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彌撒的時候,要唱國歌嗎?」──中梵看似「握手言和」,天主教徒仍不敢掉以輕心

「望彌撒的時候,要唱國歌嗎?」──中梵看似「握手言和」,天主教徒仍不敢掉以輕心

撰文:王亞秋,人權觀察中國部研究員

「未來,中國天主教徒恐怕會以為歌頌共產黨也是天主教信仰的一部分,」福建「地下教會」成員、50 歲的維權人士游精佑說。游先生並非杞人憂天。梵諦岡和北京於上個月(9 月)22 日宣佈達成主教任命的臨時協議,但中國政府並未保證收斂其近年來對宗教活動的打壓,包括禁止網購聖經

該協議結束了數十年來在中國境內主教任命問題上的僵持:中國境內天主教徒約近 1,200 萬人,分為効忠教宗的地下教會,和官方主導的中國天主教愛國會。根據協議,未來主教任命程序將由北京提名,教宗則擁有否決權。換言之,中國將首次承認天主教教宗為中國天主教教會的最高領導人,教宗也將承認被逐出教會、由北京任命的 7 名主教。

儘管簽署協議,中國仍嚴格執行《宗教事務條例》

儘管新獲協議,中國政府仍持續收緊過去幾年來對基督教會的管控當局拆毀多屬新教(但也不乏天主教)的數百座教堂,迫遷教區信徒,並在倖存的教堂安裝監視器

中國政府規定,宗教活動只能由五種官方許可的宗教在官方登記的場所進行。當局持續控制宗教團體的人事、出版、財務和宗教院校的申設。獨立宗教團體的成員經常遭到警方騷擾、任意拘留、酷刑、強迫失蹤和監禁。在穆斯林為主的新疆和藏傳佛教為主的藏族地區,政府對宗教的嚴控更達到空前程度

新修訂的《宗教事務條例》已於今年 2 月生效,凡未經許可傳授宗教和出國參加宗教性質活動都被列入禁區,理由一概是「遏制宗教極端主義」和「抵禦滲透」。境外組織或個人捐贈宗教團體金額超過人民幣 10 萬元(新台幣將近 45 萬元)須經審批。就在幾星期前,浙江省和江西省當局還動員公務員、學校師生和醫護人員簽字承諾「不信教」。

中國與教廷斷交後,天主教會受迫害

中華人民共和國和教宗聖座於 1951 年斷絕關係後,中國地下天主教會領導人為効忠教宗、抵制國家管控宗教,不惜承受巨大迫害。中華人民共和國首位華人樞機龔品梅主教遭判刑入獄 30 年、施恩祥主教 94 年的生命有一半在各種形式的拘押中度過、范學淹主教入獄超過 30 年、范忠良主教被監禁和勞動教養合計逾 20 年,類似案例不勝枚舉。

當局對地下教會領袖的騷擾至今仍未停止。今年 3 月,閩東教區主教郭希錦因拒絕在復活節瞻禮與梵諦岡不承認的官方主教共祭,被公安局短暫拘留。郭主教是今年稍早遭梵諦岡要求讓位給官方主教的兩位地下主教之一。去年復活節,郭主教也曾遭當局拘留20天,強迫他研讀政府宣傳品。

去年,溫州主教邵祝敏曾因拒絕參加天主教愛國會被當局拘押 7 個月。2017 年 12 月,浙江省麗水市盧丹華神父據報被當局帶走「學習」,從此「失蹤」至今。

教徒們的疑慮:官派神父將共黨思想帶入宗教

圖/Shutterstock

1960 年,龔品梅樞機以「反革命」罪名受審前夕,檢察官曾勸他支持愛國會。他回答:「我是一個羅馬天主教的主教。如果我背棄教宗,我不但不夠格做一位主教,甚至不夠資格做一個教友。你可以砍掉我的頭,但你絕不能奪走我的責任。」

數以百萬計的天主教徒也一直勇敢抗拒政府管控。游精佑告訴我,他們村子裡的天主教徒全都「直覺地」不信任官方教會。

「政府任命的神父在官方教堂主持的彌撒,沒有人會去參加,」游先生說。「雖然我們被迫躲在陰暗角落祈禱,還是有很多人堅持加入。」

游先生擔心,官派神父若獲梵諦岡承認,他們會把共黨宣傳帶進信仰生活。「望彌撒的時候,會不會叫我們唱國歌?唱共產黨的歌?會不會強迫我們掛國旗?年輕教友如何瞭解天主教儀式不應該包含這些東西?」

游先生的憂慮不是全無根據,實際上這樣的事情早已發生在愛國會管理的天主教堂。梵諦岡迄今尚未回應這些疑慮。在得到答覆之前,數百萬天主教徒仍將質疑,即便個別教會可能受益,但這份新協議將無助於保障全中國的宗教自由。

備註:本文原載於 America Magazine,由作者所撰之英文版原文,請見〈Despite China-Vatican Agreement, Many Chinese Worry About Religious Freedom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