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訪紅燈區:漢堡與阿姆斯特丹,歐洲最知名的兩大情色專區

夜訪紅燈區:漢堡與阿姆斯特丹,歐洲最知名的兩大情色專區

升大三的暑假,為了精進自己的德文,我隻身到德國漢堡念了兩個月的語言課。學校不定期安排自費的課後活動,參訪漢堡各個博物館、美術館或具有文化特色的街區。

礙於德文仍在基礎程度,多數參訪均以全德文介紹,我不曾參加過任何一項──直至有一天,學校安排了以英語解說的紅燈區參訪,我便不假思索地報名。

圖/陳枇莓 提供

漢堡紅燈區的初印象

班上有位來自泰國的同學,小時候就曾到德國,找她在紅燈區經營泰式料理餐廳的奶奶玩,對此區甚是熟悉,我倆在白天因好奇心使然,其實已經去過一次。

那時路上一片狼藉,地上都是碎酒瓶、紙屑,不難想見前一晚的熱鬧。寥寥幾家酒館仍營業著,已醉酒的人在震耳的音樂中大聲叫囂,許是從昨晚一路喝到天亮。

這次學校安排的參訪時間是傍晚──此刻觀光客稀少,多和我們一樣,帶著好奇的眼神東張西望,彷彿逛著逛著、便能捕捉到一點意想不到的春光。

夏日,歐洲的太陽多半在晚上 9 、 10 點才下山,傍晚的紅燈區即使太陽高掛,氛圍就是和漢堡其他區域很不一樣:到處可見店面粉色招牌上身材窈窕的裸女,或是酒吧前,站著三三兩兩手持啤酒的德國壯漢; 24 小時營業的青樓前,則蹲坐著不少流浪漢,空氣中夾雜著濃烈的尿騷味加酒精味,刺鼻且令人為之蹙眉。

嚮導用腔調極重的英語介紹道:漢堡是全德國唯一設有合法紅燈區的城市,而我們身處的,這條位在聖保利區的「繩索街」(Reeperbahn),正是全歐洲(面積)最大的合法紅燈區。

圖/陳枇莓 提供

「女性禁入」、「敬老福利」等特殊規定

在繩索街這條長約 900 公尺的石磚路兩旁,有著各式夜總會、舞廳、賣春旅社、脫衣酒吧、情趣用品店、性愛博物館、成人影音專賣店等。在這裡,性交易、全裸脫衣舞秀(有些還能摸!)都是合法的。

但漢堡紅燈區,也有屬於自己的特殊規定:晚上 10 點後,禁止未成年少年與「所有女子」進入,違者送辦。

嚮導告訴我們,禁止女性在夜間進入紅燈區,可能與漢堡紅燈區的起源:赫伯特街(Herbertstraße, 位於繩索街的其中一條巷子)在 1970 年代的規定有關──當時警方為了管理方便(不知是為了保護女性安全、或是防止紅燈區業者的「外部競爭」),設下了此規定。之後隨著紅燈區的擴大,沿用至今。

此外,該區在晚上 10 點後的「正式營業時間」,根據法規,也一律禁止遊客拍照攝影。同時在 2017 年通過新版《賣淫法》(Prostitutionsgesetz)後(是的,在德國從事賣淫,自 2002 年該法舊版通過後便已有條件除罪化,並被視為合法職業),「買賣雙方」都有許多嚴謹的規定要遵守。

他笑稱,由於在紅燈區難免常有違規、鬧事者,該地的警察局因此可說是「全漢堡最貴的旅館」:一晚(保釋金)要價 400 歐元起跳,大約是台幣一萬多。

另外,漢堡紅燈區還有一個有趣的「優惠」:每周日和周一,凡 60 歲以上的老年人出示證件,性交易店家會提供半價優惠──這不知是不是德國社會另類的「敬老」福利?

