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演說,「冷戰再起」?──美國副總統彭斯(Pence)哈德遜研究所演說全文中譯(與註解)

重磅演說,「冷戰再起」?──美國副總統彭斯(Pence)哈德遜研究所演說全文中譯(與註解)

2018 年美東時間 10 月 4 日,美國副總統麥克.彭斯(Michael Richard " Mike " Pence)在華府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發表公開演說。內容可謂總結了近來美國(川普)政府對中國方針的轉折、定調與最終立場。

這場演講甫一結束,更立刻獲得無數家國際媒體(包括中文媒體)的全文轉載、節錄或翻譯,影響力迅速在全球傳播。

由於筆者進行翻譯之時,尚未有任何中文翻譯對照,後來(小弟翻譯作業太慢)看到《美國之音》的簡體版翻譯,當中對台灣讀者來說可能有一些「卡卡的」地方,因此繼續將本文翻譯完成,並加上部分譯註。

如同之前〈美 2019 財年《國防授權法》與台相關條文全文中譯,兼論其「意義」〉一樣,在此有兩件事情需要先強調:首先,下文為筆者自行翻譯,目的為方便中文讀者理解之用,但專有名詞與文意之認定可能有不夠精確的地方,若有不夠專業處,也請讀者們多包涵並歡迎指正;其次,由於怕《換日線》辛苦的編輯群們熬夜等我,所以在此先刊登中文翻譯全文,後面的「譯註」部分我會同步再補充更新。

以下是筆者對美國副總統彭斯演說的中文翻譯全文,與譯者備註:

川普《國家安全戰略》的轉向:「強權競爭」時代來臨

 Ken ,謝謝你寬厚的介紹。各位(智庫)理事、 Michael Pillsbury 博士、各位貴賓,以及力行「以非傳統方式思考未來」的在座各位,能回到哈德遜研究所,是我的榮幸。

(譯註:此處 “Ken”指的是引言人,華府智庫「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 總裁兼 CEO :懷恩斯坦 Kenneth R. Weinstein, 哈德遜研究所為美國保守派重要智庫,懷恩斯坦並曾於 2017 年訪台與蔡英文總統會面;而 Michael Pillsbury (中譯白邦瑞)為美國國防部顧問、前蘭德智庫分析師。曾任包括雷根在內、多位美國總統的亞洲局勢顧問,並被現任總統川普稱為「中國問題的權威」。)

半個多世紀以來,哈德遜研究所致力於「促進全球的安全、繁榮與自由」。儘管哈德遜研究所的主場(應指關注議題)不斷更迭,有一件事卻從未改變:你們不斷尋求與推進「重要的真相」,為美國的領袖們照亮前進的道路。

今天,我帶來一位領導著美國海內外領袖的問候──第 45 任美國總統唐納.川普。

川普總統上任後不久,就將美中關係和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關係,列為優先。去年 4 月 6 日,川普總統在海湖莊園(Mar-A-Lago)迎接習主席到訪;去年 11 月 8 日,川普總統造訪北京,中國領導人也熱情地歡迎他。

在過去兩年來的進程中,我們的總統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建立了穩固的個人關係,他們並密切合作推動符合雙方利益的議題,當中尤以推動朝鮮半島的無核化為最⋯⋯。

然而,我今天來到這裏,是因為美國人民有權知道這個真相:正當我演講的此時此刻,北京政府正不斷透過一種「整體政府手段」(whole-of-government approach),利用政治、經濟、軍事工具與宣傳攻勢,以擴增它在美國的影響力與利益。

中國也遠比以往更激進地利用其力量,對我國(美國)施壓、並干預我國的內政和政治。

因此,在我們的領導下,美國政府將基於長年來堅持的原則和政策,對於中國展開堅定果斷的行動。

川普總統在去年 12 月公布的《國家安全戰略》(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中,描述了「強權競爭」的新時代。指出外國紛紛開始「重塑他們在區域和全球的影響力」,並且「挑戰(美國的)地緣政治優勢、試圖改變國際秩序,以符合其利益。」

