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果終結者」、恐怖軍閥恩塔甘達,遭國際刑事法庭判刑 30 年!

「剛果終結者」、恐怖軍閥恩塔甘達,遭國際刑事法庭判刑 30 年!

撰文:奧黛莉・瓦懷爾(Audrey Wabwire,人權觀察東非區高級新聞專員)、艾達・索耶(Ida Sawyer,人權觀察非洲區副主任)

博斯科・恩塔甘達(Bosco Ntaganda)曾率武裝團體在剛果民主共和國東部肆行恐怖活動,2019 年 11 月 7 日被國際刑事法院以戰爭罪和危害人類罪判處有期徒刑 30 年。「恩塔甘達」這個名字在剛果全國人見人畏,並有「終結者」之稱(terminator),受害者對他的殘酷無情永誌難忘。

非洲區副主任艾達・索耶(Ida Sawyer)作為人權觀察駐戈馬(Goma)研究員,長期紀錄恩塔甘達的各項暴行,包括屠殺、性奴役和驅使童兵。以下是索耶講解恩塔甘達其人,以及他被定罪判刑的意義。

問:你調查恩塔甘達的暴行有多久了?

2008 年我遷到剛果共和國東部大城戈馬工作,馬上就開始紀錄他的惡行。博斯科・恩塔甘達原本是盧安達支持的叛亂團體「全國保衛人民大會」(CNDP)的成員,這個團體犯下無數殘害平民的暴行。

2008 年底,恩塔甘達率兵進攻戈馬北方城鎮基旺加(Kiwanja),兩天內殺死 150人。此後 5 年,我花很多時間調查他的暴行,從倖存者口中聽到他們親身遭遇的殘酷攻擊。後來剛果和盧安達兩國政府談和,恩塔甘達被編入剛果國軍並晉升將官,負責指揮剛果東部軍事行動。

後來他又在盧安達支持下組成另一支惡名昭彰的叛軍「M23」,下令攻擊許多村莊,就地處決數以百計平民,並且被控涉及強暴、酷刑和強制徵召兒童成為他的麾下士兵。我們發現 M23 得到盧安達的支援,並據此向援助盧安達的各國政府舉報,有些捐助國因此暫停向盧安達提供援助。這些壓力有助於促使恩塔甘達於 2013 年在盧安達首都基加利(Kigali)向美國大使館投案。

圖/維基百科

問:當恩塔甘達仍然大權在握時,你可曾想過正義可能永難伸張?

他被納編國軍成為將軍那時候,情況特別困難。當時很多人都覺得沒人能動他一根寒毛。他自己好像也完全不擔心被逮捕──即便國際刑事法院已經對他發出逮捕令。他住在戈馬時,他的住處離我很近,我常在城裡看到他駕車外出處理私人事務甚至打網球。當時他的部隊仍不斷攻擊敵對組織、人權維護者以及任何出聲反對他的人。他們經常暗殺、綁架,卻不受懲罰。

儘管如此,我們和許多勇敢的剛果人權鬥士仍持續要求將他移送法辦。各國外交人員和聯合國官員都不想搭理我們,他們說他不可能被捕,或說他得到盧安達靠山和剛果朋友的層層保護。但我們從未放棄。

直到他自己的叛亂組織鬧起內訌,他在盧安達的那些靠山顯然也決定不再繼續支持他,恩塔甘達知道自己性命不保──怪他自己樹敵太多。於是他到美國駐盧安達大使館投案,自願被移送國際刑事法院。

最後,他被押送海牙。當我看到人權觀察前任非洲區副主任伍登貝格(Anneke van Woudenberg)坐上證人席的一刻,內心真是激動莫名。早年在剛果伊圖里(Ituri)省紀錄恩塔甘達罪行的她,憑著我們多年的工作成果提出鉅細靡遺的證詞,而這些紀錄終於產生了效果。

問:本案定罪對剛果民主共和國有何意義?

它送出一個強有力的訊息:任何人犯下危害人群的重罪,不論地位尊卑,都將難逃究責。我期待本案能夠嚇阻還在繼續危害平民的其他人,不管在剛果或任何地方。它也可能使安全部隊在指揮部隊侵犯人民權利之前三思而後行,就算是在戰亂期間。

在他被定罪後,我曾和一些恩塔甘達罪行的受害人聯繫。他們大都受到威脅,若敢說出真相就要遭受更嚴重的報復,因此被迫流亡海外。雖然他被定罪並無法減少他們身受的創痛,但正義伸張仍然令他們大感振奮。

有罪判決的同時,剛果東部大約有 130 個武裝團體仍在活躍,許多團體還在持續犯下嚴重罪行。暴虐的軍閥們看到恩塔甘達的下場,應該了解自己也不能凌駕法律之上。

不過,這次定罪只限於他從 2002 到 2003 年在伊圖里省的犯罪。剛果維權人士要的是對他全面究責,包括他在南北基伍省指揮的無數攻擊行動。

國際刑事法院對剛果叛軍頭頭恩塔甘達的定罪應當足以讓人了解,所有在剛果民主共和國犯下重大罪行者終將面對司法審判。

問:恩塔甘達被定罪判刑後,下一步是什麼?

對恩塔甘達的判決必然載入史冊。他是頭一個在國際刑事法院因為性奴役被定罪的被告,也是頭一個在國際刑事法院因為部下士兵所犯的性暴力罪行而被定罪的指揮官。這是非常重要的訊息。

恩塔甘達和檢察官都已對判決提出上訴。如果他認為以他被判定的罪行而言量刑過重,也可以對此上訴。二審程序可能要持續數月。

法院也還在討論對恩塔甘達受害者的賠償。這可能包括對受害者及其家屬的賠償和補償,乃至身心復健。目前,法院正在設法讓賠償程序更加簡便、迅速。但是,只有在二審定讞後,賠償命令才能執行。

我們希望恩塔甘達的定罪能成為其他軍閥和嚴重侵犯人權者的前車之鑑,讓他們知道自己不能凌駕法律之上,而且只要犯下重罪,他們即使逃得了一時也逃不了一世。

備註:本文原載於 Human Rights Watch 官方網站,以中英雙語刊出,由作者所撰之英文版原文,請見〈Congo Warlord Gets 30 Years Persistence Over Many Years Helps Bring Bosco Ntaganda to Justice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網路共享資源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