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就在雲後面」:那些《與惡》教我們的事

「希望就在雲後面」:那些《與惡》教我們的事

最近看了公視最新力作《我們與惡的距離》,期間爆哭好幾次,卻又停不下來的看完。看完之後,思潮洶湧。裡面的人物刻畫細膩,動機交代清楚明瞭,讓人有很深的代入感。甚至可以說,如果我是當事人,我未必能做得比劇裡的角色好。全劇傳達出一重要訊息:世界上沒有所謂的黑與白,人生大多是在灰色地方遊走。你看到的事實不過是片面的事實,往往不是全部的事實。

在劇裡的角色,我看到我自己的影子、認識的人的影子,和聽過的故事的影子,也許這就是這是這部戲令人著迷的地方。這部戲探討的層面既廣又深,有愛情、親情、友情、媒體紀律,社會對精神病患的誤解與不肯了解等等,無法一一詳述。在此提出我最有感的幾個人物,和讀者朋友們討論:

唯有像劇中的宋喬安一樣勇敢的面對,撕開那層表皮的痂,赤裸裸地面對鮮血淋漓的傷口,傷口才有癒合的可能。圖/我們與惡的距離 粉絲專頁

受害者媽媽宋喬安

這個由賈靜雯扮演的角色,讓人非常心疼──一個在隨機殺人案裡失去稚子的母親,把自己的心門緊緊關閉、把家人同事和朋友拒於千里之外,用工作和酒精來麻醉傷痛。她倔強好強,認為自己不需要幫助,或者更準確的說,她還沒有準備好面對表皮結痂卻從未癒合的的傷口。

而我們人生當中,又何嘗沒有經歷過類似的情況?也許是喪失親人的心碎、也許是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也許是與家人撕心裂肺的爭吵、也許是被朋友無情的背叛;這些受傷的經驗,雖然未必能和兒子遭人殺害相提並論,但姑且不論我們毋須比較彼此的痛苦,重點是:我們或多或少都曾因此失去了生活的信心,與再次愛人的能力,甚至想要放棄。可唯有像劇中的宋喬安一樣勇敢的面對,撕開那層表皮的痂,赤裸裸地面對鮮血淋漓的傷口,傷口才有癒合的可能。

當然,這個傷口也可能永遠無法癒合,那也沒有關係;就像宋喬安說的:至少「心裡的石頭又小了一些」。這樣一點一滴的修復自己,朝正面的方向前進,也就足夠了。與此同時,不要推開身邊愛你的人。承認自己的脆弱,承認自己需要被幫助,接受愛你的人的幫助,擁抱自己,你也會從中間得到重生的力量。

但是身為殺人犯的家人,又何嘗不可憐?圖/我們與惡的距離 粉絲專頁

隨機殺人案兇手的妹妹李大芝

這個角色由新生代演員陳妤詮釋,即使看似和喬安站在對立面,卻同樣讓人心疼。因為哥哥犯下隨機殺人案,而被迫中止最愛的新聞學業,在家裡頹廢了兩年;之後改名換姓,被媽媽拖去找工作,卻意外地成為了宋喬安的下屬。

因為哥哥的罪行,她對受害者家屬深感愧疚,明明不是她的錯,卻被這個社會和所謂的正義網友千夫所指,在人生重新開始的路上跌跌撞撞,承受了彷彿古代「一人犯罪,株連九族」般的待遇。

你說受害者家屬不可憐嗎?當然可憐。但是身為殺人犯的家人,又何嘗不可憐?她也不願意哥哥成為殺人犯、不願意家破人亡,更不願意每天低著頭、戴著口罩,惶然度日。為了一個不是她犯下的錯,卻得用人生大把的青春年華,找回一個「恢復正常」的機會,即便這個機會如此渺小、卑微,之於她卻如此不易。

當上司宋喬安發現他是殺人犯的妹妹後,立刻派人跟蹤她做獨家報導。事情爆發後,她怒氣沖沖地質問宋喬安:媒體踐踏媒體權,亂貼標籤,又何嘗不是在無形之中隨意殺人?難道因為哥哥殺了人,她和家人就連活下去的權利都沒有嗎?

宋喬安回答:那我兒子呢?他有活下去的權利嗎?語畢,一行眼淚流下,摔碎了觀眾的心。

李大芝最後撂下一句經典台詞:「你們殺的人沒有比我哥少!」這句話擲地有聲,震耳欲聾,堪稱整部戲的精華,資訊量和情感濃度都炸裂。

宋喬安因為喪子之痛和憤怒,在新聞裡暴露了李大芝家人的住所,雖然有錯,卻讓人不忍苛責。一個失去孩子的母親,突然發現下屬竟是弒子兇手的妹妹,內心之崩潰難以想像。李大芝為了保護家人質問上司,並且犀利地指出媒體的權責,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畢竟兩人都已為了他人的錯誤,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宋喬安和李大芝其實都是受害者,也都在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活下去,卻是如此艱難──人生有時候就是這樣,不是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煩惱和難關要過,都在努力地活下去。有時候我們在批判別人的時候,可能忽略了他們不為人知經歷的事情。如果易位而處,我們未必能做得比較好,我們只是剛好比較幸運,不用經歷這些磨練,但又有什麼資格去隨意評斷別人呢?

傷口就算結疤,也永遠在那、永遠的改變了我們人生的軌跡;但這並不代表我們不能帶著傷疤往前走。圖/我們與惡的距離 粉絲專頁

患有思覺失調症的天才導演應思聰

李大芝房東的弟弟應思聰的故事,是這部戲的支線之一:思聰因為患有思覺失調症,屢次發病,聽到幻覺在與他對話,甚至嘲諷他的人生,進而導致了精神崩潰時的暴力行為。當他意識到自己正在發病時,痛哭流涕的問到:「為什麼是我?」為什麼他最愛的女友和媽媽都離開他?為什麼要留下他一個人?為什麼偏偏是他得到這樣的病症?一言道盡了精神疾病患者的無奈。

說真的,誰願意罹患思覺失調症?誰願意每天吃藥以致行動遲緩,口舌不清?誰願意因為生病,隨時處於崩潰邊緣?誰願意每天被投以異樣的眼光?誰不想每天開開心心,快快樂樂的生活?他的心生病了,社會卻不願意花一點點的時間多去幫助他、體諒他。我們只是比較幸運,沒有得到這樣的病罷了,為什麼不能給他們多一些同理心呢?

另外一個讓我感慨萬千之處,是社工師對應思聰說的那句:「思聰。會越來越好的。也許你不會像以前一樣,但是會好的。」劇末,應思聰服用藥物,穩定的控制病情,儘管幻聽依然存在,但是他已學會與之和諧共處。

有的時候,事情發生之後,我們永遠不可能恢復成事情發生前的我們。傷口就算結疤,也永遠在那、永遠的改變了我們人生的軌跡;但這並不代表我們不能帶著傷疤往前走。也許我們不再一樣,但我們依然可以用自己的力量活得很美好,很精彩。

希望就在雲後面

《我們與惡的距離》犀利的批判了許多社會現狀,像一把利刃,毫不眨眼的直直插入了觀眾的心臟,讓我們心痛,也讓我們承受良心譴責,羞愧難當──也許我們與惡的距離,並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麼遠;幸而編劇也在最後埋下了許多希望的種子:

我們都曾受傷、都曾犯錯,也都曾傷人,但是,只要直面這些不完美,一切,都會越來越好的。正如同宋喬安最後看到兒子的幻影時,聽到兒子說的那句話:「希望就在雲後面。」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我們與惡的距離 粉絲專頁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