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港澳台就業證要驗「痲瘋、愛滋、精神病⋯⋯」?——中國大陸的 5 種行政地雷,一次難忘的親身經驗

辦港澳台就業證要驗「痲瘋、愛滋、精神病⋯⋯」?——中國大陸的 5 種行政地雷,一次難忘的親身經驗

這是一個「踏破鐵鞋辦文件,得來全不費工夫」的故事。

今年某天上班到一半的時候,剛去幫我辦「港澳台人員就業證」的人資,突然拿了一份讓我傻眼的公文來。公文內容的重點是:港澳台人員若要在當地就業,必須要多做「霍亂、黃熱、鼠疫、痲瘋、性病、開放性肺結核、愛滋、精神病」等這 8 個體檢項目。

圖/林高遠 提供

這是公司人事要去幫我辦證當下,才碰的壁,並不是事先收到的通知。天啊,這些規定我從來都沒有聽說過!這真的不是我或公司疏忽——後面會提到,是由於一個相當離譜的原因。

地雷 1:訊息不透明造成的多餘奔波

其實在中國大陸許多公家機關辦事,往往都是這樣的:首先,在網路上查不到官方發布的相關辦理規定,一搜尋只有各家傳播媒體的相關新聞、更詳細的是有「百度知道」的網友問答,但有點知識的當地人,都只會把百度上的資訊當作「僅供參考」;打電話去問呢?問到的規定,往往也跟現場說的又不同。這不是只有來自境外的台灣人才會遇到的事,我聽過的當地人抱怨也不少。

然後,我也沒辦法,只好照辦了。但「霍亂、黃熱、鼠疫、痲瘋、性病、開放性肺結核、愛滋、精神病」這些特別的體檢項目,要去哪裡檢查呢?辦就業證的地方也順便給了個清單:

圖/林高遠 提供

其中,「免於公開」的部分,我看了真是傻眼!要給就業大眾的行政命令,居然「免於公開」,這在台灣⋯⋯不對,應該說在多數國家中,都是不可能發生的事。

地雷 2:沒有明文規範,怎麼辦?都是看「有權力的人怎麼說」

但要在這工作,還得要驗啊,我於是繼續看公文:這三家都是同屬於「廣東國際旅行衛生保健中心」底下的分支機構,體檢收費不低,比中國的大醫院還要貴,但是卻有一間「番禺區國際旅行衛生保健中心」是免費的?

於是我上網一查,官網竟然獨漏這一家的資料。再打電話去問才知道,番禺這一間最晚成立,還沒有設收費機,因此暫不收費。所以我就問清楚要攜帶哪些文件?準備好過去。

從我上班居住的地方,搭公車轉地鐵、再轉共享單車,到「番禺區國際旅行衛生保健中心」,要兩個小時。

圖/林高遠 提供

等我到了以後,櫃檯沒有人,喊了半天才有一個像是路人的大媽走出來。她接走我遞交的文件,看了看以後:

「我們這是免費的,所以只能给在這裏就業的人檢驗。」
「這裡不是有附上就業證明嗎!」(氣!)
「台灣人要附上台胞證啊,但你這張是台灣居民往來大陸通行證!」(⋯⋯)
「這張就是台胞證啊,台胞證只是簡稱啦!」
「你看我們系統,沒有這張證可以選,就只有台胞證可以選。」(我要抓狂了)
「我還是不確定能不能給你辦,你去問我們主任吧,他的辦公室在 blabla⋯⋯」(已崩潰)

幸好該處的主管看起來不是一個難商量的人,很快就同意讓我辦理體檢。
不像台灣大小事都有明文規範、至少「條文」優先於「慣例」。但在中國大陸,即使是最簡單的公務流程,也存在非常多「模糊地帶」。第一線辦理人員的素質通常很差,只是個文書機器人,並不了解負責業務的相關規定、也不敢自己做決定,一定要請示過主管才知道怎麼做。

