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資料、唱黨歌、說漢語,新疆鎮壓再升級──中國政府:這不是「政治教育」,而是「職業培訓」

背資料、唱黨歌、說漢語,新疆鎮壓再升級──中國政府:這不是「政治教育」,而是「職業培訓」

中國政府在新疆對 1,300 萬突厥裔穆斯林的鎮壓已達空前水平。據可靠的學術機構和人權組織估計約有 100 萬突厥裔穆斯林被關進稱為「教育轉化班」(亦即「政治教育營」或「政治再教育營」)的營區,被迫背誦宣傳資料、學唱讚頌國家主席習近平和中國共產黨的歌曲,還要學講漢語。若不服從就會受罰,甚至遭受酷刑。

營區外,新疆各地的突厥裔穆斯林隨時都可能遭到當局任意逮捕和監控。他們的護照被沒收,被迫參加升旗典禮,還要出席批鬥親友或讚揚中共的會議。人權觀察資深研究員王松蓮分享她從曾被關押或尚有親人在新疆的人士口中得知的情況:

新疆正在發生什麼?

圖/Shutterstock

中國政府正在大規模鎮壓突厥裔穆斯林,主要是維吾爾族和哈薩克族。當局在新疆設立許多教育轉化班,在強迫用非母語學唱紅歌、說漢語的同時,還不准突厥裔穆斯林用維語 "  As-Salaam-Alaikum "(伊斯蘭式問候語,意為「願和平降臨於你」)互相問好,只能用漢語打招呼。如果不服從,或被官員評價學習不及格,就要接受處罰。處罰方式包括關禁閉,一段時間不准吃飯,或罰站 24 小時等等。

鎮壓措施不僅限於教育轉化班,還有許多突厥裔穆斯林被關進看守所和監獄。據官方統計,新疆正式逮捕人數在最近 5 年內增為 3 倍。

鎮壓的影響也不止於中國邊界,許多維吾爾人和哈薩克人旅居海外,鎮壓措施使他們骨肉隔離。部分家屬或者被關在新疆,因為護照被沒收而無法出國,或者被拘押,而其他家屬則身在中國之外。他們彼此無法互相聯繫。

中國政府:這不是「政治教育營」,而是「職業培訓中心」

2016 年底,陳全國由西藏調任新疆黨委書記。在西藏,他制定了多項壓迫性政策,其中包括在西藏各地部署數 10 萬黨政幹部,現在也被複製到新疆。中國政府已經牢牢控制全中國的宗教活動,我們在新疆看到的是,中國高層領導班子正在迫害少數民族和少數宗教。

中國當局把所有跟「26 個敏感國家」(包括哈薩克、土耳其和印尼)有聯繫的人都當做目標。例如,曾在土耳其停留兩星期的人,就會成為目標。用 WhatsApp 等手機 APP 與海外通訊的人,也會成為目標。還有些人只是留鬍子就被送進教育轉化班,因為政府禁止男性蓄鬍。但是,任何人若未涉嫌犯罪,被關進教育轉化班都是沒有法律依據的。

我們訪問的在押人員都在營區被關了好幾個月。官員告訴他們要進去 10 天、3 個月或 6 個月,只要完成所謂的教育課程就可以離開,但官員沒有告訴他們何時可以獲釋,沒有任何正式程序。

國內媒體報導和政府文件中,都看得到這些營區。他們說這些營區有其必要,因為突厥裔穆斯林「思想上有病」,需要治療。

但在國際上,中國外交部一再否認教育轉化班的存在;聯合國今年 8 月審查中國人權時,官員稱這些設施是立意良善的職業培訓中心──這不是事實,我們的研究與其他機構的發現相符,居民被關押是違反他們意願的。

打擊「宗教極端思想」的「文明化任務」,如何進行?