因此在這項戰略中,川普總統明確表示,美國的對中政策已經採取全新的方針。我們尋求基於公平、對等以彼此尊重主權的關係,而我們已採取強力且迅速的行動,來達成這個目標。

(譯註:第一段翻完就有點抖⋯⋯,本節重點:強調美國由於「被中國試圖干涉內政」,因而對中戰略產生重大轉向,同時已經開始其具體行動)

哈德遜研究所。圖/Brian Kinney@Shutterstock

美中關係歷史回顧:「民主自由的希望,如今已經落空」

如同川普總統去年訪中時所說:「我們有機會強化兩國關係,並且增進兩國人民的生活。」我們對未來的願景,建立在彼此最好的過去上──那時美國和中國,以公開和友善的精神,相互接觸。

當我們這個年輕的國家,在獨立戰爭之後尋求新的出口市場時,中國人民對滿載著人參和毛皮的美國貿易者們,友善地敞開了大門。(譯註:傳說中的花旗參?)

當中國遭逢被稱為「世紀之恥」的羞辱和掠奪之際,美國亦拒絕加入,並主張「門戶開放」(Open Door Policy)政策,讓我們能夠與中國進行更自由的貿易,同時保障他們的主權⋯⋯。(譯註:此處指的是鴉片戰爭至八國聯軍前後,時任美國國務卿海約翰(John Milton Hay)主張的政策,然最後其實施成果「實在有待商榷」)

當美國傳教士帶著福音來到中國海岸,他們被中國豐富的文化、古老但充滿活力的民族深深吸引;他們不只傳播了信仰,也協助打造了一些中國最早、也最優秀的大學。

當第二次世界大戰開始,我們是堅定的盟友、共同對抗帝國主義;在戰爭接近尾聲之時,美國更確保中國成為聯合國的成員、並成為重塑戰後世界的重要力量。(譯註:此「中」非彼「中」,後面有重點⋯⋯。)

然而,中國共產黨在 1949 年掌權之後,開始了威權擴張主義(authoritarian expansionism)。不過就在 5 年之前,美中還一起並肩作戰;但韓戰( 1950 年)時卻在朝鮮半島的山區和谷地中彼此交戰──我自己的父親,也親身見證了那場自由前線之役。

但即使是殘酷的韓戰,都沒能抹滅美中之間,對於恢復彼此人民間長期緊密關係的共同願望──美國對中國的隔離在 1972 年結束,此後很快地,我們重建了外交關係、開始開放雙邊經貿、同時美國的大學也開始訓練新一代的中國工程師、商業領袖、學者和政府官員們。

在蘇聯解體之後,我們認為自由中國將是不可逆的趨勢。帶著這份樂觀主義,在 21 世紀來臨之際,美國同意向中國全面敞開大門,並帶著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

過去歷任的美國政府,之所以會做出這些決定,是基於對「中國的自由將蔓延到各個層面」的希望──不僅限於經濟、在政治上亦然。美國希望中國能尊重普世的自由主義原則、私人財產權、宗教自由、和各方面(the entire family)的人權⋯⋯然而這個希望,已經落空了。

對中國人民而言,自由的夢想仍然遙遠。當北京政府仍在空口說著「改革開放」時,鄧小平這個知名的政策,如今已顯得空洞。

(譯註本節重點:這一段「美國版」、「共和黨版」,或可說「川普版」的美中關係歷史回顧,從清朝一直講到現今,以「中國」而非歷代不同政權為表述客體,強調「美國對近代中國的發展功不可沒」、但「北京讓我們失望了」。)

關於「中國崛起」:「是以犧牲美國的利益為代價」

在過去 17 年間,中國的 GDP 增長了 9 倍,它已經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這個成功,很大程度上是由美國對中國的投資所驅動。同時間中國共產黨也利用不符自由公平貿易原則的一系列政策,包括:關稅障礙、貿易配額、貨幣操縱、強制性技術轉移、竊取智慧財產權及工業補貼──例如製菓業,這只是案例之一。而這些政策建立了中國製造業的基礎,並以其競爭者──特別是美國的利益為代價。

中國的行動,為美國帶來了巨大的貿易赤字,去年就高達 3,750 億美元──將近我們全球貿易赤字的半數。如同川普總統本周剛說的:「我們在過去 25 年『重建了中國』。」

