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政府拼經濟,成果「只有執政黨看見」?再論「選擇性數據呈現」的愚民手段

新政府拼經濟,成果「只有執政黨看見」?再論「選擇性數據呈現」的愚民手段

不好意思,繼上一篇〈59,852  元平均「實質總薪資」的瘋狂惡戲:真的好意思,這樣玩弄國家統計數據嗎?〉之後。我又要甘冒大不諱地,出來點名批判台灣現在的執政黨,「用數據話唬爛」的功力(實在太差)了。

在上一篇文章中,有部分讀者質疑「國民黨執政的時候,數據扭曲更嚴重」、「幹嘛專挑賴神(民進黨)批」、甚至質疑我是中共統戰的打手。

在此雖覺得實在很沒必要,但還是說明一下:我人在香港工作,但絕非「紅旗」打手;而當年馬政府的「 633 」全跳票,也早讓國民黨在大選中付出代價;如果硬要我在台灣的國民黨和民進黨之間只能選一個,我亦不會選那個「只會加速台灣天然亡」的政黨。

只是,身處「厲害了我的國」治下的今日香港,我和許多同事在工作中,看到了太多「北邊來的」選擇性呈現、甚至造假的數據──這些看似「客觀中立」的數字背後往往各有盤算,在金融工作中如果沒辦法瞬間辨認出來、加以檢證,那就是輕則丟臉、重則連工作都丟了的大事──對這種事情非常反感之餘,也忍不住會多嘴幾句:尤其對我關心的台灣。

用「經選擇後的有利數字」呈現政績,或許是政黨政治下,選舉期間的必然產物;但如果是用拙劣的方式做缺乏意義與失真的對比,那其實就是純粹企圖愚弄選民而已。這點哪個黨派執政都一樣──現任政府是民進黨「完全執政」,我當然挑民進黨的毛病。

因此本文在接下來,會忠實呈現數字的原貌,每一段落亦會附上質疑點與原始資料連結。希望能幫助大家釐清真相。

「新政府拼經濟」,成果是誰「看得見」?

今天要講的,是在國慶日前幾天,由民主進步黨製作的圖表:《新政府拼經濟,成果看得見》──這一則貼文發出後,許多支持者在下方留言諸如:「數據會說話,酸民不要再唱衰台灣」、「事實勝於雄辯,數據就是鐵證」、「只有 9.2 智障才在那邊說台灣經濟不好」⋯⋯;而反對留言則是諸如:「可是我無感」、「比馬英九執政成績好也好意思拿來嘴」,或是拿出與數據主題無關的其他事件(如淹水、「勞基法修惡」)等案例來批評。

卻似乎鮮少有人發現,這一整套數據的對比不只不是什麼「鐵證」,呈現上更有非常大的問題與誤導之嫌:

這個仿照《壹週刊》上常見的「明星緋聞對象勝敗圖」製成的表格,說實在的,有些內容的確能標示著「進步」;但多數的內容卻讓人十分無語。

以下,我會力求客觀公平地,為各位讀者按照這表中列出的 11 個指標,一一說明這些數字對比的謬誤(與正確)之處和其「真正意義」:

一、經濟成長率:拿(蔡政府)最好的 2017 年;比(馬政府)次差的 2015 年

首先,蔡政府執政兩年多的「第一勝」,來自所有人都能了解的「 GDP 成長率」(數字來源為名目 GDP 成長率)成長率──表中拿 2017 年和 2018 上半年的同期成長數字,對比台灣在 2015 年國民黨執政時的經濟成長率。這篇貼文中更在首段文字中說:「蔡英文總統上任後,在執政團隊努力下,經濟成長率從馬政府時代連『 保 1% 』都做不到,進步成 2018 上半年的 3.2%⋯⋯」

可是瑞凡,我們所有關於「 GDP 成長率高是否等於經濟好轉」、「 GDP 計算方式」等等進階議題都不談,單單談對比就好──可以專挑別人執政時期「次差」的一年,用來比貴新政府成績最好的一年嗎?

以下是 2008—2017 台灣歷年的 GDP 成長率(左為數字:右為圖表,來源均為主計總處公開資訊):

到底該說是新政府執政黨很「厚道」,所以沒選馬政府執政「最差」的金融海嘯席捲全球那一年;還是該說這種比較,只能騙騙三歲小孩呢?

