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逆的文化、隨性的生活、混搭的美食⋯⋯波特蘭,一座衝突又美麗的城市

叛逆的文化、隨性的生活、混搭的美食⋯⋯波特蘭,一座衝突又美麗的城市

因緣際會,這幾年我陸陸續續來了波特蘭好幾次。以前的波特蘭人不是太多,冷冽的空氣吹拂過秋天的枯樹,有一種蕭瑟的美。這幾年來感覺波特蘭變化很大,越來越像舊金山──人越來越多,整體人口也很年輕,市中心到處都是建築工程,高樓一棟棟的拔地而起,越來越繁榮,文青咖啡店和精緻的餐館也越來越多;且街上隨處可見新創公司的電動滑板車和電動腳踏車。

但是它叛逆獨特的文化依然存在:四處可見建築物牆壁上巨大的塗鴉畫,許多行人染著鮮艷的髮色和刺著身上各式各樣的刺青,彷彿在倔強的吶喊著我不一樣。波特蘭有一句城市標語就是 Keep Portland Weird(讓波特蘭保持怪異),非常地貼切。

波特蘭飲食文化,處處透露「衝突之美」

波特蘭最著名的就是他們的「餐車文化」。波特蘭大約有 500 輛餐車,裡面的國際料理可以說是包山包海,舉凡韓國燒烤、伊拉克燒烤、中式煎餅、日式可麗餅、美式三明治、地中海餐點等等。有選擇困難症的人要是來了波特蘭,吃頓飯可能要花上好些時間決定。他們的餐車通常會設置在固定的地方,比較大的餐車群甚至佔據了一整個街口。

買完餐車之後,你可以到旁邊的「先鋒法院廣場」(Pioneer Courthouse Square),俗稱「波特蘭的客廳」,跟大家一樣,坐在階梯上,看著風景悠哉地享受美食,非常愜意。有些人也許覺得坐在階梯上吃東西略顯淒涼,但是波特蘭人可不是這麼想的,他們有種 Don’t give a shit(蠻不在乎)、放心做自己的調調──何必在意世俗的眼光呢?想做什麼就去做吧!這種灑脫,我喜歡。

席地而坐的波特蘭客廳 Pioneer Courthouse Square。圖/Lucy Chang 提供

波特蘭的與眾不同也體現在他們其他的飲食文化。各種文化衝擊碰撞產生的 fusion 美食,唐突卻不失風采,處處都是驚喜,令人著迷。

他們著名的三明治店 Lardo,招牌就是越南與美式碰撞出來的火花──越南河粉三明治。三明治麵包內夾著越南河粉的牛肉,脆脆的豆芽菜,新鮮的九層塔,搭配海鮮醬和美式醬料,旁邊還有一碗熱騰騰的越南河粉湯可以沾著吃。如此衝突,卻如此獨特美好。

我們還試了一間當地非常有名的美式餐廳 Tasty n Alder。這間餐廳是名廚 John Gorham 所開的餐廳系列之一。我們下午兩點就來把名字放在晚餐的排隊名單上,不然晚餐時間來排隊的話,等待的時間大約兩個小時。菜單上除了一般美式餐點的牛排之外,還有韓式炸雞,烤青江菜,韓式烤牛肉等亞洲元素,看到這樣的菜單令人莞爾一笑,也許這就是波特蘭的魅力──所有的與眾不同都可以和諧共處,所有的不合理也都顯得合理了。

越南河粉三明治。圖/Lucy Chang 提供

矽谷人才進駐,衍生的社會問題

說了這麼多美食,讀者可能想問:那麼究竟是什麼原因,為波特蘭的市容帶來如此大的改變呢?答案是矽谷科技業帶來的、日益高漲令人無法負擔的生活成本,讓許多人搬到波特蘭來。

在矽谷科技人才也許薪水高,但是因為生活費和房子開銷太大,仍要勒緊褲帶生活。波特蘭的房價和生活費相對親民許多,而且吃東西和買東西都不用付稅,科技人才在這可以擁有較好的生活品質。

我的前老闆就是攜家帶眷的搬到波特蘭來,因為許多科技人才搬到波特蘭來,自然科技公司也陸陸續續地隨之進駐,進而帶動了當地的經濟活動,也讓波特蘭越來越像舊金山,越來越繁華。

日益高漲令人無法負擔的生活成本,讓許多人搬到波特蘭來。圖/Lucy Chang 提供

繁華的背後自然也帶來了一些社會問題:波特蘭的房租隨著科技公司的進駐節節高漲,市中心的遊民越來越多,有時候一條街上可以看到四五個遊民搭的帳篷,路上更可以看到遊民裹著棉被席地而睡。

為此,奧勒岡州在今年 2 月通過了全美第一個全州租金管制的法律,租金漲幅限制在 7% 之下加上通貨膨脹比例,並且禁止沒有理由的驅除房客。以 2019 年為例,加上通貨膨脹之後,租金漲幅不得超過 10.3%,違反法律的房東必須賠償房客損失外加 3 個月的租金。目前美國各州都是各個城市自己決定要不要實施租金管制,奧勒岡州這個法律可以說是史無前例,也希望這個法律能夠減緩住房危機。

波特蘭:包容不同,見怪不怪

一開始,我並不是特別喜歡波特蘭,總覺得她過於嬉皮,而我格格不入。但是來了幾次之後,我發現她是一個很包容多元化的城市,讓每個人都用自己的方式綻放光彩,而不用擔心別人的目光。也許我並不是那麼嬉皮,那也是可以的。我開始享受這個處處是驚喜的城市──Keep Portland Weird! I will be back!(讓波特蘭保持怪異!我會再回來的!)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Iris van den Broek@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