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鬆一下,看看亞洲政治領袖們的「英文演講」大比拼

輕鬆一下,看看亞洲政治領袖們的「英文演講」大比拼

這兩天,筆者的臉書遭到洗版──不過相較選舉季中動輒「苦大仇深」、「憂國憂民」的激情論述,這次的洗版潮,相對來說「歡樂」了不少。至於是什麼事情洗版,因為實在不想再被貼上特定政黨支持者(或反對者)的標籤,就請讀者自行 Google 關鍵字「美國商會演講」了。

不過,藉由這件事情引爆的熱議,或許除了「某總統候選人的英文能力」,「如何一秒變身 ABC 」之外,還有幾件事情,值得我們進一步想想:

一、作為非英語母語國家的元首或政治領袖,英語(國際語言)的能力重要嗎?
二、國家元首要有什麼樣的「英語能力」、「英文程度」,才能算是合格?
三、亞洲具代表性的政治領袖們,大家的「英語溝通能力」,又是如何呢?

這些問題,筆者無意、也沒有辦法給出「絕對公正、中立客觀」的答案,但我們或許可以趁機一起先來看看,其他亞洲國家領袖們的「英語能力」,也藉此找出屬於自己的答案。

拜現代網路科技之賜,公開分享的影音平台上,可說匯聚了「古今中外」政治領袖們的公開演講紀錄。因此接下來筆者先挑選了鄰近台灣,位處亞洲的日本、韓國、新加坡、印度等國家現任元首,相對具代表性的(英語)公開演講影音,讓大家一起來品評一番。也很歡迎大家在留言處補充,或發表您的看法。

一、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知道自己「英文不好」仍講滿 50 分鐘,獲滿堂彩

  • 安倍晉三學歷:東京成蹊大學法學部政治系畢;美國南加州大學(USC)政治系肄業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國際場合中經常出現。但除了里約奧運閉幕式上,以「超級馬利歐」造型現身為東京奧運造勢、驚艷全場外;他的英語公開演講並不算多,大概還是以 2015 年在美國國會聯合會的演說,最具代表性。

從上面的影片中可以看出,儘管出身知名政治世家,但在日本不算第一流的私立大學畢業,赴美留學亦未能畢業的安倍首相,這場演講單就「語言能力」來說,實在稍嫌乏善可陳──不僅因腔調明顯、不易辨認語句中的單詞,語速十分緩慢之餘,斷句也不甚流暢。

然而,從講稿的內容、與現場的反應觀察,美國的國會議員們,顯然對這場演講十分激賞。全場掌聲不斷、超過 30 餘次,並不會因其英語演說的不夠流暢而打折扣。

這當然和安倍首相這場演講的時空環境、歷史意義有關:美國當時正在力推 TPP(泛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定),日本是最重要的戰略盟友之一;加上這更是二戰之後 70 多年來,日本現任國家元首,首次受邀至美國國會聯合會進行演說,其代表性意義不言可喻。

但另一方面,安倍和他的幕僚,也顯然是有備而來、準備了言之有物的充足內容:從選擇以安倍不擅長的英語進行演說,到演說本身的開場、主題和結尾設計,在在都成功強調了日美之間的淵源、今日的友誼,安倍並誠摯分享日本今日面臨的挑戰,強調日本不同於過去(美國人刻板印象中)的新貌,預示著兩國未來更大的合作與雙贏空間。(更深入的相關評論,可參考此文

二、韓國總統文在寅:在國際場合,幾乎從不說英文

  • 文在寅學歷:韓國慶熙大學法律系畢業(中間曾因參與民主抗爭運動遭開除學籍)

因「南北韓世紀峰會」而在國際聲名大噪的韓國(南韓)總統文在寅,上任後亦不乏在各大小國際場合中進行公開演講,或接受國際媒體專訪的機會。

然而,無論是南北韓的國際記者會;在聯合國大會上的專題演說;訪美時與美國總統川普談判韓半島和談進程;或是接受美國媒體的一對一電視專訪⋯⋯,文總統幾乎完全秉持著「說韓語是韓國人的驕傲」原則,從未以英語進行過任何公開對話。(如有例外,歡迎指正)

因此,關於文總統的英語能力實際上如何?只能暫且打上一個「問號」。(說到這裡順道一提,中國國家領導人「習大大」基本上也是採此路線

那麼,「不」(不願或不能)使用英文進行國際溝通、談判、公開演說的政治領袖,是否因此就矮人一截呢?從前述的幾段國際峰會影片中,看來並沒有太顯著的麻煩:如果對外語能力沒有自信,講著自己最能掌握的本國語言,可能反而更能精準傳達想法──至於這想法後將如何順利傳達給對方?其實至少在元首級的國際會議中是毋須擔心,自有專職專業的口譯協助。

不過,從下面這段川普與文在寅在白宮接受各國記者聯訪的影片中,我們也能一窺雙方因不懂對方語言,在第一時間「無法理解對方是褒是貶、也無法即時回應對方」時,難免會出現的尷尬場景。(影片 12 分 20 秒起)

