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德國百年老屋裡的追愛故事:感謝每次相遇,讓我有勇氣獨自前進

盛夏德國百年老屋裡的追愛故事:感謝每次相遇,讓我有勇氣獨自前進

高中畢業來慕尼黑,這是大學的第一個暑假。剛成為法定的成年人,人生閱歷不多,連打工也沒掙過多少錢。這篇文章前段給想出國讀書的高中生一點經驗分享,後段寫揮霍青春的旅行。幾年後回頭看,一定感慨當時年少輕狂。

大考前夕的邂逅

介紹我的的暑假,先從德國學制說起。不同於台灣大學的期中、期末和各式小考外加課堂點名,在德國,許多基礎科目沒有期中考,不用交作業,上課也不點名,只要報名期末考,考過就有學分;各大學、科系大致如此,差別在於時程安排,各校系皆不同。

單拿慕尼黑兩所大學比較,我讀的慕尼黑工業大學(TUM, Technische Universität München)機械系,大一下學期的上課時間為  4/15 到 7/15,停課後,第一門考試時間為 7/16 ,最後一門則在 8/30,一個半月的時間裡共要考 6 門考試。再看看歷史悠久的慕尼黑大學(LMU, Ludwig-Maximilians-Universität München﹚,企管系大一的朋友,兩周內考得轟轟烈烈,七月中旬就已解放。而我們的冬季學期,一樣是 10/15 開學。

Technische Universität München 主校區入口。圖/Wikipedia@Technical University of Munich CC BY 3.0

系上期末考的及格率界介於 50%-60% 之間,乍看嚇人,其實經歷升學考試洗禮的台灣學生大可從容應對。理工科的考試內容橫跨整個學期,的確須要準備一個禮拜,只是唸書跟打仗一樣,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若定力不夠,到後來已顧不得能不能及格,鬥志全消,整天只想煮飯、吃飯、打滾。

這個夏天,就當我快開始打滾的時候,愛波和小琳來到慕尼黑旅遊。愛波是我高中的同屆同學,在學校只有一面之緣,經朋友牽線,我們的緣分得以在慕尼黑延續。在慕尼黑的第一年就像入山修行,有很多時間跟自己對話,行為舉止、觀念和思考的方式改變很多,我很滿意這樣的成長,但偶爾仍不免覺得孤單。因此,有朋自遠方來,儘管期末考迫在眉睫,仍練習當個好主人,順帶洗刷前幾次做地陪竟迷路的恥辱。

我們相約在他們離開前的晚餐時間一起用餐、飯後散步,那天很愉快,我完全被愛波「煞」到,感覺就像《冰原歷險記》的喜德,在洪荒中終於遇見另一隻樹懶。

為追愛而做的瘋狂決定

那次考試順利通過,但眼看夏天將盡,卻還有三門考試,感覺真不是滋味,且心中不斷念著愛波。最後下定決心,20 歲的夏天,與其為了幾門考試在宿舍煎熬,不如想辦法再見她一面,就算過了暑假一定各奔東西,也想多認識她一些。

心意已決,利用 10 天的空檔,上網在 Konstanz──波登湖畔的租了房間,因愛波跟小琳將在這美麗的城市上一個月德文課。我心裡盤算,要能在波登湖畔漫步聊天,該有多好。

Konstanz 坐落德瑞邊界,波登湖匯成萊茵河的港口小城。圖/Vaflya@Shutterstock

Konstanz 坐落德瑞邊界,波登湖匯成萊茵河的港口小城。暑假期間許多大學生離開,房間空著便上網貼出租廣告,多少補貼點租金,我用一天 12 歐元的價格租到一間房。(這裡建議暑期旅行的朋友,上德文網站 Zwieschenmiete 找短租,選擇德國人自己住的地方比較不髒亂,且一天 12 歐不但是最便宜的青年旅館一半價錢,還可以煮飯,伙食費再省一筆。)

房間位在老城區北緣,是四人學生 WG(Wohngemeinschaft,合租公寓,廚房衛浴共用),屋內原先的設計是客廳,有沙發、電視、書桌和床,布置得非常舒適。房子自中世紀興建,至今已矗立 500 年,主結構是木頭樑柱和石牆,樓梯為木造。內裝的木地板、木窗戶也都是斑駁的痕跡,至於水電都是現代化的設備。天氣晴朗時,城市導遊一天會到我窗前兩三次,大聲介紹這幢房屋的悠久歷史。