現在,透過《中國製造 2025》計畫,中國共產黨開始著眼於控制全世界 90% 最先進的產業技術,包括機器人、生物科技和人工智慧。為了贏得 21 世紀經濟的主導權,北京政府更指揮其官僚和商界,不擇手段地竭力獲取美國的智慧產權──這是我們經濟領導力的根基。

北京政府現在要求許多美國公司,拱手讓出它們的商業機密,作為在中國做生意的代價。它同時策劃並資助(中國企業)對美國企業的併購,藉以獲取其創意。最糟糕的是,中國的情治單位幕後操縱著大規模的美國科技剽竊工作──包括最先進的軍事科技。

透過使用這些竊取來的科技,中國共產黨正大規模地「化犁為劍」⋯⋯。

中國目前的軍事花費,是亞洲所有其他國家的總和。北京政府並將抗衡美國的軍事優勢,列為優先任務──不論在陸海空軍,或太空軍備皆然。中國極力希望將美國勢力逐出西太平洋,並試圖防止我們援助當地的盟友。但他們終究會失敗。

北京政府也近乎史無前例地運用其力量:中國船艦如今定期巡邏由日本管理的尖閣諸島;同時儘管中國領導人在 2015 年於白宮玫瑰園,公開聲稱他的國家「無意將南中國海軍事化」。但今日,在南中國海群島中由人工建構的島嶼上,北京政府卻打造了軍事基地,並部署先進的反艦和防空飛彈。

中國的野心,在這星期中再次展現:一艘中國海軍軍艦,逼近在南中國海執行「自由巡航」(freedom-of-navigation)任務的美國軍艦「迪卡特號」,距離不到 45 碼,迫使我們的軍艦迅速轉向以避撞擊。儘管遭受這樣的挑釁,美國海軍仍將在國際法允許的範圍內、在我們國家利益的需求下,繼續飛行、航行和運作。我們絕不會膽怯;我們絕不會退卻。(此時全場第一次響起掌聲)

美國曾經寄望於經濟自由化,將使中國與我們以及世界各國,建立起更好的夥伴關係。然而,中國卻選擇了經濟侵略,而這(經濟侵略的成果),又反過來強化了中國不斷擴大的軍隊與其背後的野心。

中國統治者企圖落實「歐威爾式」體系,打壓國內人權與自由

圖/Hung Chung Chih@Shutterstock

北京政府也沒有像我們所期望的,給予其人民更大的自由。有一段時間,北京政府曾牛步地走向擴大自由及尊重人權。然而近年來,它卻很清楚地「髮夾彎」,轉為加強控制與壓迫。

今日,中國已建立了舉世無雙的監控國家,其範圍越來越廣、越來越具侵略性──並且經常受助於美國的科技。他們所說的「中國防火長城」也築得越來越高,嚴格限制著中國人民的自由資訊流通。同時中國的統治者更企圖在 2020 年之前,透過控制人民生活幾乎每一方面,以落實「歐威爾式」的社會體系──也就是他們所謂的「社會信用評分」制度。根據其官方計畫的用語,該體系將「讓守信者暢行天下,讓失信者寸步難行」。

而關於宗教自由議題,新一波的迫害浪潮,也正衝擊著中國的基督徒、佛教徒和穆斯林們:

上個月,北京政府關閉了中國最大的地下教會之一。在全國各地,主管機關奉令拆毀十字架、焚燒聖經、並監禁信徒。北京如今更與教廷(梵蒂岡)達成協議,要給予「公開的無神論者」──共產黨,在任命天主教的主教一事上,有直接角色。對中國的基督徒來說,這真是令人絕望的時刻。

北京政府也打壓佛教。過去十年來,共有超過 150 名西藏僧侶,為抗議中國壓制他們的信仰和文化而自焚。同時在新疆,共產黨更將多達百萬的維吾爾族穆斯林,監禁於政府營地內,對他們進行日以繼夜的洗腦工作。營地的倖存者們描述自己的經歷,直指這北京政府蓄意扼殺維吾爾族文化、消滅穆斯林信仰。

