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為什麼要西進?」──不仇中也不媚中,這裡不是我的家、我只是個打工仔

「你為什麼要西進?」──不仇中也不媚中,這裡不是我的家、我只是個打工仔

一大早在飯店梳洗整理,化上淡妝,從容地吃著早餐,還有一杯咖啡的時間。準時 9 點鐘在飯店門口,專車等待接往任務地,戴上 AirPods 在車上開始 Con-Call,開啟了新的一天。

來到中國一年半的時間,我想不是每個人都像我有這樣的機會,走過這個世界強國的大部分城市。我從上海出發,到了北京、南京、重慶、成都、廣州再到深圳⋯⋯中間停駐的更多二線城市,就不逐一條列了。

我不是「仇中憤青」、也不是「媚中商人」,只是在因緣際會下來到這個國家工作──對我來說,我很清楚這裡依然不是我的家,我只是個打工仔。

實際來到中國後,改變了我很多過去的想法

我可以感受到這個國家的「強大」和「富足」,感受到這裡的人所說:「鄧小平式的資本主義」。來到這裡,也改變了我很多過去的想法:

之前,僅僅每年出差時間短短的逗留,只覺得大都市中新穎建築林立、看到政府著手於基礎建設的架構。但來到中國實際生活體驗之後,更發現當地許多人眼中「落後」的人文素質,其實已多有進步。

有別於過去認為「大陸文化素養落後台灣十幾二十年」──如今我從都市中的青壯世代、和更新一代的中國年輕人身上,可以清楚看到其不同於老一代,文化水平已大幅提升的趨勢──他們多半為獨生子女,從小被富養,文化水平亦然。我也可以感受到上海人的驕傲,北京人的文化,重慶人的自在與深圳外來客的勤奮。

中國大陸幅員廣大,走過一個省會,可能都得花上大半天的時間。多數二線以上都市地廣人稠,往來工作者亦多習慣長途跋涉。近十餘年來快速完善的基礎建設,成為人流、物流的堅強後盾:一台一台的連結貨車、一船一船的貨運船舶,就像是鈔票墊起來的金流。

大都市的生活便利更不在話下:一支手機可以搞定生活中所有大小事,從繳房租、水電費、打車、日常消費到網路購物,舉凡食衣住行育樂,已幾乎沒有手機搞不定的事⋯⋯。

但同時間,它當然不是「只有優點」。以我所居住的上海為例,中國大都市的生活消費水平,已經高於世界上許多大都市──根據經濟學人的《全球生活成本調查》(Worldwide Cost of Living Report 2018),上海的生活成本排名全球第 21 高,台北為第 53 (新加坡連續 5 年第一)。但該調查並未計算「居住成本」──若加入上海目前的高房價,生活壓力指數只會更高。

因此,跟其他各國的大都會一樣,年輕人一樣面對著高房價、高物價,與變動快速的消費市場──所謂「鄧小平式的資本主義」跟「帝國主義式的資本主義」,說實在也沒什麼兩樣。

只是這邊的「計劃經濟」更明顯、「規模經濟」更龐大,槓桿比更高,邊際效應更加明顯。

圖/Rawpixel.com@Shutterstock

台灣人才,來這裡「練就生存之道」

目前,依據 2016 年 10 月「兩岸和平發展論壇」上公布的數字,目前居住、或密集往返中國大陸的台灣民眾總計約為 200 萬人──包括赴陸工作者眷屬與留學、交換生等,將近台灣總人口數 9% 。「西進」的臉孔,也從過去的台商、台幹,轉變為年輕化與白領菁英化。

我認識很多非常優秀的台灣人,也認識許多優秀的中國海歸子女,畢業後直接回流投入這裏的就業市場──在這一個人才濟濟的大都會,其實「台灣人到上海發展」,已沒有大太的優勢。

但面對這強烈的競爭,不知不覺中你就得練就一身「生存之道」。

許多優秀的台灣人才來到這個國家「淘金」,不外乎是為了更好的未來、更高的薪水與更大的舞台,卻也同樣背負著思鄉的情緒。

有很多人懷抱著夢想躍躍欲試、來了之後才發現自己無法適應鎩羽而歸;也有很多人謀定後動耕耘許久、沉潛數年後一鳴驚人。有很多人原先任職台灣的外商、卻因公司發展規劃外派來此;也有很多人在上海累積了資歷和金錢後、很快地找到回台的「出場點」⋯⋯。

其實,就像世界上各大都市一樣。如今有無數頂著高學歷丶豐富經歷的專業人才來到這裡尋找機會,卻也在這個深不見底的職場中載浮載沉。

為什麼要「西進」?

《換日線》上之前有篇文章,來自現在移居海外的前中國公務員,他問道:「台灣人為什麼想西進?一個『人治大於法制』,到處都講『政治站位』的國家,能給到這裡來的台灣人,帶來什麽真正的安全、自由和發展呢?

我想回應的是:台灣確實是一塊很美好的土地,最美的風景是人。我也以拿著台灣護照為榮──那一本綠綠的小冊子,讓我可以進出多個國家悠遊自如,也常讓我身邊的大陸同事們羨慕不已。這的確是我們值得驕傲的地方!

但面對著國內缺乏創新的產業與職場文化、尤其是十幾年不漲的薪資,卻讓人覺得既可笑又悲哀。

所以台灣許多優秀的年輕人才「外流」,到上海、到紐約、到香港、到倫敦⋯⋯競爭自然更為激烈、也更有許多文化適應的問題,但為的無非是一個更大的舞台,一個自己的專業能更被重視(不管是薪資或發展空間)的地方。

台灣有許多年輕人,出去後便「找不到回家的路」──不是因為不愛台灣,而是此刻在台灣,實在找不到同樣的機會、同樣的薪資、同樣的發展空間。

在上海這裡,台灣人常會找台灣人聚在一起──因為只有在這一刻,可以感受到同鄉情懷,並透過分享資源、經驗交流,淡化彼此思鄉的情緒。

我仍相信台灣是個寶島不是鬼島──只是現在我暫時回不去。如果將來完成了在這裏的階段性目標,可以回去為台灣這塊土地做一點事,我想我仍是願意的。

我不是憤青,也不是生意人。我很清楚這裏不是我的家,我只是個高級打工仔。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Luciano Mortula - LGM@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