出門往南走,不出 10 分鐘便跨過邊界來到瑞士。瑞士那邊的湖畔較少碼頭,適合男女老少在水邊休憩。我早上準備考試,下午就帶著書和野餐墊去水邊游泳曬太陽。晚上可以跟室友 Jael 聊天,或寫封信給朋友。頭先就這樣靜靜度過幾天,享受一個人的浪漫,沒錯,一個人。

愛波表面上雖是個真性情的藝大才女,但別看她說話直來直往,對陌生人可是充滿戒心,再說密集的德文課也忙得她團團轉(官方說法)以致初到 Konstanz 的前幾天她音訊全無。天真如我倒沒有失落太久,第一天晚上睡前,想到自己正做出何等傻事,就邊笑邊睡著了。就算她不出現吧,Konstanz 風光明媚,在這住上一個禮拜已經超值了,怎麼樣都比在慕尼黑打滾好。

旅途上偶然的陪伴,讓我有勇氣繼續前進

所幸最後我們終於還是見面了,她來參觀 500 年的老房子,我們在沙發上說笑,晚上又計畫隔天去瑞士琉森(Luzern)玩。在琉森玩一天,一樣很開心,我更了解她的個性和戀愛觀,後悔沒早點認識她。

天色漸暗,我們在蘇黎世(Zürich)的朋友家道別,得趕回慕尼黑考試了。回台灣見?太忙,她說,見不到。我笑了笑,下次見面或許是 10 年後了,又或許一輩子不會再見了。這夏天彷彿一場夢,短暫相逢後回到各自的世界,不會再有交集。其實這樣的體會早不是第一次,多少人在外飄來飄去,萍水相逢罷了,只是這次換成愛波,感覺特別深刻。

那天半夜回到 Konstanz,睡前就收好行李。6 點,肩上兩個大背包走向火車站,湖邊早晨氣溫 9 度,淡淡白霧包裹清晨的微光。走在老城廣場上,看到一個人,衣著不出 20 歲。他隻身坐在廣場中央,面向天色微亮的港口,隨身播著音樂:So darling darling stand by me, oh stand by me, oh stand⋯⋯在靜得出奇的老城廣場迴盪。

他一個人,在等湖上的日出。經過時道了聲早安,我有點後悔,好像打擾到他的獨角戲。挺胸往前走,音樂繼續:I won't cry I won't cry, no I won't shed a tear. 聽著聽著,眼眶竟不自覺地泛紅,情緒有點激動。

20 歲時沒有家,沒有人問我幾點回去吃晚餐,也沒有寵物狗等在門口。帶著日記、明信片和寫一半的信,心飄到哪裡,腳就跟到哪裡,背包背到哪裡,家就在哪裡。一路上認識妳,認識他,也認識好些再也不見的人。旅途上的心得喜歡寫成信給朋友分享。(No I won't be afraid. Just as long as you stand, stand by me.)正因為旅途上偶然的陪伴,我便有勇氣繼續探險,繼續一個人的修行,不回頭地走下去。

回到慕尼黑,面對現實。在我的科系,除了兩門基礎的數學、力學要在第一年考過外,其他要考幾次都沒關係,只有考過那次成績會採計。倒數第二科差強人意,估計會壓線過關,至於最後一科嘛,離現在還有 5 小時,眼看沒希望了,索性省下無謂的掙扎,做更有意義的事,記下這夏天的感動,投稿吧。

《關於作者》
Maximilian,台北內湖人,2016 年師大附中畢業,17 年 3 月初抵慕尼黑,現就讀慕尼黑工業大學機械系,差強人意的混到第二學期,才終於確定自己不想成為工程師。下學期將開始雙主修慕尼黑大學哲學系,並不確定要不要把機械系念到畢業。抱著模糊的憧憬來到德國, 當時一心想要為台灣出一口氣,經過漫長孤獨的冬天才終於理解,成就世界之前應該先成就自己,不管念什麼書做什麼工作,成為想成為的人最重要。愛波是匿名,靈感來自朱天心的短篇,時移事往。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