「台灣為所有中國人揭示了更好的一條路」

而正如同歷史已經證明過的,一個壓迫本國人民的國家,鮮少會就此罷手。北京政府也試圖將其勢力,擴展到更廣大的世界各地。正如哈德遜研究所的白邦瑞博士(Michael Pillsbury)曾言:「中國正反對著美國政府的行動和目標。事實上,中國正不分美國的盟友或敵人,打造自己的關係──這與北京所稱的任何『和平與正面的意圖』均背道而馳。」

中國正以所謂的「債務外交」擴大其影響力。今日,這個國家正提供數以千億美元計的基礎建設貸款,給亞洲、非洲、歐洲,甚至拉丁美洲各國的政府。然而這些貸款的條件,就算以最善意來解讀,仍是不透明的;而其帶來的利益,往往壓倒性地流向北京。

只要問問斯里蘭卡即知:該國舉借了巨額債務,為的是讓中國國有企業(在當地)建造商業價值存疑的港口。兩年前,當斯里蘭卡再也無法償還貸款──北京政府便迫使斯里蘭卡政府,將新港口直接交到中國手裡。而這個港口,可能很快將要成為中國正在擴張的「藍水海軍」(Blue-water navy)前線基地。

在我們的(西)半球,北京政府則為委內瑞拉貪腐無能的馬杜羅政權續命:承諾提供 50 億美元的、可用石油償還的可疑貸款。中國也是委內瑞拉最大的單一債權人,讓委內瑞拉人民背上超過 500 億美元的債務。北京政府並透過直接支持特定「承諾配合中國戰略目標」的政黨和候選人等手段,腐化某些國家的政治。

同時自去年以來,中國共產黨共已說服 3 個拉丁美洲國家與台北(譯註:指台灣、中華民國,或中華民國在台灣,請自行代入)斷交、轉而承認北京。這些行動已威脅到台灣海峽的穩定──美國也對此予以譴責。

儘管我們的政府會繼續尊重「一個中國原則」(One China Policy)──基於遵守「美中三聯合公報」和《台灣關係法》揭櫫的原則。但美國始終相信,台灣的擁抱民主,為所有中國人揭示了一條更好的道路。(此時會場第二次響起掌聲)

在川普的領導下,「中國的好日子結束了」

上述這些,只是中國試圖在全球各地擴展與佈局其戰略利益的幾種方式而已。然而,前幾屆政府皆忽視中國的行動──在很多情況下,(美國前任政府)甚至還助長了他們。但是,這樣的日子結束了。

在川普總統的領導下,美國開始以煥然一新的力量,捍衛我們的利益:

我們正在讓全球史上最強大的軍隊,更為強大。今年早些時候,川普總統簽署法律,挹注了我們的國防,自雷根總統時代以來最大規模的預算──這 7,160 億美元,用於加強美軍在所有領域的實力。

我們正進行核武庫存現代化的工作,我們正在部署和研發最新的高科技戰鬥機與轟炸機,我們正在建造新一代航空母艦和戰艦,我們對武裝部隊的投資是前所未見的。這包括啟動「建立美國太空軍力」的進程,目的是確保我們在太空的主宰地位能夠延續。我們並已授權加強(美軍)在網路世界的戰力,建構針對我們對手的威懾力。

同時,在川普總統的指揮下,我們正落實針對總值 2,500 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並將最高標準的關稅增加,對準北京政府試圖搶占和控制的先進產業。總統也明確表示,除非美中達成公平與對等的協議,否則我們還將持續增加更多的關稅,規模更可能會是目前金額( 2,500 億美元)的兩倍以上。

我們的行動,達成了重大的效果。中國最大的股市交易所(上海證交所指數)在今年前 9 個月大跌了 25% ,主要原因,正是(川普)政府對北京的貿易作為,採取了強硬堅定的立場。

川普總統已經說得很清楚:我們不希望中國的市場遭逢苦難。事實上,我們希望他們繼續繁榮茁壯。然而,美國要求北京的貿易政策朝向自由、公平和對等原則發展,我們將繼續如是要求他們。(第三次掌聲)

圖/Mike Pence 臉書專頁

「北京政府正在干涉美國內政和選舉」

可悲的是,中國的統治者們,至今為止仍拒絕這條路。美國人民應該要知道:由於川普總統所採取的強硬立場,北京政府的回應,是正在推動一場全面性、組織性的運動,目的在破壞我們對總統、美國的主張和美國最珍貴之價值的支持。