地雷 3:「看起來」乾淨整齊高檔次的機關,做事卻不一定嚴謹

「國際旅行衛生保健中心」聽起來就是很高大上的地方,那體檢很嚴謹囉?錯!除了抽血、身高體重、心電圖這些檢驗項目以外,不是還有一項「精神病」要檢查嗎?這不是驗血可以驗得出來的吧?但從頭到尾沒有醫生為我問診過。

「醫生呢?不是還有醫生問診嗎?」
「醫生去吃午飯了。」

但我早上 10:30 就來了,沒看醫生出現過。

「那怎麼辦?剩下的檢驗項目要等到哪時候?」
「前面不是有問診了嗎?」
「不是,那個是護士小姐給我做色盲檢查和心電圖⋯⋯。」
「外面轉角有家店可以打印照片,等你打印回来看看醫生吃完了沒。」

結果是:我印完照片,也沒看到醫生,然後他們說這樣就可以了。

看起來是因為保健中心本身的怠惰,就「順便給你方便」。但如果你是要看這份體檢報告的公司雇主呢?你會不會怕?

相比於受歐美影響大的台灣、日本來說,中國大陸是一個高度崇尚外表的社會,內在與外在的差距,往往大到台灣人難以想像,通常是內在極大地落後於外在。「外表精緻華麗,內心缺乏靈魂」是中國一線大城市經常給我的感受,「人不可貌相」在中國大陸更為貼切。

地雷 4:即使有明文規範,承辦人員也不鳥,怎麼辦都是看他爽

因為搭車來單程就要兩個小時,實在是太遠,我就依照官網規定(如下圖)請他們之後將報告用 EMS 寄件給我。

圖/林高遠 提供

然而櫃台大媽說:「沒有寄,我們這裏沒有幫人郵寄的,你得自己來取!」即使拿出了官網的說明,大媽依然像是看不懂文字一樣不為所動。最後,我只好認命地再跑一趟。

中國大陸各行各業普遍缺乏法治、契約、敬業的觀念,就算是公務機關也一樣。大部分大陸人從小到大吃虧習慣,都已經順從這一套了(是不是跟印象中有「狼性」的大陸人差很多?),所以很少有人會去申訴,因此這些惡習也就更加穩固。

過了一周,我就來取件。

圖/林高遠 提供

因為前面踩過的地雷實在太多,我特別要求當場拆開信封看,確認是不是真的有「霍亂、黃熱、鼠疫、痲瘋、性病、開放性肺結核、愛滋、精神病」這八項檢驗結果。還好這個要求沒有被為難,大媽這次居然意外地盡責與配合,並提醒我說,信封是有騎縫章的,拆開檢查完以後,要再給他們重新封一次,否則其他機關不會收件⋯⋯。

地雷 5 :政策詭譎多變

終於,好不容易折騰完這一番,我又搭了兩個小時的車回去公司。但是將體檢報告拿給人資以後,當天下午卻傳來了這樣的訊息(如下圖):

圖/林高遠 提供

人資告訴我:「新政策已經實施了,港澳台籍人士到中國大陸就業,再也不用辦理就業證了!」所以相關的「特別體檢規定」也隨之作廢。

意思就是,花了「 2 小時車程 × 4 次 + 挨一針」奔波來的文件,現在通通用不到了。

幸虧人事下了「見證歷史」這個註腳,才讓這些努力,沒有徹底付諸東流的白費感。(?!)

當然,「朝令夕改」是壞處、有時候也有好處,例如往往可以看到整治、改進也推行得很快。但規定的多變,也讓中國大陸的長期投資難免投鼠忌器、在此工作的人更常常無所適從。

以上種種「坑」,我已經不是第一次遇到,也相信絕對不只我遇過。而即使有了經驗,今後也不會是最後一次遇到(除非現在打包回台)。當然,「入境隨俗」,既然選擇來打拼了,就只能認了。分享此文,無非是為了提醒來此工作的台灣朋友們,要多些心理準備。

也難免感嘆:果真是「物離鄉貴,人離鄉賤」啊!

執行編輯:趙安平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Golden Sikorka@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