三、新加坡總理李顯龍: 2 分鐘的短短致詞見真章

在本文介紹的四位亞洲領袖中,學歷相對「國際化」,在英、美名校接受多年教育甚至軍事領導訓練的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從小更在其父親新加坡開國總理李光耀的英才教育下,精通中文、英文和馬來語。其以英語公開演說的語言能力,自是不在話下。

例如在上面這場 2018 年東協(ASEAN)峰會的工作晚宴致詞上,「同樣」(?!)是短短兩分鐘,李顯龍中規中舉、十分得體且流暢地,既表達了身為東道主的歡迎之意,清楚揭示了此次峰會的目標同時,也不忘強調新加坡在這次峰會、和整個東協扮演的重要角色,與自己代表新加坡,希望能和東協各國相互合作,解決彼此共同面對的課題、共創繁榮的誠意。

在這場精煉的短講中,儘管若真要嚴格來說,李顯龍總理的英文發音可能仍帶有些小小的「新加坡腔」、與不甚明顯的部分頓點與重複,但完全無損其溝通(想要傳遞)的效果。

至於在和他國領袖「面對面會談」方面,以李顯龍於 2015 年訪美,和時任美國總統歐巴馬的聯合記者會為例,他近乎母語程度的英語能力,相較需要依靠翻譯的溝通,更展現了一定的優勢──李總理在完全無看稿的臨場回應中,精簡、精準且不失幽默地回應歐巴馬的談話,成功地在現場十分融洽的氣氛之中,強調(宣傳)了「新加坡在亞太地區的領導地位」,以及「無論美國是否『政黨輪替』,兩國關係同樣重要」的訊息。

四、印度總理莫迪:講不熟悉的「前殖民國」的語言,仍展露從容自信

  • 莫迪學歷:印度古吉拉特大學政治學碩士

剛在今年大選中,獲壓倒性票數取得連任的印度總理莫迪,其出身寒微、低種姓家庭的力爭上游奮鬥故事,相信讀者朋友們多已知悉;當然,他自 2014 年上任至今,印度輿論對其施政的種種兩極爭議,亦從來沒少過。

不過,此處我們暫且不談其施政毀譽,單純看他於 2015 年底出訪英國、進行國事訪問時,在英國國會發表的全英文演說,表現可說是「可圈可點」、「瑕不掩瑜」:

首先,在這場近 30 分鐘的英語演講中,莫迪「完全沒有看稿」,更以十分具自信的肢體語言,在英國國會議員們面前侃侃而談。開場時甚至還小酸了當時深陷(自找的)脫歐公投朝野僵局,時任英國首相卡麥隆(David William Donald Cameron)一下:「我看到卡麥隆首相悠閒放鬆的表情,就知道現在不是你們(英國國會)的會期。」引得全場朝野英國國會議員,一起同聲大笑。

莫迪的整場演講,更不斷將英國和印度之間,曾長期為「殖民宗主國」與「被殖民國」的敏感歷史,轉化為「正面向前看」的「兩國連結」(bonding)──他提到在英國有百萬以上的印度裔公民,分別在英國朝野政黨和各產業中有卓越表現;也提到印度在自由、民主化過程,和今日印度政府的政治制度、重要閣員中,均有來自英國的正面影響。同時不忘不斷強調「印度塔塔汽車買下英國捷豹」的案例,展現印度如今已是「大國崛起」,與英國平起平坐的形象。

當然,純就語言能力本身來說,莫迪總理的英語口說不論是腔調或文法,自然都與「正統」英文母語人士相去甚遠。但透過這場演說,筆者個人看到的是,儘管自知表達能力有限,同時又是「前殖民國的語言」,莫迪仍選擇以英語、不看稿進行整場演說,無形間已成功展露出印度走出舊時代、努力迎向現代化強國之列的大氣與自信。

所以,政治領袖們的英文(外語)程度,重要嗎?

這個問題,如同文章一開頭所說,筆者並不想介入台灣選戰的口水戰(其實是怕被X粉肉搜),因此將這個問題的答案,交給各位睿智的讀者們自行判斷。

不過,如果看完上述教育、社經背景完全不同,外語能力和對外溝通方式也大異其趣的四國領袖,相信我們都至少可以同意一件事:

無論使用哪種語言、無論腔調是不是標準、口條是不是流利,在國際外交、談判場合中,能否將「話」說進對方心裡,好達到溝通的目的,並為國家和國人爭取最大的權益;同時能夠「說到做到、言出必行」,在外交場合不失信於友邦、對國內選民不扯謊跳票,這或許才是每個政治人物,最應該關心的「話術」。

而對於位居(或問鼎)權力最高位的國家領袖、團隊幕僚來說,無論說的是什麼語言,無論出席的是什麼場合,領導者的一言一行,更是動見觀瞻──因此恐怕更特別需要提醒自己,謹記自己身份具有的「代表性」,時時謹言慎行。

如此,才不會動輒因「失言」或「胡言」,輕則讓自己顏面無光、「被代表」的選民們因此蒙羞;重則在國際談判中進退失據,讓國家與人民付出慘痛的代價。

執行編輯:林欣蘋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維基百科、換日線編輯部 後製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