不過在此也要中肯地說一句:這兩年來的台灣經濟,確實也沒有走向某些藍營人士所說的「蕭條」、「衰退」──這兩個詞語在經濟學上都有清楚的定義,動輒亂用,只是顯露一味唱衰台灣的無知或惡意而已。

二、「平均實質經常性薪資」:一年半來成長 2.11%?是怎麼算出來的?

首先,看到這個「最新版」的數字,我頓時有點「感動」:執政者終於沒有再把「59,852」或「58,931」等神奇的數字拿出來講了。「平均實質經常性薪資」來到了相對「合理」的 38,122 元。

但這個數字是怎麼來的?我還是不太清楚──它既與貼文中附件引述的「主計總處統計月報」數字對不起來;也與過去所有政府發布的統計不一樣。我想這還是因為我們的行政院,硬要「新創」一個「實質」總薪資的關係──在主計總處的統計中,關於薪資平均的統計,向來只有兩種:「經常性薪資」和「總薪資」,分別為「不包含」與「包含」加班費、三節獎金等的統計。但因為要強調「實質成長」生出來的新指標,反而讓「自己人」都搞不清楚算法,才會出現前後不一、差異甚大的版本。

另外,表中拿「上半年平均」比「全年平均」,也是完全外行的錯誤比法。

至於在「實質」上,台灣的薪資水準有沒有成長?成長多少?跟國際或鄰近市場相比漲幅是如何?歷年來的漲幅又如何?──這些事情我想不需要這些「統計標準不一」的數字告訴你我。只要「不科學」地打開自己的存摺看看餘額,就很清楚了。

三、基本工資上調,「蔡兩年」逼近「馬八年」;然後呢?

第三項比較,配合統計數據,貼文指出:「執政才兩年多,基本工資月薪『調漲』 3,092 元,『勝過』馬英九執政八年僅『調漲』 2,728 元。」

但是表中所列的統計數據,馬上「打臉」自己:「蔡政府上任兩年基本工資『調幅』 15.6% ;馬政府八年基本工資『調幅』 15.8% 。」

「基本工資調漲」是累計的,看的當然是「調幅」。貼文卻刻意用絕對數字的呈現,試圖呈現蔡政府兩年就調超過馬政府八年的「政績」──問題是,基本工資政策之制定(姑且不論是否合理),目的本來就是為了保障勞工最低薪資標準,不至於被通膨吃掉收入,「不斷(隨物價指數)調漲」是其必然,每次調幅(%)累積下,化為絕對數字,自然也會越來越高。

這個數據背後反應的事實是:蔡政府上台兩年後,基本工資確實已經「逼近」馬政府執政八年的調幅。(至於接下來還會不會調升,我們繼續看下去)

但實在沒有必要大玩文字遊戲,試圖誤導人民。

四、失業率 / 青年失業率:確實降低,何必錯誤類比

這兩點,必須要給新政府 credit :根據歷年統計,台灣自 2016 年起,失業率和青年失業率(按照該表定義為 20-24 歲)的「年平均」確實有下滑。多數時候也一直維持在 4% 以下。

不過又來了:拿「2018 上半年」的平均數字,比「2015 全年」的數字──若真要這樣「愛怎麼比就怎麼比」,馬政府執政時期可是創下「近 10 年來失業率最低的月份」呢!( 2015 年 5 月,失業率 3.62%)

如果真的有政績,只要恰如其份地「半年比半年」;「一年比一年」即可;罔顧基本統計概念的錯誤類比,只會讓人感到比較者的沒有自信而已。

五、低收入戶是「降低」代表「經濟變好」?──兼論《社會救助法》新制

表中的「第六勝」,來自台灣全體低收入戶數與總人數,在 2018 年第一季,較 2015 年底之數字降低。

這點在比較上沒有什麼問題──因為低收入戶的計算是按照統計時的結果計算,不需平均;人(戶)數降低或升高,政府每季會加以統計。也就是說,理論上從 2015 年底(更精確來說,應為 2016 年 5 月 20 號當天)之後,如果低收入戶降低,確實是蔡政府的「政績」。