中國政府表示,新疆存在暴力恐怖主義和宗教極端主義問題,因此必須治療突厥裔穆斯林的「宗教極端思想」。該政府聲稱,它是在為突厥裔穆斯林執行「文明化任務」。

中國政府對恐怖主義採取極為寬泛、模糊的定義。新疆和中國其他地區確實發生過一些暴力事件,但因中國政府嚴控相關訊息,其實情很難獨立查證。官方「嚴打行動」名為打擊恐怖主義,實則利用它的廣泛授權對新疆突厥裔穆斯林實施懲罰和監控,把基本人權抛在腦後。

拘押場所之外的情況,和裡面驚人類似。遷徙受到限制。居民的日常和家庭生活均遭到毀滅性影響。只要和海外人士聯繫,就會被當局處罰。突厥裔穆斯林想到外地探親,甚至就醫,都必須申請許可。當局還以「集中保管」的名義,全面回收居民護照。有些人早已遷出新疆,卻因返鄉探親而在當地受困。

有一位女性為了求學,帶著一個孩子離開新疆,另外兩個孩子請父母代為照顧,計劃幾個月後再回來帶走他們。但因當局回收護照,她的兩個孩子目前困在新疆,而且她已經一年多聯絡不上他們。她不知道父母出了什麼事。她聽說,有些孩子因為監護人被認為政治上不可靠,被迫和監護人分開,送進孤兒院。

當地政府鼓勵鄰里之間互相監視,並以官員監視所有居民,此外還有高科技的群眾監控系統:新疆各地設置無數檢查站,配備能識別人臉的攝影機。家家戶戶門前都貼上 QR 條碼,官員只要掃描條碼即可確認家中有無未登記人員。當局還大量採集生物特徵數據,連兒童也不放過。由於推行「結親」運動,黨政幹部每兩個月至少有 5 天要住在新疆居民家中,特別是在鄉下地方。

中國政府對宗教的管制也變本加厲──遵奉伊斯蘭教實際上已成為非法行為。在穆斯林齋戒月期間,地方官員嚴密監視家家戶戶,看哪一家趕在黎明前開燈作飯以備整天禁食。許多清真寺被迫關閉改作它用,或被拆毀。當局沒收祈禱墊,調查居民每天祈禱次數。

58 位境外人士,擔憂家人安危

中國政府還騷擾某些旅居海外的突厥裔穆斯林,強迫他們返回中國,否則就要對他們的親人不利。

在中國境外接受我們訪談的人士,都非常擔心境內親人正在受苦。有些人收到官員要求返回新疆,雖然擔憂仍決定含淚返鄉。一位男性說,「我不確定自己回去後還能不能活著出來,但我不能不回去,因為我擔心家人的安危。」這種情況令人心碎,許多人感到巨大壓力,甚至產生自殺念頭。財務吃緊的人,壓力更大。

一位女士說,「現在是零下 30 度的冬天,我有 3 個小孩,一個正在生病。我把所有的錢都拿去給他看病,結果自己也病倒了。我己經沒錢付暖氣費,但我若把它關掉,孩子們會凍死。」她的丈夫因為和她聯繫而被抓進轉化班,加上無力撫養孩子,使她深感負罪。使人面臨這種抉擇是非常殘忍的,何況他們根本沒有被控犯罪。

我們訪談了 58 人,其中 5 人曾被拘押在教育轉化班或看守所,超過 12 位是在 2017 年 1 月以後離開新疆,他們都曾經歷黨委書記陳全國的鎮壓。其他受訪者的家屬目前在押,或因護照被沒收而無法離開新疆。

我們的受訪者均已離開新疆,因為我們不想為尚在新疆的人士造成危險。中國政府不允許我們進入新疆,若訪問境內人士將使他們面臨危險。此外,我們也分析了許多官方文件和國營媒體報導。

備註:本文原載於 Human Rights Watch 官方網站,以中英雙語刊出,由作者所撰之英文版原文,請見〈Interview: China’s Crackdown on Turkic Muslims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Human Rights Watch 官方網站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