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戰鬥機飛過,他永遠失去了妻女──如今敘利亞百萬平民流離失所、進退不得!

當戰鬥機飛過,他永遠失去了妻女──如今敘利亞百萬平民流離失所、進退不得!

撰文:蓋瑞・辛普森(Gerry Simpson,危機與衝突部副主任)

還記得上一次你和伴侶結束整天辛苦工作,在夕陽餘暉中看著孩子們玩耍,彼此相視微笑的一刻嗎?來自敘利亞的哈利德・薩杜夫(Khalid al-Satuf)先生記得很清楚,且將永銘心底。

那一天,他和妻女天人永隔

8 月 16 日傍晚禱告前,薩杜夫先生走向一個非政府組織收容流徙家庭的營區廣場坐下,地點靠近敘利亞北部伊德利卜省的哈斯(Hass)鎮。

經過 5 年顛沛流離,帶著家人一次次連根拔起,躲避飄忽不定的戰火前線,薩杜夫先生終於在這座收容區找回一點安定感。在田地裡忙了一整天,夫妻倆這才得以歇息。他們驕傲地看著身旁的孩子們:2 歲的阿合梅德、6 歲的阿雅、8 歲的拉瑪和 10 歲的瑪莉亞。

突然,一架「俄羅斯─敘利亞聯盟」軍機飛臨上空,炸毀了他們的避難所,他的家庭也在眼前一夕破碎!

「我們聽見戰鬥機靠近,眼前突然紅光一閃,爆炸聲震耳欲聾,四周刹時昏天黑地。我昏過去幾秒鐘,起身就看到我太太和兩個女兒倒在地面。當下我就知道,她們都已死去。我再度昏厥,夜裡醒來時已躺在醫院,親戚告訴我,只有拉瑪和阿合梅德倖免於難。⋯⋯他們除去了拉瑪胸部的砲彈碎片,當天晚上就把我過世的妻女埋葬了。」

他是在 2018 年 9 月逃到這個收容區。今年 7 月,一架直昇機朝營區建築投下一枚炸彈,炸死一名男性,住在這裡的 80 戶流徙家庭全都被嚇跑。薩杜夫先生四處找地方避難,但敘利亞北部流徙民眾多達 150 萬人,人群在過分擁擠的收容營地奄奄一息,付得起天價租金才能求得一室,否則只能落腳人滿為患的學校、清真寺或露宿野外。迫不得已之下,他回到原來的收容區,也就是兩星期後他與妻女天人永隔之處。

圖/Shutterstock

大量平民淪難民,且難以獲得援助

我和一位同事訪問了 24 名該次空襲的目擊者──至少 20 人被炸死,多為婦女、兒童,傷者逾 50 人,包括一位錄下事後恐怖景象的攝影師。

目擊者們說,當時收容區內外並未出現任何武裝人員或其他軍事目標,而且距離敘利亞政府及其附庸部隊當時和反政府團體交火的地點約有 30 公里。

戰爭法禁止故意或過失攻擊平民或民用物體,例如住宅區。所有交戰方都必須不斷注意勿傷害平民人口,並盡一切可行方法避免或盡可能減少平民意外傷亡。

哈斯鎮這起足可推定為戰爭罪行的空襲,使薩杜夫先生一夕之間家破人亡,而它僅僅是敘俄同盟近年來在伊德利卜省犯下的無數罪行之一。自 4 月以來,其在當地和敘利亞西北部其他地區的軍事活動升級,迄今據聯合國統計已有 1,000 名平民被殺,多所學校、醫院遭到襲擊,超過 40 萬人流離失所。這些流離失所者和其他 100 萬人都被困在已經封閉的土耳其邊界附近,很難獲得援助。

大量敘利亞人流離失所,並非全由敘俄聯軍造成。10 月 9 日,土耳其對敘利亞東北部發動攻勢,導致至少 16.5 萬人流離失所,而當地原本就已有近 10 萬人亟待援助

薩杜夫先生和成千上萬家庭的毀滅已經無法挽回。敘利亞和俄羅斯的非法襲擊必須被遏止。有關國家應明確指出,蓄意或輕率違反戰爭法的敘利亞和俄羅斯官員必將承擔後果。土耳其則應停止在邊界阻擋庇護尋求者,不應繼續將難民送回伊德利卜,以便讓平民能夠逃避正在伊德利卜等地上演的大屠殺。

備註:原文〈For Civilians in Northern Syria, There is No Escape〉發表於《The Globe and Mail》。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