不過若觀察衛福部統計的歷年數字,會發現在 2011 年起,台灣的低收入戶大幅增加──此前的數字,均比近年要低上許多。

難道是馬政府和扁政府執政時期, 2011 年之前的台灣經濟都比現在要好?事實並非如此。答案是 2011 年 7 月,當時的政府通過施行《社會救助法》新制放寬低收入戶與中低收入戶的認定標準。拉高了符合補助條件的「貧窮線」標準,簡稱能夠讓社福政策擴及更多人。

因此,我們可以說,從 2011 年新制上路之後到目前為止,(因為《社會救助法》之後再未修正),政府協助「既有」低收入戶「脫貧」確實有所成績。而在同一標準下,蔡政府上任至今,成績也確實較 2015 年底為佳──然而,這並不能完全代表「經濟好轉」、「脫貧有成」:有可能是隨著物價上漲,如今 7 年未調的社福政策照顧門檻,需要再降低。(即低收入戶收入認定金額標準拉高,請參考矽谷案例

此外, 2018 年第二季台灣低收入戶總數為 141,441 人(1.63%);較 2018 年第一季 138,692 (1.6%)「回升」,也是警訊。

六、股市「上萬點」將近一年半,就是經濟好轉嗎?賺到錢的是誰?

「股市是經濟的櫥窗」這句話,我是同意的。然而這個「櫥窗」該怎麼看,背後大有學問──至少絕非按照證券市場股價指數這個單一指標,就能判斷經濟是好是壞。

關於台灣股市目前的「萬點行情」,背後代表的意義與正反面效應有太多,必須另外專文探討之。受限篇幅,這裡先提供幾個思考點: 1. 為何台股過去的「近萬點行情」(2000年、2007年),平均每日成交值都有 2,000 億元左右的水準;但過去一年多來台股超過萬點,成交值卻只有過去的一半(1,000 億元)左右甚至更低? 2. 過去台股「萬點行情」時,多數散戶股民往往很「有感」,為何這過去一年半來,卻沒有這樣的情況? 3. 外資機構法人目前持股佔台灣股市總市值從過去的 3 成左右來到 4 成,今年以來則賣超了 3,000 億新台幣(截至2018年9月,新聞為 7 月數字),創金融海嘯以來新高。現在高點進場「接手」的是誰?

簡單來說,台灣的資本市場發展,單看指數高低毫無意義。2017 年,台股上市櫃公司獲利創新高,確實反映了台灣企業(尤以台積電等代表性電子業為最)「逆風高飛」的競爭力。

矛盾的是,為何執政黨不選擇強調「上市櫃公司去年大賺」的這個「真實政績」大推特推?而要用抽象且如今多數股民無感的「股市指數上萬點」?老實說,「老闆 / 股東大賺錢,員工薪資卻未顯著上漲」,可能才是不選擇強調此數字的真正原因。

七、來台觀光人次上升:陸客不來台灣沒垮,但消費金額確實下滑

這一點,真的要先為替台灣致力「拚觀光」的相關政府單位和民間機構鼓掌!

2016 年 5 月之後,部分政黨與民間特定組織,一直不無「陸客不來,台灣觀光要完蛋」的聲音。但根據統計, 2016 年至今,海外來台的觀光總人次確實不減反增;從 2015 年的 1,044萬人次,成長到 2017 年的 1,074 萬人次。而那些因此哭喊「政府無能」的所謂陸客旅遊業者,其實應該檢討的是自己的商業模式和競爭力問題。(詳見:〈陸客不來然後呢?「台灣觀光寒冬」vs.「還我美麗河山」?──發展觀光請實事求是,別憑想像與感覺〉一文)

然而,海外來台觀光人次成長,等不等於經濟變好?等不等於「觀光拼經濟大勝馬政府」?下表揭示了真相:

2015 年到 2017 年,台灣「來自海外」的觀光外匯收入,確實從絕對數字、佔 GDP 百分比到每人每日平均消費額,均在逐年減少。(反觀海外觀光支出則在逐年增加)

換言之,儘管「來台旅客」增加了,但這些「新來的旅客」,並不如政府所聲稱的:「來自歐美日消費力更高族群,貢獻台灣更多。」

執政黨的報表只談「人次」,卻未談「實際收入」、「平均消費貢獻」,更拿它當作「拼經濟」有成的政績──這顯然又是一種企圖營造有利假象的操作資訊手法。

八、僑外來台投資(FDI)

