是拿起手機一陣狂拍。

兵器室再往下走就是 Torture Chamber,裡面擺滿了歐洲中世紀對犯人刑求的刑具,真的令人腦洞大開。裡面唯一的真品是一個比人高的鐵櫃,裡面從上到下牆壁上有無數個長長的尖針。這個櫃子可以把人放進去,然後門關起來,剩下的就不言而諭了。最弔詭的是這個櫃子的外面刻了一個女人的臉,表情哀戚,因此這個櫃子叫做 Iron Maiden(鐵娘子)。

鐵娘子的旁邊是一個長長的非常高的鐵籠,裡面可以站一個人的寬度,還有箝制犯人的鐵練。導覽說歐洲中世紀會把人剝皮,然後放到這個鐵籠裡,讓鳥完成剩下的工作,聽了真是令人不寒而慄。除此之外刑求室裡還有插滿鐵針的釘床和釘椅,以及其他刑具。

鐵娘子。圖/Lucy Chang 提供

下一站映入眼簾的是一間碩大寬敞,氣勢非凡的大廳,兩旁擺了滿滿的酒桶。大廳的盡頭有一個長長的品酒吧台。導覽指著牆壁上的一個牌子說:這些都是我們的貴賓名人們。上面有前州長阿諾史瓦辛格、邦喬飛、現任美國眾議院院長南西裴洛西、電影明星亞當山德勒等等,都是響噹噹的世界知名人物。

接著導覽帶著我們到一個精緻小巧的品酒吧檯旁,並替我們每人斟上了一杯紅酒,這是在市面上還尚未發行的 2018 年的紅酒 Baby Wine,還要再幾年才會到達登峰造極的境界,不過現在就可以預購。他的口味果香濃郁,但還沒有成熟紅酒的底蘊,這也是我第一次喝到「未來的酒」。

圖/Lucy Chang 提供

重頭戲:品酒

接下來就是我們品酒的重頭戲。我們沿著樓梯到了上面二樓的貴賓室,導覽,也是我們的侍酒師,已經是先幫我們在戶外擺好了桌椅和酒杯,並且在桌上擺上了好幾盤的起司、火腿拼盤和古堡自製的餅乾棒,就此開啟了一場品酒的奇幻之旅。

他拿出的第一瓶是奪得 SF Chronical 首獎的白酒 Chardonnay Reserve,一瓶 58 美金(約新台幣 1,796 元)。當然我也不是專業的品酒師,沒辦法像知名漫畫神之雫喝完之後,告訴你我去了一趟充滿果香的森林,然後有鳥兒停在我的指尖,耳旁還有悠揚的古典音樂奏起。我只能告訴你喝起來清新馥郁,果然名不虛傳。

正在我想著一開始起點就這麼高,那後面會是怎樣的時候,侍酒師就陸陸續續端出了 100 塊一瓶、200 塊一瓶,甚至 300 塊一瓶的紅酒給我們斟上。隨著價位往上攀升,也可以感覺到紅酒的澀味減少,越來越順口,但是底蘊也越來越深厚。

侍酒師甚至還拿出了一些單子上都沒有的酒,或是標示著已售罄的酒。再喝了數杯紅酒之後,侍酒師拿出了古堡著名的甜酒。我以前是偏好甜酒的,但是那天在喝完底蘊深沉的紅酒後,卻覺得甜酒有些過甜,沒有紅酒的底蘊,還要搭配著海鹽巧克力降低甜度。隨著一杯接著一杯,我也越喝越開懷。最後不勝酒力,在桌上小憩了一下。

圖/Lucy Chang 提供

另外一個小趣事就是我們在品酒的同時,有一隻野生孔雀突然嗷嗷大叫起來。原來是他看到不鏽鋼燈上自己的倒影,誤以為自己是敵人,氣得跳腳。他還跟自己的倒影對峙許久,不時的啄了自己的倒影好幾下,把我們都逗樂了。侍酒師說有一次有一群人開著長型黑色禮車來,結果孔雀看到車上自己的倒影,誤以為是敵人,非常生氣,把車子啄了一排凹凹凸凸的洞。我們聽了都笑翻了。

圖/Lucy Chang 提供

休息完,我們帶著愉快的心情和滿載而歸的紅酒踏出古堡大門。古堡的外圍像一個莊園,還有幾隻羊、雞、鴕鳥在草地上悠閒的漫步。

你也不妨走一趟 Napa,體驗古堡葡萄

由於同行的人有 VIP,所以我們一行 10 人的導覽費和品酒費全部免費。那要怎樣才能拿到這樣的「圓桌武士會員」VIP 呢?第一年必須消費滿 5 千美金(約新台幣 154,855 元),接下來每一年要消費滿 3 千 5 美金(約新台幣 108,399 元)才能繼續維持會員。

如果沒有 VIP 會員的話,他們也有提供普通門票 30 美金(約新台幣 929 元),可以自由地在古堡開放的公共空間遊覽,然後到大眾品酒室品嚐包含在門票裡的 5 杯紅酒白酒或是甜酒。不喝酒的朋友們也可以選擇古堡的著名葡萄汁,隨著每年葡萄風味不同,葡萄汁的風味也有所變化。整體而言,我非常推薦大家來這間古堡體驗一下歐洲中世紀風情和美好的葡萄酒。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Lucy Chang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