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用什麼樣的電影,座落移民的生命與鄉愁?──在布里斯本尋找「台灣味」

該用什麼樣的電影,座落移民的生命與鄉愁?──在布里斯本尋找「台灣味」

每一位移民都有不同的生命故事,然而相同的是,移民在全球化時代下已經成為跨越邊界語言與文化的新族群,當他鄉逐漸成為故鄉,新的地方概念也在移民的影響下,被賦予更為開放與混雜的特色,故國的想像與回憶,被轉載融入新的在地社會。

布里斯本台灣影展也是在這樣的脈絡下,於2016年悄然地發起。當我們一群移居在澳洲跟台灣的朋友,決定要來布里斯本放映八部台灣紀錄片時,坦白講,我心裡並不認為這影展會持續下去。原來我以一名「歷史學研究工作者」在這中間牽線的角色,居然也越來越吃重。

故事的開始起緣於我在 2014 年為了執行台灣民主基金會的一項研究補助,從墨爾本第一次飛到布里斯本(Brisbane)來找資料,發現這城市充滿了台灣味,也發現原來台灣跟澳洲的關係,仍被以不同方式延續。

被遺忘的「台澳關係」

1971 年底,澳洲工黨取得執政權後,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澳洲與台灣間的正式外交關係終止。然而過去在「自由中國」政策下已經行之有年的體育、文化與語言等交流活動,依舊在民間社會中發酵,台灣對很多老一輩的澳洲人來說,並不陌生,或者說,是以「自由中國」的方式存在著。

1950年代起開始有台灣人移民到澳洲。1963 年,澳洲國家圖書館禮聘台灣國立圖書館閱覽組組長王省吾,成立了「東方部」;1970 年,澳洲水上救生協會(Surf Life Saving Australia)協助我國成立了位於台北的「中華民國水上救生協會」,甚至連澳洲新南威爾斯的板球俱樂部(NSW Cricket Club)都曾助我國組織板球隊。

然而,台灣跟澳洲更密切的往來,是在澳洲政府廢除「白澳政策」後,於 1980 和 1990 年代推行歡迎台灣商業與技術移民的新政策──當時湧入了大批的台灣移民,光是布里斯本(Brisbane)一地,從 1995 年到 2003 年,就出現了 6,000 多名新台灣移民──儘管不若雪梨跟墨爾本的都市規模與建設,但卻是全澳洲擁有最多台裔移民的城市 。

根據澳洲官方的調查,台灣人到澳洲的人口,從 1986 年的 2,056 名,成長到 1991年的 12,528 名。而 2011 年的人口調查,則顯示台灣移民已成長到 28,628名,2011 年後出現另一波台灣人移民到澳洲的新高潮,據 2016 年的統計顯示:2011-2016 年間,新增加了 18,059 名台灣移民。

直到 2016 年為止,澳洲共有 46,818 名台灣人,其中 21,942 名為澳洲公民,其他多為在澳洲跟台灣簽訂打工度假協議後,留在澳洲的台灣背包客。

圖/2018 Taiwan Film Festival in Brisbane 布里斯本台灣影展 臉書專頁

在「最多台灣移民的城市」,一起做點什麼

由於澳洲是一移民社會,對來自不同國家與文化背景的少數族裔,有著較為寬容的社會心態,然而對絕大多數的澳洲人來說,中國人、香港人、 新加坡人跟台灣人等說中文的族群,差別不大。

許多台灣第二代以及第三代移民融入澳洲社會後,台灣認同已經稀薄,這與其他移民族群相似,他們視他鄉為故鄉後,會以其他的方式將自身的台灣背景與文化遺產,以不同的方式融入到在地的社會。然而,不管離開多久、走得有很多遠,家鄉始終對移民來說,仍有著超越政治意識形態的、不可割捨的感情。

2015 年,我幸運地獲得澳洲研究委員會的補助,回到位於布里斯本的昆士蘭大學展開為期 3 年的研究計畫。影展故事的起點,也很簡單,我初心以為,這個城市擁有這麼多台灣移民,必然可以來一起做點什麼事情。