我們在街上到處走走,儘管看到幾位很早就開工在路邊拉客的女子,但由於對當地性產業仍不太了解,唯一敢踏進去的只有該區的紀念品店。礙於性別與安全考量,在太陽下山前我們便離開紅燈區,沒有久留。

圖/陳枇莓 提供

「開大門歡迎所有人」的阿姆斯特丹紅燈區

隔年暑假,我和友人再訪歐洲,這次來到性產業發達的荷蘭阿姆斯特丹。

和漢堡不同的是,不論男女,都可以隨時進入紅燈區,政府甚至天天歡迎旅遊業者、嚮導們帶領上百名各國遊客夜訪此區。

當地嚮導說,想在荷蘭從事性工作者,首先身份一定要是歐盟的成員,年滿 21 歲,有健康檢查的證明。

接著,這些歐盟人士便可以自由地在此區「短期打工」:首先,必須到區域內有點類似「里長辦公室」的地方登記,選一間自己喜歡的房間、決定想租幾晚;再來,辦公室有賣清潔用品、衛生紙、保險套等等,性工作者必須自行購買、並保證維持房間的整潔。

房間日租金則從 80 到 200 歐元(2,450 - 7,150 元新台幣)不等──裡面除了有床、浴室,還有飲水機跟「早晚班的櫃子」──沒錯,這裏的房間採「輪班制」,由於晚上的生意會比較好,因此「早班」和「晚班」的房間租金可以分段計算承租,價格也有差異。(這是否有點類似成人版的「共享經濟 Airbnb 」?)

櫥窗「女郎」

再來就是大家最熟悉的特色:「櫥窗女郎」了。從事性交易的房間,對外設有櫥窗般的整面落地窗,一間挨著一間。女孩們沒接客時,便在櫥窗內像商品一樣供人挑選。為了尊重她們,阿姆斯特丹的紅燈區內同樣嚴禁拍照、攝影,大夥兒緩慢且安靜的走在狹窄的巷弄裡,兩隻眼睛直盯著櫥窗內看。

這幾年,她們的穿著打扮風格偏向「學生妹」、「眼鏡妹」,或者是身著吊帶的褲襪。房內擺著一張高腳椅、一面鏡子,她們大多不會主動招攬客人,而是滑手機、化妝、做自己的事,據說是因為「男生很吃這一套」,想征服不太理睬自己的女生。

若是「工作中」,便拉下窗簾擋住櫥窗,外面的人無法看到裡面的情形,不過,單靠想像往往已讓人心跳加速。房間外掛有霓虹燈管──紅色代表櫥窗內的都是貨真價實的女孩,藍色代表櫥窗內挺著高聳乳房的「女孩」,則本是男兒身。據說藍色霓虹的 shemale 「技術一流」,在昏暗的燈光下,我甚至覺得他們比女生更像女生,也更漂亮些。此外,不同於漢堡較嚴格的規定,她們十分歡迎情侶「一同進房」。

在「地上」與「地下」之間

隨著太陽將要下山,時間越來越晚,路上的遊客、尋芳客也越來越多。

成人秀的劇場外大排長龍,有男有女,大家都想一窺現場上演的「動作片」──偶爾演員們也會拉著台下的觀眾上台一起「同歡」,被拉的遊客常露出不知是幸或不幸的尷尬表情。

阿姆斯特丹的紅燈區和漢堡ㄧ樣,充斥著各式影廳、劇場、商店。不同於當時在漢堡所見的,是這裏面積雖然較小,但每個巷口都能看到荷槍實彈巡邏的武裝警察與監視器,用意在避免皮條客、尋芳者不當對待女孩。

某個路口有間性博物館,介紹了早期性產業尚未合法化的阿姆斯特丹,由於「龐大的需求」而導致在性交易地下化時期,許多女孩年紀尚小就被皮條客拐賣、也有無數性工作者受到客人的不平等對待,甚至有人被性暴力凌虐致死⋯⋯。

這間博物館的立場,顯然和今日的德國漢堡與荷蘭阿姆斯特丹紅燈區如出一轍:既然性產業是自古以來就有的「需求」,與其全面禁止造成地下化的種種弊端,不如拿到檯面上,以法規明文管理、並重罰違規者。

現在的阿姆斯特丹,主張「人人都有權利做自己想做的事、靠自己的本事賺錢」,雖然不鼓勵賣身,但在旅遊或假期的旺季,仍有不少特地遠道來賺短期外快的兼職女孩。和 2017 《賣淫法》新法通過後,明顯趨於謹慎的德國相比,是自由了許多。

目前的台灣性產業,仍處於「形式合法、實質非法」;「有法律空間、無營業空間」的灰色地帶。不曉得在未來,會不會也有性產業合法化的一天?這一點,可能還有待社會各方意見的論辯與共識。

但這兩年夜訪歐洲兩大合法紅燈區,確實大開眼界。以個人來說,也確實少了些對性工作者的污名化,並且更懂得尊重她 / 他們的選擇。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MindStorm@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