今日我想告訴你們,我們所了解到的,中國在美國境內的種種行動──有些是我們透過情治單位收集的,有些則是公開資訊。但這一切都是事實:

如同我先前所說:正當我演講的此時此刻,北京政府正不斷透過一種「整體政府手段」(whole-of-government approach),利用政治、經濟、軍事工具與宣傳攻勢,以擴增它在美國的影響力與利益。

如今中國共產黨正收買或脅迫著美國企業、電影製作公司、大學、智庫、學者、記者,以及地方、州級,和聯邦政府官員。

最糟糕的是,中國已發起了前所未有的行動,影響著美國公眾輿論、 2018 年的選舉,以營造能影響 2020 年總統大選的環境──直白地說,由於川普總統的領導方針正在奏效;中國希望美國的總統不是他。

中國正在干涉美國的民主。就像川普總統上週所言,我們已經「發現中國已試圖介入我們在 2018 年即將到來的(期中)選舉。」

我們的情報體系指出:「中國正鎖定美國的州級、地方政府官員,利用他們和聯邦政府在政策上的任何分歧,如薪資問題、貿易關稅問題等,以擴張北京的政治影響力。」

6 月,北京政府發出了一份敏感文件,名為「宣傳與審查要點」,當中呈現了它的策略。該文件強調中國「必須精準與謹慎地打擊,以分化美國境內不同的群體」。

為了此一目的,北京政府動員了秘密行動人員、地下組織和宣傳機構,企圖扭轉美國人對對中政策的觀點。情報界一位資深官員最近告訴我,俄羅斯的所作所為,與中國正在全美各地所做的事情,根本相形見絀。

「但美國人不吃這一套」,農人們和工人們的「偉大勝利」

中國的高階官員,更試圖以美國商界領袖「維持其在中國的公司繼續營運」的欲望為槓桿,要求他們公開譴責我們的「貿易(戰)行動」。最近一個例子是,他們威脅美國某家大型企業:若該公司拒絕公開反對美國政府的政策,中國將駁回它在中國的一個營業執照。

至於影響期中選舉部分,你們只要看看北京政府針對我們的關稅政策,所提出的反制關稅即可。北京(的反制),刻意鎖定那些可能在 2018 年選舉中有著關鍵影響力的產業和州郡。根據一項估計,超過 80% 中國選擇打擊的美國各郡,在 2016 年大選時都是投票支持川普總統的;如今,中國希望策反這些選民,對抗我們的執政。

同時中國還直接訴諸美國選民。上週,中國政府出資在《得梅因紀事報》(The Des Moines Register)刊登了多張夾頁廣告──那是美國駐中大使家鄉州(Iowa)的主要報紙,也是 2018 年選舉的關鍵州。而那些被刻意設計得像是新聞報導的廣告,把我們的貿易政策描述為魯莽、且對愛荷華州人有害。

幸運的是,美國人不吃這一套。例如,美國的農人們挺身而出,與總統站在一起;他們也看到川普總統所採取的強硬立場,有了實際的成果:包括本週美國—墨西哥—加拿大的多邊協議(USMCA),讓我們永續地為美國商品打開了北美洲的市場──這是美國農人和勞工們的偉大勝利。(又一次掌聲)

中國在美國、與世界各地的「銳實力」

然而,中國的行動不僅止於聚焦影響我們的政策和政治。北京政府同時間正一步步地,利用其經濟上的杠桿,與中國巨大市場的誘惑,擴張其對美國企業界的影響力。

北京現在要求在中國經營的美國(外國)合資企業,需要在公司內部建立他們所謂的「黨組織」,給予共產黨在企業的人事雇用和投資決策上發言權、甚至否決權。

中國政府並威脅了「將台灣視為獨特的地理實體、或偏離中國西藏政策」的美國公司。北京政府逼迫達美航空(Delta Airlines)因未在網站上把台灣稱為「中國的省」(province of China)公開道歉。它也迫使萬豪集團(Marriott)解雇了一名在某則西藏議題推文上「按讚」的美國雇員。

