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爾戰爭罪犯,該由誰來審判?──若新政府無能,世界各國將代勞

尼泊爾戰爭罪犯,該由誰來審判?──若新政府無能,世界各國將代勞

撰文:克萊夫.包德溫(Clive Baldwin)
人權觀察高級法律顧問

尼泊爾毛派戰火平息已 12 年。在 1996 到 2006 年之間,強迫失蹤、酷刑、性暴力和非法殺戮的受害者數以千計。然而,犯罪責任至今尚未透過司法檢控加以追究。

尼泊爾現政府是 2015 年新《憲法》制定後的首屆民選政府,其優先政綱之一就是修改法律,確保內戰期間交戰各方的重大犯罪刑責得到認真的追究。待新法通過後,世界各國法院可能必須要確認尼泊爾司法系統能否對戰爭罪主犯進行調查和起訴。如果它無法通過檢驗,英國、澳大利亞或美國等其他國家的檢察官可能會逕行起訴發生在尼泊爾的戰爭罪案件。

尼泊爾在 1996 到 2006 年之間,強迫失蹤、酷刑、性暴力和非法殺戮的受害者數以千計。圖/Phraisohn Siripool@Shutterstock

「普遍管轄權」:允許外國檢警機關調查、起訴

今年稍早,我曾參加該國總檢察長哈瑞爾(Agni Kharel)和其他人權及司法組織的會議,探討修法草案。其中一項議題就是,其他國家可否追訴該國交戰期間最嚴重罪行的嫌疑人,特別是當尼泊爾無法證明自己有能力在國內加以追訴之時。

對關注尼泊爾正義問題的各國而言,關鍵在於「普遍管轄權」(universal jurisdiction)的原則。根據該原則,鑒於某些犯罪──例如酷刑罪和戰爭罪──的罪性重大,許多國家允許外國檢警機關調查並在該國法庭起訴加害人,不論罪行發生在何時、何處。

庫馬爾.拉瑪上校(Col Kumar Lama)因涉嫌於 2005 年毛派內戰期間觸犯酷刑罪,2013 年在倫敦被捕並由英國法院審判,足見該原則已對尼泊爾產生具體影響。拉瑪實際上被軟禁在英國直到受審,但該案審判因缺乏通譯而存在瑕疵;最後因為皇家檢察署(Crown Prosecution Service)無法提出確鑿罪證,拉瑪於 2016 年獲判無罪開釋

雖然沒能妥善審理拉瑪案,英國和其他幾個國家仍將持續提出普遍管轄權案件,指派檢警人員專司調查追訴此類刑案。由於科技進步,世界各國檢察機關比以前更易蒐集相關罪證,也更易查知潛伏國內的嫌犯,涉嫌酷刑罪或戰爭罪的尼泊爾人士在其他國家被捕的可能性已然大增。

人權觀察提六大原則,審視尼泊爾司法系統

但正義通常在靠近犯罪現場的地方較易伸張。原則上,在尼泊爾發生的犯罪應在該國審理,因此,若嫌犯在另一國家依普遍管轄權被捕,當地法院通常會考慮犯罪發生地的國家是否願意且有能力起訴加害人。

基於以上認識,人權觀察定出六項基準,評估尼泊爾的刑事司法修法草案。如果達到這些基準,就不會需要其他國家去追訴尼泊爾人民在本國受害的案件,因為尼泊爾司法系統有能力處理。

我們的基準包括,尼泊爾是否將國際法犯罪納入國內法並加入國際刑事法院,以及案件的偵查、起訴和審判機關是否有能力維持獨立和不偏倚。

司法系統應確保公正審判及證人保護。另一基準是尼泊爾是否將指揮責任原則(principle of command responsibility)納入國內法,即包括最高級文武官員在內,若未能預防或追訴部屬的犯罪行為,均可成為起訴對象。

很可惜,根據我們評估,修法草案雖足以啟動改革,但並未滿足任何一項基準。我們期待總檢察長及其團隊進一步修改草案使其更具實效,特別是要使法律的修正和實施能達成第六項也是最後一項基準:尼泊爾是否真的會把內戰期間最嚴重犯罪的最主要責任人送上法庭。

如果尼泊爾仍舊不能將應負責任者繩之以法,世界各國檢察官將不吝代勞。

備註:英文原文 Catch them or else: If Nepal Can’t Prosecute War Crimes at Home, Other Countries May Step In 發表於《加德滿都郵報》。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fredex@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