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國做環保,錯了嗎?──伊朗環保人士為何再也回不來?

回國做環保,錯了嗎?──伊朗環保人士為何再也回不來?

文:塔拉.塞培里.法爾(Tara Sepehri Far,人權觀察伊朗研究員)

伊朗著名環保人士及德黑蘭伊瑪目薩德克大學(Imam Sadegh University)教授卡沃斯.賽義德.埃馬米(Kavous Seyed Emami)的家人在 2 月 10 日接到噩耗,得知他在拘留所離奇死亡。伊朗當局聲稱他是自殺。

環保人士回國幫忙,為何反遭逮捕定罪?

幾星期前,伊朗裔加拿大公民賽義德.埃馬米被伊斯蘭革命衛隊情報部門逮捕,同時被捕的還有七名來自波斯野生動物遺產基金會(Persian Wildlife Heritage Foundation)的環保人士,該基金會是伊朗當地致力於保育瀕危物種的非營利組織。

再往前快速回溯八個月,這 7 名環保人士,外加今年 3 月被捕的另一名維權人士,當時都還在羈押候審,無法會見自己選任的律師。伊朗當局沒有對賽義德.埃馬米之死進行開誠佈公的調查,反而對他的妻子──同樣也是伊朗裔加拿大公民──限制出境。

由於中東受到氣候變遷影響以及政府管理不善,伊朗可能即將面臨環境危機,尤其是水源短缺。又因美國重啟經濟制裁,全國正遭遇嚴重經濟困難,政府官員本來應該歡迎民間自動自發應對各種挑戰。但正好相反,情治機關對國際合作的習慣性疑慮,以及對民間維權抗爭的恐懼,導致試圖協助解決問題的民間人士反成打壓目標。

由於氣候變遷、政府管理不當以及美國重啟經濟制裁,伊朗可能將面臨環境危機。圖/Catay@ShutterStock

今年 2 月,專程自英國返鄉協助水資源管理問題的伊朗環境部門副首長卡維.馬達尼(Kaveh Madani)也曾遭當局短暫拘留。後來他在出國開會途中決定不再返國,因為當局揚言還要再次抓他。

據德黑蘭檢察官阿巴斯.賈法利都拉塔巴迪(Abbas Jafaridolatabadi)向媒體表示,前述在押維權人士涉嫌以環保計劃掩護收集機密戰略情報,但並未說明指控有何依據。我們很難想像,一個環境保育團體如何能夠接觸機密情報。包括環境部門首長伊薩.卡蘭塔利(Issa Kalantari)在內的數名伊朗官員均表示,根據羅哈尼(Rouhani)政府調查,並未發現環保人士從事間諜活動的任何證據。迄今他們的律師和家人完全沒有被告知具體罪名,也無法檢視案件。

長達 9 個月的審前羈押,既沒有明確控罪,也不准會見律師,即使以伊朗不合格的正當程序標準而言也是相當罕見的情況。很難不認為羈押這麼久是因為當局找不到足夠證據將他們以公認罪名起訴。政府內部也出現歧見,一方是羅哈尼政府,另一方是司法系統和革命衛隊,更令人懷疑這些維權人士的人權因為捲入國內政爭而進一步受害。

恐西方「滲透」伊朗,製造有心人士間的寒蟬效應

野生動物遺產基金會是一個聲譽卓著的機構,它和政府相關單位以及聯合國等國際組織均有密切合作該機構曾協助將亞洲獵豹形象印在伊朗國家足球隊參加 2014 年世界盃的球衣,成功引起大眾對這種瀕危生物的關切。它在生態保育圈享有的高人氣和豐厚人脈,可能導致其成員淪為打壓目標。

在與安理會五常理國及德國談判簽訂《伊朗核問題全面協議》後,最高領袖哈米尼(Ayatollah Ali Khamenei)和其他政府要員對西方意圖影響伊朗政治表達憂慮。2015 年 10 月,哈米尼明確建議勿與美國繼續談判,因為它可能為「文化、經濟、政治和安全滲透」打開大門。「滲透」一詞從此成為伊朗情報部門的口頭禪,用來定義被其視為國安「威脅」的國內敵對分子。此後,數十名雙重國籍或外國籍人士和伊朗公民紛紛被扣上西方「滲透」網成員的帽子而入獄。

咸認與情報部門關係密切的《世界報》(Kayhan)一直在提倡這種論調,刊出無數文章批判其所謂的西方滲透計謀,包括新創公司和環保活動。有幾個人曾被該報文章點名,毫無憑據就說他們和西方合作,其中包括在押環保人士之一,擁有雙重國籍的莫拉德.塔赫巴茲(Morad Tahbaz)。

這些環保人士被捕後,看來接近情治部門的國營電視台和其他媒體便開始對他們進行抹黑,完全不提他們被控的罪名有何證據。同時,正如卡蘭塔利指出,對這些人的鎮壓已在全國環保團體之間產生寒蟬效應,環保抗爭現在似乎成了犯罪行為。

環保人士遭到長期羈押,嚴重侵犯他們的正當程序權利。它也是對非政府組織的沉重打擊,而這些組織其實是在協助因應可能對數百萬伊朗人民造成深遠影響的各項重大挑戰。

聲援在押環保人士的海報,其中塔赫爾.葛哈迪里安(Taher Ghadirian)、尼洛法.巴彥尼(Niloufar Bayani)、埃米爾侯賽因.哈列吉(Amirhossein Khaleghi)、郝曼.裘卡爾(Houman Jokar)、薩姆.拉加比(Sam Rajabi)、塞比德.卡沙尼(Sepideh Kashani)、莫拉德.塔赫巴茲(Morad Tahbaz)和阿卜都列扎.考巴義(Abdolreza Kouhpayeh)等人均已被羈押長達六個月。© 2018 #anyhopefornature行動。圖/Human Rights Watch

備註:原文刊登於 Iran’s Environmentalists Are Caught Up in a Political Power Struggle 發表於《Atlantic Council》。

執行編輯:莊承憲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Human Rights Watch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