北京政府更常態性地要求好萊塢「嚴格地正面描繪」中國,並懲罰那些沒這麼做的製片公司和製作人懲罰。北京的審查極其迅速──哪怕只是對中國小小的批評,都會立即被剪輯或取締。例如電影《末日Z戰》(World War Z)必須刪掉劇本裡「病毒源自中國」的橋段。電影《紅潮入侵》(Red Dawn)則被數位編輯,把反派人物變成北韓人、而非中國人。

超越商業領域,中國共產黨還在美國境內及世界各地,砸下了數十億美元以上的宣傳機構花費:

中國國際廣播電台》如今在美國 30 多個據點──很多位於美國大城市,播放「親中」的節目。《中國國際電視台》(CGTN)觸及超過 7 千 5 百萬美國人──而它直接接受中國共產黨主人的行動命令。當中國最高領導人視察這家電視網總部時如是說:「由黨和政府營運的媒體,是宣傳戰的前線,必須『姓黨』。」

這也是為什麼在上個月,美國司法部下令將該電視網,註冊為「外國代理人」。

中國共產黨還動輒威脅與拘留那些「挖得太深」的美國記者的中國家人,並封鎖美國媒體機構的網站,同時增加美國記者取得簽證的難度──這些均發生在《紐約時報》發布了關於部分中國領導人財富的調查報導之後。

學術界的跨國意識形態審查

媒體還不是中國共產黨試圖營造「審查文化」的唯一場域。在學術界也是如此。

只需看看在美國各校園中擁有 150 多個分支的「中國學生與學人聯合會」即可。這些群體協助組織在 43 萬以上在美求學的中國國民,進行社會運動;而當中國學生或美國的學校偏離了共產黨的主張時,他們也會向(駐美)中國使館和領事們報告。

在馬里蘭大學(University of Maryland),最近有一名中國留學生於畢業典禮上,談到了她所說的「言論自由的清新空氣」。共產黨的官方媒體立刻譴責她,讓她成為中國(經嚴厲控制的)社群媒體批評風暴下的受害者,而她在中國的家人也受到騷擾。至於對馬里蘭大學本身──它與中國的交流項目,本來是全美最多的學校之一,卻突然間從活水變成涓滴。

中國並透過其他方式,對學術界施加壓力。北京政府提供豐厚的資金給各大學、智庫和學者──基於對他們會因此「迴避共產黨眼中危險或冒犯的觀點」的理解。中國事務專家們更十分清楚,如果他們的研究與北京的對外口徑相衝突,他們的簽證將會被延遲或遭到拒絕入境。

甚至連拒絕中資的學者和組織,也會成為中國的目標,哈德遜研究所就有第一手經驗。當你們邀請一位「北京不喜歡的人」擔任主講嘉賓時,你們的網站便遭到來自上海的大規模網路攻擊。你們比多數人更為了解,中國共產黨正試圖破壞今日美國的學術自由和言論自由。

我們將建立「從印度到薩摩亞群島」的堅實防線

凡此種種個別的行動,以整體觀之,其目的無非是要讓美國的公眾輿論和公共政策,偏離堅持「美國優先」的川普總統領導方針。但我們在此要向中國的統治者們發出這個訊息:這個總統不會退縮,美國人民也不會被動搖。我們將繼續堅定地捍衛國家安全和我們的經濟──即使我們仍希望改善與北京的關係。(掌聲不斷)

我們的政府將繼續採取強硬而果決的行動,以保護美國的利益、美國的就業和美國的安全。

在重建軍隊的同時,我們也將繼續維護美國橫跨印度洋—太平洋地區的利益。

在我們回應中國的貿易作為時,我們也將繼續要求與中國建立自由、公平和對等的經濟關係;要求北京打破貿易壁壘,履行其義務,並且全面開放市場──就像我們開放美國市場一樣。

我們將繼續採取行動,直到北京停止盜竊美國的智財權,並且停止強行科技轉讓的掠奪性做法。我們將保護美國企業的私有財產與利益。(第六次掌聲)

同時,為了推動我們自由開放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區願景,我們正與和我們享有共同價值觀的國家們,一同打造從印度橫跨到薩摩亞,一個更新、更強大的跨區域聯盟。我們將基於尊重的精神、打造夥伴的關係,而非上對下的統治。

我們正在打造全新的貿易協議,奠基於雙邊貿易的基礎。例如上周川普總統就與南韓簽署了一項「改良版」的貿易協議,不久之後,我們也將開始與日本進行歷史性的雙邊自由貿易談判。(掌聲)

此外,我們正在精簡國際開發與與金融專案。給予各國相較於中國的「債務陷阱外交」,一個更公正、透明的替代選項。事實上,川普總統即將在幾天之後,正式簽署生效美國的《建設法案》(BUILD Act)

下個月,我將很榮幸地代表美國,參加在新加坡舉辦的東協(ASEAN)峰會、在巴布亞紐幾內亞舉辦的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屆時,我們將揭曉全新的措施和計畫,以支持一個自由和開放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區。

同時,作為總統的代表,我也將傳達一個明確的訊息:美國對印度洋—太平洋地區的承諾,從來沒有如此堅定。(掌聲再次響起)

為了保護我們在國內的利益,我們強化了「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尤其聚焦在中國對美投資的審查上,以保護我們的國家安全,不受北京政府掠奪性作為的影響。

而當事涉北京政府對美國政治和政策的惡意影響和干涉時,我們更會持續地揭露它,無論那是何種形式。我們將與社會上各階層的領袖們合作,捍衛我們的國家利益、和我們最珍視的價值理念。美國人民將成為最關鍵的角色──事實上,他們已經在行動了⋯⋯。

新的「全美共識」:我們不會讓步

當我們團聚在這裏,一個新的共識,正在全美興起:

有越來越多的商界領袖,開始考慮下個季度以後的事情──若要交出他們的智財權或協助北京政府的壓迫,才能換來進入中國市場,他們會再審慎考慮。但仍有更多企業必須效法。例如,谷歌(google)就應立即終止「蜻蜓」app 的開發,因為它將加強共產黨的審查、傷害中國消費者的隱私⋯⋯(第八次掌聲)

有越來越多的記者,不再畏懼也不再偏袒地報導真相,他們深入挖掘中國如何干涉我們的社會及其原因──我們也希望有更多的美國和國際新聞機構,加入他們的努力。

有越來越多的學者站出來疾呼與捍衛學術自由,有越來越多的大學和智庫,也勇敢地拒絕了北京政府的「輕鬆錢」(easy money)──因為他們已經認知到,每一塊美元都有相應的要求。我們很有信心,他們的陣容會更壯大。

在整個國境之中,美國人民的警覺性也在成長。他們越來越讚賞美國政府「重設」(re-set)美國和中國的經貿與戰略關係,讓美國終於被放到了第一優先。

在川普總統的領導下,美國將堅持我們的路線。中國應該認清,美國人民及其選出的兩黨民選代表,自能凝聚我們的共識。

如同我們的國家安全戰略所指出的:「競爭並不總是等於敵對。」川普總統也已明確表示,我們希望與北京政府有著建設性的關係,共同促進彼此的繁榮與安全,而非對立。儘管北京政府正不斷地背離此一個願景,中國的領導人們仍可以改變路線,回歸「改革開放」與更加自由的精神。美國人民別無所求;中國人民值得更多。

偉大的中國作家魯迅,經常感嘆他的國人「對於異族,歷來只有兩樣稱呼:一樣是禽獸,一樣是聖上。從沒有稱他朋友,說他也同我們一樣的」。今日,美國向中國伸出了我們的手;我們希望北京政府能很快地回應──以行動而非言語,並對美國展現全新的尊重。但在我們與中國的關係建立在公平、對等和相互尊重主權的基礎上以前,我們絕不會讓步。(掌聲)

中國有句古諺:「人見目前,天見久遠。」(譯註:應出自《喻世明言》)

當我們不斷前行時,且讓我們以堅定的信心,一起追求那和平與繁榮的未來⋯⋯相信川普總統的領導,以及他與中國國家主席打造的關係;相信美國人民和中國人民之間的持久友誼;相信上天能看到未來──在上帝的恩典下,美國和中國能一起迎向那個(理想中的)未來。

謝謝。 上帝保佑你們。天佑美國。(第十次的全場掌聲)

執行編輯:林欣蘋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截自 Youtube 影片

異鄉人的天堂路