當時我在台灣的朋友組織了「無國界文化協會」,協助一些紀錄片的製片跟拍攝工作等,當時我的私心是希望這些朋友幫忙,讓我們有機會在布里斯本播放那幾年靠著群眾募資一波波上映的台灣紀錄片,包括《灣生回家》、《革命進行式》、《看見台灣》和《海上情書》等。

布里斯本台灣影展,吸引觀眾多元

這樣看似簡單的想法,後來發展成了 2016 年第一屆「布里斯本臺灣影展」,當時在有限的經費跟人力支援下,在昆士蘭州圖書館舉辦了兩天共八場免費放映及一場座談會,吸引了五六百名的觀眾,由台灣的無國界文化協會、昆士蘭台灣商會以及台灣同鄉會合力舉辦,並還好獲得僑委會、外交部以及文化部的補助,才不至於讓我們虧損太多。

之後我回到研究室中,繼續埋首於檔案研究。但在許多研析檔案跟撰寫學術論文的空檔,我不斷想起的是我在影展期間遇到的人,以及最重要的,這些人給我的感動。

於是,第二年影展再度由一群志工接力承辦。這一次,我們來到我工作的昆士蘭大學的電影院舉辦。該次影展一樣維持兩天,八部影片,這一次我們獲得駐布里斯本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以及我所服務的昆大歷史系支持,以及許多台僑前輩的奔走捐款,並得到電影工具箱台灣紀錄片資料庫,以及國家電影中心的幫忙,加映了侯孝賢導演的《最好的時光》,也在片商的協助下得以放映《KANO》;其他六部紀錄片包含《我和我的 T 媽媽》、《河北台北》、《不即不離》、《挖玉石的人》等。更以「Documentary History, Approaching Asia 」為名邀請了數位學者包括邱垂亮教授、Prof John Fitzgerald、Dr Patrick Jory、Dr Morris Low等參與討論。

圖/2018 Taiwan Film Festival in Brisbane 布里斯本台灣影展 臉書專頁

這次的影展逐漸奠定了一群觀眾,主要是台灣移民(包含第一代到第三代都有),其他則多為關注特定議題的澳洲觀眾,他們不必然聽過台灣電影,但性別平權或是環境正義的問題,吸引他們前來觀影。

那些已經離家很多年的台裔移民,從第一年起,便帶著小孩來觀影,希望透過影像讓自己、也讓下一代了解已經變得陌生的家鄉。此外,也有來自東南亞的學生觀眾,深受《不即不離》感動,因為電影中追尋已經被遺落的馬共歷史,是他們不曾知道的故事。

而在去年放映《我和我的 T 媽媽》時,澳洲正在進行同婚立法的公投,袁子賢博士在映後座談會上,以他了解的台灣的性別平權運動,與澳洲觀眾做了一次精彩的對話。

侯孝賢的經典片《最好的時光》,吸引了一群愛好藝術電影的觀眾,甚至有不少澳洲觀眾成了侯導的影迷。另外,許多華僑長輩,都是因為這部影展,開始認識到紀錄片,他們從螢幕裡看到的台灣,既陌生但又熟悉;在光影間,移民的生命與鄉愁,似乎跨越了時空,在這裡交會。

第三次「非典型影展」,即將到來

昆士蘭大學 Schonell Theatre。圖/Schonell Theatre 官方網頁

今年台灣影展即將在 9 月 7-8 日再次於昆士蘭大學 Schonell Theatre 舉辦,由駐布里斯本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台灣在澳協會以及世界多元文化藝術協會主辦,獲得僑委會、電影工具箱、台灣紀錄片資料庫以及世界週報協辦,讓我們有機會再度齊聚一堂,透過影像思索台灣社會有關社會正義、貧困、移民、動物權利、生態、多元文化和後殖民主義等議題,包括《幸福路上》、《海的彼端》、《十四顆蘋果》、《黑熊森林》、《歸來的人》、《逐風少年》、《52HZ 我愛你》以及《戀戀風塵》。

猶記得 2017 年,觀眾跟志工們在影展期間,不斷詢問明年還會再辦嗎?當時我沒有答案。但電影的魅力,不只是娛樂,更在於牽動人的魔力,最終又將我們牽在一起。三次的非典型影展,不僅成為我人生中最意外的插曲,也是獻給移民的一份禮物──透過影像,慰藉也觸動我們心裡最柔軟的那一個地方:台灣。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