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承認你有認同障礙,並完成絕育手術」15 年前立下的惡法,讓日本跨性別族群飽受羞辱與煎熬

「請承認你有認同障礙,並完成絕育手術」15 年前立下的惡法,讓日本跨性別族群飽受羞辱與煎熬

文:菲莉芭・H・史都華(Philippa H Stewart,人權觀察資深媒體專員)

在日本,跨性別人士的困難常不為人知,比如說,日本法律規定跨性別人士必須接受醫學鑑定和不可逆的手術(包括結紮絕育)。多數民眾並不關心跨性別族群為了得到合法承認,而必須去做這些事情是什麼感覺。近日,人權觀察發了的一份研究報告,訪問了部分的日本跨性別人士,可望揭露他們的遭遇。

這份報告的主要目的,在於當跨性別人士尋求變更法律上的性別時,所面臨的各種障礙以及權利侵害;同時審視跨性別人士礙於《性別認同障礙特例法》的不合理要求,無法變更法律上性別時所經受的傷害。

成為跨性別之前,得先成為精神病患

15 年前,日本通過《性別認同障礙特例法》,可以讓跨性別人士改變自己在法律上性別。

你或許會問:這不是好事嗎?

不是的,這部法律的問題在於限制太多,跨性別人士必須先讓自己被確診為「性別認同障礙」,還要接受具危險性的絕育手術。他們必須年滿 20 歲、未婚,且沒有未滿 20 歲的子女。

換言之,在合法變更性別之前,你必須讓自己被診斷為精神病患,別無選擇──依法必須患有這種「障礙」才能轉換。在國際上,「性別認同障礙」甚至已不再存在──美國心理學會和世界衛生組織都已删除這種診斷。

在東京,很容易找到診所拿到診斷書,但在農村地區非常困難。首先,光是去診所就不容易。如果你找到診所,通常你的醫療保險還是掛在父母的名下,因為你必須趕在進入職場前完成性別轉換──於是你被迫在還沒準備好之前向父母出櫃。許多受訪者都表示,他們的父母或者拒絕,或者不理解跨性別的意思,只有極少數父母一開始就能接受。

即使這樣,診斷也可能需要數月甚至一年多的時間。 我們採訪的一些跨性別者告訴我們,診所會將患者轉診到另一家醫院,有時甚至是第三家醫院,他們將不得不再次完成整個過程,讓人們非常擔心他們是否會獲得證書。

圖/截自 人權觀察 Human Rights Watch@Youtube

被迫接受手術,對他們的生活有何影響?

而在生理上的要求,造成的影響也非常深遠。你也可能好奇:難道人們不想透過手術,讓自己看起來更符合自己的性別認同?

確實,有些跨性別人士認為手術是轉變性別的重要過程,但不是每個人都這麼想──畢竟,許多人不喜歡被強迫做出這麼重大的決定,他們對這部法律深惡痛絕。此外,儘管有些受訪者願意遷就規定,已經改變或著手改變法律上性別;但其他人沒辦法依照法律要求去做,因為他們負擔不起醫藥費,或醫生認為某些手術可能危及他們的健康。又或者他們單純不願意。因此他們只好拿著原來的證件,上面的性別和他們的外貌與身份認同不一致。

而這對他們的生活,產生了非常直接的影響:他們會受到誤解、羞辱,常常擔心受到別人侵犯。一般人上學、看病或旅行、工作都必須使用身份證,而他們做這些事情都可能遇到困難。

例如,當你去看醫生,你必須出示健康保險證,上面有性別註記。如果沒有變更法律上性別,跨性別人士有時必須回答一大堆私人問題──比如被質疑是不是證件上的人,為何外表是這樣而非那樣,很多時候甚至是在大庭廣眾之下,這對個人尊嚴的傷害自然不在話下。

