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支持將「性工作」除罪化,而非採取「北歐模式」?

為什麼我們支持將「性工作」除罪化,而非採取「北歐模式」?

人權觀察對世界各國性工作做過調研,包括柬埔寨中國坦桑尼亞美國和最近的南非。經過對性工作者和相關維權組織的深度訪談,產生了人權觀察在性工作問題上的政策:人權觀察支持對成人間合意性工作的全面除罪化。

為什麼性工作入罪,是一個人權議題?

將成年人之間的自願合意性行為──包括性服務交易──定為刑事犯罪,與個人自主和隱私的人權互不相容。簡言之,不應由政府來告訴互相合意的成年人,他們可以在何種條件下發生性關係。

人權觀察在不同國家的調研都一致發現:入罪化導致性工作者易受警察及其他執法官員的侵犯和剝削──如遭警員騷擾、索賄、肢體和語言虐待、甚至強奸或強迫性行為。此外,因為攻擊者認為性工作者身負污名、不敢向警方求助,比較易於下手。入罪化還可能迫使性工作者為躲避警察而選擇在不安全的地方工作。

例如,一些南非性工作者說,他們遇到搶劫或強奸不會向警方報案,因為他們的工作是非法的,他們怕警察抓他們;警察平常總是騷擾他們,把他們逮捕建檔,或者嘲笑、輕視他們。即使報案,性工作者也可能不願出庭指控攻擊者或強奸犯,以免因其工作或身份而遭到報復或再次侵犯。

聯合國愛滋病規劃署公共衛生專家性工作者組織其他人權組織也發現,將性工作入罪化對性工作者的健康權有負面影響。例如,人權觀察 2012 年發布的報告《性工作者面臨危險:美國四個城市以安全套為賣淫証據》指出,警察和檢察官會利用性工作者隨身攜帶的安全套作為起訴賣淫的罪證。這種做法使性工作者不敢攜帶安全套以免被捕,導致他們不得不在缺乏保護的情況下從事性行為,提高感染愛滋病毒和其他性病的風險。

入罪化也會影響到其他人權。在性工作非法的國家,性工作者難以組織工會爭取自身權利,也無法互相聲援、團結自保。

一般大眾因對性產業不理解,故充斥許多迷思與刻板印象。圖/Unsplash@marustereo

常見迷思一:除罪化以後,將使其他問題惡化?

性工作除罪化可以最大限度地提高性工作者的法律保障,更能行使其他重要權利,包括司法和醫療保健。合法化性工作者及其職業,可以讓他們獲得最大的保護、尊嚴和平等。它是為性工作消除污名的關鍵措施。

有人可能會問:性工作除罪化,會不會反而鼓勵其他侵犯人權的行為?例如人口販運和兒童性剝削?

事實上,性工作是成年人之間自願的性交易;而人口販運和兒童性剝削則是不同議題──這些議題同樣是對人權的嚴重侵犯、也是犯罪行為,必須加以調查起訴,但將其因果關係與性工作除罪化直接扣連,並不合理。

在法律上明確區別性工作和人口販運及兒童性剝削等犯罪行為,有助於保護性工作者和犯罪被害人;而當性工作者握有關於人口販運和兒童性剝削等犯罪的重要資料時,除非他們自己所做的工作不被視為犯罪,否則他們不可能放心向警方報告這些資料。

易言之,政府應將性工作完全除罪化,確保性工作者在法律或實踐上不受歧視。同時,應加強對性工作者的服務,確保他們享有安全的工作條件,並且納入公共福利和社會安全網;如此一來,也才能在不違人權的前提下,充分發揮政府角色。

此外,有關性工作者及其活動的任何規定和管制都必須符合國際人權法,不得帶有歧視性。舉例而言,凡是不利於性工作者組織工會或在安全環境工作的規定,都屬於不當限制。

人口販運和兒童性剝削,兩者應以不同議題審視之。圖/Unsplash@andreilazarev

常見迷思二:性工作是性暴力的一種形式?

另一個常見的迷思,是將性工作和性暴力畫上等號。必須注意的是:當成年人出於其自由意願而決定以性行為換取金錢,這就不是性暴力。

當性工作者成為犯罪被害人,包括遭遇性暴力時,警方應迅速偵查案件,將犯罪嫌疑人交付檢方起訴。當有人被皮條客或其他人逼迫以性行為換取金錢,或遭皮條客或客戶施暴,或成為人口販運受害者,警方應及時調查這些嚴重罪行,並將案件交付檢方起訴。

性工作者常遭受高度暴力和其他虐待或傷害,但這主要是因為他們處於性工作被罪刑化的環境之中。人權觀察和其他研究均已指出,除罪刑化有助於減少以性工作者為目標的犯罪,包括性暴力。

為什麼我們支持全面除罪化,而非「北歐模式」?

北歐模式」起源於瑞典,其內容是買春非法但不起訴賣春者,即性工作者。北歐模式的支持者認為「賣淫」必然是有害且被強迫的;他們的目標是通過消除性交易的需求來終結性工作。尋求性工作完全除罪化的組織和支持北歐模式的團體之間的分歧,一直是許多國家和全球女權運動內部的一大爭議。

人權觀察支持完全除罪化而非北歐模式,因為既有研究表明,完全除罪化更能有效保障性工作者的權利,性工作者本身通常也希望完全除罪化。

北歐模式受到某些政治人物歡迎,因為這種妥協方式,讓他們可以把矛頭指向買春者,而非他們眼中被迫賣淫者。但實際上,北歐模式將為以性交易為生的人帶來毀滅性影響──因為以消滅性工作為目標,它將使性工作者更難找到安全的工作場所,無法組織工會,不能共同工作、為彼此提供支持和保護,難以倡導自己的權利,甚至無法在銀行開設營業賬戶。它使性工作者污名化和邊緣化,而且因為他們的工作和顧客仍然被視為犯罪,容易使他們遭受警察的暴力和虐待。

當然,自願從事性工作的人確實可能來自貧困或弱勢群體,飽受歧視和不平等,包括進入就業市場。有鑒於此,我們可以推廣改善性工作者人權狀況的各種措施,包括研究和獲取教育、財務支持、職業培訓及介紹、社會服務和資料。人權觀察也鼓勵採取措施,解決不利性工作者的性別、性取向、性別認同、種族、族群或移民地位的歧視。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Unsplash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