關於僑外來台投資(FDI,不含陸資),除了又拿 2015 年比 2017 年,(刻意)忽視 2008 和 2016 年的數字(2016 對台 FDI 暴漲,主要來自 5 月核准美光投資併購華亞科;與 9 月核准荷蘭商ASML投資併購漢民微測,單此兩案就佔全體 FDI 的逾六成)之外;也沒有正視台灣 的 FDI 整體來說受限於法規和人才准入條件,長年低落(佔 gdp 約 1% )的問題。 

事實上,FDI 的高低,和「拼經濟」有無成效,並無絕對的關係──例如工業出口強國德國,其境外 FDI 佔 GDP 比例比台灣還低。真正的關鍵,用白話文來說,在於「要招 FDI 來(台灣)做什麼」;台灣與國際市場的關聯度是在升高或降低。

單談絕對數字(而且又是選擇性類比),而不談這些投資具體上能否為台灣帶來轉型、國際接軌的契機,實在沒有太多意義。(有興趣研究 FDI 議題者,很推薦此篇專文給各位參考)

九、出口值「歷年次高」,那「最高」在何時?答案是 2014 年

再一次,這個「自吹自擂」的圖表,又大言不慚地說出台灣出口值在 2017 年創下「歷年次高」。並對比 2015 年的數字,貼上了「勝」的標籤。

問題是,既然是「次高」,讀者很自然會想問那「最高」是何時?答案是 2015 前一年的 2014 年⋯⋯。(請見下表)

事實上,單看「出口值」金額,實在也沒辦法等於「拼經濟」有成的證明。相對來說,貿易順差(或逆差)才是更值得關注的議題。台灣在 2017 年的貿易順差「帳面數字」極為漂亮,為何不聚焦此點?看來執政黨黨工也有點太不用心;要不就是因為「其順差來源還是多來自中國市場」,因此刻意忽視不提。

十、外匯存底:一直累積「創新高」的東西,是有什麼好比的?

台灣會計記帳網》有一篇文章,將「外匯存底」的意義,與台灣外匯存底如此之高的利弊,解釋得很清楚。在此就不多贅述。

只是連這種「累積」的東西,都能拿來「勝」?到底是有什麼好比的?

結語:拼經濟要「有感」,不能只靠「選擇性數據呈現」而已

看到這裡,實在已替這種程度的「拼經濟成績說帖」感到悲哀──綜觀這 11 項自稱「勝」前朝政府、與「成果看得見」的數據統計,只要稍加翻看原始資料,就能發現當中僅僅有 3 項(失業率、青年失業率、低收入戶數字)是真正「新政府超越舊政府創新高(低)」的成績。

然而上述這 3 項成績,與其說是「拼經濟」,不如說是「拼公平拼福利」──照顧到弱勢族群、提升青年就業當然值得鼓勵,但整體經濟大環境有沒有「顯著提升」?我想民眾自有論斷。

更讓人覺得擔憂的是,在資訊如此發達的年代,卻似乎仍有許多人不問事實,對這種刻意引導性、選擇性呈現的數字、說法,照單全收。

再次強調:本文目的絕非在替特定政黨「平反」──如果前任執政者真的「拼經濟」有成,也不會落得政見全跳票、兩面(岸)不討好、在選舉中更被徹底淘汰。

同時,如同前面說的,台灣經濟也沒有「衰退」、「完蛋」;事實上綜觀許多指標,個人認為最適合的形容應該是(相較亞洲各經濟體)「仍在長年以來的結構性限制中、緩步前進」──既沒有「突飛猛進」、也沒有「陷入危機」。對各項政府提出的經濟政策,我們持平觀之、客觀分析利弊即可,實在沒有必要過度「唱衰台灣」。

但我想不論誰執政,用同樣標準要求、監督現任執政黨,是很公平也必須的一件事。尤其操弄數據、選擇性呈現「敵弱我強」的片段資料,這種企圖「比爛」,而非面對事實、力求提升的作法,只會讓對台灣經濟(與政治)未來仍有所期待的民眾,加倍失望而已。

任何政黨當然都以勝選為目的,但還是要重提老話一句:「可欺愚人、難罔智士。」相信台灣還是有許多不被意識形態左右、「沒有這麼好騙」的(經濟)理性選民。

利用選擇性、甚至扭曲解讀後的數據試圖操弄輿論,終究不是長久之計,更非台灣之福。

執行編輯:林欣蘋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民主進步黨 臉書專頁、換日線編輯部 後製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