此外,因為就連醫護人員也常常對跨性別人士一知半解,他們常常要擔心能不能得到妥善的治療,就算治療本身和是否跨性別沒有關係。

而在工作方面,由於日本沒有性取向和性別認同方面的反歧視法,所以在工作上,跨性別人士不僅會受到嚴重侵權的《性別認同障礙特例法》的種種法律要求,又缺少免於歧視的法律保障。

我們的受訪者幾乎無一不在職場上或求職時遭遇歧視。一名受訪者告訴我,有一次他求職失敗後,在其他場合巧遇該公司的人事主管,他們直截了當地告訴他:該公司「還沒準備好接納跨性別員工」。

正因如此,許多跨性別年輕人面臨排山倒海的壓力,必須在進入就業市場前,也就是大約 22 歲大學畢業時,完成轉變性別的程序。又因為法律規定年滿 20 歲才能申請變更法律上性別,他們不得不在很短的時間內匆忙做完這些重大手術。

一位跨性別男性受訪者表示,他已完成手術並改變法律上性別,但事後卻感到後悔──他當時確實覺得必須在進入職場之前抓緊時間,完成所有程序,沒有太多時間考慮是否要保留生育的可能性;他幾經掙扎才能接受自己已被絕育的現實。他覺得整個過程備受羞辱,侵犯他的權利。這種改變是他想要的,他確知自己是個男人,但他告訴我,如果沒有這條法律,他當時不會動手術使自己絕育。

圖/截自 人權觀察 Human Rights Watch@Youtube

立法者的偏見、民眾的無知,使得相關抗爭遭漠視

既然法律的影響如此負面,讓它繼續有效的理由是什麼?

就在今年,日本最高法院決定維持這條法律,特別是其中的絕育要件。他們認同該法的邏輯,即如果未經絕育就允許改變法律上性別,可能會造成法律和社會秩序的混亂。其實只要修改一些法律,就可以解決不強制絕育所導致的法律混亂。例如,如果跨性別男性懷孕,在日本,法律只能承認他是生母而非生父,但這是可以改變的。我們常常修改法律,所以我認為最高法院的論點不合邏輯。

當然,想必很多人會問:修法之後,萬一造成社會混亂怎麼辦?

這是一個更複雜的問題,但政府可以未雨綢繆,預做準備。大眾可能會感到困惑,但是沒有理由讓法律規定想要獲得法律認可的跨性人士必須進行絕育。另外,大眾真的會困惑嗎?民意調查數據顯示,超過半數日本受測者認為跨性別人士應根據其性別認同得到法律認可,只有 12% 的日本人認為應該完成手術才能合法變更性別。

話說回來,日本大多數民眾,對跨性別人士了解有限,其抗爭遭到漠視,所以大眾不明白他們的日常遭遇,更不瞭解他們無法逃避的官方歧視和法律侵權。正因如此,日本社會對他們幾乎毫無同情,這不是因為日本人缺乏同情心,而是因為大眾並未察覺他們的痛苦。只要提高這個議題的能見度,我相信情況可能徹底改觀。

值得注意的是,當我向人們講述這些問題時,大家都對有人可能被迫絕育感到震驚。

透過這份報告,希望能讓大家看到以前被隱藏的跨性別人士的痛苦,開始聽見跨性別人士的生命故事。例如,一位受訪的跨性別女性就因為顧慮風險而沒有接受手術,她談到自己生活中的羞辱:她必須在得到法律認可和擁有親生子女之間做出抉擇。這樣的故事是日本人前所未聞的。我有信心,一旦日本人民瞭解這些事實,他們一定會採取行動。

圖/截自 人權觀察 Human Rights Watch@Youtube

備註:本文原載於 Human Rights Watch 官方網站,由作者所撰之英文版原文,請見〈Interview: The Invisible Struggle of Japan’s Transgender Population: A Regressive Law is Forcing Some Transgender People to be Sterilized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截自 人權觀察 Human Rights Watch@Youtube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