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亞洲富豪》只是富二代的愛情喜劇?為何他們卻在電影院裡落淚?──那些「亞裔們」面臨的真實困境

《瘋狂亞洲富豪》只是富二代的愛情喜劇?為何他們卻在電影院裡落淚?──那些「亞裔們」面臨的真實困境

文‧Jen Chen/公關女子圖鑑

在還未正式上映前,即在好萊塢影視圈和全球媒體上掀起巨大討論的新電影《瘋狂亞洲富豪》(Crazy Rich Asians,港譯「我的超豪男友」),近日在台灣上映了。

這部電影,改編自新加坡裔美國作家關凱文(Kevin Kwan)的同名小說,它以詼諧、略帶誇張的手法,講述了美國的亞裔富二代們,如何過著不為人知的「跑車豪宅式」優渥生活。

這部以愛情喜劇為主軸的電影,好看與否或藝術價值見仁見智,但此戲為何能在國際間掀起同類電影中,可說前所未見的瘋狂討論?甚至登上了《時代雜誌》亞洲版封面?

圖/截自 Time Magazine

箇中緣由,其實是因其「戲外」所象徵的重要含義:它代表著美國社會及好萊塢影視生態的轉變──《瘋狂亞洲富豪》是近 25 年來,首部全由亞裔演員擔綱演出的好萊塢電影作品。

正因如此,我反而有些訝異,另一則相關新聞,竟沒有受到主流媒體的重視——根據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 今年 7 月的最新報告,總體來說,亞裔美國人自 2016 年開始,已超越以往位居第一的白人,首次成為美國平均薪資收入最高的族群了。

資料來源/美國人口普查局。圖/截自 華爾街日報

現況:哈佛大學入學限額之嫌,引發對亞裔的「隱性歧視」討論

相信對在美居住許多年的亞洲人來說,這是相當「與有榮焉」的數據——居民組成複雜的美國,一直以來在種族意識上有著嚴重分歧。然而,隨著亞裔二代的教育程度和就業水平逐年攀升,加上影視娛樂的刻畫,都顯示亞裔在美國社會的地位持續提高。

不過,相較於這振奮人心的消息,近期,美國哈佛大學在申請入學過程中,被控訴「隱性歧視亞裔學生」而引發「入學限制配額」的爭議,顯得格外諷刺。換日線兩位哈佛大學校友,馬克先生謝佩芬小姐,也分別於專欄中發表過精彩的觀點。

本文僅盼藉兩起在影視業與學術界的時事議題,以同為亞裔身分、在美求學生長的經驗,從社會心理學與跨文化認同的角度,與讀者分享事件背後的時空背景與脈絡:

「模範少數」:反成為亞裔美國人的夢靨

不同於亞裔第一代移民,多因政治迫害、經濟因素來到美國;亞裔二代自小生長於較富裕的環境,說著流利的雙語。他們父母自移民後,身無分文的白手起家,並傾一切資源讓二代亞裔接受名校的高等教育,今天的亞裔二代(現年約 30-40歲間),逐漸在美國企業中嶄露頭角。

在美國如今有越來越多亞裔,因良好的家世背景、教育程度、生活水平、和自小養成的跨文化溝通能力,讓他們被企業賦予重任、勝任高層,甚至領了比白人要豐厚的薪水。

但困境是,這群表現突出的亞裔,被學者們稱作「模範少數」(Model Minority)——此名詞由社會學家 William Petersen 在 1966 年,首次於《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發表(當時主要在形容日裔移民):亞裔美國人雖身為少數族群,但因擁有良好的工作道德、家庭教育、與勤奮等文化因素,比起美國其他族群(白人、黑人、拉丁美洲裔),平均表現更加優異(評斷標準來自教育水平、收入高低、犯罪率、和家庭婚姻關係的穩定性⋯⋯等)。

但身為「模範少數」聽起來是褒,事實卻不盡然──除了背後強大的「種族刻板印象」外,亞裔第二代作為「弱勢的優秀者」,因長期生長在東西方文化衝突的價值觀下,更衍生出其他問題:

(The Washington Post (華盛頓郵報)製作五分鐘的專題影片,解釋「模範少數」的緣由。)

自我認同的困境──亞裔問:「我們是外國人嗎?」

《大西洋雜誌》(The Atlantic)2016 年製作過深入報導。亞裔大量移民美國的年代,因語言與文化隔閡,在團體中總是「安份、默不作聲」;可矛盾的是,他們自小在校成績和學術表現,總比起其他種族更加優異,家庭經濟狀況也相對良好;這樣的家庭教育、民族價值觀、與文化差異,造成亞裔明明在各方面表現傑出,卻常因思想傳承上鼓勵「安分守己」的價值觀,反在美國社會受到特殊的罷凌與歧視(註一)

許多亞裔的成長過程相當壓抑,總習慣默默承受、不強出風頭,也鮮少替自己爭取或表態,這現象隨著第二代進入社會後,也被帶入職場──1950 年後期,亞裔第一、第二代在美國的經濟能力大幅起飛,但他們的自我認同衝突,也越來越明顯(註二)

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旗下的數位媒體平台 AJ+,製作一系列相當棒的短視頻,描繪亞裔在美國所遭逢的歧視和困境(註三)

即便因知識水平、勤奮努力、和專業能力而受重視,美國社會普遍對亞裔低調、安份、被動的刻板印象仍存疑,使他們與核心領導階層,總是弱水之隔。我身邊亦認識無數位生長於美國的亞裔,那些我們口中俗稱的 ABC、ABK、ABJ,明明持有護照寫著美國人,卻長期被自己的國人帶有偏見或隱性歧視的認為,是「外來」的族群。

那種不舒服卻深刻的感受,某些程度上,有點類似於台灣在國際間面臨的窘境──我們拿著台灣的護照和身份證,這些「定義」我們國族的物件,但複雜的政治因素,卻不斷挑戰我們的「自我認同」──隨時都有人告訴我們「你是或不是」屬於某種國籍、某地人口。

「竹子天花板」:美國社會對於亞裔的兩種刻板印象

哈佛商業評論一篇研究,則確切點出了美國社會對於亞裔的兩種刻板印象:其一,專業能力強,但其二,缺乏社交能力。這或多或少也解釋,何以亞裔學生在哈佛大學申請入學條件中,針對「正面個人特質」(Positive Personality Traits)的評分,總是偏低。

因為美國社會的風氣,自小鼓勵和培養「積極社交」的孩子 — 那種(依照亞洲的刻板印象)在課堂中踴躍發言、下課與老師聊天問問題、積極參加課外活動和社團、社交場合裡滔滔不絕」、進入陌生環境會主動交友的人。但這些,恰恰是亞洲文化、甚至是多數亞裔第一代父母,很少培育孩子養成的個性。

正因此,若以哈佛錄取主審官的主觀評斷,「正面個人特質」:包含受喜愛程度(Likeability)、勇氣(Courage)、友善(Kindness),以及受人尊敬(Being Widely Respected)等四個面向評分,不意外亞裔即便在專業能力(在校成績、SAT 總分)均高於其他種族時,依舊無法受到主審青睞(註四)

因缺乏社會和文化的重視,這些刻板印象,隱晦地造就了屬於亞裔的「天花板效應」,又稱「竹子天花板」(註五)

經濟學人雜誌(The Economist)發表過關於「竹子天花板」效應的數據(註六)。圖/截自 The Economist

回歸現實:「亞裔」之間的貧富差距懸殊

回到文章開頭,《瘋狂亞洲富豪》在美國首映的週末,觀影的亞裔人數佔了全美 40%,相較於亞裔平均觀影的 11% 比例,此部電影所帶出的亞裔意識是出奇的高,也道出了眾多亞裔的心聲。

《赫芬頓郵報》(Huffington Post)快速發表的文章寫到,其他種族人士看這部電影時,是無法看出畫面中(註七)隱藏的亞洲文化價值與深意的——「唯有亞裔們看了,會在電影院內掉下眼淚。」

 
2015 年美國亞裔的年家庭收入。圖/皮尤研究中心

只是,回歸現實的說,亞裔「整體」、「平均」收入雖高,落差卻也是所有種族中最大的。亞裔移民至美國的 40 年間,同樣面臨「 M 型化」現象。簡單來説:有錢的亞洲人極端地有錢,但窮的亞洲人更窮了。

在美國,每當提及「亞裔」,多半人的認知即是「主流亞裔」:泛指早期移民的華裔、日裔、韓裔、新加坡裔、與印度裔人士,而根據華爾街日報整理,在全體高收入的亞裔之中,又屬印度裔的收入最高(註八)

但東南亞地區的移民人口,如印尼、寮國、柬埔寨、孟加拉等國,即便後期移居美國,絕大多數其經濟水平依然是屬低收入階層、做著藍領的工作。研究說,這與移民的先後順序有關。

新移民,走著舊移民的路──「我們是否常忘了,自己的祖先也是移民?」

人口組成複雜的美國,不斷有新移民加入,重新走著舊移民走過的路──白手起家建立家庭、養育二代三代。

東南亞地區的新移民,走的是 1980 年代東北亞移民走過的路;而來自東北亞的亞裔,何嘗不是走過當年歐洲的猶太裔、義大利裔、愛爾蘭裔、德裔等移民至美國新大陸的路線?

當然,政治因素、法規、難民遷移等,是更大的議題了,無法在文中一次觸及。但我淺見以為:「我是誰」和「我的自我認同」,並不是外表、皮膚的顏色、五官的形狀、或手持的護照能定義的──我們都應該、也願意相信,透過文化背景和人生經驗,才能組成今天的我們。

無論在美國、台灣,還是任何一個國家,全球化的世界既已越來越像是地球村、更是多元種族、文化的大熔爐,那麼我們是否更能擁有包容和理解「他者」的能力,進而歡迎來到自己土地上的新住民?

這是新時代的我們,需要共同面對、共同學習的課題。

註一:「模範少數」有關的學術報告、研究書籍、與輿論相當豐富,有興趣深究的讀者,推薦 " Myth of the Model Minority: Asian Americans Facing Racism " 和 " Unraveling the Model Minority Stereotype " 閱讀。成功大學社會科學院政治學系暨政治經濟研究所周志杰先生,也曾發表過觀點:「模範少數族裔」(Model Minority)的評析:針對亞裔美國人的另類歧視?」
註二:對於亞裔遷移至美國的歷史有興趣的讀者,推薦 AJ+ 製作的 8 分鐘影片:Why Chinese people came to the state,大致將亞裔移民史分為四個階段。
註三:AJ+ 的全系列短視頻,可參考:Chinese Food: An All-American Cuisine
註四:根據統計,明明擁有同樣的專業能力與表現,但白人學生竟比起亞裔學生,多出了三倍的機會被選入常春藤名校:" No Longer Separate, Not Yet Equal "
註五:竹子天花板(Bamboo Ceiling):由學者 Jane Hyun 首次發表於其著作中,描述美國社會對亞裔的刻板印象,阻滯了亞裔的向上爬管道:" Breaking the Bamboo Ceiling: Career Strategies for Asians
註六:經濟學人發表的報告:" The Model Minority is Loosing Patience " 推薦一看。中文完整翻譯於此:「少數模範沒耐心了」
註七:電影中一場「打麻將」的劇情,被視為是只有亞洲人和亞裔才能理解的含義,可見《Quartzy》報導:" Most Viewers Won't Get the Mahjong Scene in Crazy Rich Asians. That's Why It's So Profound " 中文報導可參考:「當『億萬少年』遇上『瘋狂土豪』時」。
註八:美商企業聘任印度裔作為 CEO 已是相當普遍的現象,包含現任 Google CEO Sundar Pichai、甫退休的百事可樂 CEO Indra Nooyi、微軟 CEO Satya Nadella.....等。Southern New Hampshire University 研究推論,印度出生的領導人「融合謙遜和強烈的專業意志」兩種反差特質,因此更容易成功,也適任於各種企業。

執行編輯:林欣蘋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Crazy Rich Asians 臉書專頁、換日線編輯部 後製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