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網路、斷電話,印度政府對喀什米爾民眾實行「集體懲罰」

斷網路、斷電話,印度政府對喀什米爾民眾實行「集體懲罰」

文:米納克希.甘古利(Meenakshi Ganguly,人權觀察南亞區主任)

「您撥打的號碼已被暫時停止連線。」每次我撥電話聯繫斯里那加的朋友都會聽到這段語音。這個星期一是我朋友失聯的第 21 天。

8 月 5 日,印度人民黨政府宣布取消查謨和喀什米爾邦依據憲法第 370 條具有的自治地位,並將該邦劃分為 2 個聯邦直轄區。此後,政府對該邦實施廣泛限制基本自由的措施

政府向該地區增派了 4 萬名部隊,並增設許多檢查站管制人員交通。除了電話不通,網路也被切斷,喀什米爾已被隔離在印度其他地區和全世界之外。「這就像一場噩夢,」一名喀什米爾婦女說。「我們很擔心那裡的家人。」

政府說這是維護安全和秩序的必要措施。過去反印度的示威活動經常帶有暴力,喀什米爾年輕人會向軍警人員抛擲石塊。軍警部隊也常使用過度和不必要的武力回應,造成包括路人在內的民眾傷亡,於是又引發更多示威。

「您撥打的號碼已被暫時停止連線。」每次我撥電話聯繫斯里那加的朋友都會聽到這段語音。這個星期一是我朋友失聯的第 21 天。圖/Shutterstock

合乎比例的限制

國際法允許各國政府為國家安全和公共秩序限制某些人權,但必須對所追求的正當目標具有必要性和相當性。

印度政府已逐步解除部分限制,但網路和手機仍然不通。印度素以切斷網路的次數最高聞名於世,其中半數斷網措施發生在喀什米爾。這種做法不合比例原則,而且是一種「集體懲罰」,妨礙日常生活和經濟活動。正如聯合國指出,它已成為許多國家以安全為藉口實施言論審查的重要工具。

切斷通訊還會造成假消息的指控泛濫,無法對人權侵犯的指控進行獨立查證。當局企圖否認示威活動發生,導致公眾不信任政府。示威者現在會舉著寫上日期的牌字,預防政府否認。

當局已逮捕數百人,包括許多政治領袖和社運人士,甚至包括至少一名兒童。未經證實的報導指出,可能有數千人被控違反《公共安全法》逮捕,這部法律受到爭議,因為它允許未經控告或審判羈押長達 2 年。政府已承認執行「預防性拘押」,但應該定期公布拘押名單,將其下落通知家屬,並允許在押人員有適當機會聯絡家屬及律師。

「新的喀什米爾」

總理莫迪說要為「新的喀什米爾」帶來發展、就業、投資和繁榮,但在許許多多承諾當中,獨獨沒有提到要為數十年來因軍警刑求逼供、強迫失蹤和法外殺人等嚴重侵犯人權而受害的喀什米爾人爭取正義和問責。

舉例而言,歷屆印度政府都忽略了官方專家委員會有關廢除《武裝力量(特別權力)法》的建議,該法實際上讓侵權的安全部隊人員可以有罪免責。連陸軍本身都承認,使用致命武器的權力過大常導致「誤殺」,進而引發群情激憤,為暴力的惡性循環火上加油。

已有報導指出,斯里那加發生示威。既然已預期到社會對立才實施管制,政府應當認真與示威人士溝通。當局應確保安全部隊行動有所克制。發動示威者也應設法勸阻支持者向公眾和執法人員施暴。

一些長期讚賞印度民主的國際觀察者都對政府在喀什米爾的行動感到震驚,當地民眾不能自由行動,無法得到適當的緊急服務或醫療照護,也無法對外聯絡或表達意見。對於政府改變查謨和喀什米爾邦地位的決定,印度人或許立場不一,但他們應該同聲抗議,捍衛公民自由。

備註:本文原載於《Scroll.In》,原文請見〈In Kashmir, Government’s Priority Should be to Protect Civil Liberties〉。